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巷中

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巷中

陈平安醒来的时候,已是月上梢头时分,兴许是自己悬刀佩剑,酒肆掌柜没敢赶人,捏着鼻子由着这么个游侠儿站茅坑不拉屎,陈平安多便给了些银子,天降一笔横财,老掌柜挺乐呵。陈平安慢慢踱步回到状元巷那边,青楼生意冷冷清清,百无聊赖的娇艳女子们,慵慵懒懒趴在栏杆上,陈平安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这些女子,脂粉梳妆淡了许多,却比以往的浓妆艳抹,似乎更好看一些。

一路上多有女子在楼上搭讪和调侃,还有一位女子直接丢了绣帕给陈平安,嚷嚷着,“俊小哥儿,上来坐坐,姐姐请你喝茶,坐姐腿上。”

她所在青楼和附近勾栏女子,顿时开始起哄,荤话不断。陈平安轻松躲过了那块绣帕,只是回头看了眼掉在地上的绣帕,又回去捡起来,卷成团轻轻抛还给那位女子。街上青楼女子们先是沉默,然后哄然大笑起来。

陈平安心如止水,走回了那条巷子,街巷拐角处,站着寻常市井装束的一男一女,年纪不大,不到三十岁,但是呼吸绵长,气息沉稳,在藕花福地这座天下,应该属于天赋好、底子也打得不错的年轻高手,当然比起笑脸儿、簪花郎周仕这些天才,差距还是很大。

两人自报名号,是国师种秋直接统辖的京师谍子,男子交给陈平安两个包裹,装了他们从邻近一座坊市书肆搜集回来的失窃书籍,还有就是从工部衙门拣选出来、有关桥梁建造的书,女子则递给陈平安一封秘密档案,关于蒋姓书生和琵琶女。

陈平安发现无论男女,两人交给自己东西的时候,无论是心境还是双手,都很不稳。

陈平安对他们笑了笑,道谢之后就走向曹晴朗那栋宅子。

当街击杀粉金刚马宣和琵琶女,之后差点击杀鸟瞰峰陆舫,打败国师种秋,最后打死魔教太上教主丁婴。

对于这些南苑国游走在朝廷和江湖边缘的谍子而言,就像当时老将军吕霄在城头上,亲眼见到俞真意和女冠黄庭巅峰一战后,会情不自禁地感慨一句“真神仙也”,陈平安如今在这座天下,比起丁婴声势最盛时,犹胜一分。

等到陈平安缓缓走到院门,推门而入,年轻女子这才深呼吸一口气,原来她始终憋着口气不敢喘,细细微微轻声道:“原来真的这么年轻啊。”

那男子有些无奈,没说话。

她笑道:“长得真好看。”

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有些赧颜。

就在此时,那人突然退出院子,身体后仰,对女子伸出拇指,微笑道:“好眼光。”

女子呆若木鸡,便是那个不苟言笑的男子都有些措手不及。

等到关门声轻轻响起,女子猛然捂住脸庞,狠狠跺脚。

男子叹了口气,其实她平时不这样犯痴,担任谍子七年以来,擅长潜伏,向来缜密沉稳,为南苑朝廷立下很多功劳,就连种国师都对她青眼有加,这次两人负责盯梢北晋龙武大将军唐铁意,足可见种秋的信任。

院子里曹晴朗和尚且不知姓名的小女孩,坐在小板凳上,两个同龄人没聊天,小女孩正在嗑瓜子,应该是跟曹晴朗讨要的,瓜子壳随手丢了一地,见到陈平安后,她有些慌张,陈平安瞥了眼地面,她立即将手中瓜子放入兜里,然后收拾起来。

陈平安跟曹晴朗打过招呼后,就去了屋子,点燃油灯,打开两个包裹,被小女孩贱卖的书籍都完好无损,重新叠放在桌上,工部衙门那些书籍则放在另外一边,两座小书山,一左一右,如门神拱卫。陈平安打开那封秘档,上边详细记录了蒋姓书生和琵琶妃子的各自过往。

陈平安重新放回信封,夹在一本书内。

陈平安开始复盘这场莫名其妙的棋局。

这次进入藕花福地,虽然险象环生,但是收获颇丰。

与武学大宗师种秋一战,不但成功破开四境瓶颈,第二场交手,种秋当时还自降身份,主动喂拳,帮助自己稳固五境境界,虽然说种秋也有自己的考量在其中,猜测到丁婴和俞真意极有可能联手布局,不愿让他们得逞,但是不管如何,种秋无论是宗师气度、武夫实力还是心性,都让陈平安心生佩服。

之后与丁婴一战,酣畅淋漓,而且一波三折,陈平安第一次真正握剑迎敌,果然纯粹武夫还是要在生死一线砥砺体魄,即便陈平安不清楚浩然天下其他武人的五境,但是自认五境底子,打得相当不错。

这是立身之本,陈平安再财迷,都万金不换。

退一万步说,哪怕这趟藕花福地之行,长生桥依旧搭建不起来,也是不虚此行,比起之前陈平安希望去古战场遗址或是武圣人庙碰运气,争取跻身五境,结果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不过形势一片大好之行,同样暗藏凶险。

问题就在于被丁婴的yīn神金身从牯牛山之巅,打到牯牛山之外的大坑中,尤其是最后的“雷池”底下,藕花福地被牵扯到牯牛山一带的磅礴灵气和破碎武运,海水倒灌,一股脑涌入陈平安体内,渗入魂魄,陈平安依稀察觉到自己的心湖上,像是泛起了一阵雾霭,萦绕不散,雷电交织,如蛟龙蛇蟒腾云驾雾,并且有一道道剑光在雾霭中,一闪而逝,仿佛是在剑斩蛟龙。

所幸这些与纯粹武夫一口真气相冲突的灵气,在偏远藩镇割据,暂时没有揭竿而起,没有造反。毕竟在浩然天下,练气士和纯粹武夫从一开始,就是截然不同的两条道路,武夫要散尽体内灵气,炼就一条宛若火龙巡狩四野的纯粹真气,而练气士的第一步,则是天地灵气,多多益善,之后无非是去芜存菁,开疆辟土,将一座座气府窍穴打造成府邸城池,成为自身的小洞天,如大江大河旁边的巨湖,无论是洪涝泛滥还是枯水期,练气士都能够始终勾连自身和天地,灵气源源不断,最终辟出丹室,结成金丹客,之后温养出yīn神和阳神,最终成就一方地仙境界。

目前陈平安体内的格局,就是纯粹真气与天地灵气双方对峙,两军对垒,各自结阵,堪堪维持住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

陈平安收起思绪,拿起桌旁的养剑葫,喝了口酒。

建造一座长生桥,这么难啊。真是毁桥容易建桥难,自己差点就要死在这座藕花福地,一想到这种可能性,陈平安就难免后怕,即使藕花福地的一甲子,不等于浩然天下的六十年光yīn,可肯定会错过跟宁姑娘的十年之约,十年之后,李宝瓶李槐他们都该多大了,在这期间,会不会被人欺负?还有去了书简湖的顾璨呢?刘羡阳会不会衣锦还乡,回到小镇,然后找不到自己?龙泉郡的落魄山竹楼和泥瓶巷祖宅,还有骑龙巷的铺子怎么办?

陈平安站起身,很快院门那边就传来敲门声,枯瘦小女孩也邀功一般跑到陈平安偏屋,正要提醒陈平安有客来访,屋门已经打开,陈平安看到那名南苑国女谍子站在院门外,捧有一个长条盒子,陈平安走过去,她轻声解释道:“这是琵琶妃子的遗物,国师刚刚命人拿来,让我交予陈仙师。”

不等陈平安说什么,她已经微红着脸,落荒而逃。

曹晴朗看着这一幕,只是好奇。枯瘦小女孩则眼珠子滴溜溜转起来,若有所思。

陈平安将那架琵琶放回屋子,曹晴朗回自己屋子挑灯夜读,小女孩继续坐在板凳上嗑瓜子,这次学乖了,瓜子壳没敢天女散花似的胡乱丢地上,全在脚边堆着。

陈平安走向板凳,发现曹晴朗将蒲扇留在了凳子上,轻轻拿起,落座后,对小女孩说道:“你可以回家了。”

她嗑着瓜子,眨了眨眼睛,摇头道:“家?我没有家啊,我就是个小乞丐,哪来的家,乞丐里坏人可多了,经常打我,我年纪太小,吃不饱饭,力气更小,可打不过他们,京城的好地儿,都给他们霸占了,我争不过,只能自己随便找地方住,比如桥底下啊,有钱人家的石狮子上边啊。”

陈平安问道:“你爹娘呢?”

枯瘦小女孩嗑着瓜子,笑道:“早死啦,我不是京城人,离着这边有好几千里远哩,家乡遭了瘟疫,我那会儿还小,跟着爹娘逃难,娘亲死在了路上,爹带着我到了这边,京城里的官老爷们还不错,在城外搭了好多粥铺,我爹是喝了一大碗粥后,才死的。”

陈平安又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她吃完了瓜子,伸出两只手掌,勾起一根小拇指,晃了晃,“九岁啦。”

陈平安不再说话。

她哈哈笑了几声,“我看着是不像九岁,对吧?没法子,饿的,个子长不高。上回你看到送我小雪人的人没,她才六岁多呢,个子就比我还要高一些了,这院子里的小夫子,那个曹晴朗,岁数也比我小呢。”

陈平安轻轻摇晃蒲扇,显得无动于衷,冷漠无情。

小女孩其实一直在打量陈平安的脸sè和眼神,见他这幅模样,她在肚子里腹诽不已,有钱人,果然没一个是好东西!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死活,明明是个很厉害的大人物,手指缝里漏出一点银子,就能让她过上好日子了,偏偏就是不肯。

她已经九岁,却瘦小得像是五六岁的孩子,陈平安之所以并没有觉得奇怪,因为他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一直到离开泥瓶巷和小镇,去了姚老头的龙窑当学徒,个头才开始窜上去,在那之前,陈平安比同龄人要矮半个脑袋。

陈平安今天就一直没有摘下痴心和停雪,于是哪怕坐在小板凳上,还是很有威严。

这才是让今夜小女孩一直特别老实本分的原因。

蒲扇摇晃,清风阵阵,陈平安问道:“你偷走那些书,卖了多少钱?”

她皱着脸,想要挤出一些眼泪,可是做不到,只好抬起一只手掌,带着哭腔喊冤道:“我真没有偷书,我可以发誓,要是说了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陈平安笑问道:“你说了谎,是谁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你好像没说清楚。”

她脸sè微变,干笑道:“当然是我啊,还能是谁?”

陈平安点点头,“那么你是谁?姓什么名什么?”

小女孩弯腰低头,用手指拨弄着那堆瓜子壳,“有个姓,还没名字呢,爹娘走得早,来不及给我取名。”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笑脸灿烂道:“不过爹跟我说过,咱们家里祖上有钱得很,出过很大很大的官,管着好几千人哩。”

陈平安停下蒲扇,晃了晃酒葫芦,“想不想爹娘?”

她脱口而出道:“想他们做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

大概是觉得这么说,会不讨喜,她立即改口道:“其实还是很想的,这不我就经常做梦梦到他们,可惜还是瞧不清他们的样子,每次梦到他们,我早上醒过来的时候,都一脸眼泪呢,可伤心啦。”

陈平安转头望向她。

小女孩又伸出手掌,“我发誓!”

陈平安问道:“你真不怕有老天爷啊?”

小女孩有些恼火,但是不敢顶撞这个家伙,赶紧低下头,嘟囔道:“有个屁的老天爷。”

陈平安站起身,放下蒲扇,走出院子,有一人站在街巷拐角处。

那人头顶银sè莲花冠,稚童容貌和身高,斜背着一把长剑。

陈平安走到拐角处,那人已经退到街对面,算是表明一种态度,并非登门寻衅,而是有事相商。

陈平安对此人印象可不算好。

俞真意,湖山派掌门,私底下勾结丁婴的所谓正道领袖,雷打不动的天下第二人。

俞真意微笑道:“我这次折返,回到南苑国京城,是一公一私,公事是想要跟种秋商量一下,让他交出那部五岳图集,我和湖山派可以迁入南苑国,并且不跟种秋争抢国师之位。私事则是想问一问你手上,有没有谪仙人所谓的神仙钱,雪花钱,小暑钱,谷雨钱,只要身上有任何一种,都可以,我愿意拿东西跟你交换,只要藕花福地有的,我都可以帮你找到。”

陈平安反问道:“我如果真想要,难道我自己就找不到?”

俞真意摇头道:“你何必虚耗光yīn,我终究比你更熟悉藕花福地的四国江湖和庙堂,修道之人,光yīn最值钱。”

牯牛山一带的灵气汇聚,那是老道人以通天术法,将藕花福地的所有灵气移山倒海而来,绝非常态,可谓百年难遇,但是谪仙人的三种神仙钱,却是天地灵气的具象化,一心证道长生的俞真意急需此物,并且也只有他出得起价格。

俞真意指了指身后背负的琉璃飞剑,“陈平安,除了这把剑可以拿来跟你换神仙钱,我还可以亲自帮你收集遗落在藕花福地的谪仙人遗物,甚至可以帮你拿来唐铁意、云泥和尚等人,新获得的法宝,而且你是纯粹武夫,丁婴的魔教三门,童青青的镜心斋这些武林圣地,收藏了大量武学秘籍,说不定其中就有你能看上眼的。”

陈平安问道:“你这次入京,肯定是先找的我,来谈买卖,我可以确定,你俞真意是真心想要做成这桩买卖,但你也想要借势压下种国师吧?一旦我点了头,种国师和南苑国就会有压力。再者,你所谓的亲自帮我搜集武学秘籍,何尝不是以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二的名头,以此压下整座江湖一头,任由你找寻那些谪仙人的术法残篇?不然的话,你俞真意一人,哪怕实力再高,还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毕竟武疯子朱敛和魔教丁婴,都是前车之鉴。”

俞真意没有否认,点头道:“可你还是会因此受惠,并且从头到尾,根本不需要你抛头露面,恶人我一人来做。”

陈平安拔出那把狭刀停雪。

俞真意背后琉璃飞剑,嗡嗡颤鸣,亦是准备出鞘。

他脸sèyīn沉,没有想到这个陈平安,如此不可理喻。

但是接下来陈平安用刀尖在地上,刺出两个小洞,然后在两点之间,划出一条弧线,收刀入鞘后,问道:“初衷是好的,你所希冀的结果也是好的,但这是你不择手段行事的理由吗?”

俞真意瞥了眼陈平安脚下的那条弧线,收起视线,淡然道:“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今日之失,他日之得,有大小之分,而且悬殊极大,我俞真意问心无愧,为何不做一做?在此期间,死了榜上几个人,十几个人?算得了什么?你知道因为谪仙人,这座天下,历史上枉死了多少万人吗?不说那些惨绝人寰的战事,只说你见过的榜上十人,春潮宫周肥,祸害了多少人?”

陈平安点头道:“我翻了很多书,不敢说全部知道,但是知道不少,光是历史上可能因为谪仙人而引发的战事名称,我现在就能报出六十多场。”

俞真意不再说话。

道不同不相为谋。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蹲下身,用手指加了两条线,一条直线,一条位于弧线和直线之间,弧度更小。

陈平安站起身后,“我不苛求你俞真意当道德圣人,也没这本事,目前都不好说你就是错的,但是抛开这些不去管,我不会跟你做买卖,神仙钱,我有,而且不少,但是一颗都不会卖给你。”

俞真意眯起眼,“哦?”

陈平安笑道:“怎么,不爽了?很好,那么我现在挺爽的。”

俞真意突然展颜一笑,“希望我们后会有期。”

琉璃飞剑瞬间出鞘,悬停在他脚边,踩上飞剑,准备御风离开南苑国京城。

至于种秋,不用去找了,如陈平安所揭穿的那样,只有他陈平安点头答应,才有机会说服种秋。

俞真意脚下飞剑才刚刚升空一丈,就听那人笑着说道:“矮冬瓜,还是别后会有期了。”

俞真意猛然间杀气四溢,调转剑尖,冷冷盯着那个出言不逊的年轻谪仙人。

陈平安神sè从容,问道:“你俞真意给人骂一句矮冬瓜,就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修了道法,当了神仙,了不起啊?”

陈平安双手已经按住痴心剑柄和停雪刀柄。

俞真意冷哼一声,御剑攀升,化作一抹长虹破空而去。

陈平安转身走回巷子,那边一个探头探脑的家伙,赶紧掉头就跑。

小女孩一边跑一边惋惜,要是两人打得都死翘翘了,该有多好。

陈平安回到院子,关了门,灶房门口那边,小女孩坐在板凳上歪着脑袋装睡,曹晴朗则已经熄灯睡觉。陈平安进入屋子,摘下刀剑,开始翻书,翻看那些有关桥梁建筑的事项。

之后一直太平无事,南苑国京城是如此,整个天下好像也差不多,就这样从夏天最后一个节气,在陈平安的翻书声中,慢慢悠悠到了立秋。

老道人不来找他,陈平安就只能等着。

家乡那座骊珠洞天,曾经是一颗悬挂在大骊版图上空的珠子。

倒悬山那座破碎不堪的黄粱福地,也是神仙难寻入口处,天晓得藕花福地到底是什么,在桐叶洲的哪里。

巷子附近那座学塾还是没有开门。

枯瘦小女孩死皮赖脸在这边待着,倒是学会了每天挑水扫地,虽然还是偷工减料,能偷懒就偷懒。

一般来说,立秋之后,市井人家,就可以盼着中秋月圆了。尤其是孩子,都开始眼巴巴等着,掰着手指头算着时日。阖家团圆,吃着月饼,望着挂在天上的那个大圆盘,欢声笑语。

陈平安这天夜里在院中乘凉,突然发现,自己,曹晴朗,小女孩,好像都不会期待那个中秋节。

不过这段时间,曹晴朗笑容多了许多,他有些时候,会真的很烦那个嘴巴跟吃了砒-霜一样毒的小女孩,但是烦过之后,该怎么相处还是怎么相处,他不记仇。偶尔还会跟她吵架几句,可曹晴朗哪里是她对手,有一次还给骂得眼眶发红,气得嘴唇颤抖,可当晚她跟他讨要瓜子,曹晴朗还是默默拿出来给她,说就剩下这么多了,她一句没了就赶紧去买啊,恁大个人了,还要我教你买东西啊?又让曹晴朗闷闷不乐了老半天,一晚上没跟她说话,小女孩哪里会在乎这个,自顾自嗑瓜子,与他聊天,从来不管他搭不搭话,她只讲自己想要说的。曹晴朗自翻白眼,最后实在受不了,就去屋子看书了,壮起胆子回头瞪了一眼她,可她一瞪眼,作势起身要拎着板凳揍人,就吓得他赶忙跑进屋子关了门。

趴在窗口那边,当曹晴朗看到陈平安瞥了一眼那个坏丫头,她就赶紧端正坐好,解释说我跟曹晴朗闹着玩呢,咱俩关系可好了。

曹晴朗便开心笑了起来,开始挑灯看书。

这也是陈平安没有赶走小女孩的真正原因。

有一天清晨,突然下起了雨,小女孩拎着不知是井水还是雨水的半桶水,满脸谄媚,回到院子后跟陈平安说学塾开了。

陈平安这一天,撑着油纸伞,陪着曹晴朗一起去学塾。

两人走在小巷中。

原本待在屋檐下躲雨的枯瘦小女孩,小跑到院门口,她看到陈平安撑着那把雨伞,悄悄歪斜向那个曹晴朗,两人好像聊着天,曹晴朗说得多一些,陈平安就微微笑着,看着曹晴朗。

她在院门口站了很久。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巷中 的精彩评论

5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高,好在不是天台

  2. ?板凳# 陈十一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第一!

    • ?↓1层 哎呀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哈哈,没有了

  3. ?地板# 哎呀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这届世界杯能上奥斯卡不

  4. ?4楼# 陈十一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好吧,第二。。

  5. ?5楼# 徐龙象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小平安加油!

  6. ?6楼# 666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六楼吗?

  7. ?7楼# 郑大风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坏人怎么界定!

  8. ?8楼# 游心乘物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就这样一步一步

  9. ?9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好他娘的水啊,一章没多少内容,一句话,俞真意来找陈十一兑换雪花钱,后者没答应。

    • ?↓1层 梦一场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就你懂得多

    • ?↓1层 齐先生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你觉得只有这些?那你把故事看的太简单了。没脑子。开心就好。

    • ?↓1层 小平安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出门左转,不送

  10. ?10楼# 小女孩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陈平安,你要能让我弃恶从善才能离开藕花福地啊,这才是对你的真正考验,也是老秀才和老道人的较量

    • ?↓1层 陈平安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愿尽绵薄之力

    • ?↓1层 北凉龙雀 : 2018年06月28日 回复

      哪里有提到啊?

  11. ?11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这就是齐先生和小平安撑伞走的那一段啊……小平安都学到了

  12. ?12楼# 天下第一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这书要慢慢品才有味道

    • ?↓1层 平平安安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咱们可以品,有些人嘛,明明不适合看这种书,偏偏进来看,然后说一通评论,不好看啊,水啊之类

      • ?↓2层 匿名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有时候停更我从头重新开始看,此书值得细细看慢慢看。

  13. ?13楼# 慢节奏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确实要品

  14. ?14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剧情有点拖拉了

  15. ?15楼# Alex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看完球来撸一章睡觉~

  16. ?16楼# 陈平安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矮冬瓜,还是别后会无期了

  17. ?17楼# 丽珠洞天老槐树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这小女孩不会是,姓姚? 当年的树叶之约?

    • ?↓1层 劫天仙君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真有可能

      • ?↓2层 看书人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伏笔很大,坑太多,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

  18. ?18楼# 小女孩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猜一猜我的姓

  19. ?19楼# 斩龙台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小女孩,是平安的极反面,镜子。

  20. ?20楼# 清风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万物存在皆有理。等剧透

  21. ?21楼# 张晓峰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打伞 让我想到了齐先生
    此景此情 我想吟诗一首

  22. ?22楼# 吃瓜群众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得品啊

  23. ?23楼#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更新的好慢

  24. ?24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今晚请假一天
    如题

  25. ?25楼# 一读者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没人觉得最后一幕很像齐先生与陈平安吗

  26. ?26楼# 陈家平安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那些人只看主线升级打怪剧情,其他东西觉得是多余的。

  27. ?27楼# 从雪中到剑来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一棵树,有枝干也有叶,枝干很重要推动情节进度,但枝叶也不错,旅途中的小风景。之前也层觉得剑来章节有灌水嫌疑,主线情节推动很慢,但,慢慢的也习惯,喜欢上这些小小枝干,小风景!!!就像爬山,不是只有登顶的风光才值得欣赏。

    • ?↓1层 陈平安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可以啊兄弟,话说看小说的少有这种心态的

  28. ?28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没有了????!!!

  29. ?29楼# 山中客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道理是要慢慢讲,认真做的。

  30. ?30楼# 路人甲 : 2018年06月26日 回复

    妈的又断了,总管你不行了啊

  31. ?31楼# 道子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又断更

  32. ?32楼# 水中望月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人之初,性本善?性本恶?

  33. ?33楼# 天下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等着看里 快点快点

  34. ?34楼# 路人甲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是我握不住刀片,还是总管你飘了?

  35. ?35楼# 李不眠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我的四十光年长剑呢?

  36. ?36楼# 李不眠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推荐《我杀了龙傲天》。

  37. ?37楼# 卢浮宫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又断更!又断更!又断更!

  38. ?38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概括一下你的人生:吃喝拉撒睡死

  39. ?39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7日 回复

    概括一下你的人生:吃喝拉撒

  40. ?40楼# 匿名 : 2018年06月28日 回复

    概括一下你的人生:坑蒙拐骗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