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三百六十章 到达老龙城

第三百六十章 到达老龙城

(还是12000字章节。新的一卷开始啦~ps:公布一个新读者群,群名“草长莺飞少年郎”,群号16551024。另外公众号上已经发布第二期期刊,可以去翻一翻,我的微信公众号:fenghuo1985)

天阙峰青虎宫这艘渡船,在到达宝瓶洲老龙城之前,还有三座渡口需要停靠,最北一座正是桐叶宗山门外的常春渡,四季如春。

只是陈平安如今只想着安稳到达老龙城,期间三座渡口,加在一起停留了将近一旬光yīn,始终不许裴钱下船去渡口店铺逛荡,黑炭丫头只能搬了条凳子在观景台,眼巴巴望着三座渡口熙熙攘攘的繁荣风光,偶尔魏羡会过来陪裴钱聊会儿天。

不过虽未下船,陈平安却请了这艘渡船的青虎宫长老管事,帮着购买了许多物品,魏羡四人都给了一份单子,一起交予管事。

魏羡要了些各地风土人情的书籍,卢白象买了一把人间王朝流散出宫的御制古琴,隋右边没提要求,仍是孑然一身唯剑足矣的架势,朱敛倒是给了一大串书单,结果陈平安直接就让朱敛收回去,说是仙家渡口不卖这些书籍,到了老龙城自己去市坊书肆搜罗,朱敛扼腕痛惜,只得作罢,原来佝偻老人想要买一大堆小说,光看纸上的书名,陈平安看得头皮发麻,打死不乐意交给渡船管事了,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陈平安除了练习撼山拳走、立、睡三桩,那部《剑术正经》所记载剑术也没落下,反正两者可以一起练习,再就是钻研那道仙家口诀,虽然法诀极其上乘,可是世间炼器,最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空有一身好手艺而无从下手,飞剑初一和十五,因为不是陈平安自己炼成的本命飞剑,所以只需要养剑即可,又有“姜壶”这枚养剑葫,已经不能更加省心省力,可一旦自己炼化本命物,所需天材地宝的数量和价值,那真是令人咋舌,品相越高,越是无底洞。

观道观观主那位东海老道人,让卢白象捎给自己的那句“花钱如流水”,除了调侃之外,也是个颠簸不破的大事实。

如今长生桥建成了大半,府门大开,迎接八方来客,越是身处灵气盎然的洞天福地,陈平安就越危险,所以在清境山临近天阙峰的石拱桥上,陈平安才会摔跟头,当时他还无法完全驾驭法袍金醴,去阻挡那股灵气的铁骑洪流,灵气与体内一口武夫纯粹真气相冲,才会失控。

法袍金醴能够收纳、转化的灵气再多,终究也有个瓶颈,一旦金醴蓄水饱满,任由灵气冲入各大体魄气府窍穴,就该轮到陈平安的武道境界下跌了。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炼化第一座洞府的法宝,到底选哪一件,若是选择五行之水,会相对简单,因为玉简上,那位埋河水神娘娘就是以炼水作为例子,阐述祈雨碑文的蕴含大道,讲解过大致的炼水所需材料,其中着重提及了“水精”这关键一物,凝聚了水运精华之宝物,皆可为水精,只是品相差别悬殊,河伯坐镇的河水,跟上古龙宫坐镇的江渎之水,应运而生的水精材宝,天壤之别。

可以说,用什么品秩的水精来“炼水”,会直接决定陈平安五行之水本命物的品相高低。

渡船悬空停靠常春渡旁,裴钱在观景台站在凳子上望着渡口那边,眼馋得很,惆怅得很。

陈平安这会儿坐在桌旁,对着桌上那方可爱可亲的水字印,也愁。

更愁的是,当陈平安深入了解了“可炼万物”的那门法诀后,猜测一旦炼化水字印为本命物,每次盖章,帮助世间有缘的水神提升水运,极有可能会让陈平安伤及本命元气,好处就是原本钤印一次就会消耗一部分神通的水字印,不再有沦为寻常印章的担忧。所以陈平安打定主意,五行之水,就是炼化这方水字印了!

涉及到了本命物,不再是像那条老蛟金须炼制而成的捆妖索,由于不是寻常的炼化为虚而已,那么接下来必须拥有一只炼物的丹鼎,这又是一桩天大的麻烦,购买不易,得去找肯卖的仙家,然后找到了,再想要购买到好的,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更是难如登天,就看陈平安兜里有多少神仙钱了。

老子现在没几个钱了!

陈平安满脸愤愤不平。

谷雨钱已经一颗不剩,如今没了骊珠洞天,意味着天底下就再无新的金精铜钱出现,每用一颗世间就少一颗,破庙一役,一下子就用掉两颗。

如果不是隋右边,是魏羡三个糙爷们,陈平安真想拎出来揍一顿。

裴钱扛着凳子返回屋内,坐在陈平安身边,担忧问道:“咋了?咱们钱不够花了?”

无心之言,却恰好一语中的。

陈平安看了眼裴钱,这丫头安慰人的本事,到底是跟谁学的?

裴钱以为陈平安开始嫌弃自己是个赔钱货,吓得不轻,泫然欲泣,皱着那张黝黑小脸,“别把我从船上扔下去啊,我以后每天不嚷嚷着吃鱼吃肉了,一碗白米饭加三筷子腌菜,就可以打发我了!”

陈平安笑道:“跟你吃多吃少没关系,你这会儿是长个子的年龄,多吃几碗饭能有多少钱。”

裴钱一抹脸,瞬间笑容灿烂,“到了老龙城,咱们有落脚地儿吗?如果有的话,就可以少花点冤枉钱喽。”

陈平安点头道:“有的,我有个朋友在那边,还算比较有钱,不过事先说好,人家大方是人家的事情,不是你胡乱伸手要东西的理由。”

裴钱病恹恹的,有气无力道:“知道了。”

她还以为又能碰到个姚近之这样的家伙呢,送东西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还会求着她收下,关键是陈平安还无法拒绝。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刺姚近之那句话了,有次头戴帷帽的姚近之私底下跟裴钱闲聊,裴钱见她摘下帷帽,皮肤那白嫩白嫩的,让裴钱自惭形秽得很,后来忘记聊到了什么事情,裴钱就笑呵呵拍了一记暗藏刀子的马屁,“近之姐姐你长得这么美,想得美也是应该的。”姚近之也未生气,只是笑着伸出纤嫩如青葱的手指,轻轻点了点裴钱额头。

日复一日。

从初冬时节就这样到了冬至,渡船已经离开了桐叶洲版图,位于两洲之间的海上。等到停靠老龙城海外孤岛那座渡口,估计已是冬末时分。

卢白象期间看陈平安在屋内枯燥走桩,问道:“这拳架很普通,为何如此坚持?”

陈平安回了一句立身之本,不在多高。

卢白象若有所思。

等到卢白象离开屋子,裴钱小声询问陈平安啥个意思,陈平安就笑着说想不出多高明的言语,随便糊弄一下,下棋厉害的人都喜欢往复杂了想。把裴钱乐得不行。

这天陈平安坐在书房,毛笔却拿了放放了拿,把坐在对面抄书的裴钱,给看得比陈平安还着急。

陈平安最后站起身,离开屋子去找了朱敛,回来的时候裴钱发现陈平安愈发犹豫不决,最后只得收起纸笔。

裴钱很是纳闷。

之前他写给大伏书院、太平山的书信,让飞剑嗖一下带走的两封,陈平安写得可都很快。

那么这封信,是写给的谁呢?

陈平安来到观景台,练习剑炉立桩。

有人敲门,裴钱跑去开门,见了那人后,有模有样作揖道:“裴钱拜见青虎宫陆老神仙!”

老人笑着点头,心情舒畅几分。

正是天阙峰的元婴地仙陆雍,陈平安赶紧过来相迎。

落座后,裴钱又手脚伶俐地倒了三杯茶水,先给陈平安,再给陆雍,当然没忘记给她自己倒一杯。

陆雍转弯抹角、兜兜圈圈聊了差不多一刻钟的场面话,陈平安便耐着性子,与天阙峰上这位风头被姜尚真碾压的陆地神仙,客气寒暄。

可别把地仙不当回事。

陈平安走过大大小小的江湖,知道一位陆地神仙的分量,不会因为自己认识左右、所以能够在姜尚真面前不卑不亢,而对眼前这位青虎宫宫主心存轻视。能够坐镇一片风水宝地、拥有一座仙家渡口的老元婴修士,说句难听的,一旦撇开盘根交错的关系,铁了心要杀他陈平安,撑死了就是陆雍两三袖子的事情。

见这陈平安并未仗势凌人,陆雍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仗势的势,既是万里迢迢赶到天阙峰的玉璞境姜尚真,更是那个让姜氏家主如今作为的幕后大佬。

不然陆雍对于一个外乡年轻人,无亲无故的,惹不起,无非是各走各的修行路,何至于如此谄媚,上杆子给人登门送礼物?

陆雍喝过了两杯寡淡茶水,终于转入正题,“陈公子大驾光临天阙峰,是我青虎宫的幸事,我当时其实正好在炼一炉丹药,是道家的坐忘丹,此丹性情温和,最适合修士在打坐吐纳时服用,除了可以静心,最重要还是可以养神,尤其温补心窍,丹名坐忘,其实还有一个世俗说法,虽糙却准,就是吃了吃丹,坐着就已是修行,忘记原本的修行一事也无妨。”

一聊起了炼丹,陆雍神采奕奕,跟站在姜尚真身旁判若两人,“心是一身之主,百神之将帅。只是自古心难定,佛家就有说心猿不定,意马四驰,故而修行一事,就有了灵山拴意马,玉府锁心猿。我所炼的坐忘丹,极难炼成,就算侥幸炼成了,一炉可出丹十颗的材料,最多不过三四颗而已。之所以还算受桐叶洲诸多地仙的欢迎,就在于其中有一妙,别家炼丹仙师不曾有,青虎宫出自我陆雍之手的坐忘丹,能够让修士心扉之上,如同养出山下百姓张贴大门上的两尊门神,庇护心关!”

陈平安由衷赞叹道:“养出门神在心扉外,可谓神仙手笔了。”

陆雍很是受用,抚须而笑。

他自然不是“正好”炼这炉坐忘丹,事实上此丹想要炼就,除了天材地宝一大堆,还要等待天时,耗费“地利”,也就是清境山这一方山水的珍贵气数。不然如何让桐叶宗的金丹元婴地仙都来争抢?至于为何其他炼丹神仙炼不出,除了陆雍炼丹之术确实高明之外,清境山蕴含的独到山水气数,更加至关重要。

这就是为何陆地神仙开宗立派和开辟府邸,都要慎之又慎的根源所在了。

陈平安突然问道:“既然桐叶洲的地仙们都要奉若珍宝,那么六七境左右的纯粹武夫,也可以用来稳固魂魄?”

陆雍愣了一下,点头道:“当然,只是我这青虎宫坐忘丹,给那些断头路的莽夫,过于大材小用了,简直就是牛嚼牡丹。”

陈平安笑问道:“宫主与我说起这坐忘丹,是想要看在姜尚真的面子上,价格略低,卖与我陈平安?”

陆雍心一紧。

这家伙竟敢直呼姜尚真的名字。

陆雍脸sè不变,“陈公子未免太小觑我青虎宫了,与朋友打交道,谈什么价格,这一炉丹药说来巧了,陈公子这一到天阙峰,我送了公子与姜氏家主离开后,有如天助!竟然破天荒炼出六颗之多,是我陆雍炼丹以来,数百年来头一遭,这等福缘,一生当中就只有两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可见陈公子与我青虎宫,与我陆雍绝对是有大缘分的,大道机缘所在,我岂敢藏私?便为陈公子拿来了六颗坐忘丹!”

裴钱微微张大嘴巴。

娘咧,世上还有比自己更能睁眼说瞎话的家伙?

这老神仙的马屁功夫,她可以学上一学啊,似乎比她确实要更加“读书人”一些?

陆雍大概也觉得自己的这番措辞,有些“失了火候”,故作心疼道:“虽是大道所指,不得不顺着天意行事,可我仍是有些心疼,只希望陈公子以后能够为我青虎宫,在姜氏家主面前美言几句,姜氏生意遍及大半个桐叶洲,说不定以后青虎宫出炉的灵丹妙药,就能从这六颗坐忘丹上,找补回来了,亦是幸事,所以陈公子只管坦然收下,退一万步说,即便姜氏家主瞧不起青虎宫这点出产,青虎宫能够与陈公子成为朋友,也是不亏!”

裴钱赶紧给陆老马屁精,哦不对,是陆老神仙又递过去一杯茶水。

陈平安自然比裴钱想得更多。

比如涉及到了姜尚真,以及姜家生意和青虎宫出产。

这六颗坐忘丹,其实比较烫手。

陈平安略作思量,就打算婉拒了,如果把姜尚真换成老龙城范家,说不定还有商量的余地,生意一事,本就是你我双方锦上添花,可陈平安不愿意跟姜尚真有更多往来。

所以陈平安开口道:“陆宫主好意,我心领万分,只是这一炉坐忘丹太过价值连城,不敢夺人之美。再者,我其实与姜尚真关系平平……不过关于陆宫主赠丹一事,我可以书信一封玉圭宗给姜尚真,拒收丹药此事,绝不让陆宫主为难便是。”

陆雍神sè自若,似乎在权衡利弊。

心底则有些懊恼自己的画蛇添足了。

就不该动那小心思,想要陈平安闻弦知雅意,帮着青虎宫与姜氏牵线搭桥。

这艘渡船底下一楼,有位年轻修士站在窗口,脸sèyīn沉。

这个蠢货陆雍,真是不知死活。

屋内还有一位姿容出彩却脸sè惨白的女修,正是那位先前在天阙峰被姜尚真一巴掌差点拍死的金丹地仙。

而站在窗口那位施展了障眼法的年轻修士,则是潜入渡船的姜尚真,他突发奇想,在青虎宫开坛讲学后,并没有立即返回玉圭宗,而是选择偷偷登上了渡船,直接找上了那位给人从石头缝里拔出来的可怜金丹女修,在姜尚真敲门她恼火开门后,姜尚真撤了遮掩气机和面容的术法那一瞬间,后者吓得差点跪地求饶。

姜尚真没打算在陈平安面前现身,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企图。

在涉及大道根本的事情上拖泥带水,从来都是修行大忌,滴水可破心境,泥点可污金身,不可不慎。

只是等着陆雍出现办妥他交代过的事情,就会返回位于桐叶洲最南端的玉圭宗,一大堆狗屁倒灶的事情,还需要他回去处置,比如那个胆大包天擅作主张的“独子”姜北海,姜尚真就恨不得打断这个败家子的手脚,丢进云窟福地生生世世当那乞丐娼妓。看来自己一甲子不在家族,让这个志大才疏的家伙有些忘乎所以了。

上五境修士,子嗣尤其来之不易,远远不如中五境只要想要开枝散叶,就可以子孙满堂。

楼上,陆雍不敢再有更多念头,终于只想着送出那瓶坐忘丹。

只是万事开头难,之后就未必简单了,一步走错,反而更难。

陈平安不知道姜尚真之后对青虎宫的恩威并济,只认定一件事,跟姜尚真攀扯上关系的事情,就只能是左右要姜尚真转赠妖丹一事,绝对不可再多。

练拳吊命,是陈平安外在的立身之本。

心思纯粹,拴得住立得稳,在人心复杂的世道,其实更是。

陈平安只要清楚有了姜尚真出现天阙峰,陆雍就不敢对自己心生歹意,所以不收这瓶坐忘丹,不担心青虎宫翻脸不认人。

尤其陆雍还是一位元婴地仙,只会更珍惜当下的修为和地位。

于是就苦了悔之莫及的青虎宫老宫主。

竟是到最后,不管如何软磨硬缠,那个年轻人言语和善,措辞温和,偏偏就只是不收那瓶坐忘丹。

难不成真要按照姜尚真的玩笑话,一位元婴地仙在自家地盘上,对着一个后生一哭二闹三上吊?

陆雍做不出来。

所以只得让陈平安再考虑考虑,陆雍则离开屋子,去了渡船同一楼层的另外一间。

结果刚打开门,就看到了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张面孔,脸sè淡漠的姜尚真。

生平最恨别人“自作聪明”的姜尚真,根本不与陆雍废话半句,直接拿出了玉璞境的大神通,早早将这间屋子打造成一座方丈天地的牢狱,伸手一抓,将措手不及的老元婴拽入屋内天地中,屋内凭空浮现出一根根有金龙盘踞缠绕的金sè栋梁,它们开始从柱子上飞掠离开,如同一条条金sè锁链,穿过陆雍一座座关键气府,最后一条最为威严的金龙一爪按住陆雍头颅,拍倒在地上。

姜尚真走到匍匐在地的老元婴身前,一脚踩在他的后脑勺上,轻声笑道:“天大的面子都给了你青虎宫,还人心不足,真当我姜尚真是心善的菩萨,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陈平安出现在天阙峰,因为那根玉簪子,给了我一点小念头,我就不是为青虎宫弟子讲大道送福缘了,是要将你陆老儿的元神硬生生拍进那堵石壁当壁画了?!”

姜尚真微微加重脚上的力道,可怜陆雍身处小天地当中,连哀嚎声都发不出,唯有神魂剧烈颤抖,痛得这位不擅争斗厮杀的元婴地仙,只觉得生不如死。

姜尚真眯起眼,加上力道越来越大,“世间多少修士,全是你陆雍这般不讲究,不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凭着一点机缘,成了半吊子的山上人,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连我姜尚真都要夹着尾巴做人,只为了一个剑修,就可以压着自己的一肚子杀机,在陈平安面前好好说话,你陆雍倒好,真是比我姜尚真还要牛气啊!”

陆雍后脑勺已经略微凹陷下去,如果再有片刻,估计就会元神爆裂,金丹与元婴一起在这座小天地炸开,姜尚真当然会被波及,受伤不轻,可看样子,姜尚真是全然不在乎这份后果。

姜尚真原本已经答应送给青虎宫一位资质尚可的弟子,在未来跻身中五境的当天,就可以去往云窟福地历练,寻觅自己的机缘。

青虎宫也算因此结交了姜氏和玉圭宗。

不出意外的话,以后最少再不会有一名金丹修士,就敢顶撞青虎宫渡船长老、指名道姓骂陆雍。

可又如何?

福缘到了手,抓不住,反成祸事,万事皆休。

更远一些,同样是骊珠洞天出身的少年,赵繇和宋集薪,比起从未上过学塾的陈平安,两个同龄人甚至还算是齐静春的学塾嫡传弟子,尤其是赵繇得到了齐静春最根本的那枚“春字印”,可当少年面对当时的大骊国师崔瀺,被齐静春寄予厚望的少年赵繇,甚至连看门人郑大风都喜欢的骑牛车少年,不一样连崔瀺都觉得是个稍大一些的蝼蚁而已?使得一方春字印,彻底消散天地间。

若是赵繇没那么“聪明”,誓死不以春字印与崔瀺换取机缘。

当时“春风犹在少年袖”的齐静春,岂会任由崔瀺拿走印章。

眼前,陆雍同样因为一念之差,就要丧命于此。

姜尚真深呼吸一口气,收回脚,只是又一脚踹在陆雍脸面上,踹得他撞在一根金龙缠绕的柱子上。

陆雍挣扎着坐起身,背靠大柱,头顶就是那条倒挂的金龙,它那头颅缓缓扭转,随时可以一口咬掉陆雍的脑袋。

姜尚真压下怒气,收敛笑意,蹲下身,与那陆雍平视而笑,“受此大辱,有没有生气啊?”

陆雍惶恐道:“不敢不敢!”

姜尚真心念微动,他身前出现了一片翠绿欲滴的柳叶。

陆雍心神大骇,竟是直接开始磕头,砰砰作响,“恳求前辈饶命!”

玉圭宗的姜尚真,一向只是以钱囊鼓鼓着称于桐叶洲,极少与人厮杀的消息传出。

不过玉圭宗的老宗主,对姜尚真青眼相看,一洲皆知,原本宗门与姜氏共同经营的云窟福地,不顾非议,全盘交给了当时的年轻姜氏家主。

约莫五百年前,桐叶宗却有了一条“玉圭可欺,绕姜而走”的不成文规矩,并且传闻这是因为桐叶宗一位元婴修士的临终遗言。

姜氏家主姜尚真,本命之物只是一片柳叶,别说是桐叶宗,就算是玉圭宗的地仙,都未见过。

桐叶宗那位老元婴的遗憾后半句,则是“一片柳叶斩地仙”。

姜尚真揉了揉下巴,“在我手上,姜氏威名沉寂两百年,此次出山,不杀个地仙,对不起列祖列宗。”

陆雍泪流满面,抬起头,“前辈杀我陆雍这等末流元婴,岂不是更辱姜氏?前辈应该换一个杀啊!”

姜尚真啧啧道:“这句话,说得如我一般机敏过人啊,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姜尚真打了个响指,那片柳叶与小天地一同消失。

鬼门关转悠了一圈的陆雍仍是不敢起身,狼狈坐在地板上,“求前辈再给陆雍一个机会,此次若是不让前辈满意,陆雍自求一死,只是万一如此,还希望前辈不要迁怒青虎宫。”

姜尚真点点头,“还算说了句人话,行了,起来吧,堂堂元婴地仙,哭哭啼啼,传出去还以为我姜尚真仗着境界欺负人。算你运气好,你陆雍今天要是玉璞境,就已经死了。”

陆雍果然立即站起身,再次老泪纵横,“谢前辈不杀之恩。”

姜尚真感慨道:“看着你这番作态,我竟然觉得有些可怜,看来是在某个地方待久了,心肠也跟着软了。要知道当年遇上同境的桐叶宗地仙,最后任由他跪地磕头一千个后,我仍然觉得诚意不够,还是赏了他一柳叶,割掉了他体内那尊元婴的头颅。此次返回宗门,得找点棘手的事情做做才行。”

姜尚真摆摆手,“出去吧,你送完了东西,事情就算到此结清,不用担心我跟你秋后算账,青虎宫那名弟子,依旧可以去往云窟福地。”

姜尚真没来由心情好转,哈哈笑道:“对了,这叫一码归一码。”

陆雍倒退着走出屋子,关上门后,突然意识到这间屋子,才是他在渡船上的下榻之地,不过哪敢再敲门,直接跟渡船管事要了一间寻常屋子。

在夜幕中,陆雍重新去往陈平安房间,落座后,什么都没有多说,拿出了三只造型古朴的小瓷瓶,在陈平安的疑惑眼神中,陆雍站起身说道:“居中瓷瓶装了六颗坐忘丹,其余两瓶各装了六颗火龙丹、布雨丹,瓶底有铭文落款,前者主材选自一条火蛟遗蜕,后者取自山门那堵墙壁的独有青苔,适合地仙以下的所有练气士,两颗一起服用,效果极佳,可以壮大魂魄,有‘金身描漆’的美誉,尤其是被阻拦在金丹境门槛上的练气士,视为破境捷径。”

不等陈平安拒绝。

陆雍沉声道:“若是陈公子今天不收下,陆雍不敢强求,那么恳请下次路过天阙峰,记得在我青虎宫废墟上,为我陆雍上三炷香。”

说完之后,陆雍直接身形不见。

裴钱瞪大眼睛。

天底下还有这么送礼的路数?

这个她可不想学。

陈平安站起身,环顾四周,“姜尚真,出来一见?”

姜尚真站在观景台那边,笑眯眯挥挥手。

挥手打招呼之后,姜尚真身体后仰,直接倒掠出了观景台,撞入渡船一侧的云海之中,潇潇洒洒走了。

陈平安伸手揉着眉心。

头疼。

陆雍惴惴不安去了姜尚真“与自己讲道理”的屋子,敲门后无人响应,壮起胆子又敲了一次,仍是没有动静。

等了许久,这才推门而入。

已不见姜尚真。

只有桌上多出一大把谷雨钱。

陆雍怔怔坐在桌旁,老元婴沉默片刻后,抬起手,狠狠抹了一把辛酸泪。

打定主意,这次返回天阙峰,炼丹,这辈子就只炼丹了,再不与这些性情多变的山顶修士打交道!

那边。

陈平安喊来了画卷四人,商议此事,没有任何遮掩,桌上就放着那三只瓷瓶。

魏羡的意思是丹药必然没有问题,大可以放心。

卢白象的建议,是山上手段防不胜防,小心起见,到了老龙城,以天价转售出去便是。

隋右边没有开口说话,这不是她所擅长的事情。

朱敛最直截了当,笑着说取个折中的法子,恳请少爷赏赐他一颗火龙丹和布雨丹,试试看滋味如何,到了老龙城之前,若是他既没有暴毙,又确有滋养魂魄的效果,那就说明这三只瓷瓶里头的灵丹妙药,没问题,到时候再来决定是自己吃,还是卖出去坑人。

陈平安只是收起了三只瓷瓶在飞剑十五当中。

当晚朱敛就偷偷来敲门,恳求陈平安卖他两颗青虎宫丹药,钱他先欠着。

陈平安无奈道:“朱敛,你是真不怕死啊?”

佝偻老人笑呵呵坐在桌旁,搓手道:“在藕花福地当惯了天下第一,如今到了这么大一座天下,再当个天下第一是不用想了,可好歹要争一争四人当中的第一吧,不然老奴哪有脸皮伺候少爷,连个小娘们都比不上,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朱敛继续道:“富贵险中求,之前破庙一役,老奴图一时痛快,放开手脚厮杀,留了些病根在身上,难道真忍心老奴最后一个跻身那金身境?”

陈平安问道:“真想好了?”

朱敛点头正sè道:“不想好,就老奴这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德行,能敲这门,打搅公子休息?”

陈平安拿出两只瓷瓶,倒出两粒sè泽迥异的仙家丹药,无奈道:“生死自负。这两颗丹药,就当是你朱敛在破庙死战不退的报酬。”

朱敛手心接过了两粒丹药,直接拍入嘴中,嘿嘿笑着起身与陈平安告辞,“少爷赏罚分明,老奴就忠心耿耿相随了。”

这等马屁话,陈平安左耳进右耳出就好。

朱敛瞥了眼歪脑袋、脸颊贴在桌面上的裴钱,后者与他愣愣直视。

朱敛就此离去。

后半夜,裴钱已经去隔壁睡觉,陈平安独自在屋子里练习立桩,叹息一声,去开门。

隋右边站在门外。

她说道:“我不要那火龙丹和布雨丹,只要一颗坐忘丹。”

“就这么想要陪着朱敛一起火中取栗?是想要殉情,还是怎么着?连到了老龙城都不愿意等,我看给你隋右边一整瓶坐忘丹都是浪费!”

陈平安说完后,连门都没有让她进,砰然关上门。

隋右边面无表情在门外站了很久,最后默然离去。

之后半旬,风平浪静,云海绝美。

距离宝瓶洲最南端如龙探首入海的那座巨城,还有月余光yīn。

陈平安这天去找到了负责渡船事务的青虎宫管事,主动开口询问有无上品丹鼎可以售卖。

管事说有的,虽然青虎宫不经营此事,可是老宫主一辈子心血都在炼丹上,珍藏有不少丹炉,既然陈公子是我们青虎宫的朋友,那么他才敢与老宫主开这个口,只是老宫主愿不愿意割爱,他一个渡船打杂的,不敢保证,他需要先以飞剑传讯给青虎宫。

陈平安抱拳感谢。

那名自称“打杂的”金丹境地仙,确实不知诸多内幕,只确定这个年轻公子哥,是个背景吓人的仙家豪阀子弟,与高不可攀的姜氏家主好像有那世交之谊,不然他还真不敢擅自答应,向老宫主询问丹炉售卖一事,那可是老宫主的命-根子,每一只暂时不用的丹鼎都被陆雍小心珍藏起来,只要不炼丹,每天都要亲自仔细擦拭一番。

天阙峰的飞剑传讯,是北俱芦洲一家剑修大宗门的特产,价格昂贵,不过一分钱一分货,物有所值,速度极快,远胜这艘只以平稳见长的渡船。

结果当那名仿佛见了鬼的管事,找到陈平安,陈平安同样有些心虚和尴尬。

陆雍的答复是他会亲自送来一只珍藏多年的上品丹鼎,而陈平安的尴尬之处,在于身上的神仙钱,板上钉钉是买不起那只丹鼎的,只能到了老龙城,与范二或是郑大风借钱才行,可是如此一来,也太跋扈了,做生意,似乎不该如此。毕竟陈平安早已习惯了家乡杨家铺子那位老人的买卖风格。

在陈平安满怀愧疚,见到那位风尘仆仆赶来渡船的老元婴后,道明此事,不曾想陆雍爽朗大笑,反而神sè愈发轻松,到了陈平安屋子,要那青虎宫金丹地仙在门外守着,陆雍这才拿出那只堪堪装下心爱丹鼎的特殊方寸物,当丹鼎现世,悬停桌面一尺上空,顿时有一阵阵五彩云雾升腾袅绕,香味弥漫于整间屋子。

恐怕除了瞎子,谁都看得出这只丹炉的异常珍贵。

裴钱蹑手蹑脚,绕着桌子打转,使劲瞧着那只一臂长宽高的朱红丹鼎。

丹鼎五足,分别是五头异兽的并拢双腿为一鼎足,异兽头颅则在丹鼎边沿上方张开嘴,五彩云雾正是它们嘴中吐露而出,似乎对应着五行sè彩。

老元婴陆雍满脸傲气,指着悬空丹鼎笑道:“此丹鼎名为五彩-金匮灶,丹鼎铸造材质主要为五行之金,是因为咱们炼丹老祖宗的那句千古祖训,‘金性不败朽,故为万宝物’。我早年有一桩修道大福缘,得自一座破碎小洞天的仙人府邸,那次各方势力的争夺,如今想来,也是惊心动魄,我只是运气最好,才拿到了这座丹炉。因为是福缘,不是购买而来,所以我就喊个公道的价,不敢跟陈公子狮子大开口,五十颗谷雨钱,只要五十颗!”

说到最后,老元婴伸出一只手掌。

陈平安嘴角抽搐。

整整五十颗谷雨钱!

天价。

可是内心深处,知道陆雍报出的这个价格,绝对是公道得不能再公道了,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不再有丝毫纠结,毫不犹豫道:“陆宫主,我肯定是想要买下来的,但是不怕笑话,老龙城那边的朋友,愿不愿意借给我这么多谷雨钱,我现在真不好说。”

说完之后,陈平安抱拳道:“如果万一让陆宫主白跑了一趟,我先在这里赔罪了。”

陆雍心情复杂,心想他娘的如果山上修士,不管修为高低,都是眼前这陈平安好说话、懂礼数的,该有多好。

要说他乐不乐意卖出这只堪称奇异的五彩-金匮灶,在遇上姜尚真和陈平安之前,那是谁敢开口他就敢骂谁,若是个元婴之下的练气士,说不得还要被他揍一顿。

只是这会儿,心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陆雍此次返回青虎宫后,带着那把几乎是用命换来的谷雨钱,思来想去,还真给陆雍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应该如何跟姜尚真打交道。所以得到陈平安来自渡船的飞剑传讯后,不怒反喜,忍着心头滴血的痛楚,带上了可谓陆雍棺材本的这只丹鼎,他陈平安只要敢买,他陆雍就肯卖!

这其中又有一桩不为人知的密事,那就是五彩-金匮灶,品相太高,反而是一直是陆雍的憾事,因为他所擅长的炼物诀不够最上乘,以及所拥有的天材地宝、或是别人送来的各sè材料,可能他陆雍每百年才用得上一次五彩丹鼎,而且每次出炉的丹药或是炼化之物,收支堪堪持平,偶尔还会亏本,便是陆雍都不得不承认,此鼎搁放在青虎宫,于他陆雍而言,它是鸡肋,于鼎而言,他陆雍就是个……废物。

在陆雍返回自己屋子前,陈平安只得说了句客气话,“大恩不言谢。”

陆雍心情舒畅,笑着离去,竟是直接将五彩-金匮灶留在了陈平安这边,还给了一本材质不明的炼丹书籍。

陈平安小心翼翼将那丹鼎收入咫尺物当中,开始翻阅那本陆雍亲笔撰写的炼丹秘籍,看了一会儿。

离开屋子,去了渡船上专门提供飞剑传讯的剑房,寄了一封信给玉圭宗姜尚真。

除了大略说过陆雍卖鼎一事后,密信末尾写道:一大一小,欠了你两个人情。

一间屋内,渡船金丹管事站在陆雍身旁,说了陈平安写一封信,送去了玉圭宗。

至于具体内容,自然不知。

不然天底下谁还敢飞剑传讯。

陆雍嗯了一声。

金丹地仙好奇问道:“宫主,这位陈公子,来历极其不俗?”

陆雍小心斟酌,笑道:“年纪轻轻就拥有一件咫尺物,你觉得如何?”

之前刚刚离开屋子,吃一亏长一智的陆雍就意识到不妙,他是为了表明诚意,才将那五彩-金匮灶大大方方留给陈平安,只是此鼎极其不凡,寻常方寸物未必放得下,而且哪怕强塞进去,也会有撑破“小洞天”的絮乱迹象,但是陆雍稍稍留步,就惊讶发现丹鼎气息瞬间不见了,而且陈平安所在屋子的气机极其平静。

咫尺物无疑了。

金丹地仙喟叹道:“有钱,真有钱!必然是传承千年的山上豪阀嫡系子弟。只是这般出身的年轻仙家,行走天下,却喜欢身边携带纯粹武夫担任扈从,倒也有趣。”

陆雍不愿多谈陈平安,挥挥手。

独自一人,陆雍感慨道:“没白遭那顿罪受,我青虎宫兴矣,”

当渡船终于缓缓停靠在孤悬海外的那座老龙城岛屿渡口,陈平安松了口气。

到宝瓶洲了。

已是冬末。

渡口未见范家的桂花岛渡船,应该是往返倒悬山,如今尚未归来,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桂夫人一面。

可当陈平安看到金丹管事站在门口,而无宫主陆雍的身影,陈平安就知道不妙了。

果不其然,那金丹管事也脸sè颇为古怪,说道:“宫主有急事需要立即返回天阙峰,所以要我捎话给陈公子,那几颗谷雨钱,什么时候托人交给渡船这边,都无妨,希望陈公子别太把这件小事挂在心头。”

陈平安无奈道:“我会尽量将谷雨钱交给前辈。”

金丹地仙笑道:“可不敢催促陈公子,宫主都发话了,而且宫主离开渡船之前,与我说得语气极重,我不敢不从。”

在陆雍返回清境山天阙峰没几天,就有一柄极其迅猛的传讯飞剑来到青虎宫,一座剑房差点当场崩溃。

陆雍战战兢兢取出密信后,板着脸走回府邸,这才大笑出声。

从今天起,除了姜氏长房会单独赠予陆雍一百颗谷雨钱,玉圭宗还要全盘包圆了青虎宫出炉的每一颗丹药,帮助行销桐叶洲四方。

陆雍以拳击掌,赶紧让人去山下招徕弟子,市井乡野寻找苗子也好,直接跟大泉、南齐数国开口讨要也罢,总之青虎宫需要大肆招徕弟子进入青虎宫!资质稍差也无所谓,修行个七八年,只要青虎宫用心调教,总能够炼制最简单的丹药,每一粒出炉,可都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小雪钱啊!

陆雍去了祖师堂,对着挂像上那些祖师爷们,上香之时,轻声道:“祖师爷保佑青虎宫香火鼎盛,传承千年万年。”

————

陈平安背着竹箱从渡船走到渡口岸上。

裴钱剩下最后一步的时候,故意双脚并拢,以一个蹦跳姿势落在了地上,挺起胸膛道:“宝瓶洲,我来了!”

哼哼,好像还有个喜欢穿红棉袄的小丫头片子,就叫李宝瓶,如今傻乎乎在那啥山崖书院读死书呢,竟敢喊他爹叫小师叔,你等着!

魏羡四人纷纷走下渡船,站在陈平安两侧。

朱敛弯腰问道:“少爷,接下来咱们去哪儿?直接入城?”

陈平安早有腹稿,笑着说道:“渡口这边,有桂花岛渡船的范家人待着,我们过去找他们便是,我跟他们的家族继承人,一个爹娘名字取得很好的家伙,是朋友,好朋友!”

朱敛赞叹道:“少爷的朋友果真不俗。”

朱敛吃了那两颗青虎宫丹药后,筋骨积伤痊愈不说,魂魄还得到了极大温补,受益匪浅。

只是大概何时能够顺利跻身金身境,陈平安不问,朱敛也未说。

卢白象和隋右边则不约而同想起一事,能够被陈平安称呼为“好朋友”,可不容易。

魏羡对裴钱说道:“欠我的那串糖人,别忘了。”

裴钱眼珠子急转,可怜兮兮道:“我穷的叮当响,暂时没钱哩。”

魏羡一板一眼道:“要是搁在当年,欺君犯上,是要掉脑袋的。”

裴钱偷偷指了指陈平安,然后抬起小胳膊,拇指食指黏在一起,对魏羡悄悄道:“你看我爹是怎么跟人做朋友的,再瞧瞧老魏你是怎么跟我当朋友的,老魏你就不感到一丢丢的羞愧吗?”

魏羡呵呵笑道:“亲兄弟明算账,不然打下了江山,也坐不稳龙椅。”

裴钱踹了魏羡一脚,埋怨道:“跟你当朋友,真没劲。”

陈平安转过头。

裴钱赶紧蹲下身,拍了拍魏羡裤管,“老魏你也真是的,恁大人了,也这么不干不净的见人,我给你拍掉尘土啊。”

陈平安凭借记忆,率先走向范氏桂花岛渡口那边。

一想到身上如今背着五十颗谷雨钱的债务,陈平安脚步就有些沉重。

少年肩头就该挑着草长莺飞和杨柳依依,对吧?

可我如今也不是少年了啊。

用裴钱的口头禅,就是愁啊。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章 到达老龙城 的精彩评论

66 条评论

  1. ?沙发#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宫里的大小太监十二都监管事的就问你们羡慕不羡慕?

    • ?↓1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朱敛瞥了眼歪脑袋、脸颊贴在桌面上的裴钱,后者与他愣愣直视。
      猪脸说的是真心话,赔钱都惊呆了

      • ?↓2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好书,我决定从头再看,开始看第三遍

        • ?↓3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考大家一个题目;答对有奖励!
          读书人最好面子,这句话出自总管哪一本书哪一章节

          • ?↓4层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雪中悍刀行

  2. ?板凳# 匿名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一楼

    • ?↓1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就问你羡慕不羡慕?

      • ?↓2层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行 稳得一匹

  3. ?地板# 老奶奶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啦啦啦

  4. ?4楼# 老奶奶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啦啦啦啦

  5. ?5楼# 小平安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五楼啦啦啦

  6. ?6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哈哈哈哈啊

  7. ?7楼# 一读者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七楼晚了

  8. ?8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八楼,厉害了

  9. ?9楼# 陈平安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就是愁啊,

  10. ?10楼# 今天怎么不更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支付宝发红包啦!即日起还有机会额外获得余额宝消费红包!长按复制此消息,打开最新版支付宝就能领取!6ljY0F45gP

  11. ?11楼# 第一次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赔钱货

  12. ?12楼# sadai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我眼看着三楼就一下十楼了

  13. ?13楼# 陈总永不缺席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少年不知愁滋味

  14. ?14楼# 贺新凉 : 2018年08月10日 回复

    先评后看,养成好习惯,没毛病

  15. ?15楼# 火蛟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干嘛炼我?

  16. ?16楼# 不知道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陆雍一趟船程遭遇七上八下,没有跌境真好,证明很牛碧了

  17. ?17楼# 老村长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我想看小红棉袄了

  18. ?18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六楼啊

  19. ?19楼# 陈平安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来吧11在像我招手

  20. ?20楼# 平安则安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应该先占楼再看的

  21. ?21楼# 闻醉山清风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惊喜,大晚上有一章,敢问十四境是个啥境

    • ?↓1层 大总管太短 : 2018年08月12日 回复

      第十四 神藏境

  22. ?22楼# 女孩为何穿短裙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20楼?

    • ?↓1层 女孩为何穿短裙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20楼说的对啊!

  23. ?23楼# 赔钱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应该十楼内吧!

  24. ?24楼# 李宝瓶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我好久没有露脸了

  25. ?25楼# 老道长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啊啊啊完了

  26. ?26楼# 陈平安徐凤年陈二狗赵甲第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嗯?今天大概不知道这么早吧!前排围观

  27. ?27楼# 王二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缺钱,愁啊。

  28. ?28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我觉得赔钱要被小宝瓶揍一顿诶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揍一顿然后成为朋友

      • ?↓2层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一物降一物

        • ?↓3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总舵主只要露一手从树上摔下来摔都摔不死的绝招,赔钱这马屁精立马就跪服了

  29. ?29楼# 可以哈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没事定律

  30. ?30楼# 哎呀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就给整个整数把

  31. ?31楼# 有点水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晚了,总管辛苦

  32. ?32楼# 好吧大腿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亲,你的评论越多更新越快!
    真的么 我信么 今天还有么 明天白天还有么 明天晚上能有么 后天呢
    小红褂子明天出不来绝对!

  33. ?33楼# 剑鞘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所以到底为什么陈平安这样对待隋右边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怕媳妇

    • ?↓1层 老道人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最根本的原因是怕宁姚跟他算账,还有一个,我觉得是平安不喜她的性子,愚见。另外,我觉得总管买了关子,还没讲明,后面应该会点到吧

      • ?↓2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睡右边这人太自私,喜欢以自我为中心,感觉全世界都必须绕着她转,全世界都欠她的,而且心安理得的索要。幸好还没有窝里斗的恶习

        • ?↓3层 太平山陈貂寺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猪脸要了两颗弹药,是因为陈平安以前没有给过他任何资源,所以心态不平衡,而睡右边了,痴心这样的绝世神兵都拿了,还花了两颗无价的精钱,她以发现猪脸要了资源,立马就跳出来索要跟贵重的坐忘的丹,说明她贪心而且自私

  34. ?34楼# 剑鞘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还有陈平安现在到底年纪多大了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15岁出的门

    • ?↓1层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大概是十五六岁,前面有一章提到过是十四岁!

  35. ?35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真是好书,值得细细慢慢的看。

  36. ?36楼# 发呆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李宝瓶啥时候在出场?期待啊!

  37. ?37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楼好高,不过习惯了就好………

  38. ?38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花钱如流水,开不开心?

  39. ?39楼# 三有青年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没钱,,,是真愁啊。。。。。。。。。。。。。。。

  40. ?40楼# 急死了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郑大风破镜时伏的笔终于能揭了

  41. ?41楼# 同铖一夜清了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一 夜 清 网,就上,7 6 n b丶ㄈ 0 m,

  42. ?42楼# 有点水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还有首页?

  43. ?43楼# 半夜三更等剑来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期待小宝瓶首遇裴钱的场景!平安都属于她们的心中唯一导师!都不是肯与他人分享的性格!

    • ?↓1层 陈平安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不用半夜兄弟,好多地方十一点就出了

  44. ?44楼# 陈平安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新章节叫什么名字?

  45. ?45楼# 陈平安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我才是真的陈平安
    楼上的都是假的

  46. ?46楼# 徐凤年 : 2018年08月11日 回复

    为何有姜家有青羊宫没有我徐家!

  47. ?47楼# 匿名 : 2018年08月12日 回复

    凉了….

  48. ?48楼# 崔老头 : 2018年08月13日 回复

    还是欠收拾,几天不打,小子开始嘚瑟了啊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