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这一路逛荡,经过了桃枝国却不去拜访青磬府,黑衣小姑娘有些不开心,绕过了传说中经常剑光嗖嗖嗖的金乌宫,小丫头心情就又好了。

小姑娘的心情,是那天上的云。

这天在一座处处都是新鲜事儿的仙家小渡口,终于可以乘坐腾云驾雾的渡船,去往春露圃了!这一路好走,累死个人。

黑衣小姑娘站在大竹箱里边,瞪圆了眼眸,她差点没把眼睛看得发酸,只可惜双方事先约好了,到了修士扎堆的地方,她必须站在箱子里边乖乖当个小哑巴,大竹箱里边其实没啥物件,就一把从没见他拔出鞘的破剑,便偷偷踹了几脚,只是每次当她想要去蹲下身,拔出鞘来看看,那人便要开口要她别这么做,还吓唬她,说那把剑忍你很久了,再得寸进尺,他可就不管了。

这让她有些憋屈了好久,这会儿便抬起一只手,犹豫了半天,仍是一板栗砸在那家伙后脑勺上,然后开始双手扶住竹箱,故意打瞌睡,呼呼大睡的那种,书生一开始没在意,在一座铺子里边忙着跟掌柜的讨价还价,购买一套古碑拓本,后来小姑娘觉得挺好玩,卷起袖子,就是砰砰砰一顿敲板栗,白衣书生走出铺子后,花了十颗雪花钱买下那套总计三十二张碑拓,也没转头,问道:“还没完了?”

黑衣小姑娘一条胳膊僵在空中,然后动作轻柔,拍了拍那书生肩膀,“好了,这下子纤尘不染,瞧着更像是读书人喽。姓陈的,真不是我说你,你真是榆木疙瘩半点不解风情唉,大江之上拦下了那艘楼船,上边多少达官显贵的妇人良家女,瞧你的眼神都要吃人,你咋个就登船喝个茶酒?她们又不是真吃人。”

陈平安却转移话题,说道:“你打了我十六下,我记在账本上,一下一颗雪花钱。”

小丫头双手环胸,踮起脚跟站在书箱中,嗤笑道:“小钱钱,毛毛雨!”

陈平安带着她一起登上了那艘渡船。

这么背着个小精怪,还是有些引人注目。

不过瞧来的视线多轻视讥讽,出门在外,修道之人,能够以一头山中君作为坐骑翻山越岭、骑着蛟龙入水翻江倒海,那才是大豪杰,真神仙。

陈平安觉得挺好。

谷雨时节,经常昼晴夜雨,雨生百谷,天地万物清净明洁,其实适合徒步赶路欣赏沿路山水。

只是陈平安还是希冀着能够赶上春露圃那场集会的尾巴,自己这个包袱斋,不能总是游手好闲。

黑衣小姑娘还是依依不饶,“上楼船那边喝个茶水也好啊,我当时在岸边可是瞧得真切,有两位妙龄衣裙华美的女子,模样真是不差,这可是红袖添香的好事唉。”

陈平安轻声笑道:“你要是个男的,我估摸着在哑巴湖那边待久了,你迟早要见sè起意,为祸一方,若是那个时候被我撞见,青磬府抓你去当河婆,或是给金乌宫掳去当丫鬟,我可不会出手,只会在一旁拍手叫好。”

黑衣小姑娘气得一拳打在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肩头,“胡说,我是大水怪,却从不害人!吓人都不稀罕做的!”

陈平安不以为意,“又是一颗雪花钱。”

小丫头就要给那后脑勺来上一拳,不曾想那人说道:“打头的话,一下一颗小暑钱。”

小姑娘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家底,刨开那颗算是给自己赎身的谷雨钱,其实所剩不多了。

难怪那些路过哑巴湖的江湖人,经常念叨那钱财便是英雄胆啊。

她皱着眉头,想了想,“姓陈的,你借我一颗谷雨钱吧?我这会儿手头紧,打不了你几下。”

陈平安干脆就没搭理她,只是问道:“知道我为什么先前在那郡城,要买一坛酸菜吗?”

小姑娘疑惑道:“我咋个知道你想了啥。是这一路上,腌菜吃完啦?我也吃得不多啊,你恁小气,每次夹了那么一小筷子,你就拿眼神瞧我。”

陈平安笑了笑,“听说酸菜鱼贼好吃。”

小姑娘觉得自己真是聪明,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她泫然欲泣,蹲在竹箱中默默擦拭眼泪,她又机灵又命苦啊。

只是到了渡船底层房间,那家伙放下竹箱后,她便一个蹦跳离开,双手负后,一脸嫌弃,啧啧道:“寒酸!”

陈平安摘了斗笠,桌上有茶水,据说是渡口本地特产的绕村茶,别处喝不着,便倒了一杯,喝过之后,灵气几无,但是喝着确实甘甜清冽。相传在渡口创建之前,曾有一位辞官隐士想要打造一座避暑宅邸,开山伐竹,见一小潭,当时只见朝霞如笼纱,水尤清冽,烹茶第一,酿酒次之。后来慕名而来者众,其中就有与文豪经常诗词唱和的修道之人,才发现原来此潭灵气充裕,可都被拘在了小山头附近,才有了一座仙家渡口,其实离着渡口主人的门派祖师堂,相距颇远。

陈平安开始双手剑炉走六步桩,小姑娘坐在椅子上,摇晃双腿,闷闷道:“我想吃渡口街角店铺的那个龟苓膏了,凉凉苦苦的,当时我只能站在竹箱里边,颠簸得头晕,没尝出真正的滋味来,还不是怪你喜欢乱逛,这里看那里瞧,东西没买几件,路没少走,快,你赔我一份龟苓膏。”

陈平安置若罔闻。

小姑娘其实也就是闷得慌,随便聊点。

可是当那白衣书生又开始来回瞎走,她便知道自己只能继续一个人无聊了。

她跳下椅子,一路拖到窗口那边,站上去,双臂环胸。渡船有两层楼,那家伙吝啬,不愿意去视野更好的楼上住着,所以这间屋子外边,经常会有人在船板上路过,栏杆那边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待着,也是让她心烦,这么多人,就没一个晓得她是哑巴湖的大水怪。

渡船缓缓升空,她摇摇晃晃,一下子心情大好,转头对那人说道:“飞升了飞升了,快看,渡口那边的铺子都变小啦!米粒小!”

这可是这辈子头回乘坐仙家渡口,不晓得天上的云海能不能吃,在哑巴湖水底待了那么多年,一直疑惑来着。

那人只是在屋子里边来回走。

渡船栏杆那边的人不少,聊着许多新近发生的趣事,只要是一说到宝相国和黄风谷的,小姑娘就立即竖起耳朵,格外用心,不愿错过一个字。

有人说那黄风谷的黄袍老祖竟然身死道消了,却不是被金乌宫宫主的小师叔一剑斩杀,好像黄袍老祖是因此受了重伤,然后被宝相国一位过路的大德高僧给降服了,但是不知为何,那位老僧并未承认此事,却也没有透露更多。

小姑娘气得摇头晃脑,双手挠头,如果不是姓陈的白衣书生告诉她不许对外人胡乱张嘴,她能咧嘴簸箕那么大!

她真的很想对窗户外边大声嚷嚷,那黄袍老祖是给我们俩打杀了的!

小姑娘委屈得转过头,压低嗓音,“我可以现出真身,自己剐下几斤肉来,你拿去做水煮鱼好了,然后你能不能让我与那些人说上一说啊,我不会说你打杀了黄袍老祖,只说我是哑巴湖的大水怪,亲眼瞧见了那场大战。”

那人却不近人情,“急什么,以后等到有人写完了志怪小说或是山水游记,版刻出书了,自然都会知道的。说是你一拳打死了黄袍老祖都可以。”

小姑娘想了想,还是眼神幽怨,只不过好像是这么个理儿。

好在那人还算有点良心,“渡船这边一楼房间,不附赠山上邸报,你去买一份过来,如果有先前没卖出去的,也可以买,不过如果太贵就算了。”

小姑娘哦了一声,只要能够在渡船外边多走几步,也不亏,跳下椅子,解下包裹,自己掏出一只锦霞灿烂宝光外泻的袋子,那人已经一拂袖,关上了窗户,并且丢出了一张龟驼碑符箓,贴在窗户上。小姑娘见怪不怪,从小袋子取出一把雪花钱,想了想,又从袋子里边捡出一颗小暑钱,这个过程当中,袋子里边叮当作响,除了神仙钱外,还装满了乱七八糟的小巧物件,如那串当年送人的雪白铃铛一样,都是她这么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宝贝,然后她将袋子放回包裹,就那么随便搁在桌上,出门的时候,提醒道:“行走江湖要老道些啊,莫要让蟊贼偷了咱们俩的家当,不然你就喝西北风去吧!”

陈平安笑道:“呦,今儿出手阔气啊,都愿意自己掏钱啦。”

走到屋门那边黑衣小姑娘一挑眉,转头道:“你再这样拐弯说我,买邸报的钱,咱俩可就要对半分了!”

那人果然立即闭嘴。

黑衣小姑娘叹了口气,老气横秋道:“你这样走江湖,怎么能让那些山上仙子喜欢呢。”

陈平安走桩不停,笑道:“老规矩,不许胡闹,买了邸报就立即回来。”

约莫一炷香后,小姑娘推开了门,大摇大摆回来,将那一摞邸报重重拍在了桌上,然后在那人背对着自己走桩的时候,赶紧呲牙咧嘴,然后嘴巴微动,咽了咽,等到那人转头走桩,她立即双臂环胸,端坐在椅子上。

陈平安停下拳桩,取出折扇,坐在桌旁,瞥了她一眼,“有没有买贵了?”

她讥笑道:“我是那种蠢蛋吗,这么多珍贵的山上邸报,原价两颗小暑钱,可我才花了一颗小暑钱!我是谁,哑巴湖的大水怪,见过了做买卖的生意人,我砍起价来,能让对方刀刀割肉,揪心不已。”

陈平安有些无奈,翻翻捡捡那些邸报,有些还是前年的了,若是按照正常市价,总价确实需要一颗小暑钱,可邸报如时令蔬果,往往是过期作废,这么多邸报瞧着是多,可其实半颗小暑钱都不值。这些都不算什么,生意是生意,只要你情我愿,天底下就没有只有该我赚的买卖。可是有些事情,既然不是买卖了,那就不该这么好说话。

眼前这个小姑娘,其实很好。

确实一根筋,傻乎乎的,但是她身上有些东西,千金难买。就像嘴唇干裂渗血的年轻镖师,坐在马背上递出的那只水囊,陈平安哪怕不接,也能解渴。

小丫头在外边给人欺负得惨了,她似乎会认为那就是外边的事情,踉踉跄跄返回开了门之前,先躲在廊道尽头的远处,蹲在墙根好久才缓过来,然后走到了屋子里边,不会觉得自己身边有个……熟悉的剑仙,就一定要如何。

大概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江湖?自己在江湖里边积攒下来的未来书上故事之一,有些必须写在书上,有些糗事小事就算了,不用写。

陈平安背靠椅子,手持折扇,轻轻扇动阵阵清风,“疼,就嚷嚷几声,我又不是那个帮你写故事的读书人,怕什么。”

黑衣小姑娘一下子垮了脸,一脸鼻涕眼泪,只是没忘记赶紧转过头去,使劲咽下嘴中一口鲜血。

陈平安笑问道:“具体是怎么个回事?”

小丫头抬起双手,胡乱抹了把脸,低着头,不说话。

陈平安微笑道:“怎么,怕说了,觉着好不容易今天有机会离开竹箱,一个人出门短暂游玩一趟,结果就惹了事,所以以后就没机会了。”

其实一起走过了这么多的山山水水,她从来没有惹过事。

就只是睁大眼睛,她对这个离开了黄风谷和哑巴湖的外边广袤天地,充满了好奇和憧憬。

黑衣小姑娘轻轻点头,病恹恹的。

陈平安合起折扇,笑道:“说说看。这一路走来,你看了我那么多笑话,你也该让我乐呵乐呵了吧?这就叫礼尚往来。”

小姑娘趴在桌上,歪着脑袋贴在桌面上,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擦拭桌面,没有心结,也没有愤懑,就是有些米粒儿大小的忧愁,轻轻说道:“不想说唉,又不是啥大事。我是见过好多生生死死的大水怪,见过很多人就死在了哑巴湖附近,我都不敢救他们,黄袍老祖很厉害的,我只要一出去,救不了谁,我自己也会死的,我就只能偷偷将一些尸骸收拢起来,有些,会被人哭着搬走,有些就那么留在了风沙里边,很可怜的。我不是怕死,就是怕没人记得我,天下这么多人,还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呢。”

陈平安身体前倾,以折扇轻轻打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再不说,等会儿我可就你说了也不听的。”

小姑娘坐直身,嘿了一声,摇头晃脑,左摇右摆,开心笑道:“就不说就不说。”

然后她看到那个白衣书生歪着脑袋,以折扇抵住自己脑袋,笑眯眯道:“你知不知道,很多时候的很多人,爹娘不教,先生不教,师父不教,就该让世道来教他们做人?”

小姑娘又开始皱着小脸蛋和淡淡的眉毛,他在说个啥,没听明白,可是自己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不明白,好像不太好,那就假装自己听得明白?可是假装这个有点难,就像那次他们俩误入世外桃花源,他给那几头身穿儒衫的山野精怪要求吟诗一首,他不就完全没辙嘛。

那人站起身,也没见他如何动作,符箓就离开窗户掠入他袖中,窗户更是自己打开。

他站在窗口那边,渡船已在云海上,清风拂面,两只雪白大袖飘然摇晃,她有些生气,个儿高了不起啊!

她犹豫了一下,站在椅子上,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行走江湖遇上些许凶险,岂不是更显得她见多识广?

她立即眉开眼笑,双手负后,在椅子那么点的地盘上挺胸散步,笑道:“我掏钱买了邸报之后,那个卖我邸报的渡船人,就跟一旁的朋友大笑出声,我又不知道他们笑什么,就转头对他们笑了笑,你不是说过吗,无论是走在山上山下,也无论自己是人是妖,都要待人客气些

,然后那个渡船人的朋友,刚好也要离开屋子,门口那边,就不小心撞了我一下,我一个没站稳,邸报撒了一地,我说没关系,然后去捡邸报,那人踩了我一脚,还拿脚尖重重拧了一下,应该不是不小心了。我一个没忍住,就皱眉咧嘴了,结果给他一脚踹飞了,但是渡船那人就说好歹是客人,那凶凶的汉子这才没搭理我,我捡了邸报就跑回来了。”

她双臂环胸,神sè认真道:“可不是蒙你,我当时吃不住疼,就咧嘴了一丢丢!”

她害怕那家伙不信,伸出两根手指,“最多就这么多!”

那人转过头,笑问道:“你说时时刻刻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到底对不对,是不是应该一拆为二,与善人为善,与恶人为恶?可是对为恶之人的先后顺序、大小算计都捋清楚了,可是施加在他们身上的责罚大小,若是出现前后不对称,是否自身就违背了先后顺序?善恶对撞,结果恶恶相生,点滴累积,亦是一种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的气象,只不过却是那yīn风煞雨,这可如何是好?”

小姑娘用力皱着脸,默默告诉自己我听得懂,可我就是懒得开口,没吃饱没气力呢。

那人笑眯眯,以折扇轻轻敲打自己心口,“你不用多想,我只是在扪心自问。”

黑衣小姑娘不想他这个样子,所以有些自责。

与其他这样让人云遮雾绕看不真切,她还是更喜欢那个下田插秧、以拳开山的他。

好在那人蓦然而笑,一个身形翻摇跃过了窗户,站在外边的船板上,“走,咱们赏景去。不唯有乌烟瘴气,更有山河壮丽。”

他趴在窗口上,伸出一只手,打趣道:“我把你拎出来。”

小姑娘怒道:“起开!我自己就可以!”

她自己跃出窗户,只是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便畏畏缩缩抓住他的袖子,竟是觉得站住书箱里边挺好的。

她转头看了眼打开的窗户,轻声道:“咱俩穷归穷,可好歹衣食无忧,要是给人偷了家当,岂不是雪上加霜?我不想吃酸菜鱼,你也别想。”

那人却说道:“那也得看他们偷了东西,有没有命拿得住。”

她眨了眨眼睛,使劲点头,“霸气!”

结果那人用折扇一敲她脑袋,“别不学好。”

她抱住脑袋,一脚踩在他脚背上。

那人笑道:“这就很好。”

最后她死活不敢走上栏杆,还是被他抱着放在了栏杆上。

然后她走着走着,就觉得倍儿有面子。

好多人都瞧着她呢。

她低头望去,那个家伙就懒洋洋走在下边,一手摇扇,一手高高举起,刚好牵着她的小手。

她然后说不用他护着了,可以自己走,稳当得很!

那一刻的渡船,很多修道之人和纯粹武夫都瞧见了这古怪一幕。

一个黑衣小姑娘,双臂晃荡,仰头挺胸大步走着。

脚下栏杆那边,有个手持折扇的白衣书生,面带笑意,缓缓而行。

小姑娘随口问道:“姓陈的,有一次我半夜睡醒,见你不在身边唉,去哪儿了。”

陈平安笑道:“随便逛逛。装作差点被人打死,然后差点打坏……没什么了,就当是翻书翻到一个没劲的书上故事好了。看到一半,就觉得困了,合上书以后再说。”

小姑娘皱眉道:“你这样话说一半,很烦唉。”

那家伙微笑道:“一起行走江湖,多担待些嘛。”

小姑娘双臂环胸,走在栏杆上,“那我要吃龟苓膏!一碗可不够,必须两大碗,邸报是我花钱买的,两碗龟苓膏你来掏钱。”

那人点头道:“行啊,但是下一座渡口得有龟苓膏卖才行。”

小姑娘皱眉道:“没了龟苓膏,我就换一种。”

话一说出口,她觉得自己真是贼精贼聪明,算无遗策!

那人犹豫了半天,“太贵的,可不行。”

小姑娘一脚轻轻缓缓递去,“踹你啊。”

那人也慢悠悠歪头躲开,用折扇拍掉她的脚,“好好走路。”

看客当中,有渡船管事和杂役。

也有那个站在二楼正与朋友在观景台赏景的汉子,他与七八人,一起众星拱月护着一对年轻男女。

他住着这艘渡船的天字号房隔壁,一样价格不菲,属于沾光,不用他自己掏一颗雪花钱。

这就是师门山头之间有香火情带来的好处。

呼朋唤友,山上御风,山下历练,傲视王侯,睥睨江湖。

一位姿容平平但是身穿珍稀法袍的年轻女修笑道:“这头小鱼怪,有无跻身洞府境?”

她身边那位面如冠玉的年轻修士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刚好是洞府境,还未熟稔御风。如果不是渡船阵法庇护,一不小心摔下去,若脚下恰好是那江河湖泊还好说,可要是岸上山头,必死无疑。”

那汉子轻声笑道:“魏公子,这不知来历的小水怪,先前去渡船柳管事那边买邸报,很冤大头,花了足足一颗小暑钱。”

被称为魏公子的俊美青年,故作讶异,“这么阔绰有钱?”

那女子掩嘴娇笑,望向身边的年轻人,她眼神脉脉含情,一览无余。

其余人等,更是附和大笑,好像听到了一句极有学问的妙言佳话。

帮闲,可就不是察言观sè,帮着将那独乐乐变成众乐乐。

年轻女修又问道:“魏公子,那个白衣读书人,瞧着像是那小脏东西的主人?为何不像是中五境的练气士,反而更像是一位粗鄙武夫?”

魏公子笑了起来,转过头望向那个女子,“这话可不能当着我爹的面讲,会让他难堪的,他如今可是咱们大观王朝头一号武人。”

年轻女修赶紧歉意笑道:“是青青失言了。”

魏公子无奈笑道:“青青,你这么客气,是在跟我见外吗?”

被昵称为青青的年轻女修立即笑颜如花。

她来自春露圃的照夜草堂,父亲是春露圃的供奉之一,而且生财有道,单独经营着春露圃半条山脉,世俗王朝和帝王将相眼中高高在上的金丹地仙,下山走到哪里,都是豪门府邸、仙家山头的座上宾。此次她下山,是专程来邀请身边这位贵公子,去往春露圃赶上集会压轴的那场辞春宴。

东南沿海有一座大观王朝,仅是藩属屏障便有三国,年轻公子出身的铁艟府,是王朝最有势力的三大豪阀之一,世代簪缨,原来都在京城当官,如今家主魏鹰年轻的时候弃笔投戎,竟然为家族别开生面,如今手握兵权,是第一大边关砥柱,长子则在朝为官,已是一部侍郎,而这位魏公子魏白,作为魏大将军的幼子,从小就备受宠溺,而且他自己就是一位修道有成的年轻天才,在王朝内极负盛名,甚至有一桩美谈,春露圃的元婴老祖一次难得下山游历,路过魏氏铁艟府,看着那对大开仪门相迎的父子,笑言如今见到你们父子,外人介绍,提及魏白,还是大将军魏鹰之子,可是不出三十年,外人见你们父子,就只会说你魏鹰是魏白之父了。

大将军魏鹰开怀大笑,由不得他不畅快,毕竟春露圃的祖师爷可轻易不夸人。

魏白得了一位元婴老祖的亲口嘉奖,认可其修行资质,更是惹来无数朝野上下的艳羡,就连皇帝陛下都为此赐下了一道圣旨和一件秘库重宝给铁艟府,希望魏白能够再接再厉,安心修行,早早成为国之栋梁。

她与魏白,其实不算真正的门当户对了。

两人最早见到的时候,铁艟府就有意撮合他们,大将军魏鹰当着她的面,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神仙眷侣,只是那会儿春露圃老祖还未下山去过大观王朝,她爹便不太乐意,觉得一个尚未跻身洞府境的魏白,前程难测,毕竟成为练气士之后,洞府境才是第一道大门槛。

之后随着魏白在修行路上的一帆风顺,年纪轻轻就是有望破开洞府境瓶颈,又得了春露圃老祖师毫不掩饰的青睐,铁艟府也随之在大观王朝水涨船高,结果就成了她爹着急,铁艟府开始处处推脱了,所以才有了她这次的下山,其实不用她爹催促,她自己就百般愿意。

她没有携带扈从,在东海沿海一带,春露圃虽说势力不算最顶尖,但是交友广泛,谁都会卖春露圃修士的几分薄面。

例如那座金乌宫的小师叔祖,每隔几年就会去孑然一身,一人一剑去往春露圃僻静山脉当中汲水煮茶。

但是魏白却身边却有两位扈从,一位沉默寡言的铁艟府供奉修士,据说曾经是魔道修士,已经在铁艟府避难数十年,还有一位足可影响一座藩属小国武运的七境金身武夫!

魏白转过头,望向站在人群后边的一位壮硕老者,问道:“廖师父,看得出那白衣书生的根脚吗?”

那人原本正在闭目养神,听到铁艟府小公子的问话后,睁眼笑道:“听呼吸和脚步,应该相当于咱们大观王朝边境上的五境武夫,比起寻常的江湖五境草包,还是要略强一筹。”

壮硕老者身边一位面容天然yīn鸷狠厉的老嬷嬷,沙哑道:“小公子,廖小子说得差不离。”

老者冷哼一声。

按照双方悬殊的岁数,给这老婆娘说一声小子,其实不算她托大,可自己毕竟是一位战阵厮杀出来的金身境武夫,老婆姨仗着练气士的身份,对自己从来没有半点敬意。

那个来自一个大观王朝江湖大派的汉子,搓手笑道:“魏公子,不然我下去找那个沐猴而冠的年轻武夫,试试他的深浅,就当杂耍,给大家逗逗乐子,解解闷。顺便我壮胆讨个巧儿,好让廖先生为我的拳法指点一二。”

他所在门派,是大观王朝南方江湖的执牛耳者,门中杂七杂八的帮众号称近万人,掌握着许多与漕运、盐引有关的偏财,财源滚滚,其实都要归功于铁艟府的面子,不然这钱吃不进肚子,会烫穿喉咙的,门中亦是有一位金身境的武学大宗师,只不过私底下说过,自称对上了那个姓廖的,输多胜少。北方江湖则有一位人人用剑的帮派,宗主加上弟子不过百余人,就能号令北方武林群雄,那位喜好独自行走江湖的老宗主,是一位传说中已经悄悄跻身了远游境的大宗师,只是已经小二十年不曾有人亲眼见他出剑,可是南方江湖中人,都说老家伙之所以行踪不定,就是为了躲避那些山上地仙、尤其是骄横剑修的挑衅,因为一座江湖门派胆敢带个“宗”字,不是欠收拾是什么?

听到了那汉子的殷勤言语,魏白却摇头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山下武夫,不比我们铁艟府的沙场将士,一个比一个好面子,我看那年轻武夫也不容易,应该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得了一桩本该属于修道之人的机缘,让那小水怪认了做主人,所以这趟出门游历,登上了仙家渡船,还是忘不了江湖脾气,喜欢处处显摆,由着他去了。到了春露圃,鱼龙混杂,还敢这么不知收敛,一样会吃苦头。”

那汉子一脸佩服道:“魏公子真是菩萨心肠,仙人气度。”

魏白笑着摇头,“我如今算什么仙人,以后再说吧。”

他突然转过头,“不过你丁潼是江湖中人,不是我们修道之人,只能得活得久一些,再久一些,像那位行踪飘忽不定的彭宗主,才有机会说类似的言语了。”

与壮硕老者并肩而立在众人身后门口的老嬷嬷,嗤笑道:“那姓彭的,活该他成了远游境,更要东躲西藏,若是与廖小子一般的金身境,倒也惹不来麻烦,一脚踩死他,咱们修士都嫌脏了鞋底板,如今偷偷摸摸跻身了武夫第八境,成了大只一点的蚂蚱,偏偏还耍剑,门派带了个宗字,山上人不踩死他踩谁?”

姓廖的壮硕老者冷笑道:“这种话你敢当着彭老儿的面说说看?”

老嬷嬷啧啧道:“别说当面了,他敢站在我跟前,我都要指着他的鼻子说。”

金身境老者懒得跟一个老婆姨掰扯,重新开始闭目养神。

那个武夫身份的汉子半点不觉得尴尬,反正不是说他。便是说他又如何,能够让一位铁艟府老供奉说上几句,那是莫大的荣幸,回了门派中,就是一桩谈资。

魏白伸手扶住栏杆,感慨道:“据说北方那位贺宗主,前不久南下了一趟。贺宗主不但天资卓绝,如此年轻便跻身了上五境,而且福源不断,作为一个宝瓶颈那种小地方的修道之人,能够一到咱们北俱芦洲,先是找到一座小洞天,又接连降服诸多大妖鬼魅,最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造出一座宗字头仙家,并且给她站稳了脚跟,还凭借护山阵法和小洞天,先后打退了两位玉璞境,真是令人神往!将来我游历北方,一定要去看一看她,哪怕远远看一眼,也值了。”

那春露圃照夜草堂的年轻女修,难免有些心情郁郁。

只是很快就释然。

因为魏白自己都一清二楚,他与那位高不可攀的贺宗主,也就只是他有机会远远看一眼她而已了。

魏白突然凑近身边女子,轻声道:“青青,天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眼前人,我心里有数的。”

年轻女修顿时愁眉舒展,笑意盈盈。

一楼船栏那边,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脏东西还在栏杆上欢快飞奔。

至于那个一袭白袍微有泥垢尘土的年轻人,依旧在那边附庸风雅,摇动折扇。

魏白突然会心一笑。

二楼别处,竟然有人终于觉

得碍眼,选择出手了。

魏白皱了皱眉头。

那一缕灵气凝聚为袖箭的偷袭,本该打在那黑衣小丫头的腿上,击碎膝盖后,被那股穿透骨头的袖箭劲头一带,刚好能够破开渡船飞掠的那点浅薄阵法屏障,外人瞧着,也就是小丫头一个没站稳,摔出了渡船,然后不小心摔死而已。这艘渡船那边,都不用担责任,自己走栏杆摔死,渡船一没晃二没摇的,怪得着谁?

只可惜那一道隐蔽的灵气袖箭,竟然被那那白衣书生以扇子挡住,但是瞧着也不轻松好受,快步后撤两步,背靠栏杆,这才稳住身形。

魏白摇摇头。

原来真是个废物啊。

先前幸好没让身边那个狗腿子出手,不然这要是传出去,还不是自己和铁艟府丢脸。这趟春露圃之行,就要糟心了。

那白衣书生一脸怒容,高声喊道:“你们渡船就没人管管,二楼有人行凶!”

黑衣小姑娘赶忙停下,跳下栏杆,躲在他身边,脸sè惨白,没忘记他的叮嘱交待,以心湖涟漪询问道:“比那黄袍老祖还要厉害?”

白衣书生没有以心声言语,而是直接点头轻声道:“厉害多了。”

只不过厉害不在道行修为,人心坏水罢了。

小姑娘有些急眼了,“那咱们赶紧跑路吧?”

白衣书生突然变了神sè,一手轻轻放在她脑袋上,合起折扇,微笑道:“我们今天跑了,由着这帮祸害明天去害死其他人?世道是一锅粥,那些苍蝇屎,就该钓上钩来,丢出去,见一颗丢一颗。还记得我们在江湖上遇到的那拨人吗?记得我事后是怎么说的吗?”

小姑娘想了想,点点头,“你说当灾难真的事到临头了,好像人人都是弱者。在这之前,人人又好像都是强者,因为总有更弱的弱者存在。”

先前他们一起缓缓登山,据当地百姓说那座山上最近有古怪,他们就想去瞅瞅。

在僻静山路上,遇到了一拨快马饮酒的江湖豪侠,意气风发,言语高声,说要宰了那头精怪才好扬名立万。

不知为何,当时走在道路中间的白衣书生没有让路,然后就被一匹高头大马给直接撞飞了出去,骑马之人人人放声大笑,马蹄阵阵,扬长而去。

不过当时她倒是没担心。

一个能活活打死黄袍老祖的剑仙唉。

而且当时都没使出被他养在酒壶里的飞剑来着。

可她就是觉得生气。

她当时忍不住张开了嘴巴,结果已经被白衣书生站在身边,轻轻按住了她的脑袋,笑着说没关系。

之后他们两人就看到那拨江湖武人,给一位身高两丈獠牙精怪给堵住了路,它当时嘴上还大口嚼着一条胳膊,手中攥着一位男子血肉模糊的尸体。

黑衣小姑娘大致瞧出死了的,正是那个一马当先撞飞白衣书生的那个坏蛋。

最后她躲在白衣书生的身后,他就伸出那把合拢的折扇,指向那头暴戾吃人的魁梧精怪,笑道:“你先吃饱了这顿断头饭再说。”

那头拦路精怪竟是丢了手中尸体,想要往密林深处逃窜。

那些早先吃饱了撑着要上山杀妖的江湖人,开始跪地磕头,祈求救命。

小姑娘不太喜欢这个江湖故事。

从开头到结尾,她都不太喜欢。

渡船二楼那边的一处观景台,亦是成群结队。

瞧着那白衣书生挡下了那一手后,便觉得没劲了。

让过那一大一小便是。

而那个白衣书生也没胆子兴师问罪,似乎就那么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了。

这处观景台众人哄然大笑。

毫不忌惮给那一大一小知晓是谁出手。

一位渡船伙计硬着头皮走到那白衣书生身边,他不是担心这个渡船客人絮叨,而是担心自己被管事逼着来这边,不小心惹来了二楼贵客们的厌弃,此后这趟春露圃之行,可就套不着半点赏钱了。

那年轻伙计板着脸站在那白衣书生身前,问道:“你瞎嚷什么嚷?你哪里狗眼看到有人行凶了?”

白衣书生转头望向黑衣小姑娘,“是他卖给你的邸报,还劝说另外那位客人不要打死你,当了一回大好人?”

她摇摇头。

是个年纪更老的。

白衣书生以折扇轻轻拍打心口,自言自语道:“修道之人,要多修心,不然瘸腿走路,走不到最高处。”

黑衣小姑娘扯了扯他的袖子,一只手挡在嘴边,仰着脑袋悄悄与他说道:“不许生气,不然我就对你生气了啊,我很凶的。”

白衣书生仰头望向二楼,“不行,我要讲讲道理,上次在苍筠湖没说够。”

那年轻伙计伸手就要推搡那个瞧着就不顺眼的白衣书生,装什么斯文,一手伸去,“你还不消停了是吧?滚回屋子一边凉快去!”

然后他目瞪口呆。

自己的手掌,怎的在那人身前一寸外就伸不过去了?

那白衣书生也不看他,笑眯眯道:“压在四境,就真当我是四境武夫了啊。”

年轻伙计突然一弯腰,抱拳笑道:“客人你继续赏景,小的就不打搅了。”

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还真给他跑掉了。

跑到船头那边,转头一看,白衣书生已经没了身影,只剩下一个皱着眉头的黑衣小姑娘。

渡船二楼一处离着魏白他们不远的观景台。

七八位联袂游历历练的男女修士一起齐齐后退。

眼睛一花,那个挡下一记灵气袖箭都很吃力的白衣书生,就已经莫名其妙站在了栏杆上,在那儿一手负后,一手轻轻摇扇,居高临下,看着他们。

当一个人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身灵气运转骤然凝滞,如背负山岳,竟是涨红了脸,哑口无言。

那个白衣书生微笑道:“我讲道理的时候,你们听着就行了。”

啪一声,合拢折扇,轻轻一提。

那个出手袖箭的练气士被悬空提起,给那白衣书生抓住头颅,随手向后一丢,直接摔出了渡船之外。

折扇又一提,又是一人被勒紧脖子一般悬高,被一袖子拍向渡船外。

全部给那人下了饺子。

观景台上已经空空荡荡,就除了那位腰挂朱红sè酒壶的白衣书生。

他一个后仰,竟是跟着倒飞出了渡船之外,两只雪白大袖猎猎作响,瞬间下坠,不见了踪迹。

片刻之后。

他又出现在了渡船栏杆上,仰头望向天字号房那边的观景台,笑眯眯不言语。

魏白扯了扯嘴角,“廖师父,怎么说?”

壮硕老者已经大步向前,以罡气弹开那些只会吹嘘拍马的山上山下帮闲废物,老人凝视着那个白衣书生,沉声道:“不好说。”

魏白转头瞥了眼那个脸sè微白的江湖汉子,收回视线后,笑道:“那岂不是有些难办了?”

老嬷嬷也站在了魏白身边,“这有什么麻烦的,让廖小子下去陪他玩一会儿,到底有几斤几两,掂量一下便晓得了。”

魏白没有擅作主张,寄人篱下的家奴供奉也是人,尤其是确实有大本事的,他一向不吝啬自己的亲近与尊敬。所以魏白轻声道:“廖师父你不用强出头。”

壮硕老者一手握拳,浑身关节如爆竹炸响,冷笑道:“南边的绣花枕头经不起打,北边彭老儿的剑客又是那位相国护着的,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敢挑衅我们铁艟府的,管他是武夫还是修士,我今儿就不错过了。”

铁艟府金身境老者没有气势如虹,一拳直去,而是单手撑在栏杆上,轻轻飘落在一楼船板上,笑道:“小子,陪我热热手?放心,不打死你,无冤无仇的。”

那人仰起头以手指折扇抵住下巴,似乎在想事情,然后收起折扇,也飘落在地,“让人一招的下场都不太好……”

白衣书生停顿片刻,然后笑容灿烂道:“那就让人三招好了。”

他一手负后,手握折扇,指了指自己额头,“你先出三拳,之后再说。生死自负,如何?”

两人极有默契,各自站在了渡船两侧,相距约莫二十步。

渡船所有乘客都在窃窃私语。

魏白那边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唯独一个从宝相国更南边动身,逃难向春露圃的一楼渡船客人,面sè惨白,嘴唇发抖。

他欲哭无泪。

我怎么又碰到这个性情难测、道法高深的年轻剑仙了。

年轻剑仙老爷,我这是跑路啊,就为了不再见到你老人家啊,真不是故意要与你乘坐一艘渡船的啊!

姓廖的金身境武夫老者,嗤笑道:“小子,真要让我三拳?”

那白衣书生一脸讶异道:“不够?那就四拳?你要觉得把握不大,五拳,就五拳好了,真不能更多了。多了,看热闹的,会觉得乏味。”

老人竖起大拇指,笑道:“三拳过后,希望你还有个全尸。”

他不再言语,拳架拉开,罡气汹涌,拳意暴涨。

一楼二楼竟是人人大风扑面的处境。

一些个道行不高的练气士和武夫,几乎都要睁不开眼睛。

轰然一声。

屋舍房间那一侧的墙壁窗户,竟是出现了一阵持续不绝的龟裂声响。

那壮硕老者站在了白衣书生先前所站位置,再一看,那个白衣书生竟然被瞬间粉碎个四分五裂,而是站在了船头那边,一身白袍与大袖翻滚如雪飞。

这让一些个认出了老人铁艟府身份的家伙,只得将一些喝彩声咽回肚子。

那人喉结微动,似乎也绝对没有表面那么轻松,应该是强撑着咽下了涌到嘴边的鲜血,然后他仍是笑眯眯道:“这一拳下去,换成别人,最多就是让六境武夫当场毙命,老前辈还是厚道,心慈手软了。”

廖姓老者眯眼,年轻人身上那件白袍这会儿才被自己的拳罡震散尘土,但是却没有丝毫裂缝出现,老者沉声道:“一件上品法袍,难怪难怪!好心机,好城府,藏得深!”

那人依旧手持折扇,缓缓走向前,“我砸锅卖铁好不容易买了件法袍,埋怨我没被你一拳打死?老前辈你再这样,可就不讲江湖道义了啊。行行行,我撤去法袍功效便是,还有两拳。”

老人一步踏地,整艘渡船竟是都下坠了一丈多,身形如奔雷向前,更是毕生拳意巅峰的迅猛一拳。

这一下子,那个白衣书生总该要么直接身体炸开,最少也该被一拳打穿船头,坠入地面了吧?

没有。

不但如此。

那人还站在了原地,依旧一手持扇,但是抬起了原本负后的那只手掌而已。

这一次换成了壮硕老者倒滑出去,站定后,肩头微微倾斜。

二楼那边,魏白脸sèyīn沉。

那个老嬷嬷更是面沉如水,心思晃荡不定。

白衣书生半天没动,然后哎呦一声,双脚不动,装模作样摇晃了身躯几下,“前辈拳法如神,可怕可怕。所幸前辈只有只有一拳了,心有余悸,幸好前辈客气,没答应我一口气让你五拳,我这会儿很是后怕了。”

所有渡船客人都快要崩溃了。

他娘的这辈子都没见过明明这么会演戏、又这么不用心的家伙!

那壮硕老者笑了笑,“那就最后一拳!”

深呼吸一口气。

老者一身雄浑罡气撑开了长衫。

下一刻,异象突起。

堂堂铁艟府金身境武夫老人,竟是没有直接对那个白衣书生出拳,而是半路偏移路线,去找那个一直站在栏杆旁的黑衣小姑娘,她每次见着了白衣书生安然无恙,便会绷着脸忍着笑,偷偷抬起两只小手,轻轻拍掌,拍掌动作很快,但是无声无息,应该是刻意让双掌不合拢来着。

又是一瞬间。

如同光yīn长河就那么静止了。

只见一袭白衣站在了黑衣小姑娘身边,左手五指如钩,掐住那铁艟府武学宗师的脖子,让身体前倾的后者咫尺都无法向前走出,后者脖颈处血流如注,白衣书生一手握有折扇,轻轻松开手指,轻轻推在老者额头上,砰然一声,一位在战阵上厮杀出来的金身境武夫,直接撞开船尾,坠出渡船。

白衣书生转头望向二楼那边,左手在栏杆上轻轻反复擦拭了几下,眯眼笑问道:“怎么说?”

二楼观景台那边,魏白没说话,老嬷嬷没说话。

片刻之后。

所有人都听到了远处的类名声响。

渡船后方,有一粒金光炸开,然后剑光骤然而至,有一位少年模样、头别金sè簪子的御剑之人,望向栏杆这边,问道:“就是你一剑劈开了我金乌宫那座雷云?”

那个白衣书生一脸茫然,问道:“你在说什么?”

那少年剑仙无奈一笑,“到了春露圃,我请你喝茶。”

剑光远去。

黑衣小姑娘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样的山上故事,是很豪气壮举了,但是她就是开心不起来,低下头,走到那白衣书生身边,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对不起。”

那人蹲下身,双手扯住她的脸蛋,轻轻一拽,然后朝她做了个鬼脸,柔声笑道:“嘛呢嘛呢。”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的精彩评论

47 条评论

  1. ?沙发# 么么哒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来啦,么么哒

  2. ?板凳#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哈哈哈哈

  3. ?地板# 剑九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第三吗,那么早

  4. ?4楼# 阿良哥阿噩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来了1111

  5. ?5楼# 厉害了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前1十吃瓜

  6. ?6楼# 陈平山大雕安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前十啦!

  7. ?7楼# 好嗨呦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先评论再看

  8. ?8楼# 年年岁岁花相似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岁岁年年人不同!

  9. ?9楼# 平安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第一!!

  10. ?10楼# 陈好人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10楼

  11. ?11楼# 莲花天下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嗨皮嗨皮

  12. ?12楼# 六境陈十一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晕,不前十

  13. ?13楼# 陈诺的男主人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哇 沙发 总管写得真卖力

  14. ?14楼# 长得帅跑得快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虽然不激情,但是看着就很舒服

  15. ?15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啥啊,这就完了?

  16. ?16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好困啊

  17. ?17楼# 水怪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妖身仁心

  18. ?18楼# 我第五报道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我第五报道

  19. ?19楼# 灰指甲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太短了吧,高潮都达不到

  20. ?20楼# 啊啊啊小萝莉好可爱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我的天,小平安长大变成陈好人了没想到还是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仿佛看到了齐先生在带小平安过拱桥那一幕

  21. ?21楼# 陆地剑仙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大水怪别难过,皮皮是在讲道理嘛!

  22. ?22楼# Downstairs is+my+son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The following son is good剑来

  23. ?23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陈十一,有意思了

  24. ?24楼# 陈好人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嘛呢嘛呢

  25. ?25楼# 江莱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心中皎月,远游恶龙

  26. ?26楼#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嘛呢嘛呢

  27. ?27楼# Alex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他娘的这辈子都没见过明明这么会演戏、又这么不用心的家伙!

  28. ?28楼# 齐先生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嘛呢嘛呢

  29. ?29楼# 耿胖哥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点个赞!!!

  30. ?30楼# 鼎鼎大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楼下傻逼

  31. ?31楼# 神仙姐姐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继续装逼啊,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32. ?32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金乌宫的那个是谁来着?

  33. ?33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小师叔祖

  34. ?34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来了。老弟

  35. ?35楼# sanyren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来了,陈好人

  36. ?36楼# 秀得头皮发麻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该出手时就出手

    • ?↓1层 厕所管理员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我家的,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今天肚子里实在没货,满足不了它,它太饿了受不了才出来,各位大哥们要是有肚子不爽利的,给它来两次就好了

  37. ?37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到了北俱芦洲,陈平安换成了一个即讲理又蛮横的剑仙

  38. ?38楼# 不知名的剑客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喝茶好!讲道理嘛,就应该坐下来喝喝茶,动手动脚多不好

  39. ?39楼# 爹爹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NB熬

  40. ?40楼# 唯有一剑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道理讲的时候还是要好好讲的…………………………还是用拳头吧

  41. ?41楼# 四九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谁家厕所没有打扫干净,跑出来22楼这么个玩意儿,天天在这膈应人

  42. ?42楼# 在下平安,有何贵干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但是这趟游历净扮猪吃老虎了,不好不好

  43. ?43楼# 匿名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这么快?

  44. ?44楼# 和尚不嫁人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哎呀,,为什么要让三拳,是错了还是看不起别人?

  45. ?45楼# 厕所管理员 : 2019年03月16日 回复

    我家的,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今天肚子里实在没货,满足不了它,它太饿了受不了才出来,各位大哥们要是有肚子不爽利的,给它来两次就好了

  46. ?46楼# 剑来 : 2019年03月18日 回复

    这一章埋了好多伏笔呀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