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六十三章 十年之约已过半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六十三章 十年之约已过半

离开了杨家药铺,去了趟那座既未毁弃也无启用的老旧学塾,陈平安撑伞站在窗外,望向里边。

耳畔似有琅琅书声,一如当年自己年幼,蹲在墙根旁听先生讲课。

离开了学塾,去了龙尾溪陈氏创立的新学塾,远比旧学塾更大,陈平安在牌坊楼外停步,转身离开。

走过家乡俗称螃蟹坊的那处地方,陈平安仰头望去,绕行一圈,四块圣人亲笔的匾额,儒家的当仁不让。佛家的莫向外求,道家的希言自然,兵家的气冲斗牛。

骊珠洞天破碎下坠后,被大骊朝廷以秘术,层层拓印,剥离了所有曾经蕴含字中的精气神,这几桩机缘,又不知花落谁家。

期间仰头看着那个“希”字,想到崔东山在信上所说,陈平安眼神晦暗不明,思绪悠悠。

之后经过了那座铁锁井,如今被私人购买下来,成为禁地,已经不许当地百姓汲水,在外边围了一圈低矮栅栏。

陈平安便想起了得到铁链的蜂尾渡青年,宫柳岛刘老成的弟子,一个身材高大、性情温和的黑衣青年,不单单是自己如此觉得,就连裴钱都觉得那个青年是个好人,想必真是好人了。后来陈平安之所以胆敢涉险登上宫柳岛,多亏了他,总觉得能教出这么个弟子的野修刘老成,不至于坏到烂肚肠,事实证明,陈平安赌对了,不过与刘老成的勾心斗角,每每事后想起,仍是会让陈平安心有余悸。

陈平安突然笑了起来,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站在围栏外看着那口水井,有点像是当初在倒悬山,远远看着那道去往剑气长城的“天门”,那里有一个坐在石碑顶部的抱剑汉子,一个坐在蒲团上看书的小道童,陈平安远游各地,觉得唯一能够跟脚下这座小镇比拼藏龙卧虎的地方,估计就只有倒悬山了,作为浩然天下最大的一座山字印,正是道老二的通天大手笔。

陈平安仰头望天。

收回视线后,去远远看了几眼分别供奉有袁、曹两姓老祖的文武两庙,一座选址在老瓷山,一座在神仙坟,都很有讲究。

陈平安没有靠近祠庙,尤其是那座他打小就不怎么去的老瓷山,相距极远,不过在修缮一新的神仙坟那边,陈平安逛了很久,许多菩萨、天官神像都已让大骊的能工巧匠,修旧如旧,一尊尊一座座,重新树立起来,不过尚未彻底完工,还有许多匠人在高高的木架上忙碌。

据说大骊朝廷打算还要继续扩建文武庙,然后将佛家菩萨、道教天官各自安置在一座祠庙内,到时候此地的文武庙,虽是县城祠庙,却会是整个大骊最恢宏壮观的文武庙,届时必然会香火鼎盛,络绎不绝的达官显贵,前来烧香敬神。

最早其实是陈平安托付阮秀帮忙,出钱做此事,修缮神像,搭建屋棚,不过很快就被大骊官府交接过去,此后便不允许任何私人插手,其中三尊原本倒塌的神像,陈平安当年还丢入过三颗金精铜钱,陈平安虽然如今急需此物,却没有半点想要追寻线索的念头,若是还在,就是缘分,是三份香火情,若是给稚童、村民无意间撞见了,成了他们的意外之财,也算缘分。不过陈平安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毕竟前些年当地百姓,上山下水,翻箱倒柜,刮地三尺,就为了寻觅祖传宝贝和天材地宝,然后拿去牛角山包袱斋卖了换钱,再去龙泉郡城买豪门大宅,增添丫鬟仆役,一个个过上以往做梦都不敢想的舒坦日子。

陈平安没觉得他们这般做,就是错了,只是觉得即便要卖,也该晚一些出手,价格只会更高,同样是一件仙家器物,晚卖几年,翻几番都有可能。

牛角山包袱斋为何要与清风城许氏一样,当初主动撤出龙泉郡,放弃一座耗资巨大的仙家渡口,白白为大骊宋氏作嫁衣裳?

陈平安一开始,是觉得包袱斋押注错了,押注在了朱荧王朝身上,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当初低价收购了太多的小镇宝贝,所赚神仙钱,已经多到了连包袱斋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的地步,所以当宝瓶洲中部形势明朗后,包袱斋就权衡利弊,用一座仙家渡口,为各处铺子,向大骊铁骑换取一张护身符,又等于和大骊宋氏多续上了一炷香火,长远来看,包袱斋说不定还会赚更多。

陈平安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多半就是真相了。

与官家做偏门生意,来钱快,却也快,终非正道。至于如何做不偏财的买卖,如今陈平安自然也不清楚,想必老龙城孙嘉树、珠钗岛刘重润这几位,比较清楚里头的规矩,将来有机会可以问一问。

神仙坟格局变了许多,故地重游,许多想去的地方去不成,以往去不得的地方,却已经有了凉亭、观景台。

陈平安在一座翘檐小亭子中歇脚。

匠人的众多帮手当中,夹杂着不少当年迁徙到龙泉郡的卢氏遗民,陈平安当年见过许多刑徒,因为落魄山建造山神庙和烧香神道,就有刑徒的身影,比起当年,如今在神仙坟忙碌打杂的这拨遗民,多是少年和青壮,依旧言语不多,只是身上没了最早的那种心死如灰,大概是年复一年,便在苦日子里边,各自熬出了一个个小盼头。

于禄,谢谢,一位卢氏王朝的亡国太子,一位山上仙家的天之骄子,不能说是漏网之鱼,其实是崔瀺和大骊娘娘各自拣选出来的棋子,一番幕后交易往来,结果就都成了如今大隋山崖书院的学子,于禄跟高煊关系很好,有点难兄难弟的意思,一个流亡他乡,一个在敌国担任质子。

至于谢谢,前些年确实是给崔东山欺负得惨了。

但是就像崔姓老人不会插手他陈平安和裴钱的事情,陈平安也不会仗着自己是崔东山的“先生”,就指手画脚。

如何对他人给予善意,是一门大学问。

不是“我觉得”三个字,就可以弥补所有因为好心办坏事带来的后果。

当初与马苦玄厮杀的地方,格局大变,外人已经无法涉足。魏檗提过一嘴,神仙坟和老瓷山两地,白天随便游览,并无禁忌,只是晚上yīn阳家和墨家大修士就会出现,设置阵法,负责牵连山根水运,到时候就不适合夜游了。

没能重返那处与马苦玄拼命的“战场遗址”,陈平安有些遗憾,沿着一条经常会在梦中出现的熟悉路线,缓缓而行,陈平安走到半路,蹲下身,抓起一把泥土,停留片刻,这才重新动身,去了趟并未一起搬去神秀山的铸剑铺子,听说是位被风雪庙驱逐出门的女子,认了阮邛做师父,在此修行,顺便看守“祖业”,连握剑之手的大拇指都自己砍掉了,就为了向阮邛证明与以往做了了断。陈平安沿着那条龙须河缓缓而行,注定是找不到一颗蛇胆石了,机缘稍纵即逝,陈平安如今还有几颗上等蛇胆石,五颗还是六颗来着?倒是普通的蛇胆石,原本数量众多,如今已经所剩不多。

陈平安没有就此就此返回落魄山,而是跨过那座早已拆去桥廊、恢复原貌的石拱桥,去找那座小庙,当年庙内墙壁上,写了许多的名字,其中就有他陈平安,刘羡阳和顾璨,三人扎堆在一起,写在墙壁最上头的一处空白处,梯子还是刘羡阳偷来的,木炭则是顾璨从家里拿来的。结果走到那边,发现供人歇脚的小庙没了踪迹,好像就从未出现过,才记起好像已经被杨老头收入囊中。就是不知道这里头又有什么名堂。

回到龙须河畔,陈平安顺流而下,对面的道路,已经拓宽为龙泉郡驿路之一,曾是陈平安第一次出门远游的离乡之路,最早的时候,身边就只跟着一个红棉袄小姑娘。

他一路照顾着小姑娘,走过青山绿水。

可事实上,何尝不是小姑娘默默支撑着泥腿子少年小师叔的心境,才让他能够远游他乡,一直没有放弃。

陈平安路过一座被大骊朝廷纳入正统的水神祠庙,几无香火,名分也怪,好像只是有了金身和祠庙,连别国地方上的淫祠都不如,因为连一块像样的匾额都没有,到现在都没几个人搞清楚,这到底是座河神庙,还是座神位垫底的河婆祠,倒是再往下那条铁符江的江神庙,建造得无比壮观,小镇百姓宁肯多走百余里路途,去江神娘娘那边烧香祈愿。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听小镇老人讲,祠庙那位娘娘塑像,长得实在是太像杏花巷一个老婆姨年轻时候的模样了,老人们,尤其是街巷老妪,一有机会就跟晚辈使劲念叨,千万别去烧香,容易招邪。

陈平安没有走入祠庙,继续往下,打算一直走到那座铁符江江神庙。

铁符江如今是大骊头等江河,神位尊崇,故而礼制规格极高,比起绣花江和玉液江都要高出一大筹,如果不是龙泉如今才是郡,不然就不是郡守吴鸢,而是应该由封疆大吏的刺史,每年亲自来此祭奠江神,为辖境百姓祈求风调雨顺,无旱涝之灾。反观绣花、玉液两条江水,一地太守亲临河神庙,就足够,偶尔事务繁忙,让佐属官员祭奠,都不算是什么冒犯。

陈平安走远之后,他身后那座没有匾额的祠庙内,那尊香火凋零的泥塑神像,涟漪阵阵,水雾弥漫,露出一张年轻妇人的容颜,她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香火几无,让她忍不住怨天尤人,只是骂了会儿,就没了以往在杏花巷骂人的那份心气,真是饿治百病。

陈平安加快步伐,越走越快。

最后终于开始六步走桩,已经足足三年放下撼山谱三个拳桩没有练习,略微生疏。

依照崔姓老人的行家说法,如今陈平安的身体状况,有好有坏,好的是武夫体魄,在书简湖沉寂三年,根本底子,依旧无碍。北俱芦洲的火龙真人,凌空三次“指点”,裨益极多,不然估计陈平安真要走着进入青峡岛,躺着离开书简湖。

只是修道一途,可谓命途多舛。碎去那颗金身文胆后,后遗症极大,当初打造五行之属的本命物,作为重建长生桥的关键,

品秩越高,戚戚相关,崩坏之后,那就是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这一点,类似崔姓老人所说一次次亲眼目睹的剑仙风采,会在陈平安心境上戳出了一个个大窟窿,碎后重建,难上加难。所以赶紧炼化第三件本命物,就成了燃眉之急。

所以崔东山在留在竹楼的那封密信上,改变了初衷,建议陈平安这位先生,五行之土的本命物,还是选取当初陈平安已经放弃的大骊新五岳土壤,崔东山并未细说缘由,只说让先生信他一次。作为大骊“国师”,一旦吞并整座宝瓶洲,成为大骊一国之地,选取哪五座山头作为新五岳,自然是早就胸有成竹,例如大骊本土龙泉郡,披云山晋升为北岳,整座大骊,知晓此事之人,连同先帝宋正醇在内,当年不过一手之数。

中岳正是朱荧王朝的旧中岳,不但如此,那尊迫于大势,不得不改换门庭的山岳大神,依旧得以维持祠庙金身,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一洲中岳。作为回报,这位“原封不动”的神只,必须帮助大骊宋氏,稳固新河山的山水气运,任何辖境之内的修士,既可以受到中岳的庇护,但是也必须受到中岳的约束,不然,就别怪大骊铁骑翻脸不认人,连它的金身一起收拾。

墨家豪侠许弱,亲自负责此事,坐镇山岳祠庙附近。

届时阮邛也会离开龙泉郡,去往新西岳山头,与风雪庙相距不算太远。新西岳,名为甘州山,一直不在当地五岳之类,此次算是一步登天。

而一拨大骊头等供奉,皆是金丹、元婴这类地仙修士,会去往名为碛山的那座新东岳,一同巡视边境,防止在各地负隅顽抗的亡国修士,渗入其中,不惜性命,也要破坏当地山水。

至于南岳,范峻茂,会是那边的山岳正神。

关于大骊新南岳的选址,崔东山卖了一个关子,说先生可以拭目以待,到时候就会明白何谓“积土成山”了。

所以崔东山在信上坦言,他会借此机会,早早从其余新四岳的山根上刨土,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再说了,即便先生最终仍是不愿选取山岳五sè壤,作为下一件本命物,一箩筐一箩筐的珍稀土壤,最少也该装满一件方寸物,这就是好大一笔小暑钱,趁着如今看管不严,不要白不要,至于北岳魏檗那边,反正先生你与他是穿一条裤子的,客气作甚?

陈平安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那座气度森严的江神庙。

此处香火不断太旺盛,比不得埋河水神庙,大半夜还有千余香客在外等候,苦等入庙烧香,毕竟龙泉郡一带,百姓还是少,等到龙泉由郡升州,大骊朝廷不断移民来此,到时候完全可以想象这座大骊江神庙的热闹场景。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步入其中,古柏郁郁,多是从西边大山移植而来。

到了主殿那边,陈平安跨过门槛,抬头望向那座彩绘泥塑神像,高四丈,栩栩如生,彩带萦绕,似要飞升。

金身神像的高矮,很大程度就意味着一位神只,在一国朝廷内的山水谱牒位次的前后。

像先前陈平安路过的那座祠庙,神像高不过一丈余。

陈平安知道此间密事。

这位江神娘娘本名杨花,曾是大骊娘娘的贴身侍女,怀抱一把金sè长穗的古剑,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舍了人身,死而为神,成为这条江水的神灵,她在水中承受巨大痛苦,自塑神只金身的时候,曾经引来异象,金身品秩极高,使得大骊朝廷极其重视,先是将河升江,再将这位水神娘娘直接提拔到江神中的最高位。

陈平安既没有请香烧香,也没有做出任何礼敬举动,待了片刻,就离开大殿,走出占地广袤的祠庙,原路返回。

从头到尾,江神庙气象寂然,唯有香火袅袅。

陈平安这次没有劳驾魏檗,等到他徒步走回落魄山,已是第二天的暮sè里,期间还逛了几处沿途山头,当年得了几袋子金精铜钱,阮邛建议他购买山头,陈平安独自带着窑务督造署绘制的堪舆图,走遍群山,最后挑中了落魄山、真珠山在内的五座山头。如今想来,真是恍若隔世。

陈平安登山后,先去了趟竹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总不能每天都躲着老人,再说了,老人真要揍他,也躲不掉。

陈平安在一楼写了几封信,打算分别寄去山崖书院、青峡岛刘志茂和顾璨、梳水国宋雨烧所在山庄,其中寄给顾璨的那封信,还要帮忙捎话给珠钗岛刘重润。至于寄给刘志茂的飞剑传讯,则提了一下春庭府女官红酥的处境。

刘志茂大难不死,如今不但已经安然走出宫柳岛水牢,重返青峡岛,并且摇身一变,与刘老成一样,成了玉圭宗下宗的供奉,并且排名第三。当年对青峡岛落井下石的书简湖诸多势力,估计要吃不了兜着走。至于青峡岛内的弟子、供奉,估计更要吃挂落,例如那个万般谋划都以师父刘老成必死作为前提的聪明人,素鳞岛金丹修士田湖君。

所以老话说的做人留一线,还是很有道理。

最后一封信,是写给桐叶洲太平山钟魁的,需要先寄往老龙城,再以跨洲飞剑传讯。其余书信,牛角山渡口有座剑房,一洲之内,只要不是太偏僻的地方,势力太弱小的山头,皆可顺利到达。只不过剑房飞剑,如今被大骊军方牢牢掌控,所以还是需要扯一扯魏檗的大旗,没办法的事情,换成阮邛,自然无需如此费劲,说到底,还是落魄山未成气候。

写过一封封书信,找到裴钱和朱敛,让他们送往牛角山。

裴钱兴致勃勃。

就想要喊上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一起赶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只是却被陈平安喊住了他们,裴钱只好与老厨子一起下山,不过问了师父能否牵上那匹渠黄,陈平安说可以,裴钱这才大摇大摆走出院子。

本来以为自己只有下次闯荡江湖,才能跟师父讨要一匹小毛驴儿,不曾想如今就能骑上高头大马了,不如以后就别混江湖了吧,骑马在落魄山周边逛荡,不也算走江湖?还不用碰着那么多不喜欢的坏人,饿了就能跑回落魄山,不愁吃不愁穿,这样的江湖,小归小,可她很中意唉。

郑大风已经不在山上,说是去龙泉郡城那边结几笔账,然后就来落魄山住下了,估计郑大风是跟酒楼客栈欠了一屁股债,这不跟朱敛借了钱,至于还不还,什么时候还,天晓得。

那个名叫岑鸳机的少女,当时站在院子里,手足无措,满脸涨红,不敢正视那个落魄山年轻山主。

陈平安自然不会介意那点误会,说实话,起先一番自作多情,误以为朱敛一语中的,不曾想很快给天真少女当头一棒,陈平安还有点失落来着。

倒不是陈平安真有花花肠子,而是世间男子,哪有不喜欢自己模样周正、不惹人厌?

陈平安也没有故意冷落岑鸳机,再次将先前龙泉郡城岑家门口的言语说了一遍,既然到了落魄山,要在这里习武,规矩必须得有,最好先与朱敛一一问清楚,然后只要在规矩之内,再做什么说什么,便没了忌讳,而且即便将来受了责罚,觉得自己没有错,也不用担心,可以直接找他陈平安讲道理,绝对不会有人拦阻,只要她讲得对,陈平安就认她的理。

岑鸳机迷迷糊糊,点了点头,还是不说话。

她既宽心又忧心,宽心的是落魄山不是龙潭虎穴,忧心的是除了朱老神仙,怎的从年轻山主、山主的开山大弟子再到那对青衣、粉裙小书童,都与岑鸳机心目中的山上修道之人,差了很多。唯一一个最符合她印象中仙人形象的“魏檗”,结果竟然还不是落魄山上的修士。

至于那个名叫石柔的老头子,不爱说话,更是古怪,瞧着就渗人。

岑鸳机心中叹息,不管了,还是安心习武吧。

陈平安带着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一起走向竹楼那边的崖畔石桌。

粉裙女童坐在陈平安身边,位置靠北,如此一来,便不会遮挡自家老爷往南眺望的视野。

青衣小童坐在陈平安对面,一伸手,粉裙女童便掏出一把瓜子,与最喜欢嗑瓜子的裴钱相处久了,她都有些像是卖瓜子的小贩了。

陈平安正sè说道:“你们始终没个正式的名字,也不是个事儿。以后落魄山可能会有个门派,说不定连祖师堂都会有。不过你们的本命名字,你们还是自己藏好,我这些年都没问你们,以后也不会,落魄山就算日后成为了真正的修行山头,同样不会跟你们索要,我现在就可以把话撂在这里,以后谁嘴碎,拿着个说事,你们跟我说,我来跟他聊。但是将来可以记录在祖师堂谱牒上的名字,终归得有,所以你们有没有喜欢的化名?”

山川湖泽的精怪妖物,所谓的本命姓名,必须小心翼翼篆刻在心湖、心扉、心田某处。

尤其是化作人形之后,这个名字必不可少,等于是“昭告天下”,如同立国的国号。

山上秘传,若是精怪妖物不愿被“记录在册”,就会被浩然天下的大道所排挤,坎坷不断。许多远离人间的山泽精怪,不谙此道,之所以成道极难,修行路上没有人告知此事,导致百年千年,始终无名无姓,跌跌撞撞,破境缓慢,不被浩然天下认可,是根本原因之一。

只是一旦真名被修士掌握,精怪妖物就等于被拿捏住一个大把柄。

所以陈平安从未询问过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的本命真名。

陈平安突然笑了,自信满满道:“你们如果自己想不好,没关系,我来帮你们取名字,这个我擅长啊。”

原本还在摇头晃脑嗑瓜子的青衣小童,给雷劈了似的,丢了瓜子在桌上,双手撑在石桌上,哀嚎道:“使不得啊!我可以自己慢慢想名字啊,老爷你已经如此辛苦了,就别再劳心了……”

就算是最亲近陈平安的粉裙女童,粉扑扑的可爱小脸蛋儿,都开始脸sè僵硬起来。

陈平安看了眼青衣小童,又看了眼粉裙女童,“真不用我帮忙?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别后悔啊。”

青衣小童赶紧揉了揉脸颊,嘀咕道:“他娘的,劫后余生。”

粉裙女童怕自家老爷伤心,就假装没那么开心,绷着粉嫩小脸儿。

陈平安犹不死心,试探性问道:“我返乡路上,琢磨出了好些个名字,不然你们先听听看?”

青衣小童泫然欲泣:“老爷啊,我听说读书人的学问,用掉一点就少一点,四把剑,初一十五,降妖除魔,老爷你的学识、才情应该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啊,就省着点用吧。”

青衣小童一头磕在石桌上,装死,只是实在无聊,偶尔伸手去抓起一颗瓜子,脑袋微微歪斜,偷偷嗑了。

陈平安叹了口气,“那行吧,什么时候后悔了,就跟我说。”

青衣小童脸贴着桌面,朝粉裙女童做了个鬼脸。

粉裙女童掩嘴而笑。

陈平安笑脸温柔,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返乡路上,陈平安骑马而行,翻看着一枚枚竹简,仔细浏览上边的美好文字,就为了给这两个小家伙取个好听的名字。

可惜了,英雄无用武之地。

聊完了正事,两个小家伙起身告辞后,跑得飞快。

陈平安哑然失笑。

坐在原地,桌上还剩下青衣小童没吃完的瓜子,一颗颗捡起,独自嗑着瓜子。

自己与大骊宋氏签订山头契约一事,朝廷会出动一位礼部侍郎。

陈平安拍拍手,掏出那张日夜游神真身符,有些犹豫。

魏檗说过,福禄街李氏虽然底蕴不浅,可是李氏老祖当初强行破开金丹瓶颈,一举跻身元婴,耗费了大量家底。而且这位相对外边修士而言“极其年轻”的元婴修士,在骊珠洞天的禁制破开后,习惯了早年那种小天地,当年的惠泽,如今重归大天地,反而是祸事了,根基太浅,境界太高,以至于形成了海水倒灌的险峻形势,需要消耗神仙钱来筑造堤坝,防止yīn煞浊气源源不断的侵袭。

除此之外,李氏如今在大骊京城那边接手了一栋落魄王侯子孙的大宅子,诸如此类,开销极大,所以李家现在是真缺银子。

最早小镇上的福禄街、桃叶巷那四大姓十大族,已经大变样。

一些已经迁了出去,然后就杳无音信,一些已经就此沉寂,不知是蓄势,还是在不为人知的幕后谋划中伤了元气,而一些当年不在此列的家族,例如出了一个长眉儿的桃叶巷谢氏,由于蹦出个北俱芦洲天君谢实的老祖宗,如今在桃叶巷已经是首屈一指的大族。

二楼那边,老人说道:“明天起练拳。”

陈平安应了一声,站起身,去了竹楼后边的小池塘,池水清澈见底,魏檗开辟出这方小塘后,源头活水,可不简单,直接来自披云山,之后就将那颗金莲种子丢入其中。

陈平安蹲在一旁,伸手轻轻拍打地面,笑道:“出来吧。”

一个莲花小人儿破土而出,身上没有半点泥泞,咯咯而笑,拽着陈平安那袭青衫,一下子坐在了陈平安肩头。

陈平安已经跟魏檗说过,让他帮着照看莲花小人儿。魏檗当时眼神恍惚,只是点头。

看了一会儿小池塘,当然没能看出一朵花来。

陈平安站起身,带着莲花小人儿走向一楼,这里算是陈平安的正式住处。

许多物件,都留在这边,陈平安不在落魄山的时候,粉裙女童每天都会打扫得纤尘不染,而且还不允许青衣小童随便进入。

陈平安坐在桌旁,蓦然而笑,当下依旧青衫,那就再做一回账房先生?仔细盘点一下如今的家当?

莲花小人跳到桌上,开始跑来跑去,查看那些桌上物件和书籍,是不是摆放整齐了,瞅得一丝不苟,稍有不齐整,就要轻轻搬动,小家伙十分忙碌。

陈平安突然瞥见桌上的一只印章盒,打开后,里边是一方私章,数次游历,都未随身携带,误打误撞,大概算是落魄山如今的镇山之宝了。

陈平安高高举起印章,篆刻着三个字。

陈十一。

陈平安就一直这么看着那三个古篆小字。

陈平安将这枚印章横放在桌上,下巴枕在叠放双臂上,凝视着印章底部的篆文。

陈平安坐起身,手腕拧转,驾驭心神,从本命水府当中“取出”那枚本命物的水字印,轻轻放在一旁。

两枚印章,终于都不再形只影单了。

陈平安重新趴在桌上,自言自语道:“希望有朝一日,当有人以不讲理与我讲理之时,先问过我的拳与剑,答不答应。只是如今拳法也不高,剑术也不成,十年之约已经过半了,怎么办呢?”

就在此刻,背后鞘内剑仙,如点睛之龙,作壁上鸣。

http:///txt/8/8659/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六十三章 十年之约已过半 的精彩评论

15 条评论

  1. ?沙发# 啊喔呃呦迂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一楼么

  2. ?板凳# Alex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WHAT!!!???什么情况!!!???

  3. ?地板# 啊喔呃呦迂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总管牛逼

  4. ?4楼# 叶子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哦豁哦豁

  5. ?5楼# 陈十一郎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五楼?

  6. ?6楼# 年年岁岁花相似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岁岁年年人不同!

  7. ?7楼# 一二一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凑个热闹

  8. ?8楼# 陈十一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卧槽,爆发了

  9. ?9楼# 老鼠爱大米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哦呵呵呵!

  10. ?10楼# 执剑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前十,我占个楼

  11. ?11楼# 匿名 : 2019年01月04日 回复

    第一次这么高的楼层

  12. ?12楼# 阿良 : 2019年01月05日 回复

    我是几楼

  13. ?13楼# 且看且走 : 2019年01月05日 回复

    握草,今天两章?

  14. ?14楼# 怎么办? : 2019年01月06日 回复

    接着练呗

  15. ?15楼# 陈平安 : 2019年01月11日 回复

    等你剑成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