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一时间,屋内只有翻书声,一位位船主,做生意算账本,还是极为擅长的,毕竟是拿手好戏,看家本领。

得了隐官大人的授意,剑仙走了大半。

郦采,苦夏,元青蜀,谢稚,宋聘,蒲禾,都已经重返剑气长城。

米裕,高魁倒是留下了。

邵云岩依旧坐在大门口那边。堂堂剑仙,自家地盘,当起了门神,也不多见了。

谢松花还要亲自“护送”一条皑皑洲跨洲渡船离开倒悬山,自然不会就这么离开春幡斋。

一位剑仙的言语,岂可只拿来吓唬人?

晏溟和纳兰彩焕当然也需要留下。将来具体的商贸往来,自然还是需要这两位,联手邵云岩,在这春幡斋,一起与八洲渡船对接生意。

今夜春幡斋的这桩买卖,真不算小了。

浩然天下八洲版图,大大小小的数百座王朝、山上宗门、仙家豪阀,都会因为今夜的这场对话,在未来随之而动。

陈平安一直坐在主位上,喝着米裕送来的酒,并不催促任何一位船主。

一手持酒壶,一手轻轻握拳又松开。

纳兰彩焕兴许才是屋内,对陈平安恨意最深的那个人。

高魁此行,竟然就只为了一件事,杀她纳兰彩焕!

恨意多,又不能做什么,往往是恐惧比恨意更多的缘故。

纳兰彩焕的更大恐惧,在于年轻隐官与她心声言语,“这些外人,我都能捏着鼻子与他们做买卖,一个手握实权的自家人,偏就忍不了?没这样的道理,纳兰彩焕,我与你保证,亏不了纳兰家族太多家底。运气好,还有赚。只是运气一事,我就不保证什么了。”

纳兰彩焕也保证了一些事情。纳兰彩焕觉得自己与年轻隐官真正谈妥了,交心交底了。

只是非但没有改变她当下的困局,反而迎来了一个最大的恐惧,高魁却依旧没有离开春幡斋,依旧安安静静坐在不远处喝酒,不是春幡斋的仙家酒酿,而是竹海洞天酒。

纳兰彩焕静了静心,开始推敲今夜议事,从头到尾的所有细节,争取了解年轻人更多。

她先前与陈平安、二掌柜都没有真正打过交道,只是他成了隐官大人后,双方才谈了一次事情,不算如何愉快。

纳兰彩焕想到了一句年轻隐官类似盖棺定论的收官言语。

读书人的咬文嚼字,真是太可怕。

按照浩然天下的习惯,本该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是先前陈平安却偏要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情,是香火情。是九洲渡船生意人都忘记了的,反而是剑气长城依然没有忘记的念旧。

理,更简单了。是剑气长城的剑仙,剑修,飞剑取头颅。

在这之后,才是最市侩俗气的财帛动人心,大家坐下来,都好好说话,好好做买卖。

只是在这之前,其实陈平安最心狠手辣的威胁,不是剑仙随时会杀人的阵仗,而是做了一份切割,直指某些船主的切身利益。

撇开了任何的道义、买卖规矩、师门经营,都不去说,陈平安选择与对手直接捉对厮杀,例如吴虬、唐飞钱在北俱芦洲砥砺山一带的私人宅邸、以及两位上五境修士的声誉。

生不如死。

当然也有“南箕”江高台、“霓裳”渡船管事柳深的性命。

说死则死。

别跟我谈什么宗门底蕴,谈什么掀了桌子不做买卖的后遗症,只要谁从座位上起了身,那么剑气长城随后针对的,对症下药的,就只是年轻隐官眼前的某一个人。

与浩然天下许多正儿八经的谱牒仙师、祖师堂嫡传,尤其是些心傲气高的豪阀子弟,谈这些,兴许谈不拢不说,还会彻底撕破脸。

但是与在座这些早已不算是纯粹修道之人的商贾,聊这个,最管用。

真正的那道分水岭,当然还是米裕取出的那些册子。

没有这个,任他陈平安百般算计,等到几十个船主,出了春幡斋和倒悬山,陈平安除了连累整座剑气长城被一起记恨上,毫无裨益。兴许隐官继续可以当,但是剑气长城的财权,就要重新落入她和晏溟之手。

纳兰彩焕恢复了几分神采,觉得终于知道该如何与年轻隐官相处了。

只说姿容气度,纳兰彩焕确实是一位大美人。

所以米裕便看了她一眼。

然后米裕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怜悯和不屑,不再看纳兰彩焕,继续闭目养神。

若说那纳兰彩焕是光靠姿容就能让男子心动的女子,那么米裕更是仅靠皮囊便能让女子赏心悦目的男子。

那位心中愤恨、悲苦至极的元婴女子,“无意间”瞧见了这一幕后,心中yīn霾,便稍稍少了些。

这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负心汉,在说出那句应该遭天谴的混账话后,就再没有看她一眼,多次往对面座椅的游曳视线,次次都故意绕过了她。

若是米裕心中没有她,岂会如此刻意?

何况都说纳兰彩焕当年便曾经倾心于米裕,不也一样没能近水楼台,成为剑气长城的一双神仙道侣?

如此一想,这位女子便觉得自己胜了那纳兰彩焕一筹。

再看那米裕,神sè萧索,有些落寞,他转头望向门外的大雪美景,怔怔无言。

与那之前狗腿兮兮为年轻隐官送酒的故作潇洒,判若两人。

她便没来由有些心酸,如今都是上五境剑仙了,米裕你还算是在家乡啊,也要受此窝囊气吗。

陈平安始终单手托腮,就这么一直瞧着所有人情百态的蛛丝马迹,在察觉到米裕那些极有火候的细微变化后,不得不有些佩服,痴心人只以痴情动人,米裕这种天赋惊人的负心汉,如果修道修道,只修男女之情,咱们这位米裕大剑仙应该是飞升境的水平了,与那姜尚真,估摸着可以切磋道法,一比高下。

陈平安打算找个机会,替这些痴情女子出口恶气,揍一顿米裕,剑仙不能还手的那种。

谢松花有些犯愁,江高台那条“南箕”想要乘坐,戴蒿那条“太羹”也不能错过,这位女子剑仙,视线游曳不定,背后竹匣剑意牵扯起来的涟漪,就没停过片刻。春幡斋事情了了,可她如今多出的这几桩个人恩怨,事情没完!皑皑洲这帮家伙,第一个冒头,起身说话不谈,到最后,好像求死之人,又是皑皑洲最多,这是打她的脸两次了。看看那魏晋和元青蜀,再看看他们对面的宝瓶洲和南婆娑洲修士,不就一个个很给两人面子?

怎的,老娘是个娘们,便不是剑仙了?!

戴蒿胆战心惊,不得不主动开口,以心声询问那个缓缓饮酒的年轻人,小心翼翼问道:“隐官大人,谢剑仙这边?”

戴蒿都没敢抬头望向主位那边,礼数不礼数了,真没辙了,暂时顾不上,不然他一个抬头,就谢松花那种连玉璞境妖族剑修说宰掉就宰掉的可怕剑仙,岂会发现不了蛛丝马迹。

陈平安笑道:“还记得今夜第一次见到谢剑仙后,她当时与你们这些同乡说了什么,你好好回忆回忆。”

皑皑洲所有渡船当中,谁最缺钱,她谢松花就亲自护送渡船,护送不利,可以怨她。

戴蒿松了口气,“谢过隐官大人的提点。”

魏晋是有意无意,没有与郦采他们结伴而行,而是最后一个,选择单独离开。

陈平安站起身,“我先送一送魏剑仙。米裕,你负责为客人解答疑惑。谈妥谈不妥的,都先记下。我还是那句良心话,落了座,大家就都是生意人,入乡随俗,挣多挣少,各凭道法。我也不例外,今夜这春幡斋大堂,挣钱的规矩,只会比隐官头衔更大。”

陈平安望向那个“霓裳”渡船的船主柳深,再有那个流霞洲“凫钟”渡船的刘禹,点了名后,笑道:“有劳两位船主,帮着记录双方的议事内容。”

陈平安将这位风雪庙剑仙一路送到了春幡斋大门口。

魏晋说道:“我不太爱管闲事,只是有些疑惑,能问?”

“没什么你不能问、我不能说的。”

陈平安笑道:“很高兴能够在剑气长城,遇到一位来自家乡的宝瓶洲剑仙,并且还能够半点不输其他剑仙前辈。”

陈平安说道:“这可是真话,如假包换,信不信由你。”

魏晋笑道:“你要不说这句多余话,我还真就信了。”

陈平安说道:“只管问。”

魏晋便问道:“谢稚在内所有外乡剑仙,都不想要因为今夜此事,额外得到什么,你为何执意要来到春幡斋之前,非要先做一笔买卖,会不会……画蛇添足?算了,应该不会如此,算账,你擅长,那么我就换一个问题,你当时只说不会让任何一位剑仙,白走一趟倒悬山,在春幡斋白当一回恶人,但是你又没说具体回报为何,却敢说肯定不会让诸位剑仙失望,你所谓的回报,是什么?”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缓缓道:“论心呢,是想着尽量好人有好报,论事呢,就是不想为剑气长城再欠人情,清清爽爽,就事论事,与这些外乡剑仙们做一桩问心无愧的生意,至于你询问的回报,因人而异吧,具体不与你多说了,涉及诸位剑仙的隐私。”

此外,陈平安没有藏藏掖掖,“不过一条底线,可以直说,那就是将来,每一位还有那机会回家乡去的外乡剑仙,可以从剑气长城带走最少一位的下五境剑仙胚子。不愿带人离开的,到时候就又另有报答了。愿意多带一两位的,只要剑气长城有这样的下五境好苗子,只管带走。”

魏晋苦笑摇头。

这都什么脑子啊。

外乡剑仙,跨洲渡船,剑气长城尚未成长起来的剑仙胚子,以前,现在,将来,总之都被算计进去了。

而这些如果真有机会“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年幼、年少先天剑胚,又能够在浩然天下各大洲开枝散叶,会是一种怎样的景象?

而那拨担任传道之人的外乡剑仙,无论各自性情如何,都是敢来剑气长城、敢死在城头之上的剑仙,又岂会不对这些嫡传弟子倾心传授,格外青睐?

这拨孩子一旦成长起来,最终崛起于各洲版图,相互间又岂会不抱团?他们抱团,已经离开剑气长城的返乡剑仙,又岂会不会随之抱团?

退一万步说,将来剑气长城就算不在了,这些未来剑仙的碰头聚首处,算不算是一处别样的剑气长城?

魏晋笑了起来。

他很期待那个场景。

这是魏晋在往后看,若是往回看。

遥想当年,双方第一次见面,魏晋印象中,身边这个年轻人,当时就是个傻乎乎、怯生生的泥腿子少年啊。

而且当年那少年,眼神还十分清澈明亮。

魏晋停下脚步,叹了口气,转头看着那个习惯性搓手取暖的陈平安,“你一个外乡人,至于为剑气长城想这么多、

先前一排十多个剑仙坐镇,杀来杀去的,落座主位的年轻隐官,你说了算。

如今这算账老本行嘛,算盘珠子滚上滚下的,谁胜胜负,可就不好说了。

皑皑洲船主那边,玉璞境江高台开口较多,一来二去,俨然是皑皑洲渡船的执牛耳者。

其余船主,对这江高台还真有几分钦佩,先前是鬼门关打过转儿的人,不曾想现在还是如此不怕死。

江高台神sè自若,尽显上五境神仙风采,实则心中却骂娘不已,他娘的老子是被那隐官大人逼着狠狠砍价,真当自己这么没眼力劲儿,双手扛着脑袋当那碗口疤的英雄好汉?

陈平安抬头看了眼大门外。

不知不觉,天亮了。

账本上,没什么一锤子买卖,往往是许多条款,改了又改,双方显然还有得耗。

关键是随着时间推移,各洲、各艘渡船之间,也开始出现了争执,一开始还会收敛,后来就顾不得情面了,相互间拍桌子瞪眼睛都是有的,反正那个年轻隐官也不在意这些,反而笑呵呵,拉偏架,说几句拱火言语,借着劝架为自己压价,喝口小酒儿,摆明了又开始不要脸了。

在座之人,都是修道之人,都谈不上疲惫,至于心累不累,则两说。

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一旦今夜之事,成为最终定论,那么今夜在座任何人,为自己渡船在账本上争取到的一丝利益,哪怕是价格上一两颗雪花钱的细微偏差,以后都将是一笔极大的收益。

如此一想,便是心累,却也快意几分了。

正午时分,隐官大人提议可以各自返回先前庭院,一洲管事,关起门来再谈一次。

若是想要串门议事,春幡斋这边绝不阻拦。

大堂众人立即散去。

江高台较晚起身,不露痕迹地看了眼年轻隐官,后者微笑点头。

晏溟与纳兰彩焕也要去议事。

陈平安先找到高魁,说道:“有劳。高剑仙可以返回剑气长城了。”

高魁淡然道:“不过是起个身,瞪几眼娘们,再白喝一壶竹海洞天酒,什么有劳不有劳的。”

陈平安笑道:“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米裕笑呵呵道:“高魁,与隐官大人言语,说话给我客气点。”

高魁对这位剑气长城出了名的绣花枕头玉璞境,在以前,若是路上遇见了成天想着往娘们裙底下钻的米裕,多看一眼、多说一句都算他高魁输。

昨夜过后,对米裕印象也没太大改观,不过倒是愿意说些话了,当然不是什么好话,“米裕,以后别总这么混日子,你兄长米祜若不是被你拖累,早就该是仙人境了。要知道最早时候,岳青资质,是公认不如米祜的。”

高魁说完之后,便大步离去。

米裕无奈道:“这高魁活该老光棍。我喜欢女子最真心,女子喜欢我也真心,真情换实意,还错了?”

陈平安说道:“就你这鸟样,没被光棍剑仙们砍死,是得谢谢米祜大剑仙。”

米裕转头望向那个依旧百无聊赖坐着的皑皑洲女子剑仙,刚称呼了一声谢剑仙,谢松花就微笑道:“麻烦你死远点。”

米裕哀叹一声,走出大堂,跨过门槛,堆雪人去了,去个僻静角落,堆个形不似神似的姑娘。

米大剑仙,挑了春幡斋的一处花圃,大雪隆冬时分,依旧花草绚烂。

纳兰彩焕那个婆姨,是注定不会来这种地方的,长得是好看,可惜太想着挣钱了。但是那位中土神洲的姑娘,却多半会来此地,而且她一定会喜欢这一本雪下犹开的仙家牡丹。来了花圃,看了这花,便瞧见了偷偷立于花叶下的雪人儿,到时候她便知道自己的痴心一片了。

外乡剑仙离开剑气长城,本土剑仙往往都请客会喝顿酒。

就像当年的太徽剑宗黄童即将返乡,老剑仙董三更便亲自相送一场。

谢松花此去,自然也需要有人送行。

其实陈平安也就是将她送到春幡斋门口那边。

谢松花有些不痛快。

觉得自己不该就这么离开倒悬山。

陈平安便说可以去蛟龙沟那边等着,实在无聊,也可以去雨龙宗逛一逛,散散心。

谢松花立即来了兴致,问道:“这算是挑中了那个江高台?那个戴蒿呢?一并做掉如何?我欠你的那个人情,你这么会算账,总要物尽其用。都是往北去的,剑修御剑,反正极快。”

陈平安摇摇头,“到时候等我消息吧。”

谢松花埋怨道:“如此婆婆妈妈,若非欠你人情太实在,我懒得与你多说,以后到了皑皑洲,莫找我叙旧,么得酒喝了。”

陈平安笑道:“鹳雀客栈那两个小丫头,以后就交由谢剑仙护着了。”

谢松花一想起此事,便心情大好,“都是好苗子,我会好好栽培的。成为她们师父这般的剑仙,可能有点难,地仙剑修,跑不掉。陈平安,这事,还得谢你,不过不算欠人钱,与你道声谢,便算了。”

陈平安琐碎叮嘱了一番,什么两个小姑娘都是剑气长城市井出身,年纪太小,又未曾见过外边的天地,教剑传道一事,很紧要,但是如何能够让她们在浩然天下活得自在些,又不可忘本,都需要谢剑仙多费心了。尤其是在她们能够自保之前,切不可提及自己出身剑气长城,更不能在修道生涯当中,一有外人提及剑气长城的闲言碎语,便意气用事,话说得再难听,也该忍一忍,就当是学剑之外的修心了……

谢松花听得一阵头疼,只说知道了知道了。

两人临近春幡斋大门口。

陈平安终于不再絮叨,问了个奇怪问题,“谢剑仙,会亲自酿酒吗?”

谢松花有些摸不着头脑,“当然不会。”

陈平安笑道:“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谢松花直截了当问道:“陈平安,你这是与那米裕相处久了,近墨者黑,想要调戏我?”

陈平安百口莫辩。

与女子打交道,陈平安觉得自己从来不擅长,远远不如剑仙米裕,更加不如那个从敌变友的姜尚真。说实话,连好朋友齐景龙都比不上。

谢松花爽朗笑道:“果然是个雏儿,别管平时脑子多灵光,仍是开不起玩笑。”

陈平安松了口气。

谢松花抱拳道:“隐官大人在此停步,别送了,我没那与男子逛街散步的习惯。”

陈平安笑着抱拳还礼,“无法想象,能够让谢剑仙心仪的男子,是何等风流。以后若是重逢,希望谢剑仙可以让我见一见。”

谢松花冷笑道:“风流?风他个娘的流,找了我还敢风流,砍死。”

陈平安无奈道:“谢剑仙,此风流非彼风流。”

谢松花哈哈大笑,“还是年轻,真当我连这点学问,都不晓得?能够让隐官大人吃瘪两次,心情大好,走了走了,见好就收!”

谢松花走在春幡斋外边的街上,大步离去,行出去十数步,举手摇晃,并未转身却有言语。

言语十分谢松花。

“腚儿又不大,腰肢儿也不细,瞧个啥,多瞅几眼纳兰彩焕去,那柳深也不差,桌面都快给压塌了。”

陈平安一脸苦笑,转身步入府邸。

手指敲击,缓缓而行。

师兄左右去往东南桐叶洲,会先找到太平山老天君,与山主宋茅。

魏晋要去往南婆娑洲。

邵云岩与暂时未定的某位大剑仙,会去扶摇洲。

邵云岩将来去往西南扶摇洲,不过有主次之分,毕竟邵云岩受限于当下的境界,一个玉璞境剑修,独自一人,挑不起那份担子。所以陈平安一直在纠结第三位剑仙的人选,必须是本土剑仙,必须是仙人境起步。

陈平安想过陆芝,也想过陈熙或是齐廷济之一,相较于师兄左右和风雪庙魏晋,当然会更晚动身。

只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选择,会牵扯出诸多隐藏脉络,极其麻烦,一着不慎,就是祸事,所以还得再看看,再等等。

其实当初在城头上,陈平安真正信不过的,不是那个大妖之身、却肯死板恪守规矩的老聋儿,是巅峰大剑仙陆芝才对。

这不是说陆芝是蛮荒天下的内应,并非如此,而是陆芝绝对不愿意战死在城头之上,属于那种“眼见大局已定、那我便收剑远去”。

陈清都其实不介意陆芝做出这种选择,陈平安更不会因此对陆芝有任何轻视怠慢之心。

而陈清都当初选择让陆芝庇护隐官一脉,其实本身就是一种暗示。

陈平安想不通,无所谓,不会改变结局,万一心领神会,想到了,那么身为剑气长城的新任隐官,就做些隐官大人该做的事情。

比如让陆芝更加问心无愧地离开剑气长城。

只要不在大战之中,叛出剑气长城,剑尖转向自己人,割取头颅,以此邀功蛮荒天下。

这就是老大剑仙陈清都的唯一底线。

剑气长城的万年历史上,不谈那些自己愿死之人,其中又有多少不想死的剑仙,于情于理,其实都是可以不死的,只是都死了。

一切缘由,只说根本,皆是陈清都要他们死。

设身处地,成了那位老大剑仙,会作何感想?

不是三年两载,不是百岁千年,是整整一万年。

本心如何,重要吗?

陈平安只会觉得换成自己,早就道心崩溃得支离破碎,心境碎片,捡都捡不起来,要么疯了,以此作为逃避,要么彻底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这些事情,不想不成,多想却无益。

陈平安便去想师兄左右在离别之际的言语,原本陈平安会以为左右会不给半点好脸sè给自己。

但是很意外,师兄左右离去之前,还有笑意,言语也极为平和,甚至像是在半开玩笑,与那小师弟笑道:“学书未成先习剑,用剑武功再读书,师兄如此不济事,当师弟的,此事别学师兄。”

————

剑仙邵云岩此时已经站在书斋当中。

落座书案后,提笔写了一句心得,轻轻搁笔后,邵云岩十分满意。

“尽小者大,慎微者着,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

———

陈平安一路走回大堂,坐在主位上,只是暂时闲来无事,便伸手按在四仙桌的桌面,原本紧密衔接的卯榫出现松动,微微颤动。

当陈平安抬起了手,桌子便很快恢复了平静。

陈平安站起身,走出几步再转身,蹲在地上,看着那张桌子。

瞧着四平八稳万万年。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的精彩评论

45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沙发啊

  2. ?板凳#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在哪呀楼下

  3. ?地板#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再来一层

  4. ?4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没有人吗

  5. ?5楼# 陈平安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来晚了!

  6. ?6楼# 贺老大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来晚了来晚了!

  7. ?7楼# 陈无敌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来了来了来了

  8. ?8楼# 小地瓜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我想装个小小的逼

  9. ?9楼# 隐管大人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前排诸位放肆了哈

  10. ?10楼# 爸爸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睡觉啦

  11. ?11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尽小者大,慎微者着,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

  12. ?12楼# 还好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吖,今天正在努力

  13. ?13楼# 左右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今天才几个人

  14. ?14楼# 我是真的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桌子有机关啊

  15. ?15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几楼呀

  16. ?16楼# 南国盯春秋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查几楼

  17. ?17楼# 落魄山主陈平安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腚儿又不大,腰肢儿也不细,瞧个啥,多瞅几眼纳兰彩焕去,那柳深也不差,桌面都快给压塌了。” ?? — 剑仙谢松花

  18. ?18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一直等更着

  19. ?19楼# 一剑倒海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这盗版网啥都好就是这章中间断了一节还得再去其它地方看

  20. ?20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还是不过瘾

  21. ?21楼# 一骑绝尘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四平八稳万万年,今天我们这里下雨了,暂时没事,开始看一直忍着没看的番外,怕又太监了,

  22. ?22楼# 怕不怕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感谢分享

  23. ?23楼# 云飞扬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物换星移几度秋

  24. ?24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再来一个

  25. ?25楼# 来喽;来喽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

  26. ?26楼# 白袍徐凤年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大家好,我是徐凤年,那个扶墙而出的徐凤年,大家教师节快乐

  27. ?27楼# 皮皮陈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都成豆腐渣 快倒了。
    只是 覆巢之下无完卵
    么点想法么

  28. ?28楼# 西河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左右入世,不再瞎逛了

  29. ?29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最近的几章真的看得太别扭,主角光环也太盛了吧,所有的配角不管什么境界的都好像是混出来的 ,就他一个最伟大。他也就活了几十年 算计的这么好?就这么强?其他几百年的上五境修士没遇到他之前都是好的 ,遇到他之后统统变成弱智?

  30. ?30楼# 左右为男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这句话出自资治通鉴,不错不错

  31. ?31楼# 落魄山主陈平安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我有媳妇在这边,你没 有!,怎么跟我比?”
    魏晋摇摇头,又想喝酒了,不想聊这个。
    这一章??遗漏的精彩部分!去别的网补补看

  32. ?32楼# 我有一剑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嘿嘿,自动提醒更新程序就是好用

  33. ?33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也不看看齐先生和崔国师多会下棋,这关门小师弟太小白,如何担得起文圣关门弟子。

  34. ?34楼# 春城无梦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尽小者大,慎微者着,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

  35. ?35楼# 剑来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那个好心的把缺少的发出来??

  36. ?36楼# FLy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故事情节的连贯性太飘,作者需改进!

  37. ?37楼# 剑气长城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一座小的剑气长城后面,是一座大的剑气长城。真以为打掉剑气长城,吓跑倒悬山,就可以对峙另一座天下了。正巧看到的却是一座天下那么大的新长城,你说气不气。那这小长城,你还破不破?

  38. ?38楼# 你奈我何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瞧着四平八稳万万年,那是有人没出手,好事还需多磨啊。

  39. ?39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0日 回复

    开头一本好书,越写越烂

  40. ?40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1日 回复

    那你就不要看了

  41. ?41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1日 回复

    这叫天赋,晓得不

  42. ?42楼# 匿名 : 2019年09月11日 回复

    哪里断了,我看挺连贯的啊。

  43. ?43楼# assdsa : 2019年09月11日 回复

    这个是免费的

  44. ?44楼# 你刘大爷还是你刘大爷 : 2019年09月11日 回复

    我今儿戳上人家腚儿一剑,见机不妙就跑,明儿再回,捅人家裆部一剑,不也是问剑?

  45. ?45楼# 一骑绝尘 : 2019年09月11日 回复

    阿良,剑灵,文圣,都看着哪,小平安会有波折,但,,,,,大家懂得,期待更新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