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

粥铺药铺事宜已经解决,马笃宜和曾掖本以为像以往那般,继续赶路,去往石毫国边境,有两位边军出身的男子yīn物,遗愿与此有关,人已不能叶落归根,心愿却落在了家乡那边。

但是陈平安却又逗留了一天,直到这天暮sè里,在城门那边停步,远远目送一位黑瘦少年离开郡城,再去看了趟陋巷已经关门的狗肉铺子,门外墙两边,张贴着持笏、武持锏的大骊袁曹两尊门神,陈平安这才返回客栈。

先前在城门那边,陈平安又见到了大骊随军修士关翳然,后者故意撇下身边扈从武卒,与陈平安独自站在城门口,轻声问道:“是放长线钓大鱼,暂时放虎归山,以便寻找出这头小妖的得道之地,找出一两件仙物机缘?还是这样了,由着这头小妖远去,当结了一桩善缘?”

山泽精怪能够幻化人形,必有大福缘傍身,要么是误入荒废的仙家洞府,要么是吞下了凝聚一方天地灵气的灵芝妙药,无论是哪一种,前者顺藤摸瓜,后者直接炼化了那头精怪,都是一笔不小的意外之财。

陈平安笑道:“是后者。”

关翳然遗憾道:“可惜了,如果你没有露面,我有两个天天嚷着揭不开锅的同僚,早盯了这头在狗肉铺子里边窝着的小妖,不过既然你插手了,我便说服他们放弃,本来是个添头,其实平时还有军务在身,当然了,若是你选择了前者,倒是可以一起做。”

陈平安问道:“我这横插一脚,岂不是减少了你同僚的收益?会不会让你难做人?”

关翳然微笑道:“我与那两个朋友,虽是修行人,其实更多还是大骊军伍人。所以有你这句话,有这份心意,够了。出门在外,难得遇家乡人,可以不那么客气,但是有些客气,有了,是最好,没有,也无碍,大不了以后见着了,假装不认识,一切按照咱们大骊律法和军规矩来。”

陈平安深以为然道:“正理。”

关翳然爽朗大笑,“很高兴能够在这种离着家乡十万八千里的地儿,遇见你这么个有出息的自家人。”

陈平安抱拳道:“如今我不便泄露身份,将来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找关兄喝酒。”

关翳然这位大骊武秘书郎,抬臂握拳,轻敲胸前铁甲,“那我可真记下了!事先说好,沙场之,兄弟为我所救,欠我命都无所谓,唯独欠我关翳然的酒,天王老子也不行!”

这一场同乡人在异乡的萍水相逢,逢离皆尽兴。

在那位青sè棉袍的年轻人远离城门,有两位披挂大骊武库特制轻甲的随军修士,缓缓而来,一位青壮汉子,一位纤弱女子。

女子打量了一下好似意犹未尽的关翳然,好问道:“翳然,今年一开春,可不是啥好兆头,你白白丢了这么多神仙钱,还这么开心?”

关翳然呵呵笑道:“我开心啊,千金难买我乐意。”

壮汉说道:“一个能够轻易将一颗小暑钱送出手的年轻修士,对那头小妖,又全无所求,反而故意一路相送到城门口,加先前在城内的开设粥铺药铺,按照谍报显示,并非一城一地,而是处处如此。换成别人,我不信有这等菩萨心肠的山修士,换成此人,观其言行,倒是都说得通,我觉得翳然做得没错,本是家乡人氏,能当个值得咱们与之喝酒的朋友,怎么都不亏。”

身姿曼妙却挎一把巨剑的年轻女子,抱怨道:“你们男人啊,都是这么个鸟样,稍稍遇对胃口的人,喜欢打肿脸充胖子,至于吗?”

关翳然一本正经道:“戚姑娘,你这么讲我们男人,我不乐意了,我虞山房可有钱多了,哪里需要打肿脸,当年是谁说我这种出身豪阀的纨绔子弟,放个屁都带着铜臭味来着?”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玩意儿!”身段纤柔如春日杨柳的女子,一拳砸在关翳然的肩头,打得关翳然踉跄后退几步,女子转身走回城头。

关翳然呲牙咧嘴揉着肩头,是真疼,满脸苦笑,名为虞山房的壮汉一脸幸灾乐祸。

女子是位来自风雪庙的兵家修士,相较于多是在大骊铁骑当担任高层武官的真武山修士,姓戚的女子,并非没有这个机会,只是选择了另外一条仕途轨迹,不过大骊边军对此并不怪,风雪庙的兵家修士,多是如此,下山之后,喜欢当那孑然一身的游侠儿,偶有女子这般的,也是担任一些重要武将的贴身扈从。

虞山房一把搂住关翳然肩头,低声道:“翳然,这么多年来,像我,认识你怎么都得有七八年了,还是只认为你是个来自京城的将种子弟,高不成低不的那种门户,不然当年也不至于给家族丢到那么个破烂地方,一待是将近三年,一直是我们边军最底层的随军修士,要知道你这一口京腔,不知道多么惹人厌烦。反倒是戚琦,才认识没两年功夫,这次一起南下而已,她却是唯一看穿你家世身份的,硬说你小子是豪阀子弟,为啥?我们这帮一起在大雪天冻屁股拉过屎的老兄弟们,可都不太相信,难道你们俩已经……”

虞山房给关翳然挣脱开后,双手拇指抵住,朝后者挤眉弄眼。

关翳然无奈道:“谁不知道这位戚琦,对她那位风雪庙别脉的小师叔祖,剑仙魏晋,仰慕已久。”

关翳然叹了口气,“而且我也早有了未婚妻,不瞒你说,还真是一位京城世族嫡女,只是我从未见过面,想来好笑,将来娶亲,掀起红盖头的那天,才能知道自己媳妇长什么模样。”

虞山房好道:“到底哪家的倒霉闺女,摊你这么个地地道道的边军糙老爷们?”

“没你这么埋汰自家兄弟的。”关翳然一手手心抵住大骊边军制式战刀的刀柄,与虞山房并肩走在异国他乡的街道,环顾四周,两边街道,几乎都张贴着大骊袁曹两尊彩绘门神,大骊柱国姓氏,那么几个,袁曹两姓,当然是大骊当之无愧大姓的大姓。只不过能够与袁曹两姓掰手腕的柱国姓氏,其实还有两个,只不过一个在山,几乎不理俗事,姓余。一个只在朝堂,从不涉足边军,祖籍位于翊州,后迁徙至京城,已经两百年,每年这个家族嫡子孙的返乡祭祖,连大骊礼部都要重视。连大骊国师都曾与皇帝陛下笑言,在一百年前,在那段宦官干政、外戚擅权、藩镇造反、修士肆掠轮番阵、导致整个大骊处于最混乱无序的惨烈岁月里,如果不是这个家族在力挽狂澜,勤勤恳恳当着大骊王朝的缝补匠,大骊早崩碎得不能再碎了。

虞山房双手十指交错,向前探出,舒展筋骨,身躯关节间劈啪作响,诸多个人的因缘际会之下,这个从边军末等斥候一步步被提拔为武秘书郎的半个“野修”,随口道:“其实有些时候,我们这帮老兄弟喝酒闲聊,也会觉得你跟我们是不太一样的,可到底哪儿不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没法子,不得那拨给塞入军的将种子弟,咱们都是给边境风沙天天洗眼睛的家伙,个个眼神不好使,远远不得那些个官宦子弟。”

关翳然笑道:“我认朋友,三种。沙场,敢说死死的,官场,真正有风骨的读书人,最后是山的……好人。”

关翳然有些伤感,“只可惜,第一种和第三种,好像都活不长久。沙场不用多说,这么多年的生生死死,死了最要好的兄弟,咱们都已经不会再像个娘们一样,哭得死去活来了。第三种,我以前认识一个叫余荫的年轻人,我特别佩服的一个同龄人,怎么个好法呢,是好到会让你觉得……世道再怎么糟糕,有他在前边,说着话做着事,够了,你只需要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你会感到开心。但是这么一个很好的修道之人,死得是那么不值得,对他寄予厚望的家族,和咱们的朝廷,为了大局,选择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觉得这样不对,但是那些大人物,会听我关翳然这种小人物说出来的话吗?不会。哪怕……我姓关。”

虞山房笑着拆台道:“姓关怎么了,了不起啊?又不是那柱国之列的云在郡关氏!你在军在册的户籍,清清楚楚写着,你小子来自京城,咱们将军什么德行,你还不清楚?早将你的底细翻了个底朝天,跟咱们说是京城三流的将种门庭,莫说是那条柱国与柱国当邻居、尚书与尚书隔着墙吵架的意迟巷,连将军一大堆的篪儿街,你家都没资格去弄个小院子,怎么,你小子跟这个云在郡关氏沾亲带故?因为旧袍泽兼死对头的刘将军,当年莫名其妙发现自己麾下的一名年轻斥候,竟然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京城二流将种子弟,祖辈是当过从二品大将军的,还得了个让人流口水的谥号来着,咱们将军感觉给刘将军压了自个儿一头,这会儿天天做梦,想着自己带出来的崽子里边,偷偷藏藏着个第一流的将种崽儿,笑死个人。”

关翳然犹豫了一下,“如果哪天我死了,咱们将军说不定会哭哭笑笑骂我了。”

虞山房震惊道:“咋的,你小子真是祖籍在翊州的关氏子弟?”

关翳然点头道:“翊州云在郡关氏,我是嫡玄孙,没办法,我家老祖宗虽然不是修行之人,但是筋骨特别结实,百岁高龄,还能一顿饭喝下一斤酒吃掉两斤肉,当年国师大人见着了,都觉得意外。”

虞山房白眼道:“我信你个鬼!你要是能见过崔国师,我还见着了皇帝陛下呢!”

关翳然嘿了一声,“我说了,你不信,爱信不信,反正没我卵事了。”

虞山房狐疑道:“真是?”

关翳然笑着点头,“真不骗你。还记得我大前年的年关时分,有过一次告假回京吧,戚琦说过她曾经跟随传道人,在正月里去过京城,可能是在那条雨花巷,或是在篪儿街,当时我在走门串户拜年,所以戚琦无意间瞥过我一眼,只不过那两处规矩森严,戚琦不敢尾随我,当然,那时候戚琦跟我还不认识,根本没有必要探究我的身份。”

虞山房悄然伸手,鬼鬼祟祟,想要摸一摸关翳然的脑袋。

关翳然头一撇,气笑道:“干嘛?想娘们想疯了,把我当成戚琦了?”

虞山房搓手道:“这辈子还没摸过大人物呢,想过过手瘾。啧啧啧,柱国关氏!今晚老子非把你灌醉了,到时候摸个够。喊老兄弟们,一个一个来。”

关翳然嬉笑道:“这种缺德事,你要是能做得出来,回头我去娶了给你说成仙女儿的待嫁妹妹,到时候天天喊你姐夫。”

虞山房一脚踹在关翳然屁股。

关翳然受了这一脚,没躲。

两人继续并肩而行。

虞山房突然叹了口气,“这个事情,兄弟们走的时候,你该说一说的,哪怕偷偷讲给他们听也好啊。”

关翳然沉默片刻,摇头道:“说不出口。”

虞山房黯然点头,“倒也是。”

关翳然突然笑道:“哪天我死在战场,真相大白,到时候咱们将军也好,你也好,好歹是件能够拍胸脯与其他骑军说道说道的事情。”

虞山房摇摇头,“你别死。”

关翳然也摇头,缓缓道:“因为翊州关氏子弟,出身勋贵,所以我不能死?大骊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虞山房笑道:“你想岔了,我是觉得,你小子当年是怎么看待那个叫余荫的同龄人,我如今是怎么看待你的,以后你在咱们大骊庙堂当了大官,哪怕那时候你去了京城,人模狗样的,不再披挂甲胄了,每天穿着身官皮,而我还留在边军厮混,咱俩说不定这辈子都八竿子打不着了,可我还是会觉得……放心,嗯,是较放心。”

关翳然点点头。

虞山房好问道:“我纳了闷了,你们这些个大大小小的将种子弟,怎么好像都喜欢隐姓埋名,然后来当个不起眼的边军斥候?”

关翳然笑道:“在意迟巷和篪儿街,每一个还要点脸的将种子弟,都希望自己这辈子当过一位货真价实的边军斥候,不靠祖辈的功劳簿,靠自己的本事,割下一颗颗敌人的头颅,挂在马鞍旁。以后不管什么原因,回到了意迟巷和篪儿街,哪怕是篪儿街父辈混得最差劲的年轻人,当过了边关斥候,然后在路见着了意迟巷那帮尚书老爷的龟儿孙,一旦起了冲突,只要不是太不占理的事儿,只管将对方狠狠揍一顿,事后不用怕牵连祖辈和家族,绝对不会有事,从我爷爷起,到我这一代,都是这样。”

虞山房啧啧称道:“这也行?”

关翳然跺了跺脚,微笑道:“所以我们大骊铁骑的马蹄,能够踩在这里。”

虞山房小声问道:“翳然,你说有没有可能,将来哪天,你成为你们云在郡关氏第一个获得武将美谥的子孙?”

“借你吉言,借你吉言。”

关翳然连忙鞠躬感谢,直腰后打趣道:“不能是以巡狩使的官身获得谥号?”

虞山房拍拍关翳然的肩膀,“既然已经是关氏子弟了,要低调些,口气小一些,不然光是一口京片子这么惹人厌,以后还了得?还不得天天给我和兄弟们当娘们摸?”

关翳然揉了揉下巴,“有道理,很有道理。”

穗山之巅。

金甲神人无奈道:“再这么耗下去,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混,那位事务繁重的大祭酒,给你拖了多久了?他以往再钦佩你的歪理,都要耗光对你的好感了。”

老秀才盘腿而坐,双手在搓耳朵,“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了吧。”

金甲神人缓缓道:“根据消息,龙虎山祖师堂那边,不太对劲。来自北俱芦洲的那位火龙真人,在那人递出那一剑之后,好像给帮了个倒忙。”

老秀才笑道:“你又怎么知道,别人眼,天大的坏事,不是这位龙虎山外姓大天师想要的结果?”

金甲神人本是随口一提,别说是一个外姓大天师,是龙虎山天师府的本家大天师,做了什么,他这位穗山大神,同样全然无所谓。

不过分属儒家三脉的三位学宫大祭酒,分别在白泽、那位得意读书人和老秀才这边一一碰壁,要么无功而返,要么连面都见不着,哪怕是穗山大岳的主神,他也会感到忧虑重重。

因为事情实在太大,涉及到了最根本的天下大势。

老秀才说道:“我的学生,起其余几支大的脉,算很少很少了。没办法,我眼光挑剔,谁都不得……”

金甲神人嗤笑道:“这种屁话,说给我一个听,有意思吗?”

老秀才点头道:“总说给我自个儿一个人听,有意思些了。”

金甲神人闭嘴不言。

老秀才见这个家伙没跟自己拌嘴,便有些失望,只得继续道:“老大,崔瀺最有才情,喜欢钻牛角尖,这本是做学问最好的态度。但是崔瀺太聪明了,他对待这个世界,是悲观的,从一开始是这样。”

“先说老三,齐静春学问最好,还不止是最高那么简单,便是我这个当先生的,都要称赞一句,‘包罗万象,蔚为大观’。如果不是摊我这么个先生,而是在礼圣或是亚圣一脉,说不定成会更高。齐静春对待这个世界,则是乐观的。’

‘说回老二,左右性子最犟,其实人很好,特别好。还在陋巷过穷日子的时候,我都让他管钱,我这个搂不住钱袋子的先生管钱,有用多了。崔瀺说要买棋谱,齐静春说要买书,阿良说要喝酒,我能不给钱?我这瘦竹竿儿,肯定是要打肿脸充胖子的。左右管钱,我才放心。左右的资质、才学、天赋、秉性,都不是弟子当最好的,却是最均衡的一个,而且天生有定力,所以他学剑,哪怕很晚,可实在是太快了,对,是太快了,快到我当年都有些心慌。生怕他成为浩然天下几千年以来,第一个十四境剑修。到时候怎么办?别看这家伙远离人间,恰恰左右才是最怕寂寞的那个人,他虽然百余年来,一直远离人间,在海逛荡,可左右真正的心思呢?还是在我这个先生身,在他师弟身……这样的弟子,哪个先生,会不喜欢呢?”

“还记得当年有个大儒骂我骂得……确实有些yīn损缺德了,我哪里好跟他计较,一个小小的书院圣人而已,连陪祀的资格都么得有,我要是跑去跟这么个晚辈吵架,太跌份了。左右偷偷摸摸过去了,打得人家那叫一个哭爹喊娘,左右也实在,竟然傻乎乎认了,还跑回来我跟前认错,认错认错,认个你娘的错哦,不知道蒙个面揍人?事后脚底抹油,不认,能咋的?来打我啊,你打得过我左右嘛?算打得过,你左右不认账,那一脉的副教主能打死你啊?他能打死你,我不能打死他啦?唉,所以说左右还是缺心眼,我这个苦兮兮当先生的,还能怎么办,毕竟小齐他们都还瞧着呢,那罚呗,屁颠屁颠带着左右去给人赔礼道歉,还要做这做那,补偿来补偿去,烦啊。”

金甲神人疑惑道:“左右愿意跟你认错,岂会愿意跟别人道歉?”

老秀才白眼道:“我当然是私底下跟左右讲清楚道理啊,打人打得那么轻,怎么当的圣弟子?怎么给你师父出的这一口恶气?这么一讲,左右默默点头,觉得对,说以后会注意。”

金甲神人笑呵呵道:“我服气了。”

老秀才喟叹一声,“老四呢,较复杂了,只能算是半个弟子吧,不是我不认,是他觉得出身不好,不愿意给我惹麻烦,所以是他不认我,这一点,原因不同,结果嘛,还是跟我那个闭关弟子,很像的。此外,记名弟子,其余人等,各有千秋。”

“其茅小冬,在传道授业解惑当先生这件事,是最像我的,当然了,学问还是不如我这个先生高。做什么事情都规矩,是离着老头子所谓的从心所欲不逾矩,还是有些距离。可惜这种事情,旁人不能咋咋呼呼去点破,只能自己想通、自己勘破。佛家自了汉的说法,极好。在这件事情,道家不够善喽……”

老秀才没有细说下去,没有往高处说去,换了话题,“我啊,跟人吵架,从来不觉得自己都对、都好,别人的好与不好,都得知道。不然吵架图什么?自己说是说痛快了,一肚子学问,到底落在何处?学问最怕成为无根之水,从天而降,高高在,瞧着厉害,除了读书人自家吹捧几句,意义何在?不沾地,不反哺土地,不真正惠泽老百姓,不给他们‘人生苦难千千万、我自有安心之地来搁放’的那么个大箩筐、小背篓,反正只是往里头塞些纸章、让人误以为只有圣贤才配讲的道理,是会累死人的,又何谈奢望教化之功?”

老秀才站起身,身形佝偻,眺望远方,喃喃道:“性本善,错吗?大善。可是这里边会有个很尴尬的问题,既然人性本善,为何世道如此复杂?儒家的教化之功,到底教化了什么?教人向恶吗?那么怎么办,老头子和礼圣都在等,然后,终于等到了我,我说了,人性恶,在一教之内,相互砥砺、切磋和修缮,关键是我还站得住,道理讲得好,所以我成了圣,但是又有一个更尴尬的问题出现了,换成你这么个局外人来看,你觉得性本恶学说,可以成为儒家脉之一,这没关系,可是真的能够成为我们儒家的主脉吗?”

老秀才自问自答道:“万万不能的。”

老秀才竖起大拇指,指向自己心口,“我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沉默许久。

金甲神人难得叹息一声,带着些惋惜。

老秀才没有收起那根大拇指,突然唏嘘道:“这么一想,我真是圣贤豪杰兼具啊,厉害的厉害的。”

金甲神人始终没有说一个字。

老秀才转过头,无奈道:“你咋不反驳我几句,我才好以理服人啊。”

金甲神人淡然道:“根本不给你这种机会。”

老秀才哦了一声,欣慰道:“那看来是我已经以德服人了。”

金甲神人深呼吸一口气。

不然?

老秀才突然正sè道:“别着急撵我走,我也要学那白泽和那个最失意的读书人,再等等,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是我也想等等看。”

金甲神人问道:“万一等到最后,错了呢,不后悔?”

老秀才双手负后,眯眼冷笑:“后悔?从我这个先生,到这些入室弟子,不论各自大道取舍,后悔?没有的!”

金sè拱桥之。

剑被插入桥栏之,剑尖与一小截剑身已经没入其,火星四溅,无绚烂。

坐在一旁的女子,将桐叶伞横放在膝盖,她站起身,撑开那把看似平平的油纸伞,抬头看了一眼,一闪而逝,唯有桐叶伞悬停原地。

她一步来到一座福地,在一座水井口。

那把“随手赠送”的桐叶伞,自然大有深意,只是原主人送了,新主人却未必能活着发现真相的那一天。

可这与原主人有何关系?既是算计,又非算计,道可道,不可道也。

几乎瞬间,有一位身材高大的老道人来到她身旁,微笑道:“好久不见。”

她没有理睬,环视四周,点头道:“放在当下,已经算是不错的大手笔。”

老道人笑道:“不然如何去与道祖论道?”

她瞥了他一眼。

老道人神sè自若。

她凝视这座藕花福地的某一处,似有所悟,讥笑道:“你倒是不忘本。”

老道人哈哈大笑,十分快意,“顺势而为,举手之劳,颠倒乾坤,一洲陆沉。”

她皱了皱眉头。

老道人感叹道:“如今终究不是当年了。”

她摇摇头,“只是我换了主人而已。”

老道人没有说话。

此事,便是他也不好评论。

她问道:“这么小一块地盘而已?”

老道人笑道:“真的不能再多了。”

她似乎失去了兴致,失望而归,便身形消逝,重返自己的那座天地,收起那把桐叶伞。

老道人站在水井旁,低头望去,凝视着幽幽井水。

老道人收回视线,抬头望向天幕,“这是我重返青冥天下的见面礼,如何?”

与藕花福地相接连的那座莲花小洞天,有位老人,依旧在看一粒水珠,看着它在一张张高低不平的荷叶摔落,水珠大小如寻常雨滴,可是许多荷叶却会大如山岳峰峦,更大的,更是大如天下王朝的一州之地,故而一张荷叶的脉络,可能会长达数十里数百里,所以一粒渺小水珠的走势,最终落在何处,等待那个结果的出现,必然会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老人丝毫不着急。

岁月悠悠,光yīn流逝。

只是作为天地间最大的规矩存在,哪怕是那条浩浩荡荡的光yīn长河,在流经老人身边的时候,都要自行绕路。

看网友对 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百五十章 再等等看 的精彩评论

63 条评论

  1. ?沙发# 大师兄早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哟,又更了

    • ?↓1层 剑来了 : 2018年12月13日 回复

      受友之托
      女,25岁,未婚,身高165cm,体重48KG,成都。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运维相关业务,工号: 622442619。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
      市区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一直没有合适的男朋友。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 ?↓2层 两袖青蛇 : 2018年12月13日 回复

        新套路,6

        • ?↓3层 匿名 : 2018年12月20日 回复

          我信你个鬼啊,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 ?↓2层 很赔钱 : 2018年12月16日 回复

        我崔东山可行?跟姑娘说 别怕我的国师身份 她配得上

  2. ?板凳# 青冥天下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哇前排

  3. ?地板# 青冥天下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第一次这么靠前

  4. ?4楼# 神仙姐姐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又慢了。。。。啊

  5. ?5楼# 宁十三箭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再等等看吧,现在不好看

  6. ?6楼# 汉祚高门兰陵萧氏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 ?↓1层 有剑来乎 : 2018年12月12日 回复

      复制过来有啥意思?和这篇文章有什么关联??

      • ?↓2层 八风不动一剑山河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12月12日 回复

        读后感都看不懂,嗞嗞….

      • ?↓2层 八风不动一剑山河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12月12日 回复

        你不会希望我看完一章就写一首诗,和一首词或者来一篇正气浩然的古散文吧?

        吾要是有这等实力,早就写书而不是等总管的书看了

  7. ?7楼# 支付宝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24797808” 立即领红包三天内选择对应的付款方式使用才有效哦。

  8. ?8楼# 疯货吸猪猴 : 2018年12月09日 回复

    前十名都国际

  9. ?9楼# 耿胖哥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前十不,哈哈

  10. ?10楼#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前十!哈哈哈哈哈

  11. ?11楼# 南风知我意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陈十一!哈哈哈哈哈哈

  12. ?12楼#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前排啊.

  13. ?13楼# 秀儿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我己丰满欲滴,陈平安,你走的这么慢,何时才成为陈十一?

  14. ?14楼# cpp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第9啊

  15. ?15楼# 大名鼎鼎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三秒??

  16. ?16楼# 一头难厌~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性善性恶自难逃,漫来漫去也使空。

  17. ?17楼# 耿胖哥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这就是凑字数吧,没意思!

    • ?↓1层 汉祚高门兰陵萧氏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总管的书,三浅一深,你要掌握好节奏

      • ?↓2层 海上飞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九浅一深才对,三浅一深高潮太短!!细细品!

  18. ?18楼# 陈平安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个人觉得老四是妖族的人,崔兔这么厉害..老四是不是妖族入侵人族天下一个分支

    • ?↓1层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老四不是说平安吗

      • ?↓2层 干死崔王八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小平安是关门弟子,老四就是那个画里坐在地上的大个子。

        • ?↓3层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老四茅小春

    • ?↓1层 五年后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不是,前文说过看光阴长河里除了1.2.3徒弟和阿良,还有一个高大背影的人

    • ?↓1层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我也觉得老四是妖族哈哈

    • ?↓1层 青衫二狗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py看书,还能引出这么多瞎看的

  19. ?19楼# 陈平安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个人觉得老四是妖族的人,崔兔这么厉害..老四是不是妖族入侵人族天下的很厉害的幕后谋士

    • ?↓1层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崔瀺(chan)

  20. ?20楼# 我想静静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我想静静

  21. ?21楼# 一一一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老四是陈醇安吧,大儒,大妖,和老秀才有交往

  22. ?22楼#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啥时候能更新个五百章,让我看的爽一点

  23. ?23楼# 十八公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不知该说点啥

  24. ?24楼# 陈平安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为什么这章节没有我了???

  25. ?25楼# 年轻人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再等等,再等等

  26. ?26楼# 老四是谁?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老四到底是谁?有提到过吗?

  27. ?27楼# 我想静静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616096046”领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

  28. ?28楼# 喜马拉雅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又特么在这写些读着费劲的句子,真把自己当经典呢。本末倒置,误入歧途。

    • ?↓1层 匿名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逼逼啥

    • ?↓1层 我是爷爷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BB啥?不爱看滚啊。

    • ?↓1层 匿名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没耐心读总管就去读一些你觉得有趣的东西吧,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写作习惯,倒不必以此非人

  29. ?29楼#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老四可能是妖族,陈平安是关门弟子

  30. ?30楼# --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太慢了

  31. ?31楼# 匿名 : 2018年12月10日 回复

    总管,来几章爽的

  32. ?32楼# 匿名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真的 你更新太慢了 妈的 我还能活几年!

  33. ?33楼# 克己复礼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这么不勤奋,想必写的很痛苦吧,那就赶紧宣布太监吧,大家都轻松。

  34. ?34楼# 剧情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剧情推进也太慢了,总管你就直接写陈皮皮合道成功,跻身上午境得了。最近真的水。

  35. ?35楼# 秀儿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别再等了,再等我就老了

  36. ?36楼# 大星星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在等等,等个屁啊,在等老婆都没了

  37. ?37楼# 皮皮虾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有种便秘的感觉

  38. ?38楼# 陈芝豹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再等我的枪都锈了

  39. ?39楼#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不该叫剑来,不贴合主题,应该叫《那些年我凭嘴炮纵横的江湖》

  40. ?40楼# 小师叔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老道人是谁?

  41. ?41楼# 克己复礼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我等了

  42. ?42楼# 耿胖哥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总管不是人啊!老不更

  43. ?43楼# 匿名 : 2018年12月11日 回复

    还没更新呢。!!!!!!!!!!!!!

  44. ?44楼# hx : 2018年12月20日 回复

    前面不是说了陈平安是剑鞘来的吗???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