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剑仙在后

第三百七十二章 剑仙在后

正月十五,元宵节。

老龙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大街小巷游人如织。五大姓氏按照习俗,各自打造了一条灯火长龙,架抬游街,若是从云海俯瞰这座宝瓶洲最富饶的城池,就会发现有五条火龙在固定路线上游曳。

陈平安让画卷四人带着裴钱出去赏灯,赵姓yīn神暗中尾随,以防不测。

他则和郑大风守着铺子,两人在柜台那边站着,一壶酒,两只薄如羽翼的白瓷小酒杯,几碟子佐酒小菜,喝酒吃菜闲聊。

郑大风总有些古怪规矩,喝酒之前,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杨柳枝条,插在灰尘药铺大门上边,还在门槛外边搁了一副碗筷。

陈平安瞥了眼门槛那边,问道:“是敬神礼佛,还是款待路过的孤魂野鬼?”

郑大风笑道:“老头子传下来的东西而已,具体怎么个说法,老头子从来不解释,我们当徒弟的,只能依葫芦画瓢,照做就是。这老龙城里边,可没有什么妖魔鬼怪,这么多练气士待着,聚在一起,阳气太盛,就算有小猫小狗三两只,药铺有老赵这尊yīn神在,它们也不敢凑过来,鬼魅yīn物,不提那些失了心窍的厉鬼,大多数比咱们人,可要懂规矩讲礼数多了。”

陈平安点了点头,抿了一口酒,还是范家送来的桂花酿,突然说道:“我打算明天找范峻茂帮忙,去云海上边炼制第一件本命物。如果成了,就离开老龙城,往北走。虽说文圣老爷讲了,之后可以随便去哪里,没什么忌讳,不过我想了想,反正目前谈不上有什么大事必须要做,就仍然按照杨老前辈最早的说法,暂时不回龙泉郡,我大概要去宝瓶洲三四个个地方,估计花在赶路上的时间就要一年多,逛完后,差不多就刚好可以回去。”

郑大风斜靠柜台,看着门外的小巷,随口问道:“有没有想过在龙泉郡开宗立派?”

陈平安摇头道:“开宗立派有多麻烦,只看阮师傅的所作所为,大致就心里有数了,难。再者我哪来的资格开宗。”

郑大风哧溜喝了口小酒,满脸陶醉,小半杯桂花酿而已,好似给他喝出了几大坛子美酒的醉醺意思,轻声笑道:“如果能够将龙泉郡西边大山一座座收回来,拥有十余座接连成片的山头,是有灵气底蕴来创立仙家门派的。只不过想要那些势力把到嘴里的肉吐出来,不太容易。之前大骊不过是为了结交拉拢这些山上仙家和王朝豪阀,给的价格才那么低,你如果不是阮邛的那层关系,恐怕连一座真珠山都买不到,更别提落魄山了。”

陈平安对此深以为然。

骊珠洞天虽然不以灵气鼎盛着称于世,可这是跟其余三十五座小洞天作对比,一般的金丹元婴地仙之流,能够单独拥有一座落魄山,结茅修行,开辟府邸,是梦寐以求的天大美事。

陈平安嘴上说开宗立派难难难,可是内心深处,却是极其希望能够真有这么一天,就像他当初在飞鹰堡跟陆台闲聊,甚至早就想好了自家山头,该有哪些人和事。不然为何陈平安会想要跟太平山那位道家老天君,询问一套护山阵法需要多少神仙钱?听闻钟魁讲述老天君坐镇太平山,现出金身法相,手持明月镜,驾驭三剑,追杀背剑白猿在千万里之外,陈平安岂会不心神往之?

那个已经跟灰尘药铺混熟的外乡老人,突然出现,笑眯眯跨过门槛,开门见山道:“陈平安,看样子,是快要离开老龙城啦?想要跟你商量个事。”

陈平安站直身体,放下酒杯和筷子,微笑道:“老先生请说。”

老人示意陈平安只管继续喝酒夹菜,走到柜台旁,直接用手指抓了几颗油炸花生,放入嘴中,沉吟片刻,说道:“可能有那么点强人所难,也有些冒犯,但是缘分一事,聚散不定如浮萍,今朝错过,可能就会此生错过,缩头伸头皆一刀,我还是直接说了,说完之后,陈小兄弟和大风兄弟,你们可别让老儿我以后吃不着这花生米糖藕片,反而天天吃饱闭门羹……”

郑大风没好气道:“咱仨都是敞亮人,你说点痛快话行不行?”

老人仰起头,丢了块藕片到嘴里嚼着,“隋右边虽然已经是纯粹武夫的小宗师,跻身了金身境,极其不容易,可在我看来,瓶颈太大,登顶极难,撑死了就是远游境,运气好,也就只是这八境武夫而已。”

郑大风立即拆台道:“八境武夫而已?老头子,你有本事去大街上喊这话去,看看老龙城那些地仙修士作何感想?会不会气得一巴掌拍烂你的嘴?”

老人是个脾气相当好的,丝毫不计较郑大风的顶撞,笑道:“这不是例外嘛,隋右边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走武道这条断头路……”

郑大风一拍桌子,“说啥?!”

老人赶紧弯腰拿了陈平安那只酒杯,倒满了一杯桂花酿,对郑大风举杯道:“说错话了,我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一口饮尽,就要去倒第二杯。

陈平安笑眯眯伸手捂住酒壶口子,“老先生喝一杯罚酒就行了,咱们这么熟,不用如此见外。”

老人悻悻然放下酒杯,抹了把嘴,惋惜道:“这酒是好,可惜就是味道淡了点,一两杯的,喝不出味儿来。”

郑大风夹了块小葱拌豆腐,“荀老哥,有屁快放!”

姓荀的老人继续道:“隋右边是极其稀少的先天剑胚,拥有剑仙之姿,这也就罢了,关键是她剑心精粹澄澈,以后以元婴剑修破开上五境瓶颈的可能性,会比较大,我不妨撂一句话在酒桌上,只要陈小兄弟愿意割爱,准许隋右边加入我们山门,百年,最多两甲子,我保证隋右边成为一位战力极高的元婴剑修,再拍胸脯保证之后百年内,肯定成为玉璞境修士。”

陈平安微笑不语,递过筷子,还给老人倒了一杯酒。

郑大风冷笑道:“荀老儿,你这是癞蛤蟆张嘴想要吞日月啊?不怕撑死自个儿?退一万步说,隋右边如今就已经是金身境武夫,你自己都说了,成为远游境武夫并不难,需要时间打磨体魄而已。你倒好,直接要隋右边舍了囊中之物的八境武夫不要,散尽一口纯粹真气,再花个一百年两百年的,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上五境剑修?”

老人叫屈道:“我不是早说了嘛,是有那么点强人所难,可是隋右边如此出类拔萃的天赋资质,不转去修习剑道,我若是没看见也就罢了,瞧见了还要憋在肚子里,实在难受,此等暴殄天物之事,我忍不了!你们想啊,隋右边这么个俊俏小丫头,以后就算成了远游境武夫,也是以双拳与人打打杀杀,一拳打来一脚踹去,何等大煞风景,哪里比得上一位风姿卓绝的女子剑仙,白衣飘飘,飞剑斩敌千里外,来得风流?”

郑大风嗤笑道:“说得轻巧,纯粹武夫境界越高,散气越是凶险,尤其是炼神三境,涉及到元神魂魄,一个不小心,隋右边别说是保住先天剑胚的剑仙资质,恐怕直接半条命就没了,荀老儿,你当自己是飞升境大修士,还是保底仙人境修为啊?何况陈平安凭啥要把隋右边这么个大美人,半个贴身婢女,双手奉上,给你这么个游手好闲的老sè胚?!”

老人正sè道:“我辈风流非下流,不足为外人道也。大风兄弟,你可以羞辱老哥我,但是别连自己一并看轻了。”

郑大风朝老人伸出大拇指,夹了一筷子菜,“老哥这句话说得坦荡,我挑不出半点瑕疵。”

老人举杯畅饮一大口,然后抚须而笑,“我就知道,大风兄弟,你是我辈同道真名士,关键时刻说话就是硬气,占理,仗义!”

陈平安捻了一颗花生米,慢慢咀嚼。

老人也不敢催促。

这件事情成与不成,只看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决定。

陈平安思量之后,说道:“我只能说帮你问问看隋右边本人的意思。”

这下子轮到老人大吃一惊,“陈平安,你还真答应啊?”

自知失言,老人一脸讪笑。

天底下再傻的人,都知道一位八境远游境武夫的分量和价值。

这搁在宝瓶洲最顶尖的几大王朝,都是已经涉及到一国武运的超然存在。

老人其实有一肚子好奇纳闷,不过仍是把话语压下,言多必失,以免好好一桩善缘,给自己画蛇添足给弄没了。

老人离开小巷的时候,郑大风说是去透口气,陪着老人一起离开。

到了巷子外大街上的老槐树那边,元宵赏灯,不分贵贱,灯火辉煌,亮如白昼。

老人和郑大风站在树底下,问道:“怎的陈平安也不问问我真实身份,以及更重要的报酬?”

郑大风想了想,“大概只有等到隋右边点头答应,他才会来问这些。”

老人自嘲道:“如此看来,你我还是有些铜臭气,陈平安才是个讲究人。”

郑大风弯着腰,看着熙熙攘攘的热闹街道,淡然道:“讲究人容易吃亏。”

老人也收敛神sè,眼神沉寂,幽幽深深,“去他娘的吃亏是福。”

沉默片刻,姓荀的老人问道:“大风兄弟,何去何从?”

郑大风说道:“废人一个了,就想要重操旧业,回去当个看门人。”

老人问道:“要不要去我山头?神仙日子不敢说,酒肉美人是不缺的。相信你也知道我的脾气,会有事没事找你聊天打屁的。”

郑大风摇头道:“不想欠你这个人情,也没这份心气去你山头狐假虎威了。”

老人拍了拍郑大风肩膀,“想开点,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郑大风气笑道:“你一个上五境练气士还有脸混吃混喝的老家伙,然后跟我这这么个废人说想开点,你好意思啊?”

老人感慨道:“不料我隐藏如此之深,还是给大风兄弟一眼看出了上五境神仙的高人风范,看来书上形容女子天生丽质难自弃,对我而言,也是适用的。”

郑大风转头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的老家伙,“你在师门修行这么多年,是不是经常有人想要跟你练练手?”

老人摇头道:“不曾有过,年轻的时候,靠英俊潇洒,在师姐师妹之中极有人缘,一有麻烦,她们早就争着抢着帮我摆平了。中年以后,幡然醒悟,总觉得每天混迹花丛不太好,重新捡起修行一事,大道之上一日千里,故而宗门长辈无比器重呵护。老了以后,更是德高望重啊。”

郑大风拍了拍老头的肩膀,“亏得荀老哥你不是在咱们家乡长大的,不然会有很多家伙教你做人。”

老人笑了笑,不置可否,自言自语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隋右边若真是愿意投靠我们门下,那我得好好琢磨,该送给她什么样的祖师堂入门礼,该如何报答陈平安愿意松手放人离开了。”

郑大风玩笑道:“有本事送件仙兵给隋右边啊。”

老人呵呵一笑,“这可不行,最少在隋右边跻身玉璞境剑修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把这棺材本拿出来送她的,而且到时候还需要她答应庇护山门,最少三百年才行,不然我可不舍得。”

郑大风转头望去,老人与他对视一眼,理直气壮道:“咋的,吹个牛还犯法啊?”

————

裴钱一行人回到药铺已经很晚,陈平安一直等在门口,喊上隋右边说有事要谈。

两人走在小巷,缓缓而行。

陈平安便将那老人想要隋右边去他所在山头修道的事情,与隋右边原原本本说开了。

隋右边面无表情,反问陈平安可曾知晓那人的底细,姓甚名甚,修为高低,山门何在。

陈平安说这些事情,得先问过隋右边你的意见,他才可以去谈,以及去推敲和确定,得出答案后,他甚至还会飞剑传讯太平山,请求老天君亲自帮忙验证,等到万无一失,才会让隋右边再做最后的决断。

隋右边一直沉默无言,陈平安只好陪着她走出小巷,走在行人稀疏重归寂寥的大街上。

隋右边在破庙一役,死了两次,老龙城外与一位金丹修士互换性命,三次之后,武道之路,就会止步于第八远游境。

隋右边突然站定,问道:“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转投那人山头,最少能够以此赚取一两件法宝,和那老人所在宗门结下一炷香火情分?”

陈平安哑然失笑,摇头道:“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我当然希望你留在身边,希望能够亲自帮你顺顺利利散尽纯粹真气,安心转修剑道,成为一名练气士,大道可以走得更高更远,但是你应该明白,我如今才是五境武夫,长生桥的重建刚刚起步,比起宗字头这些传承千年以上的仙家豪阀,当下这点家底子,根本不够看,而修行路上,一步慢,步步慢。”

隋右边又问,“如果我选择离开,关系我隋右边身家性命的那幅画卷,你会如何处置?”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我当然要藏好,修道一事,人心起伏难料,留在我手上,最少我不会害你,更不会以此要挟你,这一点,你信不信我,我都是如此想的,可是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哪怕那位老人是真心待你,愿意将你收为嫡传弟子,让你进入他所在宗门的祖师堂,可我如何保证其他人,不会对你心生歹意,不会希冀着以此钳制你,在某些危险关头,不会逼迫你去身陷险境?人在高位,身不由己,可是我陈平安不一样,不是说我就比老人更心善,待你更好,而是我最少不会将你隋右边视为货物,不会有人出了高价天价,就将你取舍买卖了。”

隋右边死死盯着陈平安。

陈平安坦然与她对视,“真心话。”

隋右边也没有说答应或是拒绝,反而莫名其妙岔开说了句题外话,“那个太平山女冠,倒是生得绝sè,还是一名元婴剑修。”

陈平安奇怪问道:“然后?”

隋右边问道:“你就没有半点心动?”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双手抱住后脑勺,闲适缓步,“天底下好看的女子多了去,好看就多看一两眼,悦目养眼嘛,人之常情,可为啥要心动?”

隋右边破天荒笑了起来,“身为男子,连左拥右抱的念头都没有,你陈平安是不是有病啊?”

陈平安依旧抱着后脑勺,转过脖子,懒洋洋的,“别骂人啊。”

两人一路无言,走回灰尘药铺,还无睡意的裴钱,在铺子门口手持行山杖,说是要给陈平安露两手,信誓旦旦,说老魏和小白看过她的剑术刀法之后,都说已经出神入化了。

关于黄庭传授给裴钱的白猿背剑术和拖刀式,画卷四人,都心有灵犀地假装不知道,更不会去偷师,私底下诱使裴钱吐露口诀。一则是要讲一讲江湖道义,再就是裴钱那鬼精鬼精的小丫头片子,肯定是嘴上答应,一转屁股就去陈平安那边把他们卖了,陈平安在这种事情上,应该会不太好说话。

隋右边朱敛在内四人,不敢拿这种事情去试探陈平安的底线。

所以隋右边走入药铺,去后院偏屋修习陈平安默认许可的剑炉立桩。

小巷里,陈平安站在门槛那边,笑道:“试试看。”

裴钱板着脸点点头,轻喝一声,一步踏出,双手持行山杖,以白猿拖刀式,一挥而出。

力道没把握好,裴钱手中的行山杖直接脱手而出,被陈平安脚尖一点,伸手抓住差点砸中小巷墙壁的竹杖,不然它就毁了。

裴钱目瞪口呆,完蛋,觉得自己铁定要吃板栗了。

不曾想陈平安只是将行山杖交还给她,笑道:“气势还挺足,以后老老实实跟我练习六步走桩,不然再好的剑术刀法,你体魄支撑不起来,就还是散乱的,只会贻笑大方。”

裴钱懊恼得一跺脚,哀叹不已,早知道就不显摆自己的绝世神功了,以后走路还得规规矩矩按照拳架来,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陈平安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小时候要多吃苦。”

裴钱仰起头,满脸期待,道:“大了后就可以每天享福?躺着收钱?不用再抄书,想喝酒就喝酒,想吃啥就吃啥?”

陈平安带着她走回铺子,关上店门,笑道:“等你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裴钱耷拉着脑袋,“不太想长大,那个女道长说我长得不俊俏,估计我长大了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年纪小,只是个丑丫头,总比丑姑娘总要好些。今儿赏灯,朱敛突然说我再过个几年,就可以每天给你站在门口了,说鬼魅都不敢登门,比花钱请来的一幅门神还厉害,我当时还高兴来着,可总觉着不对劲,就偷偷问了老魏,老魏这人也焉儿坏,拿话蒙我,说可能是我练了绝世剑术,剑气太重,所以脏东西怕我,后来还是隋右边最厚道,与我说了实话,原来朱敛是拐着弯儿,说我长大后长得吓人不说,还能吓到鬼呢,朱敛太损了,亏我每次吃饭都多吃半碗饭来着,朱敛的饭菜,次次上桌,就数我最捧场了,朱敛真没良心。”

陈平安眼中有些笑意,故意拿她的口头禅打趣小丫头:“愁啊。”

裴钱笑逐颜开,孩子心性,一肚子忧愁,说跑就跑掉了。

回去偏屋关上门后,坐在隋右边对面,双手托着腮帮,凝视着正练习剑炉立桩的隋右边,小声问道:“隋姐姐,你咋长这么好看哩,教教我呗?”

隋右边睁开眼睛,仿佛今天心情还不错,忍着笑意,故意板起脸严肃道:“读书识字,抄书练字,六步走桩,剑炉立桩,剑术刀法,擦桌扫地,端茶送水,都要认真。”

裴钱微微侧头,咧嘴一笑,“隋姐姐,你真爱说笑话。”

隋右边点点头,学着女冠黄庭的口气,啧啧道:“多聪明一个孩子,咋就长得这么不俊俏呢。”

裴钱闷闷转过身,靠着桌沿,脑袋搁在桌面上,伸手掏出那张她最宝贝的黄纸符箓,贴在脑门上,轻声道:“隋姐姐,你喜欢我爹不?”

隋右边哑然。

裴钱显然也不在乎答案,自顾自说道:“先前我们看了那么多元宵灯,都漂漂亮亮的,可是还记得那座凤仙酒楼旁边的灯会吗?什么下油锅啊拔舌头啊剥皮抽筋啊,不是冥差厉鬼啊就是地狱刑具的,老魏说可能是刑狱衙门置办的灯会,专门对付喜欢做坏事的人,吓死我了。你是不知道,当时突然发现我爹不在身边,我都快要哭了。”

隋右边已经重新闭上眼睛,继续练习剑炉立桩,拓宽经脉,温养体魄。

裴钱伸手仔仔细细扶正那张黄纸符箓,喃喃道:“符箓保护好裴钱,妖魔鬼怪快走开。”

————

这天夜里,赵姓yīn神找到打地铺的陈平安,说是那位老先生又让他捎话了,桐叶宗那边已经正式给出补偿。

那颗十二境大妖的金丹,已经被为了飞升一事而丧心病狂的杜懋,在梧桐小洞天内炼化,所以用两颗五彩琉璃碎片作为交换,小如拇指,大如拳头。

十二境大修士魂魄腐朽、或是兵解后,有可能会出现一副仙人遗蜕,而传说中的飞升境界大修士失败后,会出现一些如同五彩琉璃的金身碎块。

这是杜懋不管宗门子弟死活,毁掉梧桐洞天后唯一一件让桐叶宗愤恨稍减的事情,杜懋自知飞升失败后,在最后一瞬间,控制上半截身躯陨落四方的琉璃碎块,其中三颗返回了桐叶宗祖师山,桐叶宗祖师堂只留一块,其余两块都掏了出来。

赵姓yīn神交代完这件头等大事后,小心翼翼交给陈平安一张巴掌大小的泛黄梧桐叶,说这是桐叶宗一并拿出的咫尺物,飞升境渡劫失败身死道消后的琉璃碎块,就放在里头。除此之外,那位老先生还专门为陈平安准备了两套护山阵法,一套仿制太平山的攻伐剑阵,一套仿制扶乩宗的护山大阵,以及为此聘请墨家高人打造大阵所需消耗的神仙钱,由桐叶宗支付,全是谷雨钱,都放在那片梧桐叶中。

只是两座大阵的中枢法宝,例如飞剑与金身傀儡,还需要陈平安自己寻找,将来是凭借财力购买,还是靠机缘捡漏,就看有无缘分了。

yīn神最后说道:“梧桐叶务必随身携带,但是老先生也说了,最好等回到家乡小镇,再翻看里头的各sè物件,不然一旦打开咫尺物,等于短暂开启小洞天的府门,容易泄露里边的天机,毕竟飞升境修士的琉璃碎片,太过稀少,任何上五境修士都会对其垂涎三尺。老先生还要我转述一事,那件法袍金醴,吃钱吃到半仙兵品秩,不会亏的。”

陈平安收好那片梧桐叶。

赵姓yīn神说完之后,就身形消散。

它两次给那位老先生帮忙,也大有收获。

陈平安躺回地铺,摸了摸头顶的那支白玉簪子,合眼而睡。

第二天清晨时分,天微微亮,范峻茂按约而至,带着陈平安去往老龙城上空的云海。

姓荀的老人早早在铺子门外守株待兔,先前不等陈平安说什么,隋右边就掀开帘子,跟老人在门外聊了几句。

隋右边走回后院。

老人抚须点头而笑,虽算不得最好的结果,却也相当不差了,多等几年而已,到时候玉圭宗百年内就会多出一位有望上五境的元婴剑修。

嗯,到时候要亲自带着她去趟桐叶宗,登门拜访,看能不能为“兄弟”宗门的祖师堂重建一事,尽一尽绵薄之力嘛。

修行之人,要厚道。

旭日东升,霞光万丈,云海之巅,美不胜收。

时来天地皆同力。

陈平安此次炼制那枚水字印作为第一件本命之物,除了耗时整整一旬光yīn之外,并无太大纰漏。

陈平安的先天丹室内壁上,便出现了一幅壁画,一条江河如白练,水雾弥漫,缓缓流淌。

在成功瞬间,身上那件金醴法袍浑然一轻。

哪怕陈平安放开胆子,松开金醴禁制,任由云海灵气倒灌窍穴,自行涌入一座窍穴内的湖泊内,云烟氤氲,气象清新。

直到这一刻,不断被蚕食的那口纯粹武夫真气,才彻底挣脱开束缚,如获大赦,疯狂巡游人身这座小天地。

陈平安稍稍驾驭,体内这口真气,与那座湖泊以及流入湖泊的几条灵气溪涧,就大致上做到了互不侵犯。

如一国庙堂上的文武朝臣,既谈不上相得益彰,也说不上是不死不休,就是个相安无事。

深夜时分,陈平安和范峻茂一起返回灰尘药铺,悄无声息。

画卷四人睁眼又闭眼,缓缓睡去。

赵姓yīn神的黑烟逐渐没入墙壁。

郑大风和裴钱,各自睡得香甜。

陈平安坐在长条凳上,喝了口小炼金丹药酒。

范峻茂站在一旁,问道:“如果换成是你陈平安,会不会拿出相伴无数年的这座云海,去换一个宝瓶洲的南岳神只神位?”

陈平安诚实道:“不知道。”

心情极差的范峻茂怒道:“那你到底知道什么?!”

陈平安笑道:“知道我不知道。”

范峻茂丢了一把早就放在咫尺武库里头的长剑给陈平安,沉着脸一闪而逝。

这天清晨时分,陈平安一行人离开灰尘药铺,去了老龙城西边的仙家渡口,乘坐一艘渡船,动身去往位于宝瓶洲东南版图的青鸾国。

范二陪着他们到了渡口,埋怨着陈平安下次见面,一定别忘了瓷器和花酒。

郑大风独自一人守着空荡荡的药铺,看一会儿墙头贴着的福字,写得确实比春字好不少。

在正屋大堂里边,绕着那张经常摆满朱敛饭菜的桌上,绕着走了一圈,最后坐在门槛上,望向天井对面的那条长凳。

那边屋檐下的长凳,那个年轻人坐的次数最多,裴钱偶尔会去坐几次。

久而久之,好像就成了他的一块小地盘。

郑大风吧唧吧唧抽着旱烟。

挠挠头,得嘞,这趟灰溜溜回去,少不得要给老头子骂得狗血淋头了。

渡船上,陈平安身后再次背了把长剑。

剑的名字,极有意思。

剑仙。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二章 剑仙在后 的精彩评论

83 条评论

  1. ?沙发# 云仙人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第一第二

    • ?↓1层 直撞营炊事班班长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攻楼!~先扔雷!

    • ?↓1层 12345上山打老虎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想阮秀了!

    • ?↓1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这把半仙剑铁定是送给阮秀的
      美剧看多了,连BBC英语都听不懂了

      • ?↓2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5日 回复

        为什么啊 陈平安现在手头没剑啊

    • ?↓1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贴吧里面三线演员的经济人特别的讨厌,成天发一张假装恶狠狠地绿茶照刷屏找存在感
      模仿杨幂贴吧刷粉上瘾了,最讨厌这种绿茶公交的狗腿经济人了,一条母狗也想演宁姚

      • ?↓2层 左右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貂寺兄想开点,剑来拍成电视剧也最多50集,50集的电视,怎么可能承载几千万字《剑来》的灵魂呢?
        所以电视剧注定是个阉割版,或者说是赝品。即使咱们不买假货,但是造假的人依然存在。

        赝品是无法玷污我心里《剑来》的形象的,因为真正的美我心里知道。

  2. ?板凳# 老大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没人,我来了

  3. ?地板#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剑仙在我后面?

  4. ?4楼# 十一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来了来了

  5. ?5楼# 倒下少年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赶个早

  6. ?6楼# 小马哥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先占楼

  7. ?7楼# 小马哥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先占个板凳

  8. ?8楼# 贺新凉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占个楼

  9. ?9楼# 贺新凉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先评后看

  10. ?10楼# 贺新凉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行了,不抢了

  11. ?11楼# 今天怎么不更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哈哈,我又来了

  12. ?12楼# 无敌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第一无敌

  13. ?13楼# 匿名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第一哈哈

  14. ?14楼# 大剑仙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我在的

  15. ?15楼# 九月 : 2018年08月23日 回复

    白萝卜蹲,白萝卜蹲,白萝卜蹲完红萝卜蹲

  16. ?16楼# 剑仙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emmm隋右边不会喜欢上陈平安了吧

    • ?↓1层 隋右边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你……你怎么知道?!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肯定喜欢了

      • ?↓2层 左边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这下真的要睡右边了→_→

        • ?↓3层 挤一挤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左边←_←是谁

          • ?↓4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同九义汝何秀

  17. ?17楼# 剑来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18. ?18楼# 2466773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终于更了

  19. ?19楼# 崔东山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下回该我说话了吧

  20. ?20楼# 一尺枪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我辈风流非下流

    • ?↓1层 天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见到美女就想睡,见到帅哥流口水,这不叫下流,这叫本能

      • ?↓2层 初一十五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说本能多难听,应该说:追求。

  21. ?21楼# 支付宝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24797808”,即可领红包

  22. ?22楼# 支付宝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支付宝发红包啦!人人可领,天天可领!长按复制此消息,打开支付宝领红包!k5mhPE08bH

  23. ?23楼# 风流倜傥尺半枪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啊呀呀

  24. ?24楼# 陈平安徐凤年陈二狗赵甲第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凑个热闹

  25. ?25楼# 隋右边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呜呜呜,贞洁不保

  26. ?26楼# 贺新凉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我辈风流非下流

  27. ?27楼# 不知道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每天结尾都是牛碧哄哄

  28. ?28楼# 阿良他爹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方家小子呢?说好的生不如死

    • ?↓1层 初一十五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就是,不是梦想着喝花酒,把灰尘药铺的女子都脱光嘛,不看着有人收拾他,我就忍不住要出剑了。

  29. ?29楼# 徐凤年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要的哦

  30. ?30楼# 半夜三更等剑来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风流不下流、多情不烂情!难不难?

  31. ?31楼# 宁姚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下线快一年了……有谁还记得我吗

  32. ?32楼#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我来过

  33. ?33楼# 唐慕斯典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这是人画情未了?

  34. ?34楼# 66666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这又是哪位神仙的剑

  35. ?35楼# 左右不为难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剑的名字,极有意思。

    剑仙。

  36. ?36楼# 热闹了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睡右边也就是个8境顶天的造化了,尼玛被杜懋那么厉害的人下死手都能依靠背景朋友和师门搬回来的主公不跟,却去答应几年后投奔那个什么什么宗。。。。心性差赔钱太远了。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这才是心性

      • ?↓2层 天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隋右边的心性就是这样的,以自我为中心,选择这有利自己的选择。
        其实她跟着陈平安武夫八境就一定破不了吗?我看未必
        这也是东海道人给陈平安出的题,五个人五条不同的道,最后的胜负手就是赔钱

        • ?↓3层 老头子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你是说老牛鼻子输给我不爽,又给我的小平安做了一局?

          • ?↓4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东海道人打赌输了一局,肯定又重开一局,不然小道童跟着陈平安 干什么/
            老秀才打他屁股就是因为小道童见死不救,差点断了老秀才的文脉

          • ?↓4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老秀才这一脉的文脉被齐先生传给了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和他小师叔没多大关系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陈平安背景厉害,但现在给不了隋右边什么,而且隋右边书中提过条件,估计是自由或者仍然可以跟着陈平安什么什么的,反正肯定有伏笔,去那什么宗修剑仙也的确是她问鼎剑道的目标,心性差,剑心纯粹记得不

      • ?↓2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陈平安是老秀才这一脉的护道人啊,没有护道人,文脉怎么传承?

        • ?↓3层 哈哈哈哈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扯吧,齐静春代师收徒,陈平安基本已经默认了是齐的小师弟文圣的关门弟子,正宗的一脉嫡系

          • ?↓4层 太平山陈貂寺庙 : 2018年08月25日

            老秀才传给齐静春,齐静春融合了儒道两家,这一脉是传给李宝瓶四位的,而且选择了赵yao和陈平安做为护道人,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赵繇半路退缩了,那么久只剩下陈平安一位护道人了

  37. ?37楼# 郑大风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这就完事了?老龙城就赔了点东西,就啥事没了?那个奸杀了小女孩的丁家子弟,就让他逍遥去了?付东海罪魁祸首,也就吐了几口血?付家祖师堂不拆了?好好的活着,还有各家族的截杀,他们也不出点血?好嘛,都走了,小女孩算白死了,小平安说好的道理呢,还在老龙城开开心心过了个年,这些事的源头反而都不操心了?

    • ?↓1层 天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不是还有大风和阴神吗?什么叫伏笔,这就是伏笔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确实没有交待清楚,这个不像陈平安的作风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付家祖师堂已经被李二拆了,371章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方家可没有元婴大佬,那金丹老剑修不愿认输,又祭出了本命飞剑,竟是直接给郑先生打碎了!可奇怪的是,郑先生没有当场杀了那个小王八蛋,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然后直接去了苻家,点名要那苻东海出来挨他一拳。直到那一刻,老龙城才明白,是苻畦长子苻东海精心安排的这场意外。苻东海比那真正为恶的王八蛋,自然更该死,可胆气,比姓方的确实要大上许多。真让人开了大门,出去挨了郑先生一拳,只可惜靠着一块祖传的老龙布雨佩,保住了性命,给一位陌生脸孔的老嬷嬷救了回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杜俨点点头,握住她的手,笑道:“是我失态了。此次事了,我们桐叶宗就会以老龙城作为跳板,一路往北撒网,收拢各大仙家门派,顺我桐叶宗者昌,逆者亡。到时候我会负责其中一条路线,你呢,就当你的丁氏家主,老龙城以后就只有苻、丁两大姓氏了。”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她却没有半点怨怼,大笑过后,瞥了眼底下的登龙台那条路线,还有零零星星的厮杀,她皱了皱眉头,伸手捂住心口,另外一只手双指往下指指点点。

      云海之中,一条条光柱纷纷落下。

      因为动用了云海根本气运,范峻茂的出手,威势不亚于寻常元婴。

      本来就伤亡惨重的供奉客卿们,仅剩下的五六个,又给一个个射穿头颅。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不是范二这次仰头狠狠灌了一口酒,擦了擦嘴,轻声道:“你走后没多久,铺子里一位姑娘,给方家一位嫡系子孙糟蹋,死了。”

      陈平安默不作声。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黄庭突然笑道:“桐叶洲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招惹到一名剑仙,断了杜懋的飞升之路,没消停几天,就有个十境武夫,从山脚一路打到了祖师山之巅,把人家的祖师堂给拆了。从头到尾,除了玉圭宗几个玉璞境修士的攻势,稍稍躲避,其余所有中五境修士,那汉子一律站着不动,随便他们丢在身上,挠痒痒似的,我看得挺乐呵,玉圭宗的姜尚真更开心,直接弄了条阁楼渡船,悬停在桐叶宗上空,大摆宴席,盛情款待八方来客。”

      • ?↓2层 路人甲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为什么是玉圭宗出手而不是桐叶宗?

        • ?↓3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桐叶宗玉璞境的呗左右重创了,还出来送死吗
          玉圭宗是担心无关人员趁火打劫灭了桐叶宗,这样因果就大了

          • ?↓4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郑大风丢了手中花生壳在地上,眼神淡漠,“要那家伙生不如死。老赵会些邪门歪道的禁忌手段,到时候那小子有得享福了。”

        • ?↓3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玉圭宗是不是笔误,还有待考证

          • ?↓4层 小平安 : 2018年08月27日

            可奇怪的是,郑先生没有当场杀了那个小王八蛋,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 ?↓1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信方的小子真在家里享福,生不如死

    • ?↓1层 初一十五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说的好,天天读书学道理,最后连个公道都都没有,读的什么狗屁书,学的什么圣人道理。

  38. ?38楼# 洪洗象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骑鹤下扬州

  39. ?39楼# 一剑倒海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下一剑是降妖镇魔,还是敕神摘星什么时候断江,摧城,开天啊。。。

  40. ?40楼# 北凉骑卒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以一己之力平世间不平事,侠也。

  41. ?41楼# 陈富贵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我北凉30万铁骑犹在,死战、死战、死战、

  42. ?42楼# 肖龚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话说今天晚上还更吗

  43. ?43楼# 武鸣zy子龙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更新了、

  44. ?44楼# 匿名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纵横更新了

  45. ?45楼# 匿名来电 : 2018年08月24日 回复

    纵横更新了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