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铁符江水神杨花没有动怒,不过她那双金sè眼眸流溢出来的审视意味,有些肆无忌惮,再一次认认真真打量起眼前的年轻剑客。

夜幕沉沉,杨花作为神灵,以金身现世,素雅衣裙外流溢着一层金光,使得本就姿sè出众的她,愈发光彩夺目,一轮江上月,宛如这位女子江神的首饰。

反观她对面的那个年轻人,远远没有她这般“遗世独立”。

当年杨花也用这种视线打量过陈平安,当时是位草鞋少年,她只看出一股穷酸味来,以及淡淡的拳意。

此时此刻,除了几件外物,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例如腰间那枚被魏檗选中的养剑葫,一袭称不上法袍的青衫法袍,当然,重中之重,还是陈平安身后那把剑。

杨花一直对自己的剑术造诣,极为自负,怀中所捧金穗长剑,更不是凡俗之物,是差点被放入那座仿制白玉京中的神兵利器。

看不出来,才是麻烦。

当然对杨花而言,正是出剑的理由。

两人之间,毫无征兆地荡漾起一阵山风水雾,一袭白衣耳挂金环的魏檗现身,微笑道:“阮圣人不在,可规矩还在,你们就不要让我难做了。”

魏檗一来,杨花那种耀眼风采,一下子就给压了下去。

杨花目不斜视,眼中只有那个常年在外游历的年轻剑客,说道:“只要订下生死状,就合乎规矩。”

陈平安缓缓说道:“可惜你家主子,不像是个喜欢讲规矩的。”

杨花终于露出一丝怒容,主辱臣死,娘娘对她有活命之恩,之后更有传道之恩,不然不会娘娘一句话,她就抛弃俗世一切,拼着九死一生,受那形销骨立的煎熬,也要成为铁符江的水神,即便内心深处,她有些话语,想要有朝一日,能够亲口与娘娘讲上一讲,但是一个外人,胆敢对娘娘的为人处世去指手画脚?一个泥瓶巷的贱种,骤然富贵,骨头就轻了!

魏檗似乎有些讶异,不过很快释然,比对峙双方更加耍无赖,“只要有我在,你们就打不起来,你们愿意到最后变成各打各的,剑剑落空,给旁人看笑话,那么你们尽情出手。”

陈平安对魏檗笑道:“我本来就没想跟她聊什么,既然如此,我先走了,把我送到裴钱身边。”

魏檗点点头。

杨花来了一句,“陈平安,怎么不直接劳驾魏山神,将你送到落魄山竹楼那边,躲在一位武道老宗师眼皮子底下,岂不是更安稳,我肯定不敢追过去。”

陈平安回了一句:“怎么,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非要死缠烂打?”

杨花脸若冰霜,一身浓郁水气萦绕流转,她本就是一江水神,原本水深沉稳几近无声的铁符江,顿时江水如沸,隐约有雷鸣于水下。

魏檗一阵头大,二话不说,迅速运转本命神通,赶紧将陈平安送去骑龙巷。

不然恐怕自己加上圣人阮邛,都未必拦得住这两个一根筋的男女。

杨花这才微微转移视线,凝视着这位气质越来越“离世出尘”的山岳正神,她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敬意。

魏檗苦笑道:“两边不是人,我跑这趟,何苦来哉。”

杨花直接问道:“当年你与许弱他们一起骑乘精怪路过此地,看我的时候,眼神古怪,到底是为什么?”

魏檗笑道:“别忘了我当时虽然还是个棋墩山土地,可毕竟是做过一国山岳正神的,自然看得出,你的金身品秩太高,不同寻常,就忍不住多瞥了几眼。”

杨花摇摇头,“你在说谎。”

魏檗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跟她过多纠缠,轻声笑道:“陪我走走?”

魏檗率先挪步,走出几步后,转头道:“活人混官场,咱们这些死人混香火,不都要讲一点规矩?阮邛明明不在,那陈平安为何要还舍了更加省心省力的御剑,选择徒步走回小镇?”

杨花这才开始挪步,与魏檗一前一后,一山一水两神灵,行走在趋于平稳的铁符江畔。

魏檗双手负后,缓缓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拦下陈平安,就只是好胜心使然,究其根本,还是舍不得阳间的剑修身份,如今你金身未曾稳固,进食香火,年份尚浅,还不足以让你与绣花、玉液、冲澹三江水神,拉开一大段与品秩相当的距离。所以你挑衅陈平安,其实目的很纯粹,真的就只是切磋,不以境界压人,既然如此,明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何就不能好好说话?真以为陈平安不敢杀你?你信不信,陈平安就算杀了你,你也是白死,说不定第一个为陈平安说好话的人,就是那位想要冰释前嫌的宫中娘娘。”

杨花默不作声。

山高于水,这是浩然天下的常识。

一国五岳正神的品秩神位,要高于任何一位水神。

不过杨花显然对魏檗并无太多敬意。

魏檗对此不以为意,就像是在自说自话:“一个念头与一个念头之间,距离多近?你这边一起念,隔着千山万水,就会有人心生感应,可通碧落与黄泉。有些时候,一个念头与一个念头之间,又有多远?”

杨花停下脚步,冷笑道:“我没心情听你在这里打机锋。只要是铁符江水神职责所在,我并无丝毫懈怠,你如果想要显摆北岳正神的架子,找错人了。你如果想要像打压落魄山宋山神一样,排挤我和铁符江,只管来,我接招便是。”

魏檗转头笑道:“将‘心情’二字替换成‘功夫’就更好了,就显得更婉转些,言下之意,就不是冥顽不灵,对上司大不敬,而是你要塑造金身,汲取香火精华,落在我耳朵,就只是你不谙世情,还算情有可原。”

杨花停下脚步,“教训完了?”

魏檗点点头,笑容迷人,“今夜到此为止,以后我还会找你谈心的。”

杨花脸sèyīn沉。

魏檗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嘴边,“一些已经跑到嘴边的伤人话,能不说就不说,切记切记。”

杨花不愧是做过大骊娘娘近侍女官的,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直截了当道:“你真不知道一些大骊本土高位神只,例如几位旧山岳神灵,以及位置靠近京畿的那拨,在背后是怎么说你的?我以前还不觉得,今夜一见,你魏檗果然就是个投机钻营的……”

魏檗笑着摆摆手,“知道要讲什么,只不过别人说了什么,我就得是?真当自己是口含天宪的圣人、一语成谶的天君?那陈平安方才说你瞧上他了,所以才要纠缠不休,真是如此?”

魏檗收起手,“不用试图用这种方式激怒我,然后你我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你好讨个清静。我以后与你聊天,次数不会多,也会有的放矢,绝不耽搁你的修行。”

杨花无可奈何,心头犹有火气,忍不住讥笑道:“你对那陈平安如此谄媚,不害臊?你知不知道,且不说知道些真相的,有多少不明就里的山水神只,大骊本土也好,藩属也罢,道听途说了些风言风语,暗地里都在看你的笑话。”

魏檗做了个一个很幼稚的举动,他伸出拇指和食指,张开后,按住脸颊,轻轻往上一扯,扯出个笑脸,“只要见着我的面,一个个乖乖笑脸,就很够了。至于背地里说什么,脑子里想什么,我没兴趣知道。”

杨花扯了扯嘴角,捧剑而立,她显然不信魏檗这套鬼话。

魏檗感慨道:“你虽然成就神只金身的时候,吃过一些苦头。可是等你哪天有了我这些人生起伏,就会明白,现在的这些人之常情,也就只是人之常情了。”

魏檗最后说道:“大道漫长,修行不易,遇人遇事多思量,天下事之成败,归根结底,还是跟人打交道。”

杨花依旧针锋相对,“这么爱讲大道理,怎么不干脆去林鹿书院或是陈氏学塾,当个教书先生?”

魏檗突然歪着脑袋,笑问道:“是不是好好说的道理,从来都不是道理?就听不进耳朵?”

杨花心知不妙。

魏檗抬起双手,轻轻抖袖,大袖翻动,如两团雪花纷飞,妙不可言。

江神祠庙那边的香火精华,以及铁符江的水运精华,分别凝聚成两团金黄、碧绿颜sè,被魏檗收入囊中。

魏檗扬长而去。

杨花站在原地,呆呆站在原地,这算是那位北岳山神泥,菩萨也有火气,所以恼羞成怒了?

不曾想那白衣神人脚步不停,却转过头,微笑解释道:“我可没生气,真心话,骗人是小狗。”

————

陈平安轻轻敲响骑龙巷压岁铺子。

既然魏檗将自己送到这里,说明裴钱应该就夜宿于此。

也不奇怪,裴钱就不爱跟崔诚打交道,在人数寥寥的落魄山上,哪里有小镇这边热闹,自己店铺就有糕点,嘴馋了,想要买串糖葫芦才几步路?陈平安对此从来不说什么,只要抄书依旧,不太过顽劣,也就由着裴钱去了,何况平日里看顾店铺生意,裴钱确实上心。就是不知道,去学塾读书一事,裴钱想的如何了。

开门的是石柔,yīn物鬼魅也不是全然无需睡眠休憩,只不过跟活人恰好相反,昼伏夜出,而且就算是那裨益魂魄的酣睡,往往只需要三两个时辰就足够,据说这是yīn物yīn物魂魄远比活人精粹,毕竟罡风吹拂,阳光曝晒大地,等等,既是苦难,也是一种无形的修行。

石柔笑道:“公子,回来了啊。”

陈平安点点头,“裴钱在这边睡觉?”

石柔轻声道:“跟福禄街的李姑娘一起抄完书,熄了灯,又聊了很久才入睡,前些天去了趟棋墩山,给马蜂叮咬得厉害,哪怕找杨家铺子那边抓了草药敷上,平时还是比较难入睡。”

一起关上店铺门板的时候,石柔问道:“我这就去把她们俩喊醒?”

石柔有些为难,虽然压岁铺子后院有三间屋子,可正屋给裴钱和李宝瓶占了,一间偏屋装满了货物,仅剩下一间,名义上算是她石柔的住处,摆了不少从市井坊间购买而来的私人物件,见不得人,没办法,如今寄居在一副男子仙人遗蜕当中,然后桌上摆着胭脂水粉,偶尔连她自己都觉得别扭,裴钱这个死丫头,还故意送了一柄铜镜给她当礼物。

陈平安压低嗓音道:“不用,我在院子里对付着坐一宿,就当是练习立桩了。等下你给我聊聊龙泉郡的近况。”

在靠近石柔偏屋的檐下,一坐一站,石柔给陈平安搬了条长凳过来,椅子还有,可她就不坐了。

石柔说了些夜游宴和落魄山的大小事情。

山崖书院的学子继续北游,会先去大骊京城,游览书院旧址,然后继续往北,直到宝瓶洲最北边的大海之滨。只是李宝瓶不知用了什么理由,说服了书院圣人茅小冬,留在了小镇,石柔猜测应该是李氏祖宗去茅夫子那边求了情。

柳清山和柳伯奇已经离开龙泉郡,临行之前,这双已经携手游历半洲之地的神仙眷侣,专程找朱敛喝了顿酒,拜了把子。

陈平安听到这里,愣了一下,柳清山不像是会跟人斩鸡头烧黄纸的人啊,又不是自己那个开山大弟子。

石柔笑着揭破谜底,原来是柳伯奇认了朱敛做大哥,说了是一定要朱敛跑趟青鸾国,参加她和柳清山的婚宴。

陈平安揉了揉眉心,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此外还有几件不算小的正事

,石柔说得不多,还是希望陈平安能够与朱敛闲聊,她不得不承认,朱敛做事,无论大小,还是稳重的,就是那张破嘴,招人烦,还有那眼神,让她觉得身为女鬼都瘆人。

一件是书简湖珠钗岛的刘重润并未亲至,而是派了一位心腹弟子,携礼拜访落魄山,当时魏檗还主动露了面,让那位不过洞府境的年轻女子,吓得不轻,到后来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再就是黄庭国的御江和白鹄江两位水神,先后拜访落魄山,还是朱敛和郑大风负责接待。

大大小小,零零碎碎,陈平安听完石柔有条不紊的讲述后,指了指正屋那边,笑问道:“那两个家伙的脸怎么样了?”

石柔愣了一下,无奈道:“裴钱顽皮也就罢了,不曾想李姑娘也是个由着裴钱瞎胡闹的,公子你是不知道,在铺子见着她们俩那可怜模样的时候,我心情就跟珠钗岛那个丫头差不多。不过她们自己倒是挺乐呵。还约好了下次各自学成了一身好武艺,再去闯一闯龙潭虎穴。”

陈平安哭笑不得。

石柔不知为何,好像在铺子这边落脚后,好像比在落魄山那边要更自在,竟然还打趣起了陈平安,“公子这次出门游历,是不是又给谁带礼物了?”

陈平安嗯了一声,手腕翻转,掏出那三件地龙山渡口买来的小物件,递给石柔红料浅碗和瓦当砚,自己拿着出自东南某国篆刻大家之手的对章,放在耳边,轻轻敲击,听着清脆声响,歪头笑道:“三样东西,花了十二枚雪花钱,你如果有喜欢的,可以挑一样,回头我就跟裴钱说只买了两样。”

石柔眼神多瞧了几眼那只可爱可亲的红料浅碗,还是摇头道:“算了吧。”

陈平安笑道:“送人物件,多是成双成对的,单数不好。我很快就要出远门,短时间内回不来,你就当是明年春节的红包了。”

石柔轻轻举起手心那只红料浅碗,“那就这件?”

陈平安点点头,提醒道:“以后别说漏嘴了,小丫头喜欢记账本,她不敢在我这边碎碎念,但是你免不了要给她念叨好几年的。”

石柔收起那只小碗,再将那“永受嘉福”瓦当砚递还给陈平安。

石柔疑惑道:“公子就这么喜欢送人礼物啊?”

陈平安笑道:“你可能不太清楚,从小到大,我一直就特别喜欢挣钱和攒钱,当时是辛辛苦苦存下一颗颗铜钱,有些时候晚上睡不着觉,就拿起小陶罐,轻轻晃动,一小罐子铜钱敲击的声音,你肯定没听过吧?后来郑大风还在小镇东边看大门的时候,我跟他做过一笔买卖,每送出一封信去小镇人家,就能赚一颗铜钱,每次去郑大风那里拿信,我都恨不得郑大风直接丢给我一个大箩筐,不过到最后,也没能挣几颗,再后来,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就离开家乡了。”

石柔笑着摇头。

陈平安双手笼袖,身体前倾,“不是说我现在有钱了,就变得大手大脚,不是这样的,而是我当年之所以那么财迷,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我可以不用在小事上斤斤计较,不用到了每次该花钱的时候,还要束手束脚。比如给我爹娘上坟的时候,置办物品,就可以买更好一些的。过年的时候,也不会买不起春联,只能去隔壁院子那边的大门口,多看几眼春联,就当是自家也有了。那种自己都习惯了的窘迫,还有那份苦中作乐,可能任谁看到了,都会觉得很幼稚的。”

石柔已经不知道如何接话。

陈平安沉默片刻,想了想,“有些话可能比较煞风景,但是反正我马上就要离开龙泉郡,你就当拗着听几句,反正听过之后,估计最少三年之内都不会给我烦了。”

石柔笑道:“公子请说。”

陈平安指了指石柔,“这副仙人遗蜕,我从来不觉得是你占了多大的便宜,但是天底下的福气,过了家门,如那风水兜转一圈,更多还是留不住。既然接受了这桩机缘,首先心里边别有芥蒂,怎么拿稳了,才是本事。当然,不管你信不信,觉得我是不是故意说些卖人情的言语,我都要说,我不图你石柔靠着这副遗蜕,将来一定要为落魄山做什么,我只是希望石柔你在落魄山也好,在骑龙巷这间小铺子也好,都与人融融恰恰,不要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就是别人的问题,要学会入乡随俗,当然这并不轻松,是一件滴水穿石的耐心活儿,可是我们活着,不都是这样吗?对吧?”

石柔思量一番,“公子说得真诚厚道,我会多想想的。”

陈平安收起了对章和瓦当砚,摘下养剑葫喝着酒,“你有没有发现,在落魄山,或者说是泥瓶巷祖宅,如今这么些人,身份和境界各有高低,但是关系亲疏,不是靠这个来定的。我与你石柔说这些,不是一定要你变成我心目中的那种人,而是不希望你心里边觉着委屈,委屈是实实在在的,却想岔了真相。”

石柔问道:“陈平安,以后落魄山人多了,你也会次次与人这么交心吗?”

陈平安摇摇头,“如果将来真有了自己的山上门派,动辄几十上百人,我到时候肯定顾不过来的,但是没关系啊,我有你们在,而且我一直觉得道理不一定要说,立身正,心态好,你和朱敛郑大风他们,一个个各有千秋,自然而然,就有道理……”

陈平安突然抬起胳膊,伸出手,“就像春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比我这个连读书人都不算的家伙,在那儿絮絮叨叨,要更好。”

石柔凝视着年轻人的侧脸,她怔怔无言。

之后陈平安开始练习剑炉立桩,石柔便回了自己屋子。

魏檗出现在檐下,微笑道:“你先忙,我可以等。”

半个时辰后,陈平安才睁开眼,叹了口气,“久等了。”

魏檗问道:“怎么回事?”

陈平安无奈道:“其实我当年登上宫柳岛,见到了那位上五境修士刘老成,听过他亲口讲述关于心魔的遭遇,我就有所察觉,自己的心境,其实是拔苗助长了,后来崔老前辈也说我在那场书简湖问心局,本该是一位金丹修士甚至是元婴修士,才会经历的扪心扣关,最大的麻烦,在于我当年本命瓷碎了后,心境也跟着支离破碎,几次游历,一路上所见所闻所学所悟,虽然在拼凑,可是距离重建起一座经得起风吹雨打的长生桥,还是很有差距,结果在青峡岛,我自碎文胆,雪上加霜。我虽然最终在书简湖,说服了自己,可是说服自己的过程里,又有诸多负担在身。问题的症结,在于事与理,起了根本冲突,此事与书简湖无关,只是自家事。”

陈平安喝了口酒,这一次是真的借酒浇愁,“我曾经坚信,只要知道的道理越多,我出拳,出剑,都可以更快,越来越快。”

陈平安喃喃道:“但是当我对这个世界的复杂,和人心善恶难定,了解得越来越多之后,一心希望着自己在出手之前,一定要去看对方的一条线,或是几条线,去尽可能多想一些可能性,最好的,最坏的,然后再以剑术进行切割和圈定,如此一来,才能达到我自认的无错,那个时候出手,才可以快。”

陈平安自言自语道:“可是一旦事发突然,必须要立即分出对错、生死,由不得我以顺序学说,去慢慢细究人心和真相,我怎么办?”

魏檗点头道:“世间道理越对,就越重,你作为纯粹武夫,是在作茧自缚。因为你自己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己……不痛快。遥想当年,你陈平安在最贫穷的时候,反而在心境上是最轻松的,因为那个时候,你无比确定,自己必须坚守的道理,就那么几个,所以能忍,不能忍,就拼命,故而面对蔡金简、苻南华也好,之后对敌正阳山搬山猿和杏花巷马苦玄也罢,你拳意有几斤几两,那就递出几斤几两,问心无愧,拳意纯粹,生死且看轻,由我先出拳。”

陈平安沉声道:“对!”

魏檗斜靠廊柱,“所以你要走一趟北俱芦洲,希望无拘无束,希冀着那边的剑修和江湖武夫,真正不爱讲理,只会跋扈行事,这是你离开书简湖后琢磨出来的破解之法,可是当你离开落魄山,故地重游,见过了老朋友,再以另外一种眼光,去看待世界,结果发现,你自己动摇了,认为即便到了北俱芦洲,一样会拖泥带水,因为说到底,人就是人,就会有各自的悲欢离合,可怜之人会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会有可怜之处,任你天大地大,人心皆是如此。”

陈平安默不作声,狠狠灌了一口酒。

魏檗轻声道:“看来又是一个无解的死局。要么变成另外一个陈平安,要么就只能蹒跚前行,练拳练剑,即便可以随着境界攀升,可注定都无法做到心中所想的那种‘最快’。”

魏檗换了一个话题,“是不是突然觉得,好像走得再远,看得再多,这个世界好像终究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就只能憋着,而这个不大不小的疑惑,好像喝酒也没用,甚至没法跟人聊。”

陈平安瞪大眼睛,魏檗这番话,一语中的!

魏檗却依旧是那么个慵懒姿势,仰头望向明月,“一个人心中,必须有日月。”

魏檗眯起眼,微笑道:“缺一不可。”

陈平安陷入沉思。

魏檗转头笑道:“既然大方向无错,无非是难熬,怕什么?你陈平安还怕吃苦?怎么,不比当年的一无所有,仿佛人生突然有了盼头之后,开始有强者的包袱了?你不妨以最笨的法子来审视自己,第一,讲理,从来不是坏事。好好讲理,更是难得。第二,如今觉得道理阻碍了你的出拳和出剑,别怀疑自己的‘第一’是错的,只能说明你做得还不够好,道理还不够通透,并且你当下的出拳和出剑,依旧不够快。”

陈平安眼神明亮了几分,只是苦笑道:“说易行难啊。”

魏檗摊开手,“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嘛。”

陈平安释然笑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魏檗啧啧道:“不愧是马屁山的山主。”

陈平安哈哈大笑,“你也这么看待落魄山?”

陈平安赶紧压下笑声,以免吵到正屋那边。

魏檗突然说道:“关于顾璨父亲的升官一事,其实大骊朝廷吵得厉害,官不大,礼部最初是想要将这位府主yīn神擢升为州城隍,但是袁曹两位上柱国老爷,自然不会答应,于是刑部和户部,破天荒联手一起对付礼部。现在呢,又有变故,关老爷子的吏部,也掺和进来趟浑水,没有想到一个个小小的州城隍,竟然牵扯出了那么大的庙堂漩涡,各方势力,纷纷入局。显而易见,谁都不愿意那位藩王和国师崔瀺,最多加上个宫中娘娘,三个人就商量完了。”

陈平安拍了拍屁股底下的长凳,试探性问道,“为了那个空悬的位置?”

魏檗点点头,“实在是拖得太久,本就不合礼制。所以宝瓶洲中部那边的三支大骊铁骑,已经有些人心波动。”

陈平安摇摇头,“我不关心这些。”

魏檗笑道:“与你说这些,不过是好教你晓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止你陈平安难熬。”

陈平安道:“你少在那里站着说话不腰疼。”

魏檗瞥了眼陈平安,“你一个坐着的家伙,好意思说我一个站着的?”

魏檗站直身体,“行了,就聊这么多,铁符江那边,你不用管,我会敲打她。”

陈平安点点头。

陈平安想起一事,说

了地龙山渡口青蚨坊的那块神水国御制松烟墨。

魏檗笑道:“如果是开价五颗小暑钱,很划算了,青蚨坊还是眼窝子浅了,不识货,不过不能怪他们,此物妙处,如今恐怕真没几个人知道。回头我赶紧让人去跑一趟青蚨坊。”

陈平安说道:“这一趟来回,也会有开销的,这笔神仙钱,得算在其中。”

魏檗笑了笑,问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需要我掏钱。你猜现在北岳地界,想要为我跑这一趟原路、花这笔冤枉钱的家伙,有多少,几十?一百?反过来说,花五颗小暑钱也好,十颗也罢,我送出去这么份人情,等于一颗定心丸,对方怎么都是大赚特赚的。”

如今的陈平安,自然一点就透。

魏檗一闪而逝,走之前提醒陈平安那艘跨洲渡船很快就要到了,别误了时辰。

来到披云山之巅那座巍峨壮观的山岳祠庙,魏檗躺在屋檐上,以天为被,酣睡过去。

大江大河齐到处,曲水大转,高山相依,千里龙来住。

渊深鱼聚,林茂鸟栖。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

天微微亮。

裴钱睡眼惺忪推开门,手持行山杖,大摇大摆跨过门槛后,直接仰头望天,大大咧咧道:“老天爷,我跟你打个赌,我要是今儿不练出个绝世剑术,师父就立即出现在我眼前,咋样?敢不敢赌?”

裴钱自顾自点头,“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如果赌输了就赖账,可不是一个好的老天爷!”

裴钱一个蹦跳进入院中,结果愣在当场。

石柔偏屋那边的屋檐下,师父好像就坐在那儿瞧着自己?

陈平安看着那张黝黑脸庞,果然还肿得跟馒头似的,这还是敷药消肿了一些,可想而知,刚刚从棋墩山跑回龙泉郡那会儿,是怎么个可怜光景。

裴钱揉了揉眼睛,“师父?我该不会是做梦吧?”

陈平安笑道:“那就打自己一个耳光。”

裴钱眨了眨眼睛,嘿了一声,“我又不傻。”

她转头往正屋那边高声喊道:“宝瓶姐姐,我师父到啦!”

一位亭亭玉立的红衣姑娘快步走出屋子,脸上红肿得比裴钱还厉害,所以乍一看,就没那么漂亮了。

而且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脸庞,有任何扭捏,甩开胳膊,一路小跑到陈平安这边,骤然站定,笑容灿烂,“小师叔!”

陈平安站在两个同龄人身前,伸出两只手,比划了一下个头。

裴钱哭丧着脸。

怎么宝瓶姐姐这样,师父也这样啊。

陈平安其实第一眼看到小宝瓶后,有些不敢相信。

当年那个红棉袄小姑娘,怎么就一个眨眼功夫,就长得这么高了?

石柔搬了两条椅子出来,裴钱想要跟师父一起坐在长凳上,给已经坐在椅子上的李宝瓶看了一眼,裴钱立即重新抬起屁股,坐在李宝瓶身边。

陈平安看着两个家伙的红肿脸庞,忍着笑,问道:“李槐他们已经跟着茅山主去北方了?”

李宝瓶使劲点头,“回头我爷爷会亲自带我赶上大队伍,小师叔你不用担心。”

陈平安问道:“董水井见过吧?”

李宝瓶笑道:“我和裴钱去过风凉山那边了,铺子里边的馄饨,还行吧,不如小师叔的手艺。”

裴钱板着脸,一动不动。

这黑炭丫头心里犯嘀咕,记得当时在董水井的馄饨铺子,宝瓶姐姐可是吃了两大碗。

只不过这些她哪敢当着宝瓶姐姐的面说,万一将来宝瓶姐姐嫌弃她多嘴,不带她玩儿啦,咋个办?

陈平安叮嘱道:“路过京城的时候,一定要去找找石春嘉。”

李宝瓶嗯了一声,“已经写信寄去了,羊角丫头正等着我呢。”

然后陈平安转头望向裴钱,“想好了没有,要不要去学塾念书?”

裴钱耷拉着脑袋,“想好了,宝瓶姐姐要我去学塾念书,还拽着我去了趟学塾那边,去了好几天哩,说是查探虚实,要知己知彼,每一个夫子先生的性情脾气,都要先摸清楚了,以后才能少挨板子和罚抄书。宝瓶姐姐还不许我跟人炫耀自己的那只书箱,也不许我在额头上贴着符纸去上学,还有好多好多的规矩,宝瓶姐姐都抄在了纸上,要我每天都要对着抄一遍的。”

李宝瓶拍了拍裴钱的脑袋,“这叫先难后易。到了学塾,不用害怕教书先生,有问题就问,然后在同窗那边,如果受了欺负,也不要只知道哭着回来跟石柔姐姐告状,一定要在学塾那边,就靠着自己的本事解决。到了学塾,最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什么?”

裴钱病恹恹道:“是与夫子们学那做人的道理,书上的具体内容,只是术,不是道,两者兼备是最好,如果做不到,就要取道而舍术,万万不能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李宝瓶这才满意点头。

裴钱抬起头,皱着一张脸,可怜兮兮望向陈平安,委屈巴巴道:“师父。”

李宝瓶伸手按住裴钱的脑袋,裴钱立即挤出笑脸,“宝瓶姐姐,我知道啦,我记性好得很!”

陈平安取出那瓦当砚和对章,交给裴钱,然后笑道:“路上给你买的礼物。至于宝瓶的,没有遇到合适的,容小师叔先欠着。”

裴钱欢天喜地,犹豫了一下,一手持砚台,一手攥对章,转头对李宝瓶问道:“宝瓶姐姐,你挑一件?我送你!”

李宝瓶摇头道:“不用,我就爱看一些山水游记。”

裴钱哦了一声,有些失落。

陈平安突然拿出一摞古书,递给李宝瓶,“在红烛镇观水街那边挑的,不贵,别嫌弃。”

李宝瓶神采奕奕,捧在怀中,咧嘴笑道:“小师叔你骗人唉。”

笑得很不淑女。

倒是跟小时候差不多。

陈平安开始摆师父和小师叔的架子了,“以后不是不让你们去捅马蜂窝,但是事先一定要想好逃跑路线,若是实在不行,也该随身草药。”

李宝瓶双臂环胸,重重点头。

裴钱哀叹一声,以行山杖戳地,“都怪我,我这套疯魔剑术还是威力太小。”

石柔已经在在铺子那边,开门迎客,走入后院,发现陈平安已经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石柔见怪不怪。

我家少爷,擅长于细微处见心性和功夫,心境壮阔如山河,视野所及,却见芥子。

这是朱敛的马屁话。

石柔觉得不全是溜须拍马。

陈平安站起身说道:“宝瓶,你爷爷来了。”

李宝瓶跟着站起身,蹦跳了一下,“小师叔,下次见面,我就该有这么高了。”

裴钱张大嘴巴,这类话题,她插不上嘴,就莫要自取其辱了。

陈平安取出那只幂篱泥女俑,笑道:“这个交给李槐。”

李宝瓶小心翼翼收好。

陈平安带着她们走到铺子门口,见到了那位元婴境地仙的李氏老祖,抱拳道:“见过李爷爷。”

老人笑着点头,欣慰道:“很好很好,有出息,不然外边都以为咱们骊珠洞天,就只出了个马苦玄这种狼崽子,岂不是让人笑话!”

陈平安欲言又止。

老人摇头道:“不着急,慢慢来,门户宅邸,有大小之分,但是家风一事,只讲正不正,跟一家大门的宽窄高低,没关系,我们两家的家风都不差,既然如此,那咱们双方酒都怎么舒心怎么来,日后一旦有事相求,无论是你还是我,到时候只管开口。”

陈平安点头答应下来,如此对于双方都是最好。

李宝瓶与自己爷爷一起离开,不过她倒退而走,挥手作别。

陈平安笑着轻轻挥手。

裴钱没来由冒出一句,很是感慨道:“月有yīn晴圆缺,人有聚散离合,真是愁得让人揪头发啊。”

陈平安一板栗下去。

这下子顾不上愁不愁了,裴钱呲牙咧嘴直喊疼。

————

在陈平安带着裴钱去落魄山的时候。

裴钱悬好刀剑错,手持行山杖,绕着师父跑来跑去,一边说着自己最近的丰功伟绩,当然捅马蜂窝不算,那是她大意了。

落魄山那边,朱敛正在画一幅美人图,画中女子,是当初在夜游宴上,他无意间瞥见的一位小小神只。

一旁郑大风笑容古怪。

朱敛带上山的少女,则只觉得朱老神仙真是什么都精通,愈发崇拜。

黄庭国南方边境,一位身材修长的男子,白衣胜雪,风流倜傥,腰佩一柄狭刀,身边跟着一对双胞胎姐弟,十二三岁的模样,皆眉眼灵秀,只不过模样相似的姐弟二人,姐姐眼神凌厉,少女整个人,锋芒毕露,斜背着一杆自制木枪。她身边的少年则更像是个性情温厚的读书郎,背着书箱,挎着水壶。

这双姐弟,是男人在游历途中收取的入室弟子,都是练武良才。

桐叶洲。

玉圭宗。

一处尚未“开峰”的僻静山头,山高入云,一位绝sè女子背负长剑,观看云海。

邻近此峰的一座山头,一座仙雾缭绕的仙家府邸中,有一位高冠俊美的年轻男子,他在玉圭宗内身份尊贵,此刻扶着栏杆,遥遥望向那位女子,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的道侣,就是她了,只能是她。

宝瓶洲中部,一条去往观湖书院的山野小路。

一个身材精壮的汉子,走在一头黄牛身后,男人有些想念那个古灵精怪的黑炭丫头。

而那头长了一对水牛长角的黄牛,一根牛角上挂着字帖画卷书籍,至于另外那边,挂着一个双腿蜷缩、双手扒住牛角的白衣少年,眉心有痣,风流蕴藉,皮囊之好,更是宛如天庭谪仙人,不过这会儿,白衣少年郎一脸无聊到要死的表情,使劲哀嚎道:“魏羡,我好想先生啊,怎么办啊,一想到先生没有我在身边伺候,弟子我心焦如焚哇……”

魏羡没说话。

习惯就好,隔三岔五就要来这么一出,他魏羡就算再仰慕钦佩此人,也要觉得烦。

这一路行来,除了正事之外,闲来无事的光yīn里,这家伙就喜欢没事找事,血腥的手腕自然有,玩弄人心更是让魏羡都觉得背脊发凉,只是夹杂其中的一些个话语事情,让魏羡都觉得一阵头大,比如早先路过一座隐蔽极好的鬼修门派,这家伙将一群邪道修士玩得团团转不说,从下五境到洞府境,再一层层慢慢攀升到元婴境,每次厮杀都假装命悬一线,然后几乎将一座门派给硬生生玩残了。

鸠占鹊巢之后,临时当起了山大王,大摆宴席,广邀群雄,在酒宴上又开始胡说八道,结果一提起他先生,撂下了一句,害得劫后余生的满堂众人,都不知道如何谄媚答话,结果冷场之后,又给他随手一巴掌拍死两个。什么叫“实不相瞒,我若是不小心惹恼了我家先生,一旦交手,不是我吹牛,根本不需要半炷香,我就能让先生求我别被他打死”?

“秋将去,冬便至,夔怜蚿蚿怜蛇,蛇怜风风怜目,目怜心,先生可怜可怜学生呦……”

少年还挂在牛角山,双腿乱踹,依旧在那边嚎叫不已,惊起林中飞鸟无数。

看网友对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的精彩评论

43 条评论

  1. ?沙发# 一二一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沙发了

  2. ?板凳# 陈平安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我来了

  3. ?地板# 傲雪寒香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来了??

  4. ?4楼# 陈平山大雕安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前十!

  5. ?5楼# 剑客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真的假的如此之早

  6. ?6楼# 剑客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是不是可以期待期待二更

    • ?↓1层 匿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知足吧

  7. ?7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第一个吗

  8. ?8楼# 老陈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来了老弟

  9. ?9楼# 十八境武夫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报个到

  10. ?10楼# 您的大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1. ?11楼# 哇哈哈娃娃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厉害,没有前十了

  12. ?12楼# 大师兄早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好夸张啊,还没天黑呢

  13. ?13楼# 西瓜皮剑法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哇,勃起了总管?

  14. ?14楼# 虚空行者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今天下错啊

  15. ?15楼# 啥玩意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我去又这么早

  16. ?16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前十??

  17. ?17楼# 豆海剑客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第三宫,李宝瓶是也。

  18. ?18楼# 北斗之柄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如饮醇酒

  19. ?19楼# 大boss来了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还不晚把

  20. ?20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还可以

  21. ?21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这么早啊,挺好的

  22. ?22楼# 耿胖哥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真可以总管,继续发扬

  23. ?23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赞赞赞??

  24. ?24楼# 毛毛虫薯片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楼上的禽兽

  25. ?25楼# 就问你抗揍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66666666 赞

  26. ?26楼# 第二个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快快再来一章啊

  27. ?27楼# sky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楼上和楼下都是禽兽

  28. ?28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2日 回复

    给劲给劲

  29. ?29楼# 陆地剑仙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直至本心,追求大道。出最快的剑,打最硬的拳。善!

  30. ?30楼# 青灵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1. ?31楼# 三有青年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总管辛苦

  32. ?32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哈哈,总管更新了

  33. ?33楼# 开襟小娘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身材修长的白衣男子是谁

    • ?↓1层 匿名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下棋的那个随从

  34. ?34楼# 一更解恩仇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崔东山不乖啊

  35. ?35楼# 道千焱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来了老弟!

  36. ?36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美女是贺小凉???

    • ?↓1层 匿名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应该是隋右边

  37. ?37楼# 美女没有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今天又断了

  38. ?38楼# 路过的网友 : 2019年01月23日 回复

    最近几章有点拖沓呀

  39. ?39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4日 回复

    卢白象

  40. ?40楼# 睡右边 : 2019年01月26日 回复

    谁敢打我的主意!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