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

陈平安笑过之后,抱拳道:“洪老先生,又见面了。”

老人一如当年,精神瞿烁,修道之人,数年时光,确实是弹指一挥间,容颜衰减得并不明显。

见着了那位摘下斗笠的青衫剑客,名为洪扬波的青蚨坊老人,愈发纳闷,青蚨坊的生意,在地龙山仙家渡口,算是独一份的好,人来人往,很正常,只是神仙钱更多是在一楼那边打转,走上二楼这边的客人不多,坐下来做过买卖的就更少,若是老人经手的贵客,理应记得,可是瞧着眼前这位一身游侠装束的年轻人,实在面生,却为何如此不见外?

只不过来者是客,又喊了自己一声老先生,洪扬波便坐着抱拳还礼,然后伸手示意自己落座,笑问道:“不知客人是要买还是要卖?”

陈平安搬了把古sè古香的枣红椅子坐下,这些本该是青蚨坊领路女子的活计,当然她们端茶送水,穿针引线,事情都不会白忙活,生意成交后,会有抽成。尤其是将客人做成了回头熟客后,青蚨坊另有一笔赏金。陈平安记得当年那位妇人名叫翠莹,只是这次陈平安并没有买卖物件的打算,不然在楼下就会询问翠莹在不在了,相逢是缘,更何况回头来看,当年的生意,他们三人与这座青蚨坊,做得皆大欢喜,属于开门见喜,这就算是一份香火情了。修行之人,都信这些。

陈平安刚要落座,就想要去关上门,老人摆手道:“无需关门。”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仍然顺着老人的吩咐,坐回位置,笑道:“我这趟来地龙山渡口,就是顺便来看看洪老先生。老先生可能不记得了,当年我,还有一个大髯汉子,一个年轻道士,三个人在老先生这间铺子,卖出几样东西的……”

老人一拍桌子,笑道:“记起来了,那双竹筷,就是你们卖给老夫的!好家伙,你们可算是圆了老夫早年一桩大心愿。平时没事情就拿出来把玩,摸着了那双竹筷,就像是摸着了青神山竹夫人的那头青丝……”

老人没继续说下去,大概也觉得自己有些太不见外了。

张山峰当年在这里卖出一双青神山的竹筷,给老先生高价收入囊中,由于是老人的心头好,有不少的溢价。

老人开怀不已,记起一事,起身喊道:“情采,赶紧上好茶!”

很快就有一位身着sè彩绮丽的宫锦长裙女子,从铺有彩衣国地衣的廊道那边姗姗而来,为两人递上一杯热腾腾的好茶,身材婀娜的女子离了屋子,也未远去,就在门口候着。

老人是青蚨坊老人,半百光yīn都交待在这儿了,若是遇上没眼缘的客人,往往没个好脸,爱买不买爱卖不卖,可对于自己顺眼之人,就是个性情豁达和热情熟络的,不然当年不会聊到最后,还跟徐远霞打了个小赌。

老人笑眯眯问道:“那个眼光独到的大髯汉子呢,怎么没来?当年打的赌,是老夫输了,那次买下你那只古榆国的五岳碗,害得青蚨坊亏了些钱,不过这些不重要,做生意难免有盈有亏,再说了,老夫擅长鉴定青铜器、字画和美木良材三物上,杂项一途,偶尔打眼,不足为怪。只是欠了那汉子一顿酒,不能总欠着吧,什么是个头儿?老夫可不喜欢欠人,多少是个心头的小挂念,不如老夫请你去青蚨坊外边找个好地方,喝顿酒?就当是还上了?”

陈平安摇头笑道:“这酒,还是等以后我朋友自己来跟洪老先生讨要吧。”

老人有些无奈,突然眼睛一亮,“上次你们在这铺子,只是卖,其实有些老夫平时不愿拿出来示人的俏货、开门货,想不想过过眼瘾?不用非要买,老夫不是那种人,就是难得碰到愿意打交道的熟人,拿出来显摆显摆,也让宝贝们透透气,又不是金屋藏娇,见不得人。”

不等陈平安说什么,老人就已经起身,开始东翻西找,很快将大小不一的三只锦盒放在了桌案上。

老人小心翼翼打开后,分别是一块御制松烟墨,一尊戴幂篱泥女俑,和一幅草书字帖。

老人满脸得意,“这三样东西,在青蚨坊二楼,也是稀罕物,灵气充沛,不说泥俑,其余两件文气还重,别说是送给世俗王朝识货的达官显贵,便是送给观湖书院的儒生,都不用觉得礼轻!”

老人以手指向松烟墨,“这块神水国御制松烟墨,不但取自一棵千年古松,而且大有来头,被朝廷敕封为‘木公先生’,古松又名为‘未醉松’,曾有一桩典故传世,大文豪醉酒山林后,遇见‘有人’拦路,便以手推松言未醉,可惜神水国覆灭后,古松也被毁去,故而这块松烟墨,极有可能是存世孤品了。”

老人指向那尊泥俑,更是眼神炙热,“这是老夫早年从一位落魄野修手上购得,属于捡了大漏,当时只花了两百颗雪花钱,结果经过三楼一位前辈鉴定,才知道这尊泥俑曾是一套,共计十二尊,出自中土白帝城一位惊才绝艳的上五境神仙之手,被后世誉为‘十二绝sè’仙女俑,妙在那顶幂篱,本身就是一件小巧玲珑的法器,唯有触发机关,才可以得见真容,只可惜老夫至今尚未想出破解之法,无法完全验证泥俑身份,不然此物,都能够成为整个青蚨坊的压堂货,当之无愧的镇店宝!需知世间收藏,最难求全,故而也最喜求全。”

最后老人指了指那幅字帖,惋惜道:“相较于前两者,此物不算值钱,是古蜀地界一位本土剑仙修道之前的书法,虽是摹本,但是宛如秋蝉遗蜕,几乎不输真迹,名为《惜哉贴》,源于字帖首句即是‘惜哉剑术疏’。这幅字帖,书法极妙,内容极好,可惜岁月久远,早年保存不善,灵气流逝极多,如英雄迟暮,风烛残年,真是一语中的,惜哉惜哉。”

陈平安对于那块神水国御制松烟墨和幂篱泥女俑,都兴趣一般,看过也就算了,但是最后这幅摹本草书帖,仔细端详,对于文字或者说是书法,陈平安一直极为热衷,只不过他自己写的字,跟下棋差不多,都没有灵气,中规中矩,十分呆板。但是字写得不好,看待别人的字写得如何,陈平安却还算有些眼光,这要归功于齐先生三方印章的篆文,崔东山随手写就的许多字帖,以及在游历途中专门买了本古印谱,之后在那藕花福地三百年光yīn中,见识过诸多身居庙堂之高的书法大家的墨宝,虽是一次次浮光掠影,惊鸿一瞥,但是大致意味,陈平安记忆深刻。

所以没有打算在青蚨坊花钱的陈平安,有些心动,反正听洪老先生的口气,御制松烟墨和幂篱泥女俑,灵气充沛,肯定不便宜,唯独这幅字帖,应该不算太贵。

陈平安便问了价格,老人伸出一手掌,晃了晃。

五颗小暑钱。

当年那双青神山竹筷,也就这个价格。

陈平安摇摇头,“买不起。”

不是不喜欢,是不舍得五颗小暑钱,搁在世俗市井,可就是五十万两银子!

当年在梅釉国那座县衙内,跟那个疯癫酒鬼县尉购买了一大摞草书字帖,才五壶仙家酿酒而已,满打满算,也不到一颗小暑钱。

买卖一事,就怕货比货!

若是没有跟那落魄县尉以酒沽贴的经历,陈平安说不定就跟老先生遇见了竹筷差不多,一咬牙也就买下。

老人也不强求,知道对方是在价格上犯了难,不管如何,这个背剑游侠儿,能够真心喜欢这幅草书,就已经不枉费他拿出字帖来。

就在此时,门外那位彩衣女子轻声道:“洪老先生,怎么不拿出这间屋子最压箱底的物件?”

老人气笑道:“情采,人又不是你领来的,就算我这屋子卖出去了东西,也没你半颗铜钱的事儿,瞎起什么哄!”

女子明显与老人关系不错,玩笑道:“沾客人的光,多看几眼宝贝也是好的嘛。”

她对陈平安笑道:“这位公子,来了这间屋子,一定要瞧瞧洪老先生的压堂货,不看白不看。”

陈平安其实没有这个意图,但是洪扬波却笑着伸出手指,点了点,“胳膊肘往外拐,赶紧找个汉子嫁了,省得每天吃饱了撑着,在青蚨坊坑我们这些老头子。行了,反正已经看过了三样好东西,不差一件压堂货。”

老人最终取出一只四四方方的缠金丝锦盒,打开后,顿时有一股沁凉寒气扑面而来,却无半点yīn煞之感,如隆冬大雪,堂堂正正。

陈平安定睛一看,里边搁放着四枚天师斩鬼背花钱,如出一辙。

老人陆续将四枚大花钱一一翻过来,微笑道:“分别是雷公、电母、雨师、火君,各自捉妖降魔。这是一套花钱压胜的珍稀法宝,好看,也中用。曾经有位朱荧王朝的皇室子弟,想要出钱购买,只是出价稍稍低于老夫的预期,本来倒也不是能卖,就是那家伙太过气势凌人,见着了老夫的压堂货,哪怕内心窃喜,也摆出一脸故作镇定的虚伪模样,老夫瞅着就心烦,这点小伎俩,搁在市井坊间卖弄也就罢了,到老夫跟前来丢人现眼,真是丢尽了朱荧王朝的颜面,就找了个借口,不卖了。

老人笑道:“哪怕不买,也可以上手,又不是什么寻常瓷器,摔不坏。”

陈平安捻起其中一枚花钱,将正反两面仔细凝视,收起视线后,问道:“怎么卖?”

老人说道:“一套四枚,不拆分卖。”

老人还是抬起一只手掌,晃了晃。

当然不是五颗小暑钱了,而是那谷雨钱。

陈平安笑问道:“没得商量了?”

老人摇摇头,“绝不杀价,不然对不住这套从皑皑洲流传过来的珍贵花钱。”

陈平安问道:“当年那个朱荧王朝的皇室子弟,是不是压价到了四颗谷雨钱?”

老人笑着点头。

陈平安苦着脸道:“那我好像跟他没两样啊。”

他也想砍价到四颗谷雨钱,也爱不释手,很想要一鼓作气收入囊中。

钱是死的,人是活的。

陈平安在将那桐叶咫尺物交给魏檗后,下山之前,让魏檗取出了两笔谷雨钱,一笔是五颗,陈平安自己随身携带,想着下山游历,五颗谷雨钱怎么都足够应付一些突发状况,至于另外一笔,则是让人送往书简湖,交给顾璨筹办两场周天大醮和水陆道场。

真要是真遇上类似青羊宫陆雍手上的五彩-金匮灶,动辄五十颗谷雨钱,只要不涉及大道根本,陈平安就当与自己有缘无分了。

毕竟如今都是开销花钱,除了骑龙巷两间市井铺子能够每月赚几十两银子,落魄山在内所有山头,暂时都没有一颗神仙钱进账。

实在是不能再只花钱不挣钱了。

老人爽朗笑道:“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老夫看你小子顺眼多了。你只管随便砍价,反正老夫都不答应。”

陈平安刹那之间,心有灵犀,试探性问道:“敢问青蚨坊每年给洪老先生的供奉薪水,是多少?”

龙泉郡的牛角山包袱斋,人是走了,可那些耗费巨资打造的建筑和店面都还在,而且作为拥有一座仙家渡口的牛角山,只此一家,确实适宜做买卖。

屋门口那位女子掩嘴而笑,依旧还是有笑声传出,由此可见,陈平安的这个问题,是何等滑稽。

若是买下了那四枚法宝品秩的斩鬼背花钱,也就罢了,买不起,还敢挖地龙山青蚨坊的墙脚?知不知道青蚨坊作为地龙山仙家渡口的地头蛇,已经传承十数代人,包袱斋曾经都在这边碰过壁,最终还是没有选址开店。

洪扬波也给逗乐,摆摆手,“此事休提。”

老人就要收起那只金丝缠绕以遮花钱寒气的灵器锦盒,不曾想陈平安手腕翻转,已经将五颗谷雨钱放在桌上,“洪老先生,我买了。”

老人诧异道:“真要买?不后悔?出了青蚨坊,可就钱货两清,不许退还了。”

陈平安点点头。

老人伸出一只手掌,刚好一根手指抵住一颗谷雨钱,一触即松开,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山上谷雨钱,灵气盎然,流转有序,做不得假。

老人再次询问,“确定?”

陈平安瞥了眼尚未收起的其余三只盒子,笑问道:“能不能有件添头?”

屋门口的女子,忍不住噗嗤一笑,赶紧扭头。

老人半真半假道:“若是帮我还上那顿酒,就可以,如何?”

陈平安摇头道:“这个不行。买卖归买卖。”

老人摇头道:“那就算了,买卖就是买卖,公道价格,没彩头了。”

“行,没添头就没添头,细水长流,以后再说。”

陈平安微微挪步,背影遮住屋门那边的视线,将缠丝锦盒收入咫尺物。

最后老人亲自将陈平安送到屋门口,不是不可以送到青蚨坊一楼大门,只是犯忌讳,容易招惹没必要的揣测和窥探。

老人突然问道:“若是先前你答应喝酒,你打算选取哪件东西作为彩头?《惜哉贴》?”

陈平安摇摇头,“是那件幂篱泥女俑。”

老人笑道:“眼光不错,但不算最好,最值钱的,其实是那块神水国御制松烟墨,市价九颗小暑钱,按照这么算,你原本只要答应喝酒,其实一套法宝花钱,就当是给你砍价到了四颗谷雨钱,那我至多能赚个半颗谷雨钱。现在嘛,就是一颗半谷雨钱喽,即便扣去青蚨坊的抽成,我这辈子可谓喝酒不愁了。”

陈平安笑道:“那下次我朋友来青蚨坊,洪老先生记得请他喝顿好酒,怎么贵怎么来。”

老人点点头,“自当如此。”

陈平安跨过门槛后,与那女子说一声不用相送,然后抱拳告辞,“洪老先生,后会有期。”

老人点头致意,“恕不远送,希望咱们能够常做买卖,细水流长。”

陈平安就此下楼离去,在青蚨坊外的大街上牵马缓行。

那套花钱,之所以买下,是打算送给太平山的钟魁。

挣钱的事情,急不来,怪不得他陈平安。

只是陈平安很快转头望去,发现那名彩裙女子快步走来,怀抱着一只锦盒。

陈平安停步后,名为情采的女子将锦盒递给他,笑道:“洪老先生终究是过意不去,忍痛割爱,将这泥俑赠送给公子。公子是不知道,我接过盒子的时候,扯了半天,才从老先生手中扯出来。”

陈平安笑着说了一句那多不好意思,只是手上动作没有半点含糊,结果女子也没立即松手,陈平安轻轻一扯,这才得手。

女子看着那个背影,抬起双掌,两手空空。

她笑着摇摇头,返回青蚨坊,一楼那边的几位女子见着了她,纷纷低头。

到了二楼洪扬波屋子外,老人毕恭毕敬站在门口,苦笑道:“东家,先前见你亲自来端茶,吓了我一跳。”

女子笑容恬淡,道:“后来那个客人想挖你,更吓了一跳吧?”

老人苦笑不已。

女子走入屋子,弯腰伸出一根手指,逗弄着那些站在古柏枝干上的绿衣小人,洪扬波站在一旁,疑惑道:“不知东家为何要我送出那只幂篱泥女俑?”

女子戏耍着那些讨喜的绿衣童子,“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在剑水山庄出现的那位年轻剑仙。”

老人一脸匪夷所思,“不会吧?就算能够一口气掏出五颗谷雨钱,买下那套吃灰百年的斩鬼背花钱,可是我当年就见过此人,那会儿还是位至多三境的纯粹武夫……”

女子淡然道:“宝瓶洲这么大,难道就只有一个真武山马苦玄?”

老人仍是将信将疑,不觉得那个年轻人,就是让松溪国苏琅铩羽而归的那位青衫剑仙。

女子突然道:“别忘了,我也是一位剑修。”

老人笑道:“东家是天纵奇才,年幼时就得了‘地仙剑修’的四字谶语,商贾之术,小道而已。”

女子直起身,拍拍手掌,“方才此人登上青蚨坊二楼,我正巧在三楼‘寒气’屋子里擦拭古剑,我的剑心,出现了一丝不稳,虽然稍纵即逝,但是千真万确。”

女子随意打开桌上一只锦盒,摊开那幅草书字帖,手指顺着墨迹扭转不定,缓缓道:“我猜那人其实早就看出来,我不是什么青蚨坊婢女了。所以才懒得掩饰他怀揣着方寸物或是咫尺物的事实。不但如此,方才在大街分别之际,我故意看了眼他背后长剑,他当时……”

女子仰起头,双手负后,“怎么说呢,那一刻的他,定得像尊神龛上的泥菩萨。这样的人,青蚨坊送出一件几颗小暑钱的泥女俑,算得了什么?人家愿意收,领我这份人情,青蚨坊就该烧高香了。”

说到这里,女子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从上往下一划,心想那人对她,对洪扬波,细细琢磨,真是判若两人。

老人擦了擦额头汗水,自己当时岂不是差点错过一桩天大福缘?非要难为人家喝一顿酒才肯有件添头。

女人突然问道:“你说那人不答应你喝酒,是身为山顶剑仙,不屑与你洪扬波同桌饮酒,还是真希望他的朋友亲自与你喝酒?”

老人毫不犹豫道:“自然是前者。”

女子笑了起来,“那套斩鬼背花钱的抽成,青蚨坊今儿就不要了,洪扬波,下次请人喝酒,请贵的,嗯,‘怎么贵怎么来’。”

老人笑逐颜开,“这感情好!”

————

陈平安牵马而行,付账之后,还需个把时辰,便在渡口耐心等待渡船的启程,仰头望去,一艘艘渡船起起落落,繁忙异常。

这座渡口,似乎比起当年还要更加财源滚滚。若是牛角山将来能有一半的忙碌,想必也能日进斗金。

天下金银也好,神仙钱也罢,就怕不挪窝,钱财此物,自古喜动不喜静。

这是崔东山当年的一句无心之语,曾经听来毫无感觉,陈平安如今才嚼出些余味来,回味无穷。

崔东山留下那封信,见过了他爷爷崔诚,离开落魄山后,便杳

无音讯,泥牛入海一般。

信上除了溜须拍马的言语,可以忽略不计,也讲了三件大事,一件事是关于宝瓶洲的格局大势,其中涉及炼化新山岳五sè土作为本命物一事。

一件是关于李希圣和福禄街李氏,崔东山希望陈平安这位先生,能够依旧关爱小宝瓶外,便无需觉得太过亏欠李家,最好双方关系维持在一个点头之交的份上,莫要再锦上添花了。

最后一件则是说得没头没尾,一笔带过,只说让先生再等等,撼大摧坚,唯有徐徐图之。

陈平安却知道崔东山在说什么。

是他的本命瓷一事。

陈平安思绪飘远,秋末时分,悲风绕树,天地萧索。

突然之间,有人从后方快步走来,差点撞到陈平安,给陈平安不露痕迹地挪步躲开,对方似乎有些措手不及,一个停顿,快步向前,头也不回。

陈平安也没有追究,肯定是离开青蚨坊后,给那位女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赠送了一只锦盒,惹来了旁人的觊觎。

野修求财,可不管半点江湖道义。

陈平安在书简湖以南的群山之中,所杀中五境的邪修鬼修,一双手都数不过来,最后还与一位不算结下什么死仇的金丹野修,换伤而过,在那之后双方就相安无事,陈平安既没有上门寻仇,对方也没有不依不饶,靠着占据地利人和,折腾出什么围剿狩猎。

陈平安转头望去,有两个灰不溜秋的男孩女孩,面黄肌瘦,个儿都矮,怯生生站在不远处,仰着脑袋望向牵马的陈平安,眼神充满了希冀。两个孩子各自手捧打开的木盒,兜售一些类似瓷瓶、小铜像和画片儿的山上小物件,谈不上什么灵气,其实被富贵人家拿来当文房杂项清供,还算不错,多是一两颗雪花钱的东西,但是相比市井店铺的价格,也算相当昂贵了,这大概算是天底下最小的包袱斋了,不过这些孩子背后大多盘踞着一股当地势力,孩子们多是求个温饱而已。

陈平安很用心挑选了几件小东西,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用十二颗雪花钱买了三样小东西,一方“永受嘉福”瓦当砚,一对老坑黄冻老印章,朱红沁sè比较喜人,一只sè泽润透的红料浅碗。打算回了落魄山,就送给裴钱,反正这丫头对一件东西的价格,并不太在意,只求多多益善。

陈平安从袖子里掏出的雪花钱,再将三件东西放入袖中。

两个孩子致谢后,转身飞奔离去,大概是害怕这个冤大头反悔吧。

步伐轻盈,欢天喜地,到了远处,才放缓脚步,窃窃私语。

遥遥看着两个孩子的稚嫩侧脸,充满了希望。

陈平安会心一笑。

当年在骊珠洞天,每多跑一趟多送出去一封信,就能从郑大风那边多拿一颗铜钱,想必那个时候,自己在福禄街和桃叶巷的脚步,只会比这两个孩子还要匆匆。

看了眼天sè,陈平安去渡口附近的酒肆要了一壶龙筋酒,没有去往屋内,就在路边坐着,相较于老龙城桂花酿和书简湖乌啼酒,都要逊sè许多,当然价格也低,据说酿酒之水,来自地龙山一处山腰名泉,而整座地龙山的灵气来源,传闻是当年真龙在那条地底走龙道破土现身之后,给一位大剑仙削落的一截龙筋,融入山脉后,山水灵气如泉涌。

陈平安一口一口喝着酒,难得如此优哉游哉,此次南下重游故地,其实都在赶路,又扳手指算着归程的时日,其实极少有这么闲散的心境。

那匹马即便没了缰绳束缚,依旧老老实实待在原地,偶尔抬起马蹄,轻轻敲击石板。

陈平安其实一直留心着,不会给它任何闯祸的机会。

带去了落魄山,好给那匹被自己取名为渠黄的骏马作伴。

渡口这边的行人除了修行之人,往往非富即贵,陈平安喝着酒,默默看着他们的言行举止,不过蜻蜓点水,视线一闪即逝。

光yīn悠悠。

陈平安放下酒碗,牵马去往渡口。

登船后,安置好马匹,陈平安在船舱屋内开始练习六步走桩,总不能输给自己教了拳的赵树下。

似乎每次乘坐渡船,都是打拳复打拳。

陈平安在一天夜深人静时分,来到渡船船头,坐在栏杆上,圆月当空。书上说月是故乡明,只是浩然天下的书上好像都没有说,在另外一座天下,在城头之上,举目望去,是那三月悬空的奇异景象,外乡人只需要看过一眼,就能记住一辈子。

不远处,走来一双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女,卿卿我我。

陈平安摘下养剑葫,喝了口酒,如今喝酒,再没有最早时候的那种感觉,愁也喝得,不愁也喝得,却也没有什么瘾头,自然而然,就像年少时喝水。

那双年轻情侣,脸皮薄,没料到深夜时分,还会有那么大一盏灯笼挂在栏杆那边,只得绕路,去了更远的地方,诉说衷肠,男子手上小动作不断,女子羞赧,涨红了脸,时不时瞥了一眼那盏碍眼的灯笼,见那人似乎浑然不觉,这才松了口气,由着情郎上下其手,毕竟这次师门下山游历,多是两人同屋,难得有此独处机会,他们是早早约好了时辰,偷偷溜出的屋子。

陈平安干脆后仰躺下,翘着二郎腿,双手抱着养剑葫。

陈平安的眼角余光,瞥见远处,站着一个神sè落寞的年轻人,相貌平平,确实不如那个正与女子耳鬓厮磨的男人。

陈平安不再多看。

在那个失意人离开后,很快船板这边就走出一位怒气冲冲的老妪,那双情侣顿时分开而立。

先前胆大包天的男子后退一步,低下头去,娇羞难耐的女子反而向前一步,她与师门长辈直视。

老妪一番狠狠训斥,挥袖离去。

女子捂脸饮泣,男子好言安慰。

陈平安根据老妪的只言片语,才知道这拨松溪国仙家修士,是要去往云霞山观礼,在那边,有人刚刚跻身成为金丹地仙。老妪作为山门祖师堂长老,一气之下,让那位女子不许登山,只允许她在云霞山的山脚等候,言语之中,老妪多有偏袒那个男子。如果不是还有一个外人在场,相信老妪就不是骂句“狐媚子”就结束了。

老妪一走,男子是个会说话的,女子很快就破涕为笑,女子梨花带雨之后的笑脸,如雨过天青,最最痴情动人。

陈平安轻轻叹息,始终没有转移视线,就只是看着那月明星稀的天幕。

在男女返回各自屋子后,又有一人来到船栏附近,失魂落魄,他偷偷摸摸与师门长辈告了状后,不知是愧疚还是心虚,趴在栏杆那边,怔怔望着夜空。

那人突然转过头,“劝你别多嘴。”

光yīn长河,川流不息,人生多过客。

陈平安根本没有理睬那个年轻仙师的威胁。

那人勃然大怒,“你是聋子吗?!”

陈平安轻轻点头,“对,我是聋子。”

那人一愣,厉sè道:“你找死?!”

陈平安缓缓道:“你跟一个聋子聊天,傻吗?”

那人气得七窍生烟,大踏步前行,只是走到一半,猛然间停下脚步,一想到那些师门教诲和江湖传闻,这个年轻人还是放弃了意气用事。

只是如此一来,就显得自己太过sè厉内荏,年轻修士举棋不定,不知是继续言语挑衅,还是就此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陈平安问道:“如果你真的成功拆散了那对鸳鸯,你觉得自己就能够赢得美人心吗?还是觉得哪怕退一步,抱得美人归就够了?”

年轻修士默不作声。

陈平安坐起身,转头笑道:“她是你师姐吧?那么你师姐喜欢的男子,和喜欢她的男子,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说这样一个女子,惨不惨?还是说你可以等,等着哪天你师姐被辜负了,伤透心,你就可以趁虚而入?得手之后,再弃若敝屣,作为你的报复?”

年轻修士双拳紧握,青筋暴起。

陈平安微笑道:“人心细究之下,真是无趣。难怪你们山上修士,要时常扪心自问,心田之间,不长庄稼,就长杂草。”

年轻修士眼神微微变化。

听口气,此人不是修士?

那就只是一位江湖剑客?

然后他只是给那人瞥了一眼,一瞬间如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古怪至极。

年轻修士仓皇离去,在顾不得什么颜面不颜面,反正此次一别,注定再无相逢。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书简湖之后,自己想出来的那个破解之法,仍是用处不大。当时崔诚一语道破天机,人之心魔,无善恶之分,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更可怕的地方,用崔诚的话说,就是在于他陈平安记性太好,太习惯推敲细节,以前得了多大便宜,以后就得吃多大的苦头。

水堵不如疏。

自己真要早点去北俱芦洲了。

看网友对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七十五章 水堵不如疏 的精彩评论

34 条评论

  1. ?沙发# 啊喔呃呦迂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第一第一

  2. ?板凳# 先打卡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什么情况 这么早

  3. ?地板# 陈平安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好早,,,

  4. ?4楼# lol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haha 沙发

  5. ?5楼# 一二一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又来了

  6. ?6楼# 烽火大旗不倒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算不算一楼

  7. ?7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7楼哈哈哈

  8. ?8楼# 今天怎么不更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早啊,哇哈哈啊哈

  9. ?9楼# 莲花天下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什么情况,过几天又要请假断更的节奏?

  10. ?10楼# happy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这么多章节重游的意义是啥?

    • ?↓1层 %@#¥!……&*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让你多重游以前的章节啊,説不定就鸽了

  11. ?11楼# 年年岁岁花相似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岁岁年年人不同!

  12. ?12楼# 有点水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今天早啊,很好

  13. ?13楼# 支付宝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24797808”领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

  14. ?14楼# 可口可乐了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是不是明早就没了哈哈哈

  15. ?15楼# 居然TM的更了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水多活好

  16. ?16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这么早

  17. ?17楼# 平昌张自在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这么早

  18. ?18楼# 十八境武夫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纯粹啊

  19. ?19楼# 单身狗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我去,今天好早

  20. ?20楼# 三有青年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总管辛苦

  21. ?21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呼呼呼

  22. ?22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今天好早

  23. ?23楼# 耿胖哥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24. ?24楼# 五年后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这十二个女陶蛹让我想起那个笔洗,写着春水秋月,春日秋霜等,会不会按这些名字凑够12个Y环啊

  25. ?25楼# 大师兄早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太过分了这么早

  26. ?26楼# 剑客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更过分的事你们居然也这么早

  27. ?27楼# Alex : 2019年01月20日 回复

    两天都有更,突如其来的幸福

  28. ?28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1日 回复

    再接再厉,明天继续

  29. ?29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1日 回复

    再接再厉,明天继续

  30. ?30楼# 再接再厉,明天继续 : 2019年01月21日 回复

    再接再厉,明天继续

  31. ?31楼# 匿名 : 2019年01月21日 回复

    今天怎么还没更呀??难道是昨天更了俩张,今天就不更了?

  32. ?32楼# 下面很湿快来舔我 : 2019年01月21日 回复

    嗯嗯嗯

  33. ?33楼#  : 2019年01月24日 回复

    人心日月是什么诶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