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见城隍爷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见城隍爷

(祝大家新年快乐,么么哒~)

陈平安的硬闯,迎来了一拨拨精准有序的箭矢阻滞,马将军安插在郡守府的这些嫡系亲军,都是从边关带回的头等锐士,膂力惊人,而且久经沙场考验,哪怕面对一位山上人,仍是配合默契,陈平安从那边屋脊起身飞掠,到落入郡守府深处,在这个几个眨眼功夫而已的短暂过程中,不得不用手拨开两支气势汹汹且准头极佳的箭矢。

银铃少女高声喊道:“我是郡守之女刘高馨,老神仙是来助阵的盟友,恳请诸位放下弓箭!”

陈平安身形落在官邸正厅大门口,头也不转,侧身横移两步,伸手握住一枝从背后激射而至的箭矢,箭身篆刻有古朴云纹,且凿有三道细微凹槽,期间光彩流动,陈平安随手一丢,将箭矢订入地面,沉声道:“徐大侠,张山,你们在不在大堂?那晚在湖心高台显露神通的老者,是这次城隍阁遭难的幕后主使人!”

大髯汉子率先飞身而出,披甲武将和道士张山峰紧随其后。

一尊丈余高的黄铜力士大踏步轰然冲来,二话不说对着陈平安就是一拳砸下,陈平安只得伸出手掌,挡住那只拳头,崇妙道人精心画符打造而成的这尊黄铜力士,实力不俗,虽然品相不高,但是战力足以媲美二境巅峰的纯粹武夫,可被陈平安五指挡住拳头后,身躯关节处剧烈颤动,发出阵阵嘶鸣声,却始终无法前进分毫。

刘太守也快步跑出大门,仰头望去,见着了那位站在墙头上的银铃少女,立即高呼道:“是我女儿,是我女儿刘高馨,诸位猛士莫要误伤了她!”

大髯刀客也跟旁人赶紧解释道:“是我们朋友,名叫陈平安,之前去往调查城隍阁的虚实。”

披甲武将点了点头,抬起手臂做了一个军中手势,潜伏在各处的弓箭手,没有立即收起手中一架架强弓,只是箭头往下一压,紧绷如满月的弧度,同时缩回弧月形状,如出一辙,几乎连弧度变化都丝毫不差。

游历过许多国家的徐远霞,心细如发,在见到这一幕后,顿时大为叹服,不曾想彩衣国这般书卷气弥漫的地方,还有这么一支训练有素的虎狼之师。那位如今负责坐镇城东门的马将军,必然是一位治军有方的大才。

崇妙道人掐诀召回那尊出师不利的黄铜力士,脸sè不太好看,冷笑道:“黄老神仙是主谋?哈哈哈,你这黄口白牙的少年郎,我倒是觉得你才是想要浑水摸鱼的歹人!”

道袍鲜亮的老道人转头,对刘太守和武将说道:“若是道法通天的黄老神仙,是那居心叵测的主谋,那我等还在这里谋划什么,干脆等死好了。再说了,黄老是幕后凶手的话,何必脱裤子放屁,主动为我们示警?”

刘太守沉吟道:“道理是说不通。”

武将倒是为那少年说了一句公道话,“邪魔外道,最擅长兵行险着,不可以常理揣度。我们目前最好谁都不要轻信,不妨先听那少年怎么说。”

少女刘高馨跳下墙头,一路飞奔而来,身法充满灵气,尤其是银质铃铛的叮叮咚咚,身边荡漾出阵阵金sè涟漪,分明是登堂入室的修行中人,刘太守顾不得深思为何女儿变成了飞来飞去的神仙,等到小女儿来到身边,立即着急道:“有没有哪里受伤?你这个臭丫头,现在郡城这么乱,瞎跑什么,胡闹!”

刘高馨指了指陈平安,“老神仙……”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因为先前赶路的时候,一手飞剑术惊天动地的老神仙,专门告诉她不要多说城隍阁的那场战事,他目前还不愿意泄露身份,以免郡守府也有作祟妖魔的内应,早早起了戒心。

刘高馨连忙亡羊补牢,“我和陈平安陈少侠,在城隍阁遭遇了一位枯骨女鬼,正是那晚湖心高台率先露面的彩衣符箓美人,她正是祸害郡城的妖魔之一,我和陈少侠好不容易将其制伏,不料城隍爷和两尊文武属官神像都入魔了,七窍之内黑烟翻涌,就要将我们打杀,所幸有位会飞剑的老神仙横空出世,救下了我们,只是老神仙也身受重伤,要我们先来报信,那位姓黄的家伙,与盟友处心积虑图谋一件法宝,要我捎话给爹,咱们绝对不要引狼入室!老神仙还说必要时刻,他调养好气海和本命飞剑后,一定会再度出手,帮助我们斩妖除魔!”

陈平安神sè自若,在心中则为少女的灵机应变称赞一声。

比起棋墩山的朱鹿,以及当初破败寺庙前,那伙鲜衣怒马的江湖儿女,名叫刘高馨的银铃少女,确实要强上太多了。

众人一起快步返回正厅,不等落座,就有一身血污的披甲锐士进入,说是郡城之内,多处出现如同陷入魔障的百姓,开始疯狂杀人,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街坊邻居,都不能幸免,这些好似纯粹武夫走火入魔的郡城百姓,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眼眶渗出鲜血,而且身形颇为矫健,极为棘手,已经有许多官府兵丁和捕快受伤。

不但如此,郡城有数处地方,既有游人如织的石拱桥,也有僻静巷弄,几乎同时出现了猩红光芒,方圆十数丈内,草木枯黄,游鱼翻起肚白。

正厅内气氛凝重,刘太守强自镇定,开始排兵布阵,除了派人火速前往城东门,通知马将军小心那位黄老神仙之外,厅内众人两人组成一队,联手去往各处古怪,以防不测,只要发现魔障百姓或是妖头yīn物,可斩立决。

除此之外,郡守府内所有胥吏都要离开官邸,通知城内百姓马上返回家中,暂时不得出门,一经发现,以犯夜禁律从重处置。大髯刀客徐远霞和张山峰一路,一位纯粹武夫,一位道士,正好配合。崇妙道人和那位披甲武将一伙,在刘高馨的竭力要求下,她追随陈平安,刘太守再大公无私,哪里放心自己宝贝闺女去涉险,好在那位江湖武人义士主动请缨,协助陈平安去往赵府门口,刘太守这才千叮咛万嘱咐,要刘高馨不许冲动,一切听从两位高人的吩咐。

刘高馨当然欢天喜地,满口答应下来,刘太守怕她不上心,又拉住她叮嘱一番。

少女便有些不耐烦了,突然身边那位不显老的“老剑仙”提了一嘴,“刘小姐,不要让太守大人担心。”

刘高馨愣了一下,转头望去,看到陈平安既不是生气恼火,也不是倚老卖老,就像是简简单单,要她把当下这件事情做得更好一些。刘高馨虽然不明就里,还是耐着性子跟父亲告别,保证自己不会意气用事,刘太守这才略微放心,最后向陈平安和那位武人抱拳致谢,诚恳道:“小女就有劳两位侠士多加照顾了。”

两人还礼。

三人火速去往距离官邸只隔了两条街的赵府。

那位姓窦的武人抬头看了眼天sè,摇了摇头,感慨道:“山上神仙也好,妖魔也罢,骨子里其实从来不把人命当回事,不该如此。”

陈平安不知如何作答,只好沉默不言。

三人到了赵府门外,已经有眼眶渗血的魔障男女往外冲杀,张牙舞爪,奔跑迅捷,外边刀客和弓箭手多是郡城捕快和官邸衙役,平日子最多是和江洋大盗和小蟊贼打交道,哪里见识过这番画面,大多脸sè雪白,弓箭的准头不堪入目,而且那些魔障了的赵府家丁婢女,哪怕身中箭矢,竟然依然能够继续向前,陈平安亲眼看到一位满脸鲜血的少年,被一支势大力沉的箭矢在二十步距离内-射中胸口,整个人都被巨大的贯穿力带飞出去,后仰倒地后,一个挣扎就站起身,胸口还插着大半支箭矢,一边呕血,一边继续向前冲来。

弓手和捕快刀客的粗劣阵型,几乎是被一冲即溃,只得与那些悍不畏死的魔障近身肉搏,若非陈平安三人刚好赶到,源源不断涌出的赵府人氏,恐怕就要流窜各地,形成一股类似蝗群的灾祸。陈平安不知魔障是否有化解之法,更多还是以拳脚将那些赵府魔障打飞回大门附近,刘高馨铃铛大振,金花朵朵飘散四方,那些魔障只要被金sè花朵沾边,就会全身溃烂,变成一摊鲜血脓水,腥臭冲天。

姓窦的刀客抽刀出鞘后,刀身绽放出刺眼的雪白光芒,每一刀下去,就直接将魔障男女老幼一刀劈成两半,这位武人的刀法极其不俗,分明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宗师境界,直截了当,招式直来直往,毫不拖泥带水,但是比起大髯刀客徐远霞的刀法,此人出刀少了沙场粗粝气息,多了几分出神入化的气象,极有可能是一位四境武夫往上走的武道宗师,由此可见,在官邸正厅那边的不显山不露水,更多还是江湖上所谓的真人不露相。

刘高馨挡住一波赵府魔障后,发现自己周围,是满地鲜血和残肢断骸,突然蹲下身,呕吐起来。

赵府内红光一闪而逝,散发出浓重的yīn郁气息。

陈平安眼见着赵府门口暂时没有危险,脚尖一点,身轻如燕迅速掠过高墙,直奔红光起始之地。

循着那抹红光的蛛丝马迹,陈平安来到一座雅静庭院,有三层高的私家藏书楼,有一位白衣公子哥坐在楼外台阶上,坐姿慵懒,手肘抵在椅把手上,一手托腮帮,一手捧古书,打着哈欠。

俊逸非凡的公子哥,斜眼陈平安,微笑道:“怎么这么晚才来?这位公子器宇不凡,是山上修道的仙师?还是行走江湖的宗师子弟?”

坐直身体,赵府公子哥伸手指沾了沾口水,轻轻翻过一页书籍,顿时书页之间,又有猩红光亮一闪而过。

红光汇聚成一条粗绳,像一条蛇蟒在空中扭曲翻摇,在院子高墙那边略作盘桓,就要冲入府邸某地,试图依附在府上众人身上。

陈平安一拍腰间养剑葫。

那条猩红蛇蟒被一斩而断。

白衣公子哥一挑眉毛,“呦呵,还是位小剑仙?了不起了不起,听说下五境的剑修杀力巨大,但是很容易体力不济,几口剑气一吐,光彩耀目,但是很容易就没了下文,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更厉害一些?”

白衣公子哥一手持书,一手哗啦啦将一本古书从头翻到尾。

数十条粗如拇指的猩红小蛇,从书楼这边冲天而起,就要往四面八方散去,但是白衣公子哥却看到那个要挂朱红酒葫芦的少年郎,竟然还有心情摘下酒壶灌了口酒,不等这位赵府贵公子讥笑出声,他便笑不出来了。

因为天空中那些名为赤练的小红蛇,刹那之间就被一抹纵横交错的白虹,悉数切割殆尽。

然后他眉心一凉,蓦然瞪大眼睛,仿佛白日见鬼一般,死不瞑目。

原来被飞剑从眉心刺透了头颅不说,还被渗入体魄神魂的那缕剑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搅碎了所有生机。

陈平安别好酒葫芦的时候,初一和十五两把飞剑,悠悠返回养剑葫中。

院墙那边,姓窦的刀客站在墙头上,看到这一幕后,朝陈平安抱拳行礼。

陈平安心思一动,对他说道:“跟刘高馨说一声,我要马上去一趟土地庙,去去就回。”

刀客爽朗笑道:“此地已经没有大碍,小猫小狗三两只罢了,陈仙师只管放心去。”

陈平安有些无奈,本想着速战速决,不曾想还是被人撞破自己飞剑杀敌的一幕,他对那名江湖豪侠点头后,脚尖一点,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

陈平安一路飞奔,跃过墙头,最后按照心湖间歇泛起的涟漪“话音”,按照“那人”的指示,来到一座四下无人的土地庙,抬头一看,土地庙内那边,有一位儒雅文士正在对他招手,面带笑意,只是身影飘摇,如最后一点灯火,稍稍风吹即熄灭。

陈平安稍作犹豫,一掠而去。

这位神灵站在光线昏暗的门槛内,陈平安站在略微明亮的门槛外。

文士先作揖行礼,起身后微笑道:“这是咱们第二次见面了,本官沈温,正是胭脂郡城的城隍爷,看着这座城池已经好几百年了。今日果,是往日因,是本官失职在先,若非你破了禁制,成功阻止了本官堕入魔道,说不定堂堂正正的彩衣国金城隍,到最后还要为虎作伥,沦为祸害辖境百姓的凶手。本官要谢你。”

说到这里,文士洒然笑道:“之前入魔在即而不自知,所以种种作为,都让小仙师笑话了。这次感谢,既谢你帮了本官,不至于出去伤害黎民百姓,在史书上遗臭万年,还要谢你赤子之心,之前愿意主动交还那只青sè木盒。”

当初跨入城隍殿,少年交还木盒,是一善,是善事。

明明身怀方寸物,递出木盒之时,却不是从方寸物中取出,而是直接从袖中拿出。这意味着眼前外乡少年,一开始就认定木盒是城隍殿之物。

这又是一善,是善心。

陈平安仔细看着这位沈城隍,再看不出入魔的蛛丝马迹,略微松了口气。

他犹豫了一下,抱拳道:“之前在城隍殿内,为求自保,不得已而为之,坏了城隍爷的金身……”

不再是以金城隍神像示人的城隍爷,摆摆手,换了一个话题,问道:“小仙师,可是读书人?”

陈平安有些汗颜,摇头道:“不算读书人,如今只是会翻书做笔记,希望多认识一些字,多学一些书上的做人道理。”

沈城隍笑问道:“可知道金身碎片的用处?”

陈平安还是摇头,确实不知。

沈城隍轻声道:“那些金身碎片,务必好好保管,世间享受祭祀香火的神灵,无论是山水正神,还是我们这些城隍和文武两庙,皆有金身一说,先是朝廷敕封,塑造神像,然后是神灵自身温养那一点灵光神性。只不过金身也分品秩高低,与官场相似,一般都以五岳大神的金身品相最高,然后是大江水神,以及京城城隍爷之流,以此类推。”

“那只青sè木盒,里头装着的,是龙虎山天师府某一代大天师,亲自篆刻赐下的‘彩衣国胭脂郡城隍显佑伯印’,是一件蕴含浩荡天威的极强法器,只是需要配合五雷心法才能使用,本官虽然身为现任胭脂郡城隍爷,但是作为一方神灵,是无法使用道统雷法的,事实上当初天师府赏赐此物,本就是象征意义更多,帮助庇护一郡风水,并不是让彩衣国练气士或是城隍爷,掌印示威。若非这方小天师印无形中震慑群魔,城外那座乱葬岗在形成早起,怨气很重,早就要冲入胭脂郡城了。”

陈平安想了想,问道:“需要我帮你交给刘太守吗?还是交给你们彩衣国皇帝?”

城隍爷沈温仔细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眸,一挥袖子,朗声笑道:“圣人教诲,天地神器,唯有德者持之!”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见城隍爷 的精彩评论

49 条评论

  1. ?沙发# 城隍爷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我变好人了

  2. ?板凳# 晚学盲言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一楼我先

  3. ?地板# 慢慢变优秀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哈哈 有两种模式

  4. ?4楼# 匿名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新年快乐

  5. ?5楼# 命名WS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有德者持之,善。

  6. ?6楼# 初一十五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太快了

  7. ?7楼# 徐凤年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各位新年快乐!

  8. ?8楼# 沈温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能前十吗?

  9. ?9楼# 心焦一片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林手艺就会手艺雷

  10. ?10楼# 陈独秀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我来拜亲戚了

  11. ?11楼# 5年后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春节好

  12. ?12楼# 造化钟神秀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书友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13. ?13楼# 匿名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新年快乐啊,各位书友

  14. ?14楼# 怎么今天不更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哈哈,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烽火来年大爆,越来越火!

  15. ?15楼# 烽火魔怔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新年好!感谢烽火这么努力,为过年还做了准备或是还在写,谢谢。

  16. ?16楼# 凤求凰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总管辛苦了,祝新年快乐

  17. ?17楼# MTJJ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新年快乐,先评后看

  18. ?18楼# 半觞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新年快乐

  19. ?19楼# 匿名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总管辛苦了

  20. ?20楼# 温小二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温小二在这给大家拜个年 祝大家事事顺利 平平安安

  21. ?21楼# 路人乙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新春言德,新年守道,大善!

  22. ?22楼# 新年快乐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大家快乐

  23. ?23楼# 哇咔咔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新年快乐

  24. ?24楼# 小平安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大家新年快乐!!

  25. ?25楼# 白衣公子哥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耍赖,你开挂,还能不能好好打了,这么快就领盒饭

  26. ?26楼# 小淘气666 : 2018年02月15日 回复

    小平安:惟吾德馨

  27. ?27楼# 琴台风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以德为善

  28. ?28楼# 三千龙象军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请总管赴死

  29. ?29楼# 陈平安徐凤年陈二狗赵甲第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今日前来惟愿戊戌年在座各位吉祥如意,吾等愿与你们长相守!

  30. ?30楼# 陈平安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新年快乐

  31. ?31楼# 啦啦啦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新春快乐

  32. ?32楼# happy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铺垫实在太多了,一个小遭遇战就扯了十好几章了。。。

  33. ?33楼# 小宝瓶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我小师叔帅不帅!仅以此身言祝各位新年快乐

  34. ?34楼# 老槐树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新年快乐,烽火继续

  35. ?35楼# 雁行展翼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烽火过年好!祝新年大吉大利!妙笔生花!下笔有神!

  36. ?36楼# 柳赤诚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狗年,汪汪。
    祝大家新年快乐!

  37. ?37楼#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新年快乐

  38. ?38楼# 鲁迅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天地神器,唯有德者持之!

  39. ?39楼# 君子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戊戌新年来了。特邀总管共襄盛举,来一场变法?

  40. ?40楼# 贺知州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还在上班的我恭祝大家新年快乐。。。。

  41. ?41楼# 独立危楼风细细啊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此文可称上品佳文,读之大悦。

  42. ?42楼# 一页手纸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先评后看,原来有这么多执着的书友。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心,如意。

  43. ?43楼# 将你一军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新年快乐,大家

  44. ?44楼# 上善若水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上等好文

    • ?↓1层 大哥大嫂过年好,我是你的爷,你是我的儿 : 2018年02月17日 回复

      你小子有点皮

  45. ?45楼# 烽火媳妇褒姒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话说楼上的都是我小号

  46. ?46楼# 我不装B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有一位白衣公子哥坐在楼外台阶上,坐姿慵懒,手肘抵在椅把手上,一手托腮帮,一手捧古书,打着哈欠。………………..然后他眉心一凉,蓦然瞪大眼睛,仿佛白日见鬼一般,死不瞑目。

  47. ?47楼# 徐天狼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平安兄,大善啊。阅汝之游记,吾心大爽,过瘾

  48. ?48楼# 政华兄辛苦了! : 2018年02月16日 回复

    感谢陈大大的压岁章,真好看

新书推荐: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