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来 > 第八十七章 小夫子

第八十七章 小夫子

天才壹秒记住剑来 www.jianlaixiaoshu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是陈平安独自一人,哪怕是负重入山,一天走上一百里山路都不难,要知道这期间必然需要越溪过涧,攀崖援壁,所以陈平安这次带着红棉袄小姑娘,走得很轻松,以至于闲来无事,就开始练习走桩,因为有李宝瓶在身边,就没有用上那种气力和精神全力以赴的拳架,而是相对自然而然,甚至为了照顾李宝瓶,还要刻意放慢走桩速度和减小步伐间距,这就让好不容易找到诀窍感觉的陈平安,像是一下子被打回了原形,又变得别扭起来。

两人此时已经走出差不多二十里路,李宝瓶犹有余力,并不显得难受煎熬,小姑娘只是伸手擦了擦额头汗水,问道:“小师叔,你是在练拳吗?”

陈平安停下走桩,点头道:“对啊。”

李宝瓶又问道:“那你知道你练的这套拳法,拳法的立身之本,源头的气府在哪里吗?”

陈平安一头雾水,“怎么说?我只知道人身上有很多窍穴,我之所以能够几百个字,主要就是为了记住那些窍穴的名称。但是它们跟练拳到底有什么关系,我还没来得及问。有一位宁姑娘看过我的拳谱,没有告诉我,只说练拳一事,捷径走不得,要靠一点一点的苦功夫熬出来,你认识的阮姐姐则说她是练剑的,她家的家传运气路径,不好外传,所以当时我跟她没有深聊。”

事实上,那时候的草鞋少年,觉得自己这辈子注定会在小镇走完,所以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来询问阮秀。

李宝瓶瞪大眼睛,一脸匪夷所思,加重语气道:“小师叔!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也敢练拳?你知不知道,胡乱练拳,尤其是外家拳,很容易伤及根本元气的。练武,其实就跟堪舆地师的寻龙找穴差不多,只不过地师们是找山川窍穴,武人是寻找、挖掘自己身体的宝藏,找到之后,你还要方式得当,才算在武道一途真正登堂入室了。不行不行,小师叔,我必须把这个跟你捋一捋,捋清楚了你才好学拳!”

看她神sè坚决,陈平安想了想,本就不是什么坏事,刚好前边有一处歪脖子老柳树,大半倾斜向溪水水面,好像一座未完成的拱桥,就拉着李宝瓶靠着树干休息,小姑娘性子跳脱,非要坐着,陈平安只好把她抱到树干上,自己站在一旁免得她跌落。

她大大咧咧坐在树上后,像是一位初次在学塾授课的小夫子,神采奕奕,咳嗽一声,打算跟这位小师叔好好说道说道,以免误入歧途,万一真练坏了身体,那她不得悔青肠子心疼死啊?李宝瓶一本正sè道:“我之所以清楚一些练武的大概,因为我家有个叫朱鹿的丫鬟姐姐,她从小就被老祖宗看出有习武天赋,我又跟她很亲近,朱鹿姐姐又是闷葫芦的人,只喜欢跟我说些心里话,所以我可知道练武是怎么回事。只可惜我六岁的时候,偷偷摸摸跟在朱鹿姐姐身后,走那个叫地牛桩的东西,好玩得很,最高的木桩子,都快有屋顶那么高了,但是有一次我脚底打滑,不小心摔了下去,其实我真没啥事,朱鹿姐姐还是被我连累,给老祖宗狠狠一顿罚,在那之后,朱鹿姐姐每次早晚习武练功,还有躲在屋子里泡药水桶子里的时候,就再也不带我玩儿啦。”

陈平安有些心虚,小姑娘嘴里所谓的朱鹿姐姐,说不定就那天胸口和脑袋挨了自己两块瓦的矫健少女,当时他偷偷闯入李家大宅,用弹弓打碎了两只鸟食瓷罐,那个护在正阳山小女孩身边的婢女,率先发现了他的踪迹,很快就翻墙上了屋顶,最后朝他所在的屋顶这边飞身一跃,让陈平安每次事后想起,仍然觉得她很厉害。

李宝瓶对于这位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小师叔的家伙,恨不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打了个比方,胆小鬼石春嘉他们家,有间铺子,做生意做得好,就能够钱生钱,财源广进,所以石春嘉家的铺子,才能是我们小镇最老的几家老字号之一,但如果只出不进,不懂得招徕客人,那么很快就会捉襟见肘,店铺肯定就得关门,是吧?”

一听到做生意啊赚钱啊,财迷陈平安立即就“开窍”了,恍然道:“每个人都有些家底,练拳练得好,就能够钱生钱,练不好,就是赔本买卖,如果根本就不去练武的话,倒是本本分分守着祖业?”

李宝瓶想了想,点头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小师叔,你听说过一个说法吗?叫练拳招邪,尤其是那些号称三年一出师、出门打死人的外家拳,拳势凶猛,大劈大挂,看着威风八面,打人的时候嚷着哼哼哈哈的,其实最伤身子骨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找到脉门,属于不得其法而入,很多人才到中年,就会落下一身的病,有没有晚年都不好说,就算有,也会很凄凉。因为他们练拳的第一天起,就不是在养气养身,而是在当败家子,挥霍祖业。”

用李家老祖宗的话说,李宝瓶这丫头就是天生没屁股的,红棉袄小姑娘说到兴起,刚想要从老柳树干上站起来,就被她的小师叔一个眼神将念头按回去,悻悻然继续说道:“所以小师叔你一定要引以为戒啊,一定要找到练拳的真正法门,世间拳法千万种,之所以成就有高有低,前程有大有小,就看每一门拳法的最少两座本命窍穴,你找不找得到,找到之后,接下来就看能不能找出一条最佳路线,滋润最多的沿途窍穴,如春风化雨,滋润万物。哪怕拳谱品秩不高,但只要是正途,一样能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可如果走了岔路,拳谱越好,越容易坏事。”

陈平安陷入沉思,自己能够感受到那股气的存在,身体内就像有一条无家可归的小火龙,胡乱游走于一座大火炉,之前这条火龙有点类似无头苍蝇,随处乱撞,碰壁之后就转头,如今它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但是最终都会返回腹部的那些气府附近,徘徊不定,像是出门玩耍的稚童,疲惫之后就想要回家,只是暂时尚未找到真正的家门口。

这股玄之又玄的气流,一直没有给陈平安带来什么不适或是疼痛,反而让少年有一种大冬天晒太阳的暖洋洋感觉,陈平安对于身体五脏六腑的感知,很小就极其敏锐,所以对于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很快就能察觉到,云霞山蔡金简当初在泥瓶巷说他活的不长久了,她可能觉得陋巷少年只当她是开玩笑,其实陈平安当场就确定了她的说法无误。

既然察觉不到任何不妥,陈平安就对那股气流听之任之,内心深处还有一丝好奇,想要看一看它到底会选择哪座窍穴作为它的宅邸。

李宝瓶晃荡着那双小腿,双臂环胸,“据说习武的根本是散气二字,霸道得很,跟练气士的养气炼气完全不同,后者是多多益善,锱铢必较,习武不一样,当你找到最初的那股气后,就像是要一座座关隘打杀过去,将原本栖居在窍穴气府内的气息,全部消除殆尽,转化换成最早的那一口气,最后全身上下,心意一动,一气呵成,转瞬之间,气流运转百里数百里,第九境甚至可以长达千里之远,一下子就调动起全身潜力,一员大将如臂指使千军万马,威势之大,可想而知,丝毫不比练气士御气凌空而行来得差。”

李宝瓶“朱鹿姐姐就说那武道宗师,什么飞檐走壁根本不算什么,还能够跟练气士一样,御风远游,再往后,一旦跻身止境大宗师,宰杀那帮眼高于顶的练气士,就跟手拧鸡脖子似的,弹指杀人,信手拈来。”

陈平安笑问道:“如果练武真的这么厉害,当然是好事,可为什么厉害不厉害,要用杀人容易不容易来衡量?”

李宝瓶愣了愣,老老实实摇头道:“那我可没想过,是朱鹿姐姐这么说的,说这些话的时候,朱鹿姐姐向往得很,就像我每天做梦都想能够抓到一条鱼差不多吧。”

小姑娘略作思量后,说道:“不过仔细想想,依照朱鹿姐姐的说法,好像习武之人和修行之人,天生就不对付,后者喜欢低看前者,觉得习武就是一门贱业,是资质不行、无法修行的可怜虫,所以视为下等人,把武人骂成是世俗王朝的看门狗。前者则就觉得那些修行之人,一个个眼高于顶,鼻孔朝天,不是什么好东西,凭什么武人在江湖摸爬滚打,就是侠以武乱禁,那些练气士分明只是一小撮人,却占据着无数的名山大川和洞天福地,还洋洋得意,自称山上仙人以术法神通修长生,受到山下凡人和武人的敬仰和供养,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李宝瓶突然笑了起来,“不过这些争执,小师叔你不用管,没意思得很。”

李宝瓶突然欲言又止,似乎想起了一件事,可又有些难以启齿,有点做贼心虚,最后决定还是坦诚相见,实在是不愿意欺骗她的小师叔,小姑娘哭丧着脸道歉道:“朱鹿姐姐和她爹朱河叔叔,本来是要跟我们一起去往大隋南方边境的,可是我怕小师叔你不喜欢他们,就骗他们去小镇东门那边等我们。【剑来www.jianlaixiaoshuo.com】如果朱河叔叔也在的话,他就能教小师叔练拳了,因为朱鹿姐姐从小就跟着她爹一起习武,老祖宗私下对我说过,虽然朱河练武天赋有限,但是教人习武是一把好手,称得上‘明师’这个说法,哪怕丢在大骊京城那些个‘府字头’的豪门大宅里,也可以成为座上宾。现在朱河叔叔不见了,朱鹿姐姐也不见了……”

陈平安赶紧安慰道:“没事没事,我练拳虽然没有什么师父,只有一部拳谱。如今连拳谱上的字也没有认全,更不敢瞎练了。只练习一个走桩一个站桩,不过已经确定能够滋养体魄,不会伤身。要怎么练出名堂来,估计得等我自己读得懂那部拳谱再说。这个不急,我本来练拳,就不是为了什么境界,只是用来活命的,没想那么多。”

可是李宝瓶显然已经在自己的想法上钻了牛角尖,而且思绪一去千万里,于是小姑娘越说越愧疚,嘴角往下,有哭的迹象了,“武人习武,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是师父很重要的,领进门的这个门,门槛就有高有低,而且师父领进了第一扇大门后,是因为本事有限,不得不撒手不管了,还是能够一口气带到了后院门,情形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师父一定要是明师,不能光找名气大的名师。”

小姑娘抽着鼻子,泪水马上就要流出眼眶,“小师叔,你是百年一遇千年难逢的习武天才,如果因为我耽误了你成为高手,我该怎么办啊?”

陈平安已经顾不上她怎么得出自己是天才的荒谬结论了,当务之急是别让她哭出来,小姑娘伤心起来,给人的感觉那是真伤透了心,全然不是一般孩子撒娇打闹的那种,陈平安灵机一动,突然抬起手,手掌放在小姑娘身前,轻轻握拳后,大声说了一个字,“收!”

李宝瓶是脑子转动极快的聪明孩子,一下子就愣住了,止住了泪水决堤的趋势,“小师叔,你在做什么啊?”

陈平安晃了晃拳头,哈哈笑道:“怎么样,小师叔厉害吧,让你一下子就不哭了。”

为了安慰小姑娘,陈平安也算豁出去了,第一次正式承认自己是她的小师叔。

小姑娘立即破涕为笑。

她觉得不是自己不伤心了,而是开心多过了伤心。

陈平安如释重负,双手撑在老柳树干上,然后身子一斜就坐在了小姑娘身边。

两人脚底下,放着一大一小两只背篓。

李宝瓶轻声道:“朱河叔叔经常告诉朱鹿姐姐,练拳不练真,三年鬼上身。练拳找着真,一拳打死神。习武之人,一旦生病,比起医治寻常人要棘手很多。朱鹿姐姐曾经有两次差点熬不过去,第一次过后,她整个人得有小半年没缓过来,那段时间像是个病秧子,平时连水桶也提不起来,第二次更惨,我听到动静后,就搬了一根小板凳过去,偷偷捅破窗户纸,结果看到朱鹿姐姐在床上痛得打滚,旁人按都按不住,最后她指甲盖都翻开了,鲜血淋漓,很可怜的,最后是家里请了杨家铺子的掌柜送药来,好像才不痛了,逐渐安稳下来。但是老祖宗当时站在院子门口,没有走进院子,摇摇头就转身走了,似乎有些惋惜和失望。我事后问起,老祖宗只说小命是靠药材保住了,第八境的希望却丢了,以后就不用太过栽培朱鹿姐姐了,否则反而是害她,如果运气好到洪福齐天的地步,就可以进入第七境,运气不好,第六境都悬。”

李宝瓶转过头,忧心忡忡道:“小师叔,你可千万别这么生病啊,我什么都不懂,肯定会傻眼的!”

陈平安笑道:“不会的,而且就算有,我当然是说万一啊,那你也别怕,我很能吃得住痛的,这可不是跟你吹牛。”

李宝瓶将信将疑,伸出手在他胳膊上轻轻拧了一下,“小师叔,痛不痛?”

陈平安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然后望向两人来时的小路,“知道小师叔觉得最难受的一次,是什么时候吗?”

小姑娘拨浪鼓似的使劲摇头。

陈平安双手撑在树干上,小腿交错,跟小姑娘一样优哉游哉轻轻摇晃着,少年眯眼,轻声笑道:“是我第二次一个人进山去采药,那时候我才四岁多,不到五岁,出门的时候,想着要采最多最多的药材回家,所以故意挑了一个最大的大箩筐,然后没等到走出小镇,就累死了,走出小镇能够看到山的时候,当时还是一个大太阳的日子,肩膀上被箩筐绳子扯得火辣辣疼,后背更是。其实那会儿疼还好说,不是特别怕,让我觉得绝望的事情是,那座山看着好远好远,就像这辈子都走不到那里。加上当时离着第一次进山出山没多久,所以脚底的水泡很快就造反了,然后小师叔我啊,就咬着牙一边走一边哭,还一边不断偷偷问自己,这还没有走到山脚,要不然就回家吧,反正年纪小,箩筐这么大,山路那么远,回家不丢人,娘亲肯定不怨你的。”

李宝瓶听得入神,小声问道:“小师叔,那你最后放弃了没有?”

草鞋少年笑着摇头道:“没呢,当时我就突然想到,不管怎么样,走到山脚就好,到那里再回头。然后我就真的走到了山脚,坐在地上哭的时候,又想了,要不然上了山,采到一棵草药再回家?然后就又开始爬山,爬着爬着,看到那些草药后,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就有了力气,很奇怪的事情。”

李宝瓶哇了一声,赞叹道:“小师叔,你一定摘了满满一箩筐草药才下山回家,对不对?!”

小姑娘说到这里,满脸的与有荣焉。

陈平安摇头道:“没呢,一直到太阳要下山了,草药还没盖住箩筐底,就下山了。一来是草药没那么好找,很难的,个子那么小,背着个大箩筐走山路,其实比采药更难,二来是真的很累了,再就是想着再不走,天黑后就要一个人留在山上,我那会儿当然很怕。只不过我最怕的……”

李宝瓶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下文,好奇问道:“小师叔最怕什么?”

“没什么。”

草鞋少年摇了摇头,柔声道:“后来就不怕了。”

小姑娘善解人意地没有追问下去。

陈平安回过神,转头对她笑道:“跟你说这些,可不是为了告诉你小师叔多厉害,其实小镇的苦孩子都是这么过来的,一点也不稀奇。我说这些,是觉得你今天跟我说那些习武之事的门道,说得很好,很像小师叔小时候偷偷跑去学塾后,看到齐先生授课时的样子。你不是说没有女先生女夫子吗,我觉得以后到了山崖书院,等你读够多的书后,说不定就能成为第一个在书院教书的先生夫子呢。”

红棉袄小姑娘听到小师叔这么说之后,骤然焕发出昂扬的斗志,双拳扬起,“李宝瓶,你可以的!一定可以!”

陈平安默默看在眼里,觉得如果齐先生还在世的话,一定也会很开心。

只是接下来小姑娘说了句让少年头大的言语,“因为李宝瓶有一个天底下最了不得的小师叔啊!”

少年只好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

草长莺飞的美好时节,少年和小姑娘并肩而坐,各自怀揣着美好的愿望。

————

溪水对岸一处隐蔽地方,一个男人和一位少女盘腿而坐,吃着干粮。

眼神充满锐气的少女没好气道:“爹,小姐跟着这么个憨憨傻傻的家伙,真能顺顺利利走到我们大骊边境?听说那边可是经常打仗呢,还有许多落草为寇的兵匪,很不安生。”

男人调侃道:“难道忘了是谁把你教训了一顿?习武之后生平第一战,输了不说,还输得这么憋屈。”

少女气呼呼道:“那是因为爹你不允许我擅自运转气机,怕我承受不住那股压力,现在我一只手就能撂翻那个泥瓶巷的家伙。”

男人笑问道:“你这位武道二境高手,真的确定?”

少女大声提醒道:“爹,是二境巅峰!”

男人提起水壶喝了一口,摇头道:“你打不过他的,除非是点到即止的切磋武艺,你才有胜算。”

少女显然不信,那少年撑死了才刚刚步入武道大门,之前在李家大宅屋顶上两人对峙,他只不过占着地利才侥幸得手。

男人打趣道:“你就是个没良心的,人家在宅子里跟你对上,打得你跌向地面的时候,还不忘拉了你一把,要换上是爹,与人对敌,不给你脑袋上加一瓦片,就算很厚道了。”

“所以说他傻啊。”

少女冷笑道:“ “习武之人,妇人之仁,这种人,活不长久!”

男人一脸讶异道:“你一个丫头片子,武艺不精,武道不高,大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谁教你的?反正我可没跟你说过这些话。”

少女扬起下巴,“咱们二公子说的!二公子虽然是满腹韬略的读书人,可他从不满嘴仁义道德,只说慈不掌兵,必须杀伐果断。”

男人皱了皱眉头,正要跟这个缺心眼的闺女好好说些正经道理,突然站起身,沉声道:“过河!”

少女跟着起身,“爹,怎么回事,不是说悄悄跟着小姐就好吗?”

男人语气并不轻松,“有人来了。等下小心!”

父女二人,一掠过河,飞奔而去。

————

陈平安和李宝瓶刚刚离开老柳树,重新动身赶路,就发现遇到了一个人出现在视野尽头。

陈平安先是放下背篓,然后让李宝瓶站在自己身后。

若说在小镇东边,遇到什么人,哪怕是神仙妖魔鬼怪,陈平安都不奇怪。

但是在这条即将连道路也会消失的南下线路上,不管遇到谁,陈平安都不敢掉以轻心。

远处。

一个身材不高大也算不上壮实的汉子,向陈平安和李宝瓶迎面而来,只见他牵着一头白sè驴子,头戴斗笠,斜挎着一条布囊,腿上裹了行缠,手持一根竹杖,腰间则悬挂着一把绿sè……竹鞘长刀?

男人在五六步外停下脚步,没有继续走近,他摘下斗笠,露出一张并不出奇的脸庞,微笑道:“你是陈平安吧?你好,我叫阿良,善良的良。”

最后男人补充了一句,“我是一名剑客。”手机用户请浏览www.jianla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七章 小夫子 的精彩评论

44 条评论

  1. ?沙发# 剑客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坐沙发罗!

  2. ?板凳# 佩刀的剑客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给你剑鞘

  3. ?地板# 斗笠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神秘人出厂都需要我

  4. ?4楼# 剑来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我有一剑

  5. ?5楼# 齐静春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剑来,怼你

  6. ?6楼# 阿良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呔,剑来

  7. ?7楼# 赵甲第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出来后一血有了

  8. ?8楼# 北凉王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再来一更

  9. ?9楼# 我替烽火净过身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咦,还有!

  10. ?10楼# 木剑温华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竹剑阿良可以有

  11. ?11楼# 一页书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哈哈 ┏┛┻━━━┛┻┓
    ┃|||||||┃
    ┃   ━   ┃
    ┃ ┳┛  ┗┳  ┃
    ┃       ┃
    ┃   ┻   ┃
    ┃       ┃
    ┗━┓   ┏━┛
      ┃ 史 ┃  
      ┃ 诗 ┃  
      ┃ 之 ┃  
      ┃ 宠 ┃
      ┃   ┗━━━┓
      ┃经验与我同在 ┣┓
      ┃攻楼专用宠物 ┃
      ┗┓┓┏━┳┓┏┛
       ┃┫┫ ┃┫┫
       ┗┻┛ ┗┻┛

    • ?↓1层 青萍红花白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
      ┃|||||||┃
      ┃   ━   ┃
      ┃ ┳┛  ┗┳  ┃
      ┃       ┃
      ┃   ┻   ┃
      ┃       ┃
      ┗━┓   ┏━┛
        ┃ 史 ┃  
        ┃ 诗 ┃  
        ┃ 之 ┃  
        ┃ 宠 ┃
        ┃   ┗━━━┓
        ┃经验与我同在 ┣┓
        ┃攻楼专用宠物 ┃
        ┗┓┓┏━┳┓┏┛
         ┃┫┫ ┃┫┫
         ┗┻┛ ┗┻┛

  12. ?12楼# 大人出山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啊良就真的善良么?

  13. ?13楼#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贱客贱客

  14. ?14楼# 孤独寂寞冷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平安开始学练剑啦吧

  15. ?15楼# 白色驴子 : 2017年09月05日 回复

    老子不是打酱油的,老子还能生!!!

  16. ?16楼# 李宝瓶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这人好装逼啊

  17. ?17楼# 小师叔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一血在向我招手??

  18. ?18楼# 哈哈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firstblood 一血到手

  19. ?19楼# 陈平安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没看见我的光环?

  20. ?20楼#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来来来,来你们麻痹

  21. ?21楼# 亚索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我也是一名剑客,送一血的。面对疾风吧!

  22. ?22楼# 阿飞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这个刚出场的剑客在模仿我

  23. ?23楼# 禽兽啊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咋滴,送经验来啦

  24. ?24楼# 烽火戏诸侯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话说野外的第一次打怪……

  25. ?25楼# 刀客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我是耍刀的,你们这群不认真看书的孽障!

  26. ?26楼# 长发飘飘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不过瘾 一下子看完

  27. ?27楼# 烽火戏猪侯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我叫山鸡,鸡八的鸡!!!

  28. ?28楼# 啰嗦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100章能到大俪南二环吗?

  29. ?29楼# 开衫傀儡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大梨北二环都没到呢,还南二环

  30. ?30楼# 文圣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咋滴,欺负我小徒弟?揍你??

  31. ?31楼# 宝瓶印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快 捏我! 还能抢救一下

  32. ?32楼# 送人头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估计刀客会说:妈的,怎么这陈平安的木剑砍不断

  33. ?33楼# 大俪旅游公司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要包车吗,跨国旅游那种

  34. ?34楼# 长发飘飘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各位 今晚等不等

  35. ?35楼# 小地瓜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宝瓶和我谁可爱?

  36. ?36楼# 铁条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我的剑呢

  37. ?37楼# 王爷 : 2017年09月06日 回复

    有朋自远方来

  38. ?38楼# 大总管 : 2017年09月07日 回复

    跟大家私下透露,别忘外传,很快这个阿良就去找导演领盒饭的……

  39. ?39楼# 剑九黄 : 2017年09月07日 回复

    今天又不更新?

  40. ?40楼# 绣虎他大爷 : 2017年09月07日 回复

    今天有没更

  41. ?41楼# 我替烽火净过身 : 2017年09月07日 回复

    割得嘿干净了,,,,烽火下面木有了!

  42. ?42楼# 杨老头 : 2017年09月07日 回复

    天道崩塌,老夫愿替天行道。聚亿万生灵之愿念,敕封陈政华为无卵天君!与天地同寿。

  43. ?43楼# 明月光 : 2017年09月09日 回复

    竹刀斩霄小,木剑断魍魉,大雨助豪情,滂沱掩杀机,好戏已开场,烽火展华章,剑来破风霜,桃花再芬芳,雪中现余香,人间无创伤,总管也雄强,梦醒空余恨,痴心妄:断肠!烽火狼烟起,豪强空迷茫,都已入罗网,如虫空悲鸣,破网振翅行,慧剑斩网红!

新书推荐: 剑来