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与小

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与小

夏至之前,陈平安几乎足不出户,一天将近十个时辰,都在炼气。

宁姚更加夸张,直接闭关去了。

一有宁府的飞剑传讯,范大澈就会去宁府历练,不是吃陈平安的拳头,就是挨晏琢或者董黑炭的飞剑。陈三秋不会出手,得背着范大澈回家。晏琢和董画符各有佩剑紫电、红妆,一旦拔剑,范大澈更惨,范大澈现在只恨自己资质太差,光有“大澈”没个“大悟”,还无法破境。陈平安说只要他范大澈跻身了金丹,练剑就告一段落,然后去酒铺那边好几嗓子,便大功告成。

剑气长城的龙门境剑修,哪有那么简单破开瓶颈,跻身了金丹,于剑气长城剑修而言,就像一场真正的及冠礼。

剑气长城之所以能够成为几座天下的剑修最强处,还能够引来浩然天下一拨又一拨的剑修来此磨砺,自然大有玄机,就在于剑修在此,如纯粹武夫被喂拳,片刻不停,境境底子都打得极好,底子打得牢固,就意味着破境瓶颈更大,如有大道压肩,不得直腰。

同样的范大澈,同样的龙门境,若是去往浩然天下的倒悬山,破境就要容易许多,只是如此破境,金丹品秩,就要差许多,长远来看,得不偿失。除非是那些在剑气长城真正破境无望的地仙修士,才会去倒悬山修行一段时日,碰一碰运气,毕竟金丹之后,每高出一境,便是实打实的长寿百年乃至千年。

但是修士金丹之下,不得去往倒悬山修行,是剑气长城的铁律,为的就是彻底打杀年轻剑修的那份侥幸心。所以当初宁姚离家出走,偷偷去往倒悬山,哪怕以宁姚的资质,根本无需走什么捷径,依旧非议不小。只是老大剑仙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阿良暗中为她保驾护航,亲自一路跟着宁姚到了倒悬山捉放亭,旁人也就只是牢骚几句,不会有哪位剑仙真正去阻拦宁姚。

最近几次演武,陈平安与范大澈合伙,晏琢、董画符联手,本命飞剑随便用,却不用佩剑,四人只持木棍为剑,分胜负的方式也很古怪,有人木剑先碎,一方皆输。结果搁放在演武场上的一堆木棍,几乎都给范大澈用了去,这还是陈平安次次救援范大澈的结果。

不管如何,范大澈总算能够站着离开宁府,每次回家之前,都会去酒铺那边喝壶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

陈三秋也会与范大澈聊一些练剑的得失、出剑之瑕疵,范大澈喝酒的时候,听着好朋友的悉心指点,眼神明亮。

尤其是陈平安建议,以后他们四人合力,与前辈剑仙纳兰夜行对峙搏杀,更是让范大澈跃跃欲试。

晏琢的绸缎铺子,除了陆陆续续卖出去的百余剑仙印章之外,铺子又推出一本崭新装订成册的皕剑仙印谱,并且还多出了附赠竹扇一物,钤印有一些不在皕剑仙印谱之外的私藏印文,竹扇扇骨、扇面依旧皆是寻常材质,功夫只在诗词章句、印章篆文上。

就像大小酒楼给叠嶂酒铺逼着去悬挂楹联差不多,剑气长城如今大小布庄绸缎铺子,也给晏琢这座铺子逼着去赠送一些折扇、脂粉香囊等精巧什物,只是客人,尤其是那些家境殷实、不缺私房钱的富贵女子,似乎对其他铺子,都不太买账,其实不少女子也未必是真如何喜欢晏家铺子的印章、折扇,只是郦采在内的几位女子剑仙,还有许多豪阀出身的妇人,都光顾了晏家铺子,好像女子不去那边买些什么,眼光便要差人一等,这怎么行。

不但如此,一些个平日里迟钝不堪的大老爷们,也不知道是在叠嶂酒铺那边喝了酒,听说了些什么,竟是破天荒自己登门或是请府上下人去晏家铺子,买了些中看不中用的精美绸缎,连同折扇一并送给自己女人,不少女子其实都觉得买贵了,只是当她们看着那些自家木讷男子眼中的期待,也只得说一句喜欢的。事后闲暇,盛夏时分,避暑纳凉,打开折扇,凉风习习,看一看扇面上边的美好文字,不懂的,便与旁人轻声问,知晓其中寓意了,便会觉得是真的好了。

陈平安这天炼气完毕,在夜幕中散步,独自来到斩龙崖凉亭。

宁姚如今在密室闭关,闭关之前,宁姚没有多说,只说不为破境跻身元婴,反正没有什么风险。

陈平安在剑气长城这边最少要待五年,若是到时候大战依旧未起,就得匆匆忙忙回一趟宝瓶洲,毕竟家乡落魄山那边,事情不少,然后就需要立即动身返回倒悬山。如今的跨洲飞剑传讯,剑气长城和倒悬山都管得极严,需要过两道手,都勘验无误,才有机会送出或是拿到手。这对于陈平安来说,就会特别麻烦。

不是不可以掐准时机,去往倒悬山一趟,然后将密信、家书交给老龙城范家的桂花岛,或是孙嘉树的山海龟,双方大体上不坏规矩,可以争取到了宝瓶洲再帮忙转寄给落魄山,如今的陈平安,做成此事不算太难,代价当然也会有,不然剑气长城和倒悬山两处勘验飞剑一事,就成了天大的笑话,真当剑仙和道君是摆设不成。但陈平安不是怕付出那些必须的代价,而是并不希望将范家和孙家,在光明正大的生意之外,与落魄山牵扯太多,人家好心与落魄山做买卖,总不能尚未分红收益,就被他这位落魄山山主给扯进诸多漩涡当中。

陈平安走下斩龙崖,返回小宅那边,原本只有一张摆放印章桌子的厢房,如今又多出了一张桌子,是一张陈平安手绘的龙泉郡堪舆图,窑务督造署官员见到了,应该会不太高兴。因为这张地图上,精确画出了大大小小的所有龙泉龙窑,天魁窑,星斗窑,文昌窑,武隆窑,冲霄窑,花卉窑,桐荫窑,纸镇窑,灵芝窑,玉沁窑,荷花窑……

桌上还放有两本册子,都是陈平安手写,一本记录所有龙窑窑口的历史传承,一本写小镇总计十四个大姓大族的渊源流转,皆以小楷写就,密密麻麻,估计槐黄县衙与大骊刑部衙门瞧见了,也不会开心。

许多记载,是陈平安凭借记忆写下,还有大半的秘密档案,是前些年通过落魄山一点一滴、一桩一件暗中收集而来。

陈平安双手笼袖,身体轻轻前后摇晃,凝视着那张地图。

头也不转,伸手出袖,双指翻开其中一本册子的书页,是正阳山,瞥了眼,再翻,是清风城许氏。

都是老熟人。

祖宗十八代,都在册子上记载得清清楚楚。估计陈平安比这两座仙

家豪门的祖师堂嫡传子弟,要更清楚他们各自山头、家族的详细脉络。

这是两本已经大致完工的正册,接下去还会有两本副册,文字内容只会更多,一本关于龙窑买卖本命瓷事宜,以及有可能是买家的那些宝瓶洲仙家、别洲宗门,除了看似最底层市井的杏花巷马家,还会有高高在上、钱能通神的琼林宗,写到了北俱芦洲的那个琼林宗,就自然绕不开徐铉,然后就是清凉宗宗主贺小凉,故而又要牵扯到宝瓶洲山上仙家执牛耳者的神诰宗。另外一本,写小镇大族与骊珠洞天外边诸多仙家的千丝万缕,两本副册,自然会交横交错,互有牵连。

陈平安走出屋子,纳兰夜行站在门口,有些神sè凝重,还有几分愤懑,因为老人身边站着一个不记名弟子,在剑气长城土生土长的金丹剑修崔嵬。

纳兰夜行杀机浓重,似乎一个忍不住,就要将此人当场打杀。

陈平安心中了然,对老人笑道:“纳兰爷爷不用如此自责,以后得空,我与纳兰爷爷说一场问心局。”

纳兰夜行点点头,转头对崔嵬说道:“从今夜起,你与我纳兰夜行,再没有半点师徒之谊。”

崔嵬神sè淡漠,向这位剑仙抱拳赔罪而已。

至于崔嵬当下心中到底作何想,一个能够隐忍至今的人,肯定不会流露出来丝毫。

纳兰夜行一闪而逝。

陈平安搬了两条椅子出来,崔嵬轻轻落座,“陈先生应该已经猜到了。”

陈平安点头道:“一开始就有些怀疑,因为姓氏实在太过扎眼,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由不得我不多想,只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原本我的疑心已经减退大半,毕竟你应该从未离开过剑气长城。很难相信有人能够如此隐忍,更想不明白又为何你愿意如此付出,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最初将你领上修行路的真正传道之人,是崔瀺在很早之前就安插在剑气长城的棋子?”

崔嵬点了点头,“陈先生所猜不错。不单是我,几乎所有自己都不愿意承认是奸细的存在,例如那大庾岭巷的黄洲,修行之路,都源自一个个不起眼的意外,毫无痕迹,故而我们甚至一开始就是被全然蒙在鼓里,此后该做什么,该说什么,都在极其细微的操控之中,最终会在某一天,例如我崔嵬,突然得知某个契合暗号的指令,就会自愿走入宁府,来与陈先生表明身份。”

崔嵬直截了当道:“过往种种,陈先生即便细问,我也不会说,说了,更无半点意义,最先为崔嵬传道之人,早已战死于南边战场。崔嵬今日造访宁府,只说一件事,陈先生以后只要是寄往宝瓶洲的密信,交予崔嵬负责即可。陈先生当然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不信。”

陈平安摇头道:“我当然不信你,也不会将任何书信交给你。但是你放心,你崔嵬如今于宁府无益也无害,我不会多此一举。以后崔嵬还是崔嵬,只不过少去纳兰夜行的不记名弟子这层牵连而已。”

崔嵬从袖中摸出一颗鹅卵石,递给陈平安,这位金丹剑修,没有说一个字。

陈平安接过手,是春露圃玉莹崖溪涧中的石子,崔东山捡取而得。

陈平安接过石子,收入袖中,笑道:“以后你我见面,就别在宁府了,尽量去酒铺那边。当然你我还是争取少碰头,免得让人生疑,我只要有事找你,会稍稍挪动你崔嵬的那块无事牌。我从下个月起,不谈我自己无事与朋友饮酒,若要寄信收信,便会先挪无事牌,然后只会在初一这天出现,与你见面,如无例外,下下个月,则顺延至初二,若有例外,我与你见面之时,也会招呼。一般来说,一年当中寄信收信,最多两次足够了。如果有更好的联系方式,或是关于你的顾虑,你可以想出一个章程,回头告诉我。”

“记住了。”

崔嵬站起身,默默离去。

陈平安站起身,没有送行。

纳兰夜行出现在屋檐下,感慨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陈平安笑道:“应该庆幸身边少去一个‘不好的万一’。”

至于为崔嵬说什么好话,或是帮着纳兰夜行骂崔嵬,都无必要。

纳兰夜行苦笑不已,更唏嘘不已。

陈平安领着老人去对面厢房,老人取出两壶酒,没有佐酒菜也无妨。

听过了陈平安说了书简湖那场问心局的大概,诸多内幕多说无益。大体上还是为了让老人宽心,输给崔瀺不奇怪。

纳兰夜行听得忍不住多喝了一壶酒,最后问道:“如此糟心,姑爷怎么熬过来的。”

陈平安笑道:“纳兰爷爷不是已经说了答案?”

纳兰夜行愣了半天,随即会意,爽朗大笑。

————

剑气长城正值酷暑,浩然天下的宝瓶洲龙泉郡,却下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鹅毛大雪。

落魄山祖师堂不在主峰,离着宅邸住处有些距离,但是陈暖树每半旬都要去霁sè峰祖师堂那边,打开大门,仔细擦拭清洗一番。

今天裴钱与周米粒跟着陈暖树一起,说要帮忙。去的路上,裴钱一伸手,落魄山右护法便毕恭毕敬双手奉上行山杖,裴钱耍了一路的疯魔剑法,打碎雪花无数。

到了祖师堂府邸最外边的大门口,裴钱双手拄剑站在台阶上,环顾四周,大雪茫茫,师父不在落魄山上,她这位开山大弟子,便有一种天下无敌的寂寞。

拎着小水桶的陈暖树掏出钥匙开了大门,大门后面是一座大天井,再往后,才是那座不关门的祖师堂,周米粒接过水桶,深呼吸一口气,使出本命神通,在积雪深重的天井里边撒腿狂奔,双手使劲晃荡水桶,很快就变出一桶清水,高高举起,交给站在高处的陈暖树,陈暖树就要跨过门槛,去往悬挂画像、摆放座椅的祖师堂内,裴钱突然一把扯住陈暖树,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裴钱微微弯腰,手持行山杖,死死凝视住祖师堂内摆放在最前边的居中椅子附近。

那张便是自己师父的椅子。

涟漪阵阵,然后凭空出现了一位身穿儒衫、须发雪白的老先生。

裴钱看着那个瘦小老头儿,看得怔怔出神。

人间灯火万点如星河。

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心境,一望无垠,好像不管她怎么瞪大眼睛去看,风景都无穷尽时。

老秀才站在椅

子旁边,身后高处,便是三张挂像,看着门外那个个儿高了不少的小姑娘,感慨颇多。

不枉费自己豁出去一张老脸,又是与人借东西,又是与人打赌的。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关门弟子,从来不让先生与师兄失望啊。

裴钱问道:“文圣老老爷?”

老秀才愣了一下,还真没被人如此称呼过,好奇问道:“为何是老老爷?”

裴钱一本正经道:“显得辈分额外高些。”

老秀才拈须而笑,轻轻点头,“这就很善啊。”

自己这一脉的某门学问,只可意会的不传之秘,这么快就发扬光大啦?

裴钱看了眼最高处的那幅挂像,收回视线,朗声道:“文圣老老爷,你这么个大活人,好像比挂像更有威严嘞!”

陈暖树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周米粒歪着脑袋,使劲皱着眉头,在挂像和老秀才之间来回瞥,她真没瞧出来啊。

老秀才咳嗽几声,扯了扯领口,挺直腰杆,问道:“当真?”

裴钱使劲点头,缩着脖子,左右摇晃脑袋,左看右看,踮起脚跟上看下看,最后点头道:“千真万确,准没错了!大白鹅都夸我看人贼准!”

老秀才笑得合不拢嘴,招呼三个小丫头落座,反正在这里边,她们本就都有座椅,老秀才压低嗓音道:“我到落魄山这件事,你们仨小丫头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与其他人说。”

裴钱咳嗽一声,“暖树,米粒!”

陈暖树立即点头道:“好的。”

周米粒扛着裴钱“御赐”的那根行山杖,挺起胸膛,紧紧闭着嘴巴。

从现在起,她就要当个哑巴了。再说了,她本来就是来自哑巴湖的大水怪。

老秀才在祖师堂内缓缓散步,陈暖树开始熟门熟路清洗一张张椅子,裴钱站在自己那张座椅旁边,周米粒想要坐在那张贴了张右护法小纸条的座椅上,结果给裴钱一瞪眼,没点礼数,自己师父的长辈大驾光临,老先生都没坐下,你坐个锤儿的坐。周米粒立即站好,心里边有些小委屈,自己这不是想要让那位老先生,晓得自己到底谁嘛。

老秀才看在眼里,笑在脸上,也没说什么。

能够一步步将裴钱带到今天这条大路上,自己那个闭关弟子,为之耗费的心神,真不少了。教得这么好,更是难能可贵。

这其实是老秀才第三次来到落魄山了,前边两次,来去匆匆,就都没踏足此地,此次过后,他就又有得忙活了,劳苦命。

先前只是老人偷偷摸摸去了趟小镇学塾,身处其中,站在一个位置上。

举目望去,早些年,这座课堂上,应该会有一个红棉袄小姑娘,正襟危坐,看似专心听课,实则神游万里。

会有凝神专注的林守一,先生说到哪里,便想到哪里。

会有小鸡啄米打瞌睡的李槐。

会有那个当时肯定无法想象自己未来的赵繇,竟然有一天会离开先生身边,坐着牛车远游,最终又独自远游中土神洲。

会有一个大智若愚的董水井,一个扎着羊角丫儿的小女孩。

老人当时站在那边,也想到了一个与茅小冬差不多的记名弟子,马瞻,一步错步步错,幡然醒悟后,明明有那悔改机会,却只愿意以死明志。

老人发现到最后,好像一切过错,都在自身,身为传道授业解惑的先生,传授弟子之学问,不够多,传授弟子安身立命之法,更是一塌糊涂。

老秀才低头捻须更揪心。

只是今天到了自己关门弟子的那座落魄山祖师堂,高高的挂像,井然有序的椅子,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尤其是看到了三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老人才有了几分笑颜。可老秀才却愈发愧疚起来,自己那幅画像怎的就挂在了最高处?自己这个狗屁混账的先生,为弟子做了多少?可有悉心传授学问,为其细细解惑?可有像崔瀺那般,带在身边,一起远游万里?可有像茅小冬、马瞻那般,心中一有疑惑,便能向先生问道?除了三言两语、稀里糊涂灌输了一位少年郎那份顺序学说,让弟子年纪轻轻便困顿不前,思虑重重,当年也就只剩下些醉话连篇了,怎么就成了人家的先生?

某些学问,早早涉足,难如入山且搬山。

老先生愧疚难当。

当时在学塾,老人转头向外边望去,就好像有个面黄肌瘦的孩子,踮起脚跟,站在窗台外,孩子张大眼睛,竖起耳朵,听着书声,闻着书香,望着里边的先生学生,孤零零一人站在学塾外的孩子,一双干干净净的眼眸里,充满了憧憬。

在那个孩子以后的人生当中,兴许会背着大箩筐,在山上采药的时候,为自己壮胆,大声喊着并不解其意的“人之初,性本善”,在下山路上,兴高采烈背诵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在上山下山之间,大日曝晒,大汗淋漓,孩子躲在树荫下歇息,自己玩着斗草,输赢都是自己,高高举起一手,嚷嚷着赢喽赢喽,才会略显童真稚趣。

世间苦难重重,孩子如此人生,并不罕见。

只是小小年纪,便自己消受了,却不多见。

老秀才甚至后悔当初与陈平安说了那番言语,少年郎的肩头应当挑起杨柳依依和草长莺飞。

与裴钱她们这些孩子说,没有问题,与陈平安说这个,是不是也太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可是老秀才又一想,再看如今的落魄山,好像早年与那草鞋少年如此言语,又是最对的。

最后裴钱她们发现那个远道而来的老先生,坐在了最靠近门槛的一张椅子上,安安静静坐在那边,抬头望向三幅挂像。

不去看居中那幅自己的挂像,看了崔诚挂像许久,轻轻点头,喃喃言语,谁都听不真切,最后老先生便一直望向那位自己弟子的挂像,默不作声。

老先生自言自语道:“或曰:‘以德报怨如何?’”

老先生自问自答道:“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

一艘来自宝瓶洲的跨洲渡船桂花岛,走下一对家乡是那北俱芦洲的剑修师徒。

当师父的那位青衫剑仙,大概还不清楚,他如今在剑气长城的许多巷子,莫名其妙就小有名气了。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与小 的精彩评论

82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1楼1楼1楼1楼1楼

  2. ?板凳# 匿名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前排

  3. ?地板# 匿名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21:53分

  4. ?4楼# 竟然第三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个?

  5. ?5楼#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么?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噢噢噢哦哦噢噢噢???

  6. ?6楼# 大白鹅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早啊各位

  7. ?7楼# 耙五牛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以德报怨 何以报德?

  8. ?8楼# 长风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齐景龙来了

  9. ?9楼# 曲直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以德报怨

  10. ?10楼# 小巷的吃瓜子群众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听说喜欢喝酒但不好意思表现出来的刘景龙来了

  11. ?11楼# 曲直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以德行于德,以德报乎怨,何以如是,以直报怨即是德,又曰:君子不二

  12. ?12楼# 一更解恩仇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这就很善啊

  13. ?13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1日 回复

    老秀才,是要……ww

  14. ?14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大善呀

  15. ?15楼# 月儿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十五的月亮

  16. ?16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送上门给赔钱揍

  17. ?17楼# 啦啦啦啦啦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还是有点水啊

  18. ?18楼# 老秀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19. ?19楼# 啦啦啦啦啦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刘景龙又要被吭了。。。。

  20. ?20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嗷嗷嗷嗷嗷嗷

  21. ?21楼# 人间醉得意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自己这一脉的某门学问,只可意会的不传之秘,这么快就发扬光大啦?

  22. ?22楼# 人间醉得意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一天一更就不太善了

  23. ?23楼# 港风潮流服饰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港风潮流服饰,陈平安就是买了这家衣服才能追到宁姚的,+VX yundongnvzhuang11 ,你也能泡到喜欢的姑娘

  24. ?24楼# 老秀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自己这一脉的某门学问,落魄山深的真传

  25. ?25楼# 般若无念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景龙啊,走一个呗!哥俩好啊,666啊

  26. ?26楼# 齐喝酒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哈哈哈,逗死我。

  27. ?27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昨天是不是没更?

  28. ?28楼# 日比兔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总管今天什么时候更新呢

  29. ?29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老老先生要有动作了以报齐静春

  30. ?30楼# 信仰的天空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大总管,这个时候如果齐静春出来晃荡一圈,再看着陈皮皮说一声:剑来。你看会不会挣点眼泪?

  31. ?31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2日 回复

    第五样应该是妖道的东西,儒释道神道都有了。可能是白泽给点啥吧

  32. ?32楼# 匿名 : 2019年07月19日 回复

    不是崔明皇要杀当时的小宝瓶他们吗?马詹当时随有坏心,可最后却是为了保护他们死了,文圣也知道了呀,可当时在黄什么国,还让那崔明皇占了好处,就这样不记仇??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