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关

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关

一老一小两位道士,在长桥一端花了两颗雪花钱,拿了两块仙家橘树木牌。

张山峰轻声问道:“师父,你的障眼法到底管不管用?我怎么觉得好像还是有很多人在瞧咱们?再说了,咱们来自趴地峰,又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我当年出门游历,可没谁看出我来自趴地峰,连误认我是桃山、指玄那些师兄们的山头,也一次都没有的。我按照师父的说法,只说自己是中土龙虎山的外姓天师,就更没人信了。”

火龙真人微笑道:“想必是你那些师兄们的名头不大吧。”

张山峰叹了口气,“我觉得师兄们道法都挺高的。”

火龙真人笑道:“每次慢慢悠悠上山,别别扭扭下山,你这也能瞧得出来师兄道法高?”

张山峰使劲点头,压低嗓音说道:“我听山上的师侄们说过几次,说能够自己跑出去开峰的师兄师姐,境界高得吓人。”

火龙真人笑呵呵问道:“怎么个高?”

张山峰摇摇头,“这可没个准,有说是金丹地仙的,也有说怎么都该是龙门境神仙。”

说到这里,张山峰郑重其事说道:“师父,虽说咱们趴地峰不许随便拿境界说事,可师侄们毕竟年纪小,这些个闲聊,是天真天性使然,师父可不许上纲上线,回去之后就逮住人发火,不然我以后还怎么在趴地峰修行,不都得背后骂我这个小师叔是乱嚼舌头的长辈?”

火龙真人笑着点头。

张山峰还是不太放心,“师父,你得给我句准话,不然我觉得悬乎。”

由不得张山峰不紧张兮兮,自打记事起,他就只见到师父老人家发了一次发火。

一座得以离开趴地峰单独开山的师兄,有一次与留在趴地峰上修行的另外一位师兄,不知为何起了争执,兴许是道理没掰扯清楚,就拿境界高低说了句话。

其实被说的那个师兄,自己都没觉得那是需要上心的言语,不曾想明明已经酣睡两三年的师父,破天荒从峰顶大雪堆里震散积雪,然后一闪而逝,离开了趴地峰。

当时还是个不大孩子的张山峰,正与几位同龄人的小道童,一起忙着打雪仗呢,结果一个个面面相觑,然后继续打雪仗,师父在与不在,都不耽误他们嬉闹,毕竟在趴地峰,下雪一事,可稀罕,只有师父睡着了之后,才有机会碰到,真是比过年还开心。

后来张山峰才听说那个只是说错了一句话的师兄,当天就被驱逐出师门了,那个师兄在趴地峰地界的边缘地带,跪了整整一个月,也足足磕头了一个月,师父都没回心转意。其余师兄,都走上了趴地峰,但是都没敢说话,就只是站在趴地峰上,好像他们犯错,半点不比那个同门师兄弟更小。

张山峰大概是年纪小的缘故,是当时唯一一个敢开口询问此事的弟子,因为他很好奇师父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当时师父在所有弟子都已经离开趴地峰后,对张山峰只说了两句话。

“天底下没有什么所谓的无心之语,只有不小心说出口的有心之言。”

“山下人,无所谓,山上人,很要命,不是要了修道之人的自己性命,就是要了更多山下凡俗夫子的命。”

张山峰还想要为那位师兄求情,火龙真人只是摇了摇头,轻轻摸了摸小道士的脑袋,说就这样吧,既然你那师兄,在山上修行到了路尽头,不如去山外修修心。

此时此刻的长桥上,老真人只得亲口承诺道:“好,师父就当没听说过这回事。”

行走在长桥上,张山峰发现有个眉眼伶俐的黄衣少年,站在不远处怔怔出神,好像在看他们师徒俩,然后那少年转头就跑,一溜烟儿就没了身影。

张山峰疑惑道:“师父这是?”

火龙真人笑道:“以前见过,打过交道。”

那边李源一头冷汗,撒腿狂奔,见过你大爷的见过,老子堂堂济渎水正,结果当年被你以水法镇压在大渎水底足足个把月。

火龙真人皱了皱眉头,转过头望去。

是一样施展了障眼法的宗主孙结。

孙结硬着头皮快步向前,没法子,若是这位老真人只是路过水龙宗,他孙结既然得了旨意,不出现也就罢了,可老真人分明是会去龙宫洞天的,要是他孙结还留在祖师堂那边,就于礼不合了,哪怕给老真人当面训斥几句,总好过自家水龙宗失了礼数。

火龙真人虽然不太乐意多出些应酬,可好歹对方是一宗之主,伸手不打笑脸人,便说道:“贫道只是与弟子来此游览。”

与此同时,以心声言语明明白白告诉孙结,“孙宗主,我这徒儿不太晓得山下事,烦请遮掩一二。”

孙结顿时心领神会,打了个稽首,开口笑道:“见过真人。”

火龙真人笑着点头致意。

张山峰一头雾水,连怎么敬称对方都不晓得,只好还了对方一个稽首,“晚辈张山峰,见过前辈。”

孙结赶紧又还了一礼。

火龙真人的嫡传弟子,当得起他这位水龙宗宗主的单独一礼。

这让张山峰有些手忙脚乱,只得又毕恭毕敬打了个稽首。

火龙真人便有些无奈。

孙结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便不再繁文缛节,只说陪着真人走上一段路。

火龙真人每次下山游历,从来独来独往,几乎没有身边跟随弟子的说法。无论是那位不幸兵解离世的太霞元君,还是桃山、指玄这些别脉开山的诸位弟子,哪怕个个道法通玄,可相传从来不曾跟随那个喜好睡觉的老真人,师徒一起云游四方。事实上,张山峰此次下山,也是多年之后的后半程,一路南下远游到了别洲,才被自己师父找上门,然后一起游历了中土神洲和南婆娑洲,在那之前,哪怕一路风餐露宿、饥肠辘辘,都是张山峰独自一人,说是砥砺道法,其实就是尝尽辛酸。

孙结将火龙真人和张山峰送到了酒楼那边,便告辞离去。

这一路都是张山峰与他聊天,应该是担心他师父不会应酬往来,只好弟子代劳了。

在孙结刚要转身的时候,火龙真人这才开口说道:“李源那边,贫道帮你说句话便是。”

孙结刚要行礼。

火龙真人摆摆手,“免了。”

张山峰在那位挺客气的前辈走远了之后,小声说道:“师父你怎么也不搭理人家。”

火龙真人笑道:“不是朋友,没得聊。朋友也不是聊出来的。”

火龙真人有些缅怀神sè,自己有没有朋友?当然有,而且还不少,可惜都是故人了。

活得太久,好像就只能一一为朋友们送别,有些可以当面道别,有些不能。

能与不能,其实都是伤感。

这与道法高低无关。

所以身边这个弟子,能够认识那个喜欢讲道理的陈平安,认识那个喜欢写山水游记的徐远霞,都很好。

而张山峰和陈平安都打心眼敬重那个大髯游侠,就更好了。

意气相投,患难与共,喝水犹胜饮酒。

有些称兄道弟的锦上添花,花团锦簇里边藏着刀子。

但是某些雪中送炭,是朋友手捧火炭送来的,送完之后,握拳挥别,只说小事。

离着那处“济渎避暑”城门还有三十四里路,张山峰问道:“师父你是怎么算出陈平安位置的?”

老真人说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只不过他陈平安与你牵连颇深,例如那枚天师印,还有你现在背着的这把古剑,都是他率先得到,然后转手赠送你的机缘,才给了师父一些线索。加上陈平安刚好在北俱芦洲,若是身处别洲,为师就更难卜卦了。”

其实还有一桩密事,火龙真人没有与张山峰挑明,那就是当年在宝瓶洲东南那座村落的巷弄,双方相逢,老真人作为回礼,赠送了陈平安一份见面礼,帮助那个孩子在将来的武道之路上,稍稍走得稳当些。毕竟这份可有可无的香火情,不是什么可以拿来说道的谈资。

到了龙宫洞天入口处,结果一听说需要掏出两颗小暑钱,张山峰当时就觉得这水龙宗有些黑心了。

张山峰咬咬牙,从袖子里磨磨蹭蹭摸出两颗小暑钱,交给看守城门的水龙宗修士。

过城门的时候,张山峰摸了摸红漆大门上边镶嵌的门钉,不忘转头对老真人说道:“师父,要不要也摸摸看?当年陈平安说过好些乡俗,其中上城头走百病,过城门摸门钉,都能赶走污秽晦气。”

火龙真人笑着摇头,“为师就算了。”

张山峰过了城门洞,见着了那条长达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的白玉台阶,顿时感慨道:“气派,真气派,不愧是宗字头仙家!”

自家趴地峰,可就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上山小路了,路上还杂草丛生,不过野果子多,张山峰下山游历之前,就经常带着一大帮小道童搜山,次次满载而归。

走到了山巅,瞧见了脚下那十六团龙壁,张山峰愈发觉得水龙宗财大气粗,一想到这座水龙宗的仙家风范,好歹有自己那两颗小暑钱的贡献,便有些开心。

火龙真人笑问道:“是不是还是觉得金窝银窝,依旧不如自家的草窝?”

张山峰点头道:“那可不。见过了陈平安,就回家!”

十六条雪白蛟龙腾云驾雾,撞入云海,去往龙宫洞天。

————

凫水岛屋子里边。

陈平安开始闭目养神,思量许久,取出笔墨,铺开纸张,开始提笔回信。

莲藕福地这个名字,不错的,就这么命名便是。

这块福地在缺口补上后,提升为中等福地,那些将来山水神只祠庙的选址,可以继续暗中勘察,选取风水宝地,但是落魄山不着急与南苑国皇帝签订任何契约,等他返回落魄山再说,到时候他亲自走一趟,在此之前,无论这位皇帝给出多好的条件,朱敛你都先拖着。

魏檗破境是天大的喜事,落魄山上,需要人手准备一份贺礼,他陈平安这一份,必须是件法宝品秩的山上之物,可以与真境宗姜尚真暂借,如果朱敛觉得妥当,甚至可以答应他以元婴身份和周肥的化名,担任落魄山记名供奉,条件就是一

着一起死了。归根结底,当真不是你陈平安私心作祟?你太怕死了。既怕自己身死,更怕别人对你心死。”

陈平安站在原地,手中养剑葫轻轻坠地。

火龙真人对张山峰笑道:“咱们继续走走,让陈平安好好想想,都不着急。”

张山峰都快着急得嗓子眼冒烟了。

只是老真人对他摇摇头,张山峰这才攥紧那把陈平安递过来的油纸伞,陪着师父继续散步。

走远了之后,张山峰忧心忡忡,转头望去,轻声问道:“师父,留陈平安一个人在那儿,真没事吗?”

火龙真人淡然道:“陈平安什么时候不是一个人了?”

张山峰愕然。

老真人笑道:“不是说陈平安与你不真心,并非如此。只不过这个小子,从小习惯了如此。”

张山峰问道:“坏事?”

老真人想了想,“能够一路走到今天,自然不是坏事,是好事。可如果今天过后,还是如此,便是……。”

张山峰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坏事?”

不曾想火龙真人摇头笑道:“更大的好事。只不过差了那么一点,他自己没有想透彻,打不破那瓶颈,才是坏事。这一点,勘不破,看不透,不承认,就是天大的灾殃,就是最大的心魔。”

心关即是鬼门关,鬼门关外人徘徊,人鬼一线间。所以常有yīn间人阳间鬼,人鬼难分。

凡夫俗子,倒还好说,无非是求活以及活得更好,人不人鬼不鬼的,本就没有个定理。可修道之人,心路泥泞,就会误事。

张山峰挠头道:“师父,弯弯绕绕,我是真听不明白啊。”

老真人笑道:“因为你不需要明白,人与人,便是一座天地与一座天地的区别。”

张山峰问道:“师父,你要说别人私心重,我不好说什么,可要说陈平安私心重,我觉得不对。”

老真人摇头道:“又不是什么贬义的说法,所以不用为他打抱不平。”

张山峰突然停下脚步,说道:“师父,我不走了,我就在这儿看着陈平安,不然我不放心。”

老真人点头道:“很好。”

张山峰埋怨道:“好什么好嘛。”

老真人笑着独自前行,绕岛屿行走一圈便是。

而且老真人也很好奇那个年轻人,最终想出来的答案是什么。

张山峰蹲在原地,虽然没有下雨,太过无所事事,便撑起了伞,望向远处站在水边的那粒芥子身影。

火龙真人继续前行,行走不快。

可凫水岛不过三十余里路程,火龙真人依旧走到了陈平安附近,一起远望湖景,凫水岛无雨,龙宫洞天其它岛屿,却处处大雨,夜幕雨幕交织在一起,雨落湖泽水相接,愈发让人视线模糊。

陈平安缓缓开口道:“老真人,有件事情,我从未与人说过。”

火龙真人说道:“大可以开口道出,一吐为快。”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我这辈子也算走过不少地方了,但是我觉得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考验,回头来看,恰恰是过山过水,走得最安稳的一段路程。不是在家乡差点打死我的搬山猿,不是那位青冥天下的陆掌教,甚至不是什么被吞剑舟戳烂腹部,更不是各种层出不穷的yīn谋和厮杀。让我最惴惴不安的那段路,陪伴我的,是我最敬重的几个人之一,他叫阿良,是一名剑客。”

火龙真人淡然道:“一个战战兢兢看待一座陌生天地的孩子,不得不以最大恶意揣测他人,结果事后才发现,自己的那份心意,竟是如此不堪,这个阿良的剑术越高,心性越高,越能包括天地,这个孩子在未来人生当中,就会越感到失落,会越发愧疚。与孩子对待一开始就视若神人的齐先生,是截然不同的两份心境。”

火龙真人说道:“继续讲便是了,贫道听过就会忘记。你大大方方,趁着雨水清洗得天地清明,叩问良心。”

陈平安继续说道:“我是后来才知道,世间姻缘一事,原来可以被山巅之人牵引,所以我很怕自己喜欢的姑娘,其实不是她自己有多喜欢我。我很怕这个。”

说到这里,陈平安有些笑意,“不过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她不会,因为她是宁姚,千年万年,就只有一个宁姚的宁姚。所以没有万一,没有什么退一万步说。”

火龙真人笑了起来,“还有呢?”

陈平安说道:“我很怕自己与小鼻涕虫一样,成为自己当年最厌恶的那种人。所以一直都在害怕,成为山上人。一开始见识过了剑仙风采,会很仰慕,走远了天地四方,见多了人间苦难,我反而就越来越抵触那种一剑削平山岳、一拳下去城池崩毁的所谓壮举。但是我后来也自己想明白了,不用害怕这个,我如果修力登顶,又有修心跟上,便可以让那些山上行事只求痛快之人,半点不痛快,我便痛快。”

火龙真人啧啧道:“这个说法,倒是贫道这位‘老真人’头回听说,有点嚼头,不错不错。”

陈平安笑道:“那场问心局,亏得老真人点破,我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私心。在这之前,我总是故意将世道复杂想得更深更乱,对于自己,会下意识觉得文胆一碎,便可以不去深究,其实这就是一种退避,其实就像老真人所说,私心作祟,私心如此之重,并不可怕,可怕之处,在于依循此心行事而不自知,知道了,反而不用害怕,一件事情,到了已经最糟糕的境地,接下来自己只要还有心气提得起,再难也能好转起来。”

老真人摇头道:“还不够。”

“我很记仇,想杀而杀不成的人,有不少,只能一直忍着。但是我不怕等,怕的是等久了之后,发现自己道理变了,竟然没了杀人的理由,所以我一直希望在新道理出现之前,就有杀人之力!”

陈平安思量片刻,才说道:“还有我这个人,从来胆子最小,小时候怕鬼,爹娘死后,不是我真的就不怕鬼了,只是换了一种逃避。我最要好的刘羡阳,就知道我在当龙窑学徒的时候,最怕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生病,我在那个既未练拳更未修行的岁月里,其实就已经开始竭力去捕捉人身这座小天地的任何蛛丝马迹,对于四季流转、节气更迭的微妙,早就开始尝试着去勾连天地、人身两座天地了,所以刘羡阳那会儿才会说我是贫苦丫鬟命,却有千金小姐的心思。”

“不是我离开家乡后,才开始小心谨慎,为了给爹娘翻案和报仇,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伪装自己,我要在邻里街坊那边当个懂事感恩的孩子,让所有人觉得,我是一个最少不会给他们惹来任何麻烦的存在,我不会去偷去抢,我绝对不会成为泥瓶巷附近的惹祸精,不会成为老人嘴中的灾殃秧子,因为我知道一旦失去了某些庇护,我就注定要活不下去,哪怕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才刚刚懂事,我就学会了如何去讨好身边所有人。我会经常对着已经不用煮药的药罐子发呆,看久了,就明白了我必须还要学会掌握火候,所以我会偷偷打扫街巷的冬日积雪,因为我知道,做了一次几次,没人看到,但是做了十次几十次,总会有人看到的。我会帮着老人挑水,帮同龄人去爬树摘下纸鸢,红白喜事会帮点小忙,别人的农活,我能帮着做多少就做多少,我不能让他们觉得泥瓶巷那个名叫陈平安的孩子,是聪明,是已经想到了这些,才去做那么多事情,而只是那个孩子,应该是真的‘人好’。在去龙窑当学徒之前,我就一直在做这些,习惯成自然,当了学徒,还是这样,以至于到今天,走到了北俱芦洲的这座凫水岛,我都会忍不住去想,陈平安,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真是好人吗?先前在一座城隍庙旁观夜审,城隍爷说有心为善虽善不赏,其实让我很心虚。书简湖的水陆道场和周天大醮,还有前不久龙宫洞天的金箓道场一事,李源说天人感应、鬼神相通,我听到了,其实更加心虚。”

火龙真人耐心听完这个年轻人的絮絮叨叨之后,问道:“陈平安,那么你有觉得天经地义的人或事吗?”

陈平安点头道:“当然。比如我爹娘是好人,我这辈子只会喜欢宁姚,我一定要齐先生看过更多的山河风景,我要成为阿良那样的剑客!我认识了许许多多的真正好人,我不希望自己的修行,只是自己的事,我希望以后见到每一件敢怒不敢言的不平事,我便可以酣畅出拳出剑皆无错。我希望道理就是道理,不是有用时就拿来用,无用时就束之高阁,世间一切弱者可怒可言,强者愿意尊他人。”

陈平安停顿片刻,缓缓道:“我还希望世间所有泥瓶巷长大的陈平安,可以不用算计这么多,就能够当个真正的好人。”

火龙真人问道:“那么最后,贫道问你,本心可曾明了?泥瓶巷陈平安,到底是什么人?”

陈平安摇摇头,“好像没有答案。”

老真人笑问道:“那你还要不要想,若是一直想,何时是个头?”

还是个老问题。

兜兜转转,就像老真人走了一圈凫水岛,重新回来。

但是别小瞧了这一圈。

道家推崇返璞归真。

求真。

陈平安双手笼袖,怔怔看着远方,沉默许久,微笑着说了一句不是答案、也是答案的言语。

火龙真人听过后,点了点头,没觉得这个年轻人是在敷衍应付,陈平安这般聪明人,想要欺人,太简单了,自欺才难。

于是老真人心中便有些唏嘘,心想果然文圣老先生收取弟子的眼光,与自己一般好啊。

火龙真人问道:“第三件本命物,暂时可有想法?”

陈平安点头道:“有。”

火龙真人问道:“需要贫道搭把手帮个忙?”

陈平安笑道:“需要。”

火龙真人点点头,“好说。”

干脆利落,一场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问答。

老真人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去吧,与山峰叙叙旧,贫道先留在这边赏赏景。”

陈平安告辞离去。

老真人站在原地。

火龙真人微微叹息。

想起陈平安先前那个答复。

好一个“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关 的精彩评论

51 条评论

  1. ?沙发# 一把剑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沙发了

  2. ?板凳# 小二上酒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第二名

  3. ?地板# Alex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善也~~~~~~

  4. ?4楼# 初一十五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嘿,前十

  5. ?5楼# 厉害的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老四老四

  6. ?6楼# 笨南北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李子,师娘让你买胭脂了

  7. ?7楼# 今天怎么不更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短短短啊,总管

  8. ?8楼# 剑客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一滑到底

  9. ?9楼# 牛皮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啦啦啦啦啦

  10. ?10楼# 老蛤蜊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送到公司公司股份收购

  11. ?11楼# 少年游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很稳,前进一楼

  12. ?12楼# 12楼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12是我的

  13. ?13楼# 陈11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太短了

  14. ?14楼# 哈哈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第三,嘿嘿嘿嘿嘿

  15. ?15楼# 匿名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倒要看看两年总管怎么讲完故事

  16. ?16楼# 平安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段了?

  17. ?17楼# 匿名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中间少了几段文字是怎么回事

  18. ?18楼# 匿名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占个楼

  19. ?19楼# 匿名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我怎么感觉中间像缺了一段似的 好突兀

  20. ?20楼# 鲁郭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各位,难道不觉得中间貌似少了一段吗?

  21. ?21楼# 少年游 : 2019年05月19日 回复

    没错是少了。盗版就这点不好。换个渠道看看,有的是全的

  22. ?22楼# 少年游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看到那段陈平安拷问自己的时候,其实有点想哭。陈平安是好人吗?我当然觉得依旧是,可赤子之心却未必。到最后一句才明白,陈平安就只是陈平安而已,就再好不过了。

  23. ?23楼# 路人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短、短、短

  24. ?24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看了这段问心 不自觉想了想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以后想成为怎样的人

  25. ?25楼# 一脸懵逼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第三么?

  26. ?26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越来越敷衍了

  27. ?27楼#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短小精悍

  28. ?28楼# 夜猫子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小平安正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明了以后,是不是以后的心路会轻松一些了。赤子之心且不说它,可终究还是那个希望所有泥瓶巷长大的陈平安,可以当个真正好人的宁做我的陈平安啊,很善了我觉得。

  29. ?29楼# 歌唱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本身没有那么深得古代文学的功底,故作高深,自己不明白所以阐述 不清楚,前言不搭后语

    • ?↓1层 不善 : 2019年05月27日 回复

      最烦你这样的,跟苍蝇似的

  30. ?30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只要是结尾 想明白就好

  31. ?31楼# 北斗之柄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看哭了!

  32. ?32楼# 牛啊牛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中间写信那段少了一节,可以换别的渠道看看

  33. ?33楼#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662433524”领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

  34. ?34楼# 微光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怎么感觉缺了很长一段,写完信到突然酒葫芦落地,一老一小怎么到的岛,怎么见的面。。。。奇了怪了。

  35. ?35楼# 铁憨憨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盗版就是盗版,难受啊,这篇也太短了,真感觉缺了,特别是如何见面那里,压根就没写,直接就对上话了

  36. ?36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抱残守缺

  37. ?37楼# 皮皮虾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没有的部分是皮皮的问心局,非常精彩的部分没了!

  38. ?38楼# 快乐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愿世间一切弱者可怒可言,强者愿意尊重他人

  39. ?39楼# 凤凰台上忆吹箫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又开始掉书袋了啊 ,我痛 。 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书读得少看不懂啊

  40. ?40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中间写信那段少了一节,可以换别的渠道看看

  41. ?41楼# 春城无梦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天底下没有什么所谓的无心之语,只有不小心说出口的有心之言。”

  42. ?42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看别的渠道呗,这篇少了这么多没人发现吗?还在抱怨短?

  43. ?43楼# 平平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与自己斗,其乐无穷

  44. ?44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去笔趣阁 看全版

  45. ?45楼# 少年游 : 2019年05月20日 回复

    最后一句来自世说新语,度娘走一下就知道了。贴吧里有专门点评本章的,可以看看,很棒

  46. ?46楼# 怎么说 : 2019年05月21日 回复

    拖更?

  47. ?47楼# 匿名 : 2019年05月21日 回复

    又没更?
    三天打渔两天晒网。。

  48. ?48楼# 神仙台 : 2019年05月21日 回复

    此章一出,只适合看小白文的那些人就马上能鉴别出来了,接着回去看你的水果蔬菜吧。本章封神无疑。

  49. ?49楼# 扎铁了老心 : 2019年05月21日 回复

    老真人笑道:“因为你不需要明白,人与人,便是一座天地与一座天地的区别。”

  50. ?50楼# 不善 : 2019年05月27日 回复

    最烦你这种人。苍蝇似的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