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五百七十七章 观战剑仙何其多

第五百七十七章 观战剑仙何其多

庞元济双指并拢在身前,微笑道:“我飞剑不多,就一把,好在够快,希望不会让你失望。”

大街之上,剑气丛生,然后如有一条条溪涧潺潺而来,歪歪扭扭,毫无章法,最终各自铺散开来,聚拢成一条剑气江河。

剑意无处不在,两边酒肆内的酒客,都清清楚楚感觉到了一股冰凉寒意,从大街上缓缓涌入。

庞元济之所以被隐官大人选中为弟子,显然不是什么狗屎运,而是人人心知肚明,庞元济确实是剑气长城百年以来,最有希望继承隐官大人衣钵的那个人。

妖族最多处,即我出剑处。

哪个剑修,对此境界,不心神往之?

一位剑修,尤其是有先天剑胚美誉的那种天之骄子,自身本命飞剑的品秩好坏,确实会决定他们最终成就的高低。

在庞元济那句话说出口后。

大小酒肆酒楼,便有连绵不绝的喝倒彩声响,调侃意味十足。

庞元济的本命飞剑,名为“光yīn”,光yīn似水,故而流水不定剑无形,如果说齐狩最根本的那把本命剑跳珠,还有个数量上的直观展露,那么庞元济这把本命剑,就真不讲道理了,最不讲道理的,不止是本命飞剑的威势之大,而是有了那把“光yīn”飞剑之后,庞元济被誉为“剑通万法”,飞剑不但可以淬炼体魄、还可以反哺三魂七魄,修行术法,事半功倍,加上庞元济自幼就表现出惊才绝艳的修道资质,触类旁通,一身所学杂且精,所以庞元济又有“庞百家”的昵称。

庞元济没有一件法袍,没有齐狩那种跟着姓氏带来的半仙兵,更没有什么多余的兵家甲丸。

陈平安轻轻向前走去,一身拳罡如瀑流泻,走在街上,如逆水行舟。

行走之时,纯粹武夫的拳意,与至精至纯的剑气,便要冲撞在一起,使得境界不够的那拨观战之人,都已经看不清那一袭青衫剑客的面容身形,街上画面如那碗中酒,人如酒中丢入了一枚铜钱,饮酒之人,晃动白碗,便让人看不真切那枚碗底铜钱。

始终站在原地的宁姚,轻声说道:“那场架,陈平安怎么赢的,齐狩为何会输,回头我跟你们说些细节。”

晏琢两眼放光,呆呆望向那个背影,很是唏嘘道:“我兄弟只要愿意出手,保管打谁都能赢。”

然后晏琢转头笑嘻嘻道:“对吧,三秋,是谁说来着,‘说假话,一只手就能撂倒齐狩’?”

陈三秋一脸茫然说道:“应该是董黑炭说的吧。”

董画符怒道:“扯你娘的蛋!”

叠嶂有些无奈,董黑炭其实是所有人当中,与阿良相处最久的一个,估计也是剑气长城唯一一个在阿良身上撒过尿的“绝顶强者”了,所以董黑炭要么闷葫芦不说话,只要一开口骂人,全是从阿良那边学来的脏心话,听者真要介意了,就会被笑死也气死。

一位悄然来到破败酒肆的中年剑仙,坐在那独眼的大髯汉子旁边,抹了抹桌上灰尘,笑着点头道:“拳罡精纯,拳意通玄。无法想象,早年那个曹慈,竟然能够连赢此人三场。”

先前挨了隐官大人一脚的大髯汉子,没有半点不自在,依旧喝酒,沙哑开口道:“你来得晚了,要是亲眼见过曹慈在城头练拳的样子,就不会这么奇怪了。曹慈成就多高,破境多快,我都觉得理所当然。”

说到这里,大髯汉子看了眼那个不急不缓、悠然前行于剑气洪流当中的陈平安,“当然,这个年轻人,确实很不错,当年我也见过他在墙头上的往返练拳,那会儿,我想不到他能有今天的武学境界。就算当时老大剑仙说,我都未必信。”

那位刚刚从南婆娑洲来到这边没多久的中年剑仙,笑道:“听说他来自宝瓶洲的骊珠洞天,不知道与那个大骊藩王宋长镜,有没有点关系。”

大髯汉子摇头道:“不太清楚。分明年纪不大,一看却是个厮杀惯了的老鸟。你们浩然天下,一个纯粹武夫,有那么多架可以打吗?就算有高人喂拳传法,不真正置身生死之地多次,打不出这种意思来。”

“瞧着是不像外乡人,反而像是最地道的剑气长城年轻人。”

那位南婆娑洲的剑仙男子举起酒碗,与对方轻轻磕碰了一下,抿了口酒后,感叹道:“天大地大,如我这般不爱喝酒的,唯独到了这边,也在肚子里养出了酒瘾虫子。”

汉子扯了扯嘴角,这位沉默寡言的玉璞境剑修,难得流露出几分怨气神sè,冷笑道:“全是那个王八蛋带出来的风气,光棍不喝酒,光棍万万年。剑仙不喝酒,元婴走一走。”

三场架打完了。

马上就是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场架。

真是过瘾得很啊。

那个有些婴儿肥的小姑娘,使劲用手拍打窗台,满脸涨红,激动万分,“瞧见没,瞧见没,我眼光好不好?你们别害羞,大声说出来!”

没人理睬她。

这让小姑娘有些懊恼,突然发现身边的董姐姐有些反常。

她好奇道:“董姐姐,是不是突然发现宁姐姐挑了这么个好男人,再一看,自己岁数老大不小了,挑来挑去,也没个合适的,所以你心里边特别难受啊?那就学学我,高兴要开口,难受也要说出来,我陪你喝喝酒。我把自己的高兴,借你一些!”

董不得趴在窗台上,双手狠狠搓脸,唉声叹气,点头道:“贼难受,这么多年,什么都比不过宁丫头。”

小姑娘安慰道:“董姐姐你岁数大啊,在这件事上,宁姐姐怎么都比不过你的,稳操胜券!”

董不得转过头,伸手握住小姑娘的脖子,轻轻提起,微笑道:“大声点说,刚才我没听清楚。”

少女双脚离地,恼火万分,气呼呼道:“董姐姐,你从今天起,对我放尊重一些啊,一个不小心,我就是那个陈平安的小媳妇了,到时候你要吃不了兜着走,他见我给你欺负惯了,气不过,就要打你,就像打齐狩那样,到时候我可拦不住,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董姐姐你在地上弹来弹去。”

董不得将手中少女往地上一戳,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种话去宁丫头跟前说去。”

少女站定,抖了抖肩膀,“我又不傻,难道真看不出他和宁姐姐的眉来眼去啊,就是随便说说的。我娘亲经常念叨,得不到的男人,才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我可知道,我娘那是故意说给我爹听呢,我爹每次都跟吃了屎一般的可怜模样。骂吧,不太敢,打吧,打不过,真要生气吧,好像又没必要。”

董不得按住小姑娘的脑袋,就是让后者一通“磕头”,笑骂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嘴巴没个把门的,真不怕你爹娘打得你屁股开花?”

在董不得收手后,少女双手胡乱抹了抹红肿额头,也不看董不得,双拳紧握,重重一敲窗台,“烦!我决定了,等他打赢了庞元济,我就跟他学拳去,他不教,我就跪在宁姐姐家门口,跪它个一炷香半炷香的,诚意十足!等我学了拳,呵呵,到时候董姐姐你晚上走路,小心些!”

就连董不得都有些拿小姑娘没办法。

脑子有了坑,道理填不满。

董不得突然感叹道:“观战剑仙有点多。”

小姑娘刚要说话,就给董不得以胳膊环住她的脖子,往自己身边一拽,小姑娘脑袋一歪,两眼一翻,吐出舌头,装了个死。

大街之上。

青衫白玉簪的年轻武夫,做了一件怪事。

没有凭借武夫坚韧体魄和矫健身形,没有追求以最快速度“趟水”,靠近那个庞元济。

而是手臂轻轻一震,双手捻住一大摞品秩寻常的黄纸符箓,抛洒出去,一下子就是四五十张各sè符箓。

几乎所有符箓都被剑气瞬间搅碎。

但是陈平安继续如此,行走不快,丢掷符箓的速度,却让人眼花缭乱。

庞元济笑了笑,双指掐诀,脚下踏罡。

陈平安身后远处,涟漪阵阵,出现了一位庞元济。

大街两侧的屋顶上,又多出十二个庞元济。

高处的每一位“庞元济”都是或掐道法诀、或是施佛家印,各自脚下,都出现了一座符阵,庞元济与庞元济之间,符阵与符阵之间,一条条不同sè泽的纤细丝线,如龙蛇游走,相互接引契合,最终结出一座囊括整条大街的符阵。

不但如此,站在陈平安身前身后的两位庞元济,也开始缓缓前行,一边走,一边随意敲敲点点,随手画符,悬停空中,全是那些千奇百怪的古老篆文云纹,众多凌空写就的虚符,符胆灵光绽放出一粒粒极其明亮的光亮,有些符箓,灵气水光荡漾,有些雷电交织,有些火龙缠绕,不一而足。

陈平安最后一次,一鼓作气丢出百余张黄纸符箓后。

瞬间一个站定,拳架再起,原本在身上汹涌流转的浑厚拳意,如剑归鞘,以一个收敛拳架,递出迅猛拳。

拳出如虹。

如雷震动,生发于地。

整条大街上的剑气长河,都随之震荡不已。

那条江河剑气,大半剑意,在一袭青衫四周聚拢,如重兵围城。

街上两个庞元济依旧脚步不停也不快,继续巩固那座符阵。

庞元济没有白看三场架。

这个陈平安,手段太多,层出不穷,关键是还在隐藏实力。

例如那只尚未真正倾力出拳的左手。

还有陈平安真正的身形速度,到底有多快,庞元济仍是琢磨不出。

与齐狩一战,这个陈平安,精心设置的障眼法,其实有很多。

剑仙之下,除了宁姚和他庞元济,以及那些元婴剑修,兴许就只能看个热闹了。

庞元济其实内心深处,都有些无奈。

你陈平安一个纯粹武夫,下五境练气士,拥有大炼之后的一把本命物飞剑也就罢了,另外那两把很能吓唬人的仿造剑仙飞剑,算怎么回事?

天晓得这家伙还会不会偷藏了一把。

庞元济觉得那家伙做得出来这种缺德事。

除此之外,庞元济心中戒备更加浓郁。

那些被陈平安砸出的符箓,事实上是在精准勘验剑气河流的种种细微处。

所以庞元济毫不犹豫,就收拢了剑气,绝对不给他更多查探的机会。

————

先前陈平安一行人离开宁府后。

演武场上,纳兰夜行这位宁家老仆,已经勤勤恳恳护着宁府三代主人,此刻蹲着地上,伸出五指,轻轻摩挲着地面。

那位早年陪着自家小姐一起来到宁府的姚家老妪,白炼霜站在一旁,恼火道:“老狗,你为何不去盯着那边,出了纰漏,如何是好?你这条狗命,赔得起吗?”

纳兰夜行淡然道:“再凶险,能有南边的战场凶险吗?”

白炼霜愈发火大,“人心险恶,何曾比战场厮杀差了一点半点?纳兰老狗!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纳兰夜行收手抬头,沉默不言。

白炼霜叹了口气,语气放缓,“有没有想过,陈公子这般出息的年轻人,换成剑气长城其他任何一大姓的嫡女,都无需如此耗费心神,早给小心翼翼供起来,当那舒心舒意的乘龙快婿了。到了咱们这边,宁府就你我两个老不死的

,姚家那边,依旧选择观望,既然连姚家都没表态,这就意味着,出事情之前,是没人帮着咱们小姐和姑爷撑腰的,出了事情,就晚了。”

纳兰夜行说道:“姚老儿,心里边憋着口气呢。”

白炼霜犹豫一番,试探性问道:“不如将咱们姑爷的聘礼,泄露些风声给姚家?”

纳兰夜行难得在老妪这边硬气说话,转头沉声道:“别糟践陈平安,也别侮辱姚家。”

白炼霜点点头,破天荒没有还以颜sè。

纳兰夜行解释道:“既然你都说了,陈平安选中了我们小姐,那就没法子了,能够说服我们,也该他陈平安说服别人,无法说服,那就打服!”

白炼霜埋怨道:“我又不是让你掺合其中,帮着陈平安拉偏架,只是让你盯着些,以免意外,你唧唧歪歪个半天,根本就没说到点子上。”

纳兰夜行无奈道:“行吧,那我就违背约定,跟你说句实话。我这趟不出门,只能窝在这边挠心挠肺,是陈平安的意思。不然我早去那边挑个角落喝酒了。”

白炼霜疑惑道:“是他早就与你打过招呼了?”

纳兰夜行点头道:“借我胆子,我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糊弄你吧?就是陈平安自己的意思。”

老人站起身,笑道:“理由很简单,宁府没长辈去那边,齐家就没这脸皮去。至于跟齐狩那场架,他就算输,也会输得不难看,注定会让齐狩绝对不会觉得自己真的赢了,如果齐狩敢不守规矩,不再是分胜负那么简单,而是要在某个时机,突然以分生死的姿态出手,过界行事,那他陈平安就能够逼着齐狩背后的老祖宗,出来收拾烂摊子。到时候齐家能够从地上捡回去多少面子、里子,就看当时的观战之人,答不答应了。”

白炼霜陷入沉思,细细思量这番言语。

纳兰夜行又说道:“你与小姐可能还不清楚,陈平安私底下找了我两次,一次是详细询问齐狩、庞元济和高野侯三人的底细,从三位剑修的飞剑名称,性情,到厮杀习惯,再到他们的传道人,其中厮杀又分战场搏命与捉对厮杀,陈平安都一一问过了。第二次是让我帮着模仿三人飞剑,他来各自对敌,宗旨只有一点,我的出剑,必须要比三人的本命飞剑,要快上一分。我当然不会拒绝,就在陈平安那间很难辗转腾挪的屋子里边,当然无需伤人,点到为止。陈平安笑言,一旦真正放手,倾力出拳,他最少也会让这些天之骄子,与他陈平安分胜负,不是想做到就能做到的,打到最后,估摸着就要由不得他们不分生死了。”

白炼霜脸sè古怪。

纳兰夜行笑容更古怪,随手指了指叠嶂店铺那边方向,“你还担心陈平安吗?难道不是应该齐狩、庞元济他们头疼陈平安才对吗?摊上这么个对手,一旦双方境界不悬殊,估计要被陈平安活活恶心死吧。陈平安多扛揍,你白炼霜出过拳,会不清楚?”

纳兰夜行缓缓踱步,心情舒畅,“这小子,好说话吧,懂礼数吧,到了我这边,帮着他喂剑过后,咱俩便喝了点小酒儿,小子便难得多说了些,你是没看到,那会儿的陈平安,喝过了酒,脱了靴子,大大方方学我盘腿而坐,他那会儿眼睛里的神采,加上他所说言语,是怎么个光景。”

纳兰夜行流露出几分缅怀神sè。

宁府,确实得有个男主人了,不然太闷了些。

白炼霜瞪眼道:“见了面,喊他陈公子!在我这边,可以喊姑爷。你这一口一个陈平安,像话吗,谁借你的狗胆?!”

纳兰夜行憋屈得不行,好不容易在陈平安那边挣来点面子,在这老婆姨这边,又半点不剩都给还回去了。

老妪自言自语道:“老狗,你说陈公子可不可能,连赢三场。”

纳兰夜行早有腹稿,“我当然想啊,不过若是第三场架,是庞元济、齐狩和高野侯,这三个里边的某个跳出来,还是有些难。只说可能性最大的齐狩,只要这个小崽子不托大,陈平安跟他,就有的打,很有的打。”

果不其然。

两位老人都清晰感知到了一把古剑的沛然气息,回荡在叠嶂店铺那边的大街上。

然后那把被陈平安搁放在小宅厢房的仙剑,自行离开了宁府。

老妪一脚踹在纳兰夜行的膝盖上,“还不滚去看看情况!乌鸦嘴,分明是齐狩将那高烛出鞘了。”

纳兰夜行虽然脸sè如常,其实心中也有些着急,寻常切磋,不分生死,哪里需要一把半仙兵和仙兵对峙上?

纳兰夜行也顾不得什么约定不约定了。

只是老人没想到她竟然事到临头,反而一下子沉住气,虽然神sè凝重,白炼霜依旧摇头道:“算了。咱们得相信姑爷,对此早有预料。”

纳兰夜行试探性问道:“真不用我去?”

言下之意,自然是万一那边出了问题,我纳兰夜行事后该如何做,你白炼霜可以随便使唤,但绝对不能怪罪他失职。

白炼霜点点头,“我说的!”

纳兰夜行瞥了她一眼。

老妪怒道:“老狗-管好狗眼!”

纳兰夜行知道她当下心情不太好,就忍了。

反正不与她计较,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

不久之后,有一位金丹剑修急匆匆御风而来,落在演武场上,对两位前辈行礼后,“陈平安已经赢下三场,三人分别是任毅,溥瑜,齐狩。”

这位年近百岁却只是年轻容貌的金丹剑修,名叫崔嵬,算是纳兰夜行的不记名弟子,纳兰夜行不当真,崔嵬却一直恪守师徒之礼,其实这十多年来,被宁府那场天大灾殃牵连,日子过得极不顺心,崔嵬依旧不改初衷。

老妪大声叫好。

纳兰夜行问道:“陈平安伤得很重?那你怎么不护着点,就为了跑来率先邀功?”

崔嵬笑道:“看样子,还要再打一场,我说了消息后,还要赶紧回去观战。”

纳兰夜行一把抓住崔嵬的肩头,“将那三场架的过程,细细说来!”

崔嵬苦笑道:“师父,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场架,陈平安是跟庞元济打,而且还是陈平安主动邀战。不看太可惜了,我赶来宁府的时候,就发现又临时赶去了两位北俱芦洲的剑仙前辈。”

纳兰夜行问道:“那高烛?”

崔嵬会心一笑,“剑仙高魁一锤定音,道破天机,故而齐狩只是握剑,却未出剑,已经收剑远去。”

老妪却来不及欣喜,脸sè微变,“什么?姑爷还要跟庞元济再打一场?!”

纳兰夜行却笑了,“我很放心。”

老妪伸手一指,“去盯着!”

纳兰夜行摇头道:“不用去,赢过了齐狩,本身就已经证明陈平安,不但心中有数,出拳更有谱。”

在不记名弟子崔嵬这边,还是要讲一讲前辈风采的。

不过纳兰夜行脚下悄悄挪步。

老妪挥挥手,“崔嵬,麻烦你再去看着点,见机不妙,就祭出飞剑传信宁府。”

崔嵬赶紧御剑离去。

剑气长城这边的切磋,两位剑仙之间的那种天翻地覆,双方剑气遮天蔽日,当然不可错过。

但是崔嵬半点不觉得陈平安与齐狩、庞元济之争,便不精彩。

事实上,很精彩。

不然高魁在内的四位上五境剑仙,就不会在那边喝酒。

再加上后边陆陆续续赶去,亲眼目睹最后一场晚辈切磋的剑仙,崔嵬甚至猜测最后会有双手之数的剑仙,齐聚那条大街!

当年中土神洲的曹慈现身剑气长城,起了冲突,愿意露面的剑仙才几人?

虽说这与曹慈当时武道境界还不高,出拳呗敌也快,大有关系。可撇开一切原因不提,只说剑仙观战人数,那个刚到剑气长城没几天的陈平安,已经不知不觉,直追当年某人,不过后者那是一场鸡飞狗跳的大乱战,与豪杰气概,剑仙风流,半点不沾边。

老妪喃喃道:“若是老爷夫人还在,该有多好。”

纳兰夜行无言以对,唯有叹息。

老妪揉了揉眼睛,笑道:“现在也很好了。”

————

剑气长城的城头之上,有大小两座茅屋相邻近。

一位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走出那栋小茅屋,来到附近的北面城头,眺望北方那座城池,微笑道:“左前辈,隐官大人都跑过去凑热闹了,你真不看几眼?”

城头上,一位盘腿而坐的男子,横剑在膝,闭目养神,四周有纵横交错、凝虚为实的凌厉剑气,骤然间生灭不定,也亏得旁边所立男子,是风雪庙剑仙魏晋。

魏晋是宝瓶洲李抟景之后、马苦玄之前的一洲不世出天才,至于先后三人,又公认那位死前止步于元婴巅峰剑修的李抟景,资质其实不逊sè魏晋,但可惜为情所困,白白失去了成为宝瓶洲历史上第一位仙人境剑修的那个可能性,故而总体而言,还是不如魏晋,而真武山兵家修士马苦玄,宝瓶洲山上,都认为资质应该稍逊李抟景、魏晋两位前辈,只不过大道机缘太好,未来最终成就,兴许比那魏晋还要更高,至于风雷园上任园主李抟景,既然已经兵解离世,毕竟万事皆休。

左右始终没有睁眼,神sè淡漠道:“没什么好看的,一时争胜,毫无意义。”

魏晋知道这位左前辈的脾气,所以言语不太忌讳,笑道:“这真不像是一位大师兄对小师弟的该有态度。”

左右摇头道:“我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件事。何况按照道统文脉的规矩,没挂祖师像,没敬过香磕过头,他本来就不算我的小师弟。”

魏晋就不再多说什么。

左前辈,本就是个不爱说话的,好像让他说一句话,比出剑对敌,还要吃力。

左右和魏晋,两位剑仙,一位来自中土神洲,一位来自宝瓶洲,而且左右已经远离人间视野,如同孤魂野鬼在广袤大海之上漂泊不定,足足百余年光yīn,两人原本八竿子打不着,除了都认识阿良,以及陈平安。

左右对魏晋的剑术和品性,都比较顺眼,这个曾经受过阿良不小恩惠的年轻人魏晋,算是剑气长城这边众多剑修当中,左右所剩不多愿意多说几句话的存在。

不过魏晋只是跻身玉璞境没多久的剑仙,反观百年之前便已经享誉天下的左右,魏晋称呼一声左前辈,很实在。

魏晋有些感慨。

每一位剑修,心目中都会有一位最仰慕的剑仙。

例如风雪庙神仙台,他那个修为不高却会让魏晋敬重一辈子的师父,就一直很仰慕以一人之力压制正阳山的李抟景,生前的最大愿望,就是有机会向李抟景询问剑道,哪怕李抟景只说一个字,就算此生无憾。可惜师父脸皮薄,修为低,始终无法达成心愿,等到魏晋浪荡江湖,偶遇那个头戴斗笠的“刀客”,闭关破境,再想要以剑仙之姿、以师父之弟子身份,问剑风雷园,李抟景却已经逝世。

对于魏晋来说,自己的人生,总是如此,不求的,兴许会满满当当来,苦求的,稍纵即逝,愈行愈远。

所幸到了剑气长城,魏晋心境,为之一阔。

这里有已在剑气长城独居万年的老大剑仙,有那些来自北俱芦洲慷慨赴死的同道中人,当然也有已至剑术巅峰、仿佛高出浩然天下剑修一大截的前辈左右。

先前那场战事,左右一人仗剑,深入妖族大军腹地,以一身剑气随意开道,根本无需出剑,法宝近身,自行化为齑粉。

直到遇到那头一眼挑中的大妖,左右才正儿八经开打。

那场神仙打架,殃及池鱼无数,反正方圆百里之内都是妖族。

丰采绝伦。

只此一战,便让左右成为最受剑气长城本土剑修欢迎的外乡人。

大战落幕后,左右独自坐在城头上饮酒,老大剑仙陈清都露面后,说了一句话,“剑术高,还不够。”

哪怕是面对这位被阿良敬称为老大剑仙的定海神针,左右也只回答了一句话,“那就是剑术还不够高。”

当时陈清都双手负后,转身而走,摇头笑道:“那个最知变通的老秀才,怎么教出你这么个学生。”

左右懒得说话。

原因很简单,打不过这个老人。

不然他就要用剑说话了,好让这位辈分最高的万年刑徒,提及自己先生,一定要客气些。

魏晋低头凝视着摊开的手掌,笑道:“第一场,陈平安赢了,很轻松,对手是一位龙门境剑修。”

左右沉默片刻,依旧没有睁眼,只是皱眉道:“龙门境剑修?”

魏晋以为左前辈是嫌弃陈平安的对手境界太低,说道:“第二场,就是位年轻金丹了。”

不料左右愈发皱眉,“才十年?十年有了吗?就可以打龙门境剑修了?”

魏晋的心情,有些复杂。

左前辈是不是对自己的那位小师弟,太没有信心了?

魏晋很快记起一事,左前辈好像在文圣门下求学之时,境界确实不高,而且也非先天剑胚。

左右淡然道:“你不用跟我说那战况了。”

魏晋便只是自己掌观山河。

左右继续以整座剑气长城的昂然剑意,砥砺自身剑意。

年轻时候,不用心读书,分心在习武练剑这些事上,不是什么好事。

经历事情多了,再转头去读书,便很难吃进一些朴素的道理了。

满脑子都想着如何与这个世道融洽相处,挑三拣四,为我所用之学问,能解燃眉之急之学问,才被认为是好学问,这样的学问,知道再多,对于寻常人,自然还是不小的裨益,毕竟是个人,都得有那吾心安处,可对于自己先生之学生,尤其是还是那关门弟子……就意义不大了。

魏晋沉默许久,看过了第二场架后,察觉到身边左右的细微异样,忍不住问道:“左前辈既然还有牵挂,为何见他一面都不肯?”

左右皱眉道:“我说了,我不认为他是我的小师弟。”

那个年轻人,可以是自己先生的弟子,可以是齐静春的师弟,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就是他左右心中的小师弟。

不然他左右,为何自称大师兄,视公认的文圣首徒崔瀺如无物?

退一步万说,天底下有那光顾着与小媳妇卿卿我我、就将大师兄晾在一边的小师弟?

我不把你当小师弟,是你小子就敢不把我当大师兄的理由吗?

魏晋安安静静远观战事。

左右突然睁开眼睛,眯起眼,举目远眺城池那条大街。

魏晋忍住笑,不说话。

这一刻,刚好是那位齐家子弟拔剑出鞘。

左右很快就闭上眼睛。

魏晋会心一笑。

文圣一脉,最讲道理。

————

剑气长城别处,隐官大人御风落在城头之下,一个蹦跳,踩在墙体上,向上而走。

脚步看似不快,但是瞬间就到了城头上,驻守附近地带的一位北俱芦洲年迈剑仙,抱拳行礼。

隐官大人点点头,站在北边城头上,跨出一大步,就来到了靠近南边的城头,伸手抓住自己的两根羊角辫,往上提了提,摇摇晃晃,缓缓升空。

然后她一个皱眉,不情不愿,一个转身御风,如箭矢激射向脚下的某处城头,她头顶整座厚重云海都被轰然驱散,刹那之间,她就出现在一座茅屋旁边,“干嘛?我又没喝酒!”

一位老人双手负后,微笑道:“跟你商量点事。”

隐官说道:“没喝酒,最近没力气打架,我不去南边。”

老人笑道:“这么顽劣调皮,以后真不打算嫁人了?”

身穿一袭宽松黑袍的隐官大人,此刻就像一只炸毛的小黑猫。

大袖飘荡,黑云缭绕小姑娘。

原来老人在言语之际,已经站在了她身边,弯腰伸手,按住她的那颗小脑袋。

那件飘荡不已的黑袍,瞬间松垮下去,她低头挪步,沉声道:“有事说事!”

老人挥挥手,“自个儿玩去。没事了。”

她怒道:“陈清都!逗我玩呢!”

陈清都笑道:“听咱们隐官大人的口气,有些不服气?”

她脸sèyīn沉。

下一刻。

先是茅屋附近的剑气长城,突兀出现一座小天地。

然后几乎所有城头剑修都感觉到了整座城头的一阵震动。

那座小天地之中。

老大剑仙一只手按住隐官大人的头颅,后者双脚悬空,背靠城墙,她一身的杀气腾腾,却挣脱不开。

陈清都淡然道:“我不是管不动你们,不过是我心有愧疚,才懒得管你们。你年纪小,不懂事,我才对你格外宽容。记住了没有?”

隐官沉默许久,点了点头。

陈清都松开手,隐官滑落在地。

老人说道:“玩去。”

隐官哦了一声,转过身,大摇大摆走了,两只袖子甩得飞起。

老人驻足远眺南方的那座蛮荒天下。

笑了笑。

人间如酒,醉倒花前,醉倒月下,醉我万年。

陈清都回望北边一眼。

境界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与那小子为敌,心眼不多可不行。

————

符箓没有了用武之地。

陈平安还有十五、松针、啖雷三把飞剑,可以为自己确定庞元济那把本命飞剑的诸多虚实。

街上两位庞元济也应对轻松,一人停步,分出心神,驾驭三缕剑气,纠缠陈平安的三把飞剑。

另外一人驾驭那座剑气,消耗出拳不停的陈平安,那一口武夫真气和一身凝练拳意。

至于屋顶之上的十二位庞元济,又开始打造一座新的符阵。

庞元济选择了一个最笨的法子,循序渐进,将整条大街都变成自己的小天地。

如圣人坐镇书院、神灵坐镇山岳,修为更高一境!

最终以元婴剑修出剑,便可瞬间分出胜负。

对方显然也意识到庞元济的想法。

可惜似乎力所未逮,哪怕出拳气势,已经让看客们都要心惊胆战,一次次拳罡剑气相撞,导致整条街道地面都已经碎裂不堪。

不过对阵双方,都有默契,不管怎么个天翻地覆,庞元济的剑气不入酒肆丝毫,陈平安的拳罡亦是如此。

就在庞元济即将大功告成之际。

那个年轻武夫,终于不再有任何留力。

一个眨眼功夫,就以拳开江河,来到前方那个庞元济身前。

不但如此,又有一把雪白虹光的飞剑突兀现世,毫无征兆,掠向身后的那个驾驭剑气应对三把既有飞剑的庞元济。

这都不算什么。

一袭白衣,拔地而起,yīn神远游云霄中。

出拳处,那个庞元济被一拳打烂。

飞剑初一,搅碎第二个庞元济。

而陈平安的yīn神骤然悬停,居高临下,以颠倒而用的云蒸大泽式,拳罡如暴雨,遍布处处屋脊,个个庞元济。

与此同时,街上收拳的陈平安真身,双膝微蹲,好似垮塌收拢的拳架,爆发出一股从未在陈平安身上展露的拳意,如春雷炸响,蛟龙动脊,脚下一条大街,竟是几乎从头到尾,全部塌陷下沉,陈平安身在高处,已经越过自己yīn神头顶,向某处递出生平拳意最巅峰一拳。

城池上空,先是那道拳意笔直而去,如同刀割白纸。

随后动静,所有人头顶,轰隆隆作响。

空中凭空浮现的庞元济,面对那道直直而来的拳罡,一瞬间收拢飞剑,出现了一尊身高数丈的金身法相,双臂交错,格挡在庞元济身前。

那法相并不巍峨壮观,但是金光凝稠如水。

庞元济与金身法相一同被打退到更高处。

等到庞元济稳住身形,那尊金身法相蓦然芥子化天地,变得高达数十丈,屹立于庞元济身后,一手持法印,一手持巨剑。

陈平安脚踩初一,十五。

面对这等恢弘异象,不退反进,以极快速度登高。

窗口处,酒肆外边,一颗颗脑袋,一个个伸长脖子,看得瞠目结舌。

这两家伙,打得有些无法无天了。

晏琢轻声道:“宁姚,不劝劝他?真没必要折腾到这个份上。庞元济人不坏,陈平安他更是好人,换成齐狩,我巴不得陈平安一拳下去,把齐狩的脑浆子都打出来。这么打下去,真要分生死了。”

宁姚没好气道:“劝不动。”

董画符有些如坠云雾,天底下还有宁姐姐都劝不动的人?

阿良也好,老大剑仙也罢,在宁姐姐这边,可都是很刮目相看的。何况宁姐姐懂事早,哪怕是那两个,也从没把宁姐姐当孩子看待。也是他们当中,最早一个,至今也是唯一一个,能够与阿良、老大剑仙说大事的人。这一点,董画符的姐姐,都承认远远不如宁姚。

宁姚又补充道:“不想劝。”

董画符很快释然,这才是宁姐姐会说的话。

庞元济高高举起一手,重重压下。

身后那高大如山峰的金身法相,手持雷电交织的玄妙法印,随之一拍而下。

只见那年轻武夫,一拳破开法印,犹有余力,拳找庞元济!

庞元济不为所动,双指一横抹。

法相持剑横扫而出,巨剑狠狠砸在那青衫年轻人的腰部。

陈平安双脚扎根,非但没有被一拍而飞,坠落大地,就只是被剑刃加身的横移出去十数丈,等到法相手中巨剑劲道稍减,继续倾斜登高,左手再出一拳。

这一幕,看得所有地仙之下剑修,直接头皮发麻,背脊生寒。

法印再次凝聚,巨剑再次高举而落。

陈平安两次身形凭空消失,来到庞元济与金身法相之间的稍高处,对着庞元济真身的脑袋,就是一拳落下。

砰然一声。

庞元济从空中笔直砸入大街地底下,不见人影,尘土飞扬,然后久久没有露面。

一袭青衫脚踩两把飞剑,缓缓落在大街上,一条左臂颓然下垂,至于右手更无需多说。

刚好身边就是那把剑仙。

他站在大坑边缘,浑身鲜血,缓缓转头,望向远处的心爱姑娘。

那位青衫白玉簪的年轻剑客,以白骨裸露的手心,轻轻抵住那把剑仙的剑柄,朝她眨了眨眼睛,笑容灿烂。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七十七章 观战剑仙何其多 的精彩评论

98 条评论

  1. ?沙发# 继续加油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一天三万字

  2. ?板凳# 剑迷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愿望很小…希望明天还有更 …

  3. ?地板# 巨剑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沙发 沙发

  4. ?4楼#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11111字

  5. ?5楼# 济雪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近期管家更新的几章我都是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要吹一万年管家的彩虹屁!烽火最棒!

  6. ?6楼# 组食堂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隐官被治得服服帖帖,老大剑仙少说得有14境吧

  7. ?7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加油,平时我都是养着,这几天我天天追

  8. ?8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必须点赞,看了3遍

  9. ?9楼# 裴钱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文圣一脉,最讲道理,善

  10. ?10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越来越会装B了皮皮

  11. ?11楼# 剑仙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已经刷了两遍,估计今晚总管要废了,只能明天把这两章再刷一遍,唉!苦啊!

  12. ?12楼# 降姚除膜会有时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回去该滚床单了吧

  13. ?13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这几章真爽啊,养都养不住

  14. ?14楼# 666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很精彩,绝对好书

  15. ?15楼# 云飞扬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于无声处听惊雷

  16. ?16楼# 皮皮陈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楼上的昵称 真有才

  17. ?17楼# 无出其左右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隐官大人被老大剑仙按住头颅顶在墙上,那么问题来了,隐管大人是如何点头的

  18. ?18楼# 小毛驴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爽啊!!!

  19. ?19楼# 徐凤年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哟,小平安可以嘛

  20. ?20楼# 呵呵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第二个陈清都和隐管

  21. ?21楼# 小师叔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u ji luo k luo ku lie
    拔剑四顾心茫然

  22. ?22楼# 春城无梦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脑子有了坑,道理填不满。

  23. ?23楼# 泥瓶巷陈平安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宁姚没好气道:劝不动
    宁姚又补充道:不想劝

  24. ?24楼# 哈哈哈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前排 前排 前排

  25. ?25楼# 钱多多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稳稳的

  26. ?26楼# 柒悦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最近的五章看了一遍又一遍~~~

  27. ?27楼# 一根老剑条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我呢我呢

  28. ?28楼# 好人陈皮皮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还是那句话,论装逼,就服我自己。装逼界第一扛把子!

  29. ?29楼# 小二上酒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陈皮皮现在是压制在金身境还是以远游境参战,如果还压制在6境那牛了B-。-

  30. ?30楼#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还好啊!主角总共够光芒四射的

  31. ?31楼# 老秀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还是我们最讲道理

  32. ?32楼# MJ的黑礼帽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你这名字…

  33. ?33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精彩绝伦

  34. ?34楼# 猛字楼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陈平安现在是剑气长城第一天才了,姓齐的和姓庞的完全不是对手,可以一挑三个剑气长城顶尖天才了

    • ?↓1层 猛字楼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逼神必胜

  35. ?35楼# 猛字楼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在后面一点就该陈平安同辈无敌了

  36. ?36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资质平平陈平安。

  37. ?37楼# 老大剑仙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所有关于小皮皮的算计都给我消停点,我不想左右是个死在城头北面大开杀戒

  38. ?38楼# 平平安安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我不认你这个小师弟你就可以跟心爱的姑娘亲亲我我,不在大师兄放在眼里了?奶奶个熊的????????

  39. ?39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文圣一脉,最最讲道理滴

  40. ?40楼# 剑来了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陈平安就只是金身境啊

  41. ?41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左右护短啊哈哈哈哈魏晋都快笑出来了,果然外冷心热。文圣一脉,最是护短?

  42. ?42楼# 读者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更新慢好吗?求作者闲暇时快点更新,谢谢,

  43. ?43楼# 老师父 : 2019年06月26日 回复

    不用谢,77pp.top,啥都有

  44. ?44楼# 背着吧 : 2019年06月27日 回复

    你管得着吗!

  45. ?45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7日 回复

    诶呀,左右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46. ?46楼# 匿名 : 2019年06月27日 回复

    好书,哲理性强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