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老龙城

第二百五十一章 老龙城

东宝瓶洲这数千年,北边是流水的皇帝,最南边有个铁打的苻家。

老龙城苻家,很有钱,怎么个有钱?就说那只比仙兵差一筹的法宝,就有三件,而且全是用钱买的,然后代代相传,一直到传到了现任家主苻畦手里,听说如今苻家去了趟中土神洲,刚回来,这不又添了一把半仙兵。事不过三?苻家没这个讲究。

苻家的有趣事有趣人多了去,例如从不修撰家谱,子孙取名从来随意。苻家的女子地位极高,历史上担任城主的女豪杰,一双手都数不过来。苻家子弟可以读书购书藏书,一座座私家书楼收藏着宝瓶洲数量最丰的孤本善本,但是哪怕离开老龙城的苻家偏支,都从来不参加科举,不给任何一位皇帝君主当武将文臣,只管躺在金山银山里,混吃等死都无妨,历代家主对此从无偏见,都养着。

所以有钱的苻家,出过下棋最厉害、书画双绝、琴技入神的诸多俊彦子弟,还有苻氏子孙写过最经典的食谱,出版过风靡一洲的山水游记,在北方广袤版图买下过无数座山头,却都空着不去建造仙家府邸,任其荒废。

苻家的怪人妙人,实在太多。

但是苻家有一条家规,雷打不动。

唯有家族最强者,可穿祖传老龙袍。

羊脂堂渡船停靠的渡口,在老龙城外三百余里,不是什么山水形胜的僻静之地,近百艘各sè渡船在此滞留,喧闹沸腾,人满为患,既有墨家匠人打造的死物渡船,也有类似鲲船的活物渡船,光怪陆离,陈平安在渡船下降途中,看得目不暇接。

在渡船靠岸前,陈平安就听说了一个说法,说居住在城内的一个凡夫俗子,一辈子都逛不完老龙城。

陈平安之前在渡船上,试图俯瞰老龙城全貌,却发现有云海遮掩,有些遗憾。由于刘灞桥的出现,负责这艘渡船事宜的羊脂堂老人,主动来到陈平安身边,为他解惑,原来那些滚滚云海就是老龙城的一件半仙兵,如果从城内抬头望天,却不会看到半片云彩,老人还告诉陈平安一个惊世骇俗的传说。

相传在八百年前,曾经有近千位邪门歪道的修士,浩浩荡荡杀向老龙城,其中有两位地仙坐镇,金丹元婴境的顶尖练气士,多达十人,这拨权倾一方的强横之辈,为了谋划占据老龙城一事,将近百年的秘密经营,里应外合,万事俱备,在大军压境之际,刚好是老城主去世、新家主未出的关键时刻,老龙城内苻家十二房已经内讧,元气大伤,尤其是两位苻家老祖,各持一件半仙兵,打得翻天覆地,哪怕有层层叠叠的术法禁制,极大压制了半仙兵的杀伤力,仍是毁去半座老龙城。

结果临了,一位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子练气士,好似在老龙城云海之中打瞌睡,她现身后,看了一眼脚底下硝烟四起的老龙城,又看了一眼千余位练气士的汇聚,她打了个哈欠后,就探手一抓,占据方圆千里的云海,被她凝聚为手心的一颗珠子,丢入嘴中,然后她打了个喷嚏,

南海之中便出了成百上千道罡风龙卷,从海面上往北吹拂而去,对老龙城势在必得的魔道练气士,不提滥竽充数、只是负责摇旗呐喊的下五境练气士,光是中五境神仙,就被一道道罡风吹死了将近半数,在那之后,逃过一劫的群魔仓皇退散,之后被局势稳定的苻家追杀了整整百年之久。

陈平安听得一愣一愣。

老人最后笑眯眯问道:“怎么,公子不信?”

陈平安摇摇头,他当然不信。天底下哪有人能够只以一手神通,就吹死那么多中五境练气士。

老人捋须笑道:“其实我也不信。便是神诰宗天君祁真,风雪庙和真武山的剑仙和圣人,联手一击,也不该有此威势。后世人的演义渲染罢了,只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吓唬人故事,还是得像我这么夸张了说,才有意思。”

与老人告辞,陈平安下了渡船,一栋栋高楼鳞次栉比,大街宽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可行人仍是比肩接踵,陈平安被裹挟其中,有些头疼,这还没进老龙城,就已经如此,还怎么找灰尘药铺和郑大风。之前和羊脂堂老人的闲聊中,陈平安试探性询问了倒悬山一事,想知道能否乘坐跨洲渡船前去,结果老人一脸茫然,只说倒悬山当然听说,道祖二弟子的山字印嘛,霸气得很,别处天下的一位道家掌教,竟然能够在咱们这座浩然天下钉下这么颗大钉子,未免太不把文庙里供奉那些神像圣人当回事了。

可老人从未听说老龙城渡口,有去往此处的渡船。老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倒悬山的具体位置,只听说与那座南婆娑洲比较近。

所以下了船的陈平安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老老实实走完三百里路,进了老龙城再说。一路走一路问,确定大方向没错后,陈平安发现了大道中央地带,没有步行之人,许多车辆来往,来去如风,有马车宝气灿烂,拉车的骏马一匹比一匹神俊奇特,有人的坐骑则是猛虎、长蛇和大龟仙鹤,虽然人人皆是练气士,但是街道上井然有序,没有谁敢横冲直撞。

杨老头和崔姓老人,还有魏檗,都曾建议跻身武道四境之后再乘坐老龙城渡船,前往倒悬山,所以在此之前,陈平安没有太过执着于匆忙赶路,可是当陈平安在老龙城地界双脚落地后,不知为何就特别想要尽早赶往倒悬山,什么四境不四境的,反而没了执念。

已经将整个宝瓶洲走北走到了南,数百万里迢迢路程,都已经走了下来,陈平安从没有如此迫切,于是他在街边一座类似驿站的地方,陈平安破天荒大方了一回,花了十枚雪花钱雇佣了一辆马车,两匹通体雪白的拉车骏马,车夫不是青壮男子,而是一位姿sè中上的妙龄少女,透着股天生的爽朗气,丝毫没有腼腆羞赧,在陈平安坐上马车后,大大咧咧建议雇主不妨坐在她身旁,她会在驾车途中,为客人介绍两侧街道的那些着名店铺,有哪些馋人的美食和价格咋舌的古董字画,她自幼在老龙城外的渡口长大,熟悉得很,保管陈平安这趟选择乘坐她的马车,不虚此行!

马车缓缓穿过人海,在驶入大街中央地带后,少女骤然快马加鞭,与其它车辆一同迅猛驶向老龙城西门方向,陈平安坐在娴熟驾车的少女身后,吃着干饼,没敢喝酒。因为养剑葫芦在下船之前,就已经被他收入斜挎背后的棉布包裹,魏檗当初提醒过,金丹元婴之上的十境地仙、圣人,还是能够看破他施展的障眼法,认出养剑葫。

少女很开朗外向,滔滔不绝,给陈平安讲述着一间间店铺高楼的历史渊源,介绍有哪些了不起的山上神仙在其中,说过什么豪言做过什么壮举,陈平安走过“五境大妖”的山下江湖,直到今天,才发现一个类似家乡小镇的地方,好像中五境的神仙,终于不那么值钱了。

陈平安询问少女可曾听说过城内的灰尘药铺,少女摇头不知,说老龙城内的光景,她见识不多,因为老龙城实在太大了,而且分外城内城以及苻城,每过一道城门,就要缴纳一笔高昂费用,只要是外乡人,任你是金丹元婴老神仙,一样是天王老子也不得例外,所以她只去过老龙城的外城几次,每去一次,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钱袋子,肯定就要干瘪一回。

不过如果是苻家人和其余老龙城五大姓子弟,不但次次过境不花钱,而且还可以在内外城御风而行,当然如果有本事跟苻家购买一枚老龙翻云佩,也可以潇洒御风,除了老龙城最中心的符家城不得凌空掠过,无拘无束。驾车少女问陈平安一枚老龙翻云玉佩,猜得出多少钱吗?

陈平安尽量往天价猜,说一千枚雪花钱。

就是一百万两银子。

少女开怀大笑,转头朝陈平安伸出一只手掌,“五千!”

陈平安生怕马车出现纰漏,顾不得心中震撼,赶紧说道:“姑娘小心驾车。”

少女嘿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陈平安,只是少女高高扬起了下巴,骄傲道:“公子,真不是我吹牛,我哪怕双手松开缰绳,闭上眼睛,马车都能安安稳稳一直跑到西门口。只不过呢,免得客人们担心,我才这么假装认真驾车。”

陈平安轻声道:“别假装啊。”

少女哈哈大笑,“好嘞,给公子认认真真的!”

陈平安看着少女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转头望向一侧街道的繁华景象,清风拂面,很奇怪,一路南下,常有风吹日晒,陈平安的肤sè反而白皙了几分,不再是当初那个黑炭似的窑工了。

少女好像背后长了眼睛,知道这位外乡少年在望向街道,她便偷偷转头,然后又迅速转头,只是那么一瞥,偷偷看了一眼负匣少年的侧脸。

少年俊俏算不得,可看着真顺眼。

少女突然笑出声:“公子,你长得挺好看哩。”

陈平安大概是被少女的欢快情绪感染,难得玩笑道:“给姑娘多看几眼,能少收我一枚雪花钱不?”

陈平安有此变化,想必阿良,徐远霞,刘灞桥,这几个家伙都是罪魁祸首。

少女笑道:“那可不行。从铺子到城门,来回将近六百里路程,我要跑十趟,才能赚到一枚雪花钱。”

陈平安点头道:“挺辛苦的。”

背对陈平安的少女使劲摇头,“公子,这有什么辛苦的,我打小就喜欢这么来来回回跑,哪怕我以后有了自己的铺子,赚了很多很多的钱,也还是会亲自驾车往来,还能认识很多很多的客人,就像公子这样的。”

少女随即有些忧愁,“可是买下一间铺子要好多钱,我看我这辈子啊,悬喽。”

少女高声笑道:“悬喽!”

原来到最后小姑娘还是以开心收官。

陈平安笑着帮忙鼓气,“慢慢挣,今天比昨天更有钱,明天比今天有钱,后天比明天有钱!”

少女顿时斗志昂扬,转头对陈平安灿烂一笑。

当初因为老龙城少城主苻南华的缘故,陈平安对老龙城其实印象很差,不比正阳山好到哪里去。

但是陈平安打从心底喜欢这个姑娘,当然不是男女情爱的那种,而是少女身上有一种向阳花木的感觉,陈平安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已经分别的年轻道士和大髯汉子,亦是如此。

少女继续介绍两边街道,陈平安就跟着她手指指向,一一望去。

光yīn流逝于马蹄声中。

不到一个时辰,陈平安就已经可以看到老龙城的外城高墙,比之前看到任何一座关隘城池的墙头,都要高出许多。

在即将停马之前,陈平安问道:“你知道孙嘉树吗?”

少女讶异转头,“谁?”

陈平安只得重复一边那个名字,“孙嘉树。”

少女忍不住笑起来,憋了半天也不说话,直到马车停下,少女蓦然站起身,指向身后那条街道,手臂抡起胡乱画了一个大圈,“公子,瞧见了么?”

陈平安点点头。

少女一双眼眸眯成月牙儿,“从咱们城门这里,一直到渡口那边,三百里街道铺子,全是他的!”

陈平安跟随少女一起站在马车上,有点懵,“都是孙嘉树一个人的?”

少女使劲点头,格外自豪,“对!都是孙公子的!”

然后少女压低嗓音,神秘兮兮道:“我听掌柜说啊,孙公子人可好了,虽然是最会做生意的人,可是一等一的菩萨心肠,几乎街上脾气再坏的老一辈人,也都念叨着孙公子和他家长辈的好,说早年街道起了一场大火,烧毁了孙家两三千间铺子,那会儿刚刚成为家主的孙公子,非但没有追究,还自己出钱帮着所有人重建了店楼,而且我还听好些女子妇人说,孙公子长得特别英俊,所以他是咱们老龙城最心善最俊俏的男人了!”

离着城门外还有一百丈远,道路之上全是这般的车辆,然后人流之中,走来一位素白麻衣的年轻男子,径直走到了陈平安和少女所站的这辆马车旁,男子身材修长,玉树临风,但是不会给人那种鹤立鸡群的无形压力,就只是一种干干净净的气质,像是一位书香门第中走出的世家子,温文尔雅。

簇拥在道路两旁的车辆缝隙之间,多有行人匆忙赶路,有人不小心撞到了男人肩头,赶忙道歉,男人笑着摇头,说没关系。

少女转头望向老龙城,喃喃道:“公子,你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这么好的孙公子?”

陈平安无言以对。

那个已经站了一会儿的年轻男人,终于笑眯眯仰起头,望向两个人,对少女轻声道:“谢谢啊。”

少女一头雾水,低头望去,疑惑道:“你谢我做什么?”

年轻男人笑了笑,没有解释缘由,然后望向陈平安,“你是陈平安吧,我是刘灞桥的朋友,前不久刚刚收到了他的飞剑传讯,所以专门来这里等你。”

陈平安跳下马车,站这么高跟人说话,也太不讲究了,试探性问道:“你不会是……”

之后的那个名字,陈平安总算忍住没说出口。

男人点头道:“对,我就是孙嘉树。”

少女叹息一声,无奈道:“这位公子唉,你怎么偏偏跟孙公子一个名字,多委屈呀。”

年轻男人笑着不说话。

少女跟陈平安告辞,马车缓缓调头,最后转身离去。

陈平安跟随孙嘉树一起走向老龙城的西城门,忍不住问道:“孙……孙公子,整条街都是你的?”

孙嘉树没有任何故作矜持,点头笑道:“祖上最风光的时候,老龙城的整个外城都是我家的,后来老龙城变得越来越大,我们孙家做亏了好几笔大买卖,就变得不如苻家有钱了。不过如今孙家当然还是很有钱,嗯,就算是我孙嘉树有钱吧。”

陈平安偷偷看了眼孙嘉树,男人身上并无悬挂任何挂饰,甚至看不出任何富贵气。

孙嘉树笑道:“老龙翻云佩?我们孙家没人有的,我也不例外,其实都想买,可是祖上传下来的死板规矩,不许后世子孙在这种小事上大手大脚,我也没办法改变祖宗家法,就只好忍着了,其实很烦。”

陈平安欲言又止。

孙嘉树转头道:“怎么,是想说那二十枚雪花钱,能不能还给你?当然不行,朋友归朋友,生意是生意。”

陈平安挠头,“我是想问老龙城这么大,咱们要一直走到你家吗?”

孙嘉树不说话,笑望向陈平安。

陈平安叹了口气,坦白道:“好吧,不还就不还。”

孙嘉树恍然道:“难怪刘灞桥说我们会投缘。”

陈平安好奇问道:“你也经常被人骂财迷?”

孙嘉树有些哭笑不得,轻轻摇头道:“刘灞桥说我们俩都喜欢穷大方。”

什么跟什么啊,刘灞桥这话说得莫名其妙了。

大方不大方且不去说,孙嘉树穷?

孙嘉树突然说道:“我有一个偏门本事,就是能看到一个人过手又没拿住的钱财。”

然后他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陈平安,一语道破天机,“你送出去的东西,比整座老龙城都值钱了。”

————

老龙城内城,一处僻静巷弄,有家新开的小药铺,不过巴掌大小的地儿,掌柜的男人,竟然雇佣了七八位貌美妇人和娇俏女子,她们无一例外,都有一双大长腿,男人整天无所事事,从不担心药铺的生意,忙着跟她们嘴花花,说着一些个自诩风流的荤话,女子们表面上看似娇羞,转过头去就翻白眼。

这个汉子今天又端了根小板凳,坐在巷子口,嗑着瓜子,看着街上那些路过的女子,汉子两眼冒光,想着确实是家花不如野花香。

然后今天街上又有一位女子,在汉子眼前走过,穿得是很花枝招展,至于她的相貌和身段……反正汉子已经丢了瓜子,端起板凳就跑路。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一章 老龙城 的精彩评论

56 条评论

  1. ?沙发# 老龙城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我来了

    • ?↓1层 向阳花木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要被总管用烂了,碰到个笑的就向阳花木

      • ?↓2层 一读者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这是个人写作习惯,可以理解

        • ?↓3层 向阳花木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这让我想起了斗破的恐怖如斯哈哈

  2. ?板凳# 陈平安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第二,我也占了

  3. ?地板# 宁姚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小平安,你终于来看我了

  4. ?4楼# 6666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前排啊

  5. ?5楼# 5555555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55555五

  6. ?6楼#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一楼 哈哈

  7. ?7楼#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2楼 哈哈

  8. ?8楼#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第一次 高兴

  9. ?9楼# 9楼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这里是9楼

  10. ?10楼# 剑开天门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我有一剑,可开天门

  11. ?11楼#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前排前排

  12. ?12楼# 吕云长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几楼?

  13. ?13楼# 陈十一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我来来来来来来啦

  14. ?14楼# 剑来吧傻哔吧务组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哎呦,大风同志生活过得很安逸吗

  15. ?15楼# 匿名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_^^_^^_^不过瘾,少了

  16. ?16楼# 平安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那是,我送出去的东西,值老多钱了,那可是大机缘

  17. ?17楼# 财迷小平安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我送出去的什么这么值钱?

    • ?↓1层 财迷小平安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我不知道怎么值钱呀!悔到肠子青

  18. ?18楼# 五境大妖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我,五境大妖,打钱

    • ?↓1层 陈大爷的狗腿子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我看你是瞧不起我青衣小童??

  19. ?19楼# 网管齐静春 : 2018年03月14日 回复

    66666赞

  20. ?20楼# 符龙华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狗日的小贼,可算来到我的地盘了,整死你

    • ?↓1层 平安哥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不知道云海处的向阳花木大姐姐是我的那啥??看我不弄死你

  21. ?21楼# 搞毛线啊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各位道友现在是什么情况

  22. ?22楼# 墨新凉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怎么又特么抢楼,不累么

  23. ?23楼# 少妇裴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大风同志看来是要打一辈子光棍咯。。。

  24. ?24楼# 气象局局长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陈平安送出去的确实不少,貌似最值钱的还是小泥鳅吧

    • ?↓1层 小平安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随便一个都比泥鳅值钱

      • ?↓2层 小泥鳅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有什么东西比我还值钱的,我可是十镜大妖

        • ?↓3层 平安哥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那个那个,我有鱼篓就能收了你,服不服?原来有??

        • ?↓3层 匿名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其实王朱也是小平安送出去的,她是龙珠最值钱

  25. ?25楼# 话说楼上的都是我小弟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晚安(?`?ω?)?

  26. ?26楼# 匿名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水水水

  27. ?27楼# 平安大爷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孩儿们散财老爷来了,有何想要的尽管开口。

  28. ?28楼# 陈平安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老心疼了

  29. ?29楼# 宁姚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快来找我,你这个败家男人。

  30. ?30楼# 吃瓜群众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坐等好戏连台~

  31. ?31楼# 花枝招展的女子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大风,见到我跑什么?

  32. ?32楼# 啦啦啦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好大风

  33. ?33楼# 小平安送出的东西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我是谁,我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

  34. ?34楼# 匿名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穷大方

  35. ?35楼# 一读者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归根结底初始副本高啊

  36. ?36楼# 老秀才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

  37. ?37楼# 二十枚雪花钱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孙嘉树啥时候钱平安20个钱的

    • ?↓1层 平安哥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铺子、船都是他家的,我们都这么穷大方,就不能让我免费坐回车啊!

    • ?↓1层 二十枚雪花钱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对呀,我看了两遍,也没想明白

      • ?↓2层 五境大妖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坐车没到地方就下车,但车钱还得付撒

        • ?↓3层 书生 : 2018年03月16日 回复

          坐车不是十个吗?

  38. ?38楼# 孙嘉树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有钱也很低调

  39. ?39楼# 邓太阿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啥时候更啊

  40. ?40楼# 徐远霞 : 2018年03月15日 回复

    还不更?

  41. ?41楼# 花枝招展的女子 : 2018年03月16日 回复

    你郑大风信不信我一口气吹死你,老龙城都是我救的。

  42. ?42楼# 小平安 : 2018年03月17日 回复

    早着呢,等我”玩“够了再去!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